新的武器

新的武器

()莫莫有了一个哥哥,叫伊路米揍敌客,他会变脸的魔术,说话很好听,而且对她也很好,还有一个傲娇正太弟弟,就是被她叫做小白猫的奇犽,伊路米说他是来抓逃家的奇犽的,所以要用魔术藏起脸,不能让他发现,让莫莫装作不认识他,莫莫虽然思考起来有点困难,但是执行力却是很好的,伊路米说装作不认识,她就和对待小丑,哦,西索先生一样正常的说话。

刚刚吸掉金大半念力的莫莫精神好得很,坐在甲板栏杆上的莫莫摇晃着腿哼着歌绑头发,莫莫的头发在最初的时候是实在太长,在那茂密的丛林里只会碍事,莫莫就全都剪掉了,结果不到半天时间又长了回来,莫莫又试着剪了几次,发现如果只剪短到腰的长度就不会再长,她也就留下了这头碍事的长发,或者完全盘起来或者扎成马尾,很少放下来,现在……莫莫看着手里四个特制的小小银色铃铛,将两鬓的发丝绕成一束,左右两边各绑了两个,随着她晃头的动作而响着清灵的声响,带着份少女特有的清纯和妩媚,又俏皮可爱的很。

“这也是那个家伙送给你的?”菲亚皱着眉看着莫莫头上绑着的铃铛,表情阴森。

莫莫乖乖点点头:“是武器,拜托金新做的武器。他说用能量直接战斗太耗费了,最好用身体战斗。”

“铃铛……”菲亚眼皮直跳的看着莫莫发丝上绑着的铃铛,突然想到什么,“喂,你这里面不是藏着钢弦?”

“耶,你怎么知道的?这个武器可是我想了好久才想到的呢!”莫莫很惊讶的瞪大双眼。

菲亚黑线的抹了把汗:“风鸟院特技啊……来,亲爱的的小乖乖,给我弹首歌听听。”风鸟院的秘技啊,不停真是可惜了。

莫莫点头,摘下一个铃铛拨出一根丝弦捏在手心,闭上双眼,手指便在丝弦上轻轻的拂动起来,流水般的琴音自莫莫的手下慢慢流淌出来。

溪流在月光下静悄悄的流淌,河边的大树在微风中哗啦哗啦的作响,偶尔还能够听到栖息在大树上的鸟儿点点的鸣叫声,有仙女乘着清风足踏白云而来,衣炔翻飞,翩然落入溪流之中,在溪水中嬉戏玩闹,惊醒了鱼儿,惊醒了鸟儿,仙女在笑,扬起手臂撩起水波在溪流之中赤足而舞,清越的歌声伴随着那优美的舞蹈一起,如同自然的精灵,不沾尘埃。嬉戏着,玩闹着,在日出之前又乘风而去,似乎从来没有在这里出现过一般,一切都恍然若梦。

丝弦轻轻的颤抖着,在莫莫的指下慢慢的淡去声响,莫莫看着依旧在晃神的菲亚,飞快的把手上的铃铛又绑回头发上,眨巴着眼睛看着她,等着她回神。

“好厉害……只用了一根琴弦,居然能发出那么多不同的音阶!”在一边偷听的奇犽表情完全傻住了。

小杰则是揉了揉眼睛:“好好听,我想米特阿姨了。”

菲亚回神了,几乎是用扑的将莫莫紧紧搂在怀里,亲了又亲:“啊啊,亲爱的,踹了金嫁给我,又漂亮可爱又能干全才的莫莫,我真是爱死你啦!”

莫莫在她的攻势下红着脸僵硬在那里,想躲开却又不敢用力挣扎,只能傻傻的任菲亚将她摸了个遍,占足了便宜。

军舰的测试在早知道剧情的菲亚面前根本不算什么,她很淡定的抓着莫莫在房间里打牌睡觉玩游戏,不着急,也不打算过去帮忙,平平安安的通过了这一次的考试,接着,就是互猎测试了。

接下来的考试对莫莫而言并不算难,而菲亚也因为感觉到自己的实力不足,特地要求和莫莫分开行动,考虑到库洛洛这个黑心肝的还有过犯罪前科家伙的超级脑袋瓜子,菲亚更是好好的把莫莫抓过来吩咐了一遍,看到莫莫连连点头才舍得下岛上去。

但是,当莫莫走下去的时候,还是在转弯点碰到了菲亚让她躲开的人,绷带库洛洛先生。莫莫不明白为什么菲亚让她一定要躲开这个人,虽然他身上的血腥味是重了点,黑暗气息太浓了点,周身缠绕的怨灵是多了那么点……好,他的确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但是莫莫对他却讨厌不起来,可是说到喜欢,又会觉得有些说不上来的抗拒,不想接近,不愿意触碰这个人,是莫莫的直觉感受。

“库洛洛……先生?”莫莫停下脚步,看着靠在大树下的那个俊美的男子,看上去好像画里的人,对了,那幅画好像叫堕落的天使,和这个人好像。

“是莫莫啊。”库洛洛合上手上厚厚的书,带着血手印的书本在他手中消失,他转过头来看着莫莫,“要不要一起走?”

不要,可是莫莫张张嘴,却直觉的发现不对劲,她没办法反抗的顺从走到库洛洛面前,身体完全不受控制,太奇怪了,为什么会这个样子?!莫莫眨巴眼睛,疑惑的看着对方。

“只是个念能力。”库洛洛低头撩起莫莫额头的发丝,轻轻的笑了下,漆黑的眼眸深处出现一丝不易察觉的奇异光芒,“我的二十四小时奴隶。”轻柔的吻落在莫莫的额头上,浅蓝色的念力形成契约,定在莫莫的额头上。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念能力?”莫莫被解除了那种不能说话身体不听指挥的状态,疑惑的歪着头,摸了摸被亲到的额头,莫莫发问。

库洛洛笑笑:“这个世界有很多都还是神秘的,就是念也不是我们能够完全破解掌握的。”

莫莫点点头,又想到菲亚的话:“那个,我要先走,菲亚让我去找伊路米的。”

“不可以哟。”库洛洛伸手环抱住莫莫,温柔的笑着,如同情人低语般的在莫莫耳边轻轻道,“现在起的二十四小时,你将是我的奴隶情人,莫莫,你只能听我的。”虽然这个念能力的发动条件非常苛刻,但是相对的,发动后的效果却是强的离谱,也只有莫莫这个小笨蛋才会傻乎乎的任由他完全将发动条件挨个的实施,呵,和以前一样可爱呢。

莫莫被库洛洛牵着手往丛林深处散步去了,莫莫想要逃跑,却发现根本不能离开库洛洛十米之外,而且还必须听从库洛洛每一个命令的要求和回答他的每一个问题,让她郁闷的要死,也只能乖乖听话了。

“莫莫,还记得和金相遇之前的事情吗?”库洛洛看着莫莫皱着张小脸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微笑。

“不记得了。”莫莫摇头想要甩开库洛洛的手,却没效果,只能郁闷的回答,“不过那些不重要,记不住又有什么关系。”

库洛洛因为莫莫诚实的回答微微眯起眼,表情没有变化,但是站在他旁边的莫莫却毛骨悚然的突然僵直了身子,好奇怪,为什么突然有种很危险的感觉……

库洛洛没有再问问题,只是突然的抿了抿唇,看向某个方向,伸手将莫莫抱起来,几个连跳之后完全没入密林之中,几分钟后,伊路米和西索几乎是同时出现在这片地上。

“哟咦~迟了一步呢~~”西索摸着高高竖起的头发,很是失望,“人家可是很期待和小白果的深入交流的呢~~~”

伊路米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有点阴郁,天杀的库洛洛,手脚这么快,明明跟踪他到西边的,突然就不见了,等他找回来,果然,莫莫被他拐走了,那家伙偷来的念能力稀奇古怪,很难说有什么可以控制住莫莫而且抹掉痕迹的念能力。回去该和爸爸商量一下,下次再有暗杀库洛洛的任务,全部打七折!

这是什么?莫莫好奇的在这个金灿灿的屋子墙壁上摸来摸去,又敲了敲,哇咧,真的是金子做的!这个十平方米的小屋,真的是用金子盖起来的耶~

“好看吗?”库洛洛手里的那本书还摊开着,他带着宠溺的浅笑靠在门边看着莫莫,“喜欢么?”

“嗯,第一次看到这么漂亮的房子。”莫莫虽然搞不清楚那种喜欢属于哪一类的,但是看到这个房子会心跳加速冒口水,那就是很喜欢才对!

“这个小房子的原主人是哈特尔十世国王,那个国王爱上一个极美丽女孩,痴迷至极,不愿意让别人看见他爱上的女孩分毫,又想把世界上最好的事物送给她,于是……就有了这个念器藏美屋,如何?”库洛洛将来历娓娓道来,语调低沉又带着磁性,如同大提琴般好听的音质无法让人心生厌恶,即使莫莫知道他是个大坏蛋。

“好厉害……”莫莫两眼都是星星,又看看库洛洛,“你知道的和金一样多耶!”

金……库洛洛第N次有种想把那个该死的强化系男人挫骨扬灰的冲动,可是金的实力说实话又强悍的让人无语,就算是在带领旅团的情况下对付金一个的情况下,也八成是奈何不了那个男人的,世界前五的念能力强者,果然名不虚传。

“金富力士,在你眼里,算什么?”库洛洛最终还是问了,他想知道。

莫莫歪着头,这个是她无法拒绝的答案,但是说起来真的很复杂耶。

“我只知道当我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他,金叫我莫莫,那我就是莫莫;金若是把我当武器工具,那我就是他手里的工具;金想让我爱上他,做他的爱人,那我就是他的爱人……我不知道你们说的契约是什么,可是不管怎么样,金就是我的全部。”莫莫的小脸上露出浅浅的幸福的笑容,“我很高兴金也同样的在乎我。”

库洛洛语气渐渐低沉下来:“如果他放弃了你,拒绝你的存在……”

“那我便没有存在的意义了。”莫莫回答的很干脆,眯着双眼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笑容很清澈,因空白而极致的纯洁无暇,干净的不沾任何世俗尘埃,“他让我死,我便去死。”

就像……当初那样吗?库洛洛忍不住的握了握拳,没有说下去,他又想到了当初那个傻乎乎的全心全意依赖着他以他的喜怒而乐而喜怒哀乐的女孩,在最后那时候绝望的眼神和晶莹的眼泪,最后,化作一片空白。

“那个……库洛洛先生。”莫莫突然凑到库洛洛面前,让库洛洛回了神。

“嗯,那个,有件事情想要拜托先生。”莫莫跪坐在地上,表情很认真也很专注的看着对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小的戒指,戒指的材料是纯银质的,很简单乃至粗糙不堪的手工制作花纹轮廓,上面镶嵌着一颗银色的奇异的闪动七彩光芒的宝石,“这个,是我自己做的,菲亚说是定情信物……我不太懂。”莫莫很诚实的歪了歪头表示疑惑,随即又正了脸色,“我只想送一件礼物给金,他照顾了我两年,我很感谢他,可是……”

“可是我不知道怎么把这个送给他。”莫莫垂下头显得很沮丧,“这个不好看,他又不会缺这些东西……我,我送不出手,那个……”莫莫突然仰起头,对着库洛洛露出一个信任的笑容来,“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我会随时离开这里,再也回不来了……这个戒指我想暂放在库洛洛先生这里,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见了,库洛洛先生可以帮我把这个转交给金吗?我害怕,会忘记他,也怕他忘记我。”

库洛洛黝黑的眼眸深沉的看着那个戒指,再转头看着这个跪坐在他面前有点羞涩却直白单纯的说出自己害怕缺乏安全感的莫莫,突然想到在流星街的时候,他们还在基地里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垃圾山上死掉的人,莫莫对她的请求,不要忘记她,哪怕就只是记住一个名字也可以……莫莫,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即使没有了记忆,即使忘却了过去,也还是这样缺乏安全感吗?

她的内心深处的愿望,从来就没有人看懂过。

作者有话要说:唉卡文写的某好憔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新的武器

71.4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