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约 质问

契约 质问

()“好,我会帮你保管的。”库洛洛接过那个粗陋的戒指,放入念力空间之中。

“谢谢您,库洛洛先生,你真是好人!”莫莫很开心的赞美,可是库洛洛却被她的好人卡给狠狠的囧了一下,抽搐的别过脸去,他这种杀人如麻欺骗了无数人的强盗头子居然也有被发好人卡的一天……

莫莫做成了一件事情,很是高兴,就连被库洛洛控制住必须和他呆一起二十四小时这件事情也没有太大的反感了,她很愉快的从自带空间里翻出大床,爬上去滚了一圈,打算先睡上一觉再去狩猎。库洛洛看着莫莫毫无防备的睡容,忍不住暗暗磨牙,还真是该死的单纯!难道她就不知道在一个身心健康的男人面前露出这个样子意味着什么吗?一想到那个金在教导莫莫的时候可能发生的情景,他就有点控制不住情绪,那个金,是不是也曾经抱着脱得光光的全心依赖着的莫莫洗澡,会不会让莫莫干一些不太河蟹的事情,他都不清楚,果然,还是应该带上派克才对,也不应该因为派克有了能够读取记忆的能力就偷懒放弃偷取类似的念能力,现在倒是想用,却迟了。

库洛洛坐在床边看着莫莫缩成一团团的睡容,小手握成拳头抱在胸前,模样精致又带着幼嫩的诱惑感,足以让那些怪蜀黎们为之疯狂了。忍不住将粗糙的手指抵在她的红嫩的唇瓣上抚过,舍不得那柔软滑嫩的触感,库洛洛眼眸越发的深邃,表情不变,但是却有些喘息不均了,莫莫睡得迷迷糊糊,下意识的感觉不对劲,呢喃了两声,伸出粉嫩的舌尖舔了舔唇,唇瓣上不属于她的手指让她有些难受,拽下来,啊呜一口咬住,细细的牙齿啃了会,啃不动,又舔了舔,不甜,不好吃……

莫莫在睡梦中也皱起小脸,把碍事的东西扔到一边,转个身,在松软的枕头上蹭蹭小脸,接着睡。库洛洛好笑的低头在莫莫的唇瓣上轻轻吻了下,右手的盗贼极意再次出现,书页无声的翻动到一页,库洛洛看着书页上那一大一小款式相同的古朴戒指图案的图片,只是略一思索,就拿定了主意,左手上无声无息的出现那两枚戒指,将其中较大的那个戒指套到右手无名指上,再将女款的那个戒指套到莫莫右手无名指上,库洛洛低头亲吻两枚戒指,毫不怜惜的将莫莫自睡梦中叫醒:“乖,跟着我说一句话。”

“不要……要睡觉……”莫莫委屈的抱着枕头揉眼睛。

“说,‘我愿意’,乖,说了就让你接着睡。”库洛洛很愉快的抱着莫莫,上下其手,吃足了豆腐。

“呜呜,我愿意……让我睡觉,坏蛋!”莫莫气鼓鼓的又认命的说了一句,在库洛洛怀里缩成一团,试图找个好姿势接着睡,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困乏的很,她好想一直的睡下去啊……

库洛洛看着莫莫迷糊沉睡的小脸:“我愿意,亲爱的莫莫,你只会是我的。”那两枚戒指发出浅浅的幽光,慢慢的没入手指之中,只留下一圈细细的花纹,就是花纹,也极快的在消退,库洛洛拨开莫莫裙子的肩带,拉下来,看到她的右胸上出现的逆十字纹身,顿感满足,只是,在看到她胸口上那块嵌在肌肉之中的金色宝石的时候,脸色就不怎么样了,没错,他就是嫉妒了,原本这个契约也应该是他的……

一看到这个契约宝石他就一阵的不爽,尤其是宝石上散发的属于那个强化系巅峰男人的念力波动就更让他心情糟糕了。不过没关系,反正最后莫莫只会是他的,库洛洛低头在那白嫩的小胖兔上亲了一口,硬生生的吸吮出了一个红印子才舍得放开,惹得睡得迷迷糊糊的莫莫也难受抱怨的呜咽一声,挣扎着推开胸口上的脑袋,滚来滚去的想要从这个怀抱脱开,库洛洛低笑着,抱着莫莫一起躺倒了那张床上,闭上双眼,怀中少女身体带着掺杂着奶味的清香,柔软娇嫩,让他也忍不住有些困乏了,他自流星街走出来那些年,只有抱着莫莫睡觉的时候才是最安心,因为他知道,只有莫莫不会伤害他,早知道,就不应该放过。库洛洛忍不住叹息,看着莫莫缩成一团小手抵着他的胸口睡得很香的样子,让他原本想要做些什么的心思都淡去了,没关系,以后还有机会。

“哥哥!这边。”莫莫开心的摆手,对着站在瀑布上面的伊路米招呼着。

伊路米立马就冲了下来,飞快的将莫莫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没有发现异样,这才点点头:“你的号码牌找到了吗?”

“嗯嗯,库洛洛先生帮我找到的,那个人好会躲呢。”莫莫点点小脑袋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哥哥呢?”

“找到了。”伊路米死鱼眼看了一眼在河岸边大刺刺生火烤鱼的库洛洛,即使是做这样的事情,他也能做的和穿着高级西装坐在西餐厅里吃牛排一样优雅,实在让人火大,莫莫怎么又和这个坏胚子搅和在一起了!“库洛洛!”

库洛洛回个优雅的笑脸,对一边的莫莫道:“烤好了,莫莫要不要吃?”

“要。”莫莫立马抛弃自家哥哥扑到库洛洛身边,摇着尾巴睁着大大的猫眼流着口水看着他手里的烤鱼,模样活似宠物猫咪般可爱,只是,伊路米原本就不怎么样的脸色更加的青黑了,该死的库洛洛,等猎人考试结束,立马就带莫莫回家,绝对不能再让库洛洛这个危险的男人带坏莫莫了。

“嗯哼~~小白果让我找了好久呢~~”西索扭着腰出来,而且是不化妆版本的。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他许久,从头发丝瞄到脚后跟,转头看着自家哥哥:“哥哥,他是谁?”

西索鼓起包子脸,喂,前两天还在一起玩的好……

“看上去很熟悉……”莫莫鼓着双颊仔细回想,她的记忆库里属于路人的那部分通常只记录面容和姓名的,只有金,小杰,伊路米,还有奇犽才会详详细细的记到需要关注的记忆库之中,所以眼前这个人,她真的想不起来是谁。只好求助的看向伊路米,疑惑ing。

伊路米很不厚道的嘴角上扬了一个角度,才平静的回答:“西索。”

西索?“骗人!”莫莫瞪圆了眼珠子指了指那个红发男,“西索先生和他根本不一样,西索怎么会是他这样的?”这话明显就是赤果果的鄙视了鄙视。西索可是小丑魔术师耶,那么帅那么有型那么厉害的魔术师耶,怎么会是眼前这个眯眯眼男人(西索大人的丹凤眼……)!!

西索的表情已经不能用惨淡来形容了,他几乎要沮丧的蹲到一边画诅咒圈圈了,就连一向不动声色的库洛洛都忍不住抽了抽眼角,为毛莫莫的品味在和金呆在一起之后变得更差了……

“嗯哼~一个烂苹果哦,我发现你了哦~~”西索唰的一声飞出去十几张扑克牌,摆明了就是在发泄怨气,那个倒霉的炮灰连惨叫都没有就被西索放倒了,莫莫转过头看了一眼,漫不关心的打个哈欠,又转回头认真的看着库洛洛翻书的动作,对刚才无辜被杀掉的人完全没有感觉。

库洛洛倒是饶有兴致的问了一句:“莫莫对杀人怎么看?”

莫莫原本是坐在他旁边看他手里的书的,听到库洛洛问的话,歪着头想了下:“你问的问题我不太明白,不过我看活着和死亡在我眼里只是生命形态的差别……唔,杀人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莫莫也知道自己常识性的知识差的一塌糊涂,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很认真的请教和金一样懂得很多的库洛洛先生。做一个正常人,这是金对她最基本的期望,来考猎人,也是希望她能够多多和别的人相处,最好能够找到朋友之类的存在,她也做到了,掰掰手指算了下,她可是认识了不少朋友呢。

“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而已。”库洛洛简单的回答了下,“莫莫你认为人还有死后的世界?”

莫莫很淡定的看了一眼库洛洛的头顶,语气很肯定:“当然,你身上就缠绕着很多的怨灵。”据她观察,除非是死前有极大仇恨的人,死后才能生成这样浓烈的怨毒之气,而且看库洛洛身上这一大片,可以想象他到底干了多少缺德事,怪不得菲亚让她离这个人远点,果然是坏到骨子里的男人。

饶是库洛洛,也被狠狠的囧了一把,鸡皮疙瘩不受控制的往外跳,虽然他并不相信鬼怪什么的,但是……莫莫是不会撒谎的,这一点他很肯定。

伊路米面无表情的随着莫莫的视线漂移了下眼神,大大的猫眼有片刻的僵硬,随即咔哒哒的将脖子扭到了一边。

“放心,你身上的那个叫念的力量很强,他们不敢靠近,最近也只能离你这么远。”莫莫伸手抓住一个没了手脚的怨灵往库洛洛身上贴,在离他五十公分的地方,那个怨灵就死命的挣扎,还在不断发出只有她能听得见的刺耳尖叫哀嚎声,怎么都不肯再靠近一分,莫莫就看出来了,这就是这些怨灵的极限。奇怪,为毛她会觉得似乎应该会有更厉害的鬼怪才对呢~~想不明白啊。

三个大男人都看着莫莫似乎掐着什么往库洛洛身上靠,却又停在离他五十公分处,库洛洛脸色不变,心里却忍不住狠狠的扭曲了一把,该死的金,你到底是怎么教莫莫的,怎么会把她培养成这样的野生直觉天然系生物啊!

西索扭着腰狂笑:“真是我心爱的小白果呢~~好厉害呢~~~人家也好想看看那些怨灵呢~~”

莫莫面无表情的看着因为西索狂放扭腰的动作而迅速退散的背后灵们,原来,当一人扭曲到一定境界的时候,就连这些已经死掉的怨灵都会被打击到吗?~~~

伊路米是肯定不愿意和莫莫分开的,两个人便一起走了,而库洛洛则是处于想要收回旅团收藏品的状态,也不愿意和莫莫走开,至于西索,一个两个三个虽然甜美可口但是却不能碰得超级大果实摆在眼前,就算不能吃进肚里,就是在一边看看闻闻味也是不错的,再加上他看得上的青涩小果实已经施过肥了,一半无聊一半好奇的,也加入了三人行的队伍。

这四个人可以说说是猎人考试考生中实力最强的组合,在这个戒备尔岛上,完全可以横着走了,于是,在没有明确目的的时候,四个人围着整个岛屿散步转了一圈,最后回到了起始点,就地驻扎,等着考试结束。

这一场考试顺利结束,等到上了飞船之后,莫莫看了一圈,闯到最后一关的都是她经由小杰介绍过勉强认得的人。她这边的四个人都是稳过的,其次是小杰,雷欧力,奇犽,菲亚,半藏,还有爆库儿。菲亚是被雷欧力抗上来的,已经昏过去了,考官们交头接耳了会,承认了菲亚的资格,雷欧力将菲亚放到一边的沙发上,畏惧的看了西索和伊路米一眼,敬佩看着莫莫,等转到库洛洛身上的时候,又变的忿恨。

莫莫觉得奇怪,想问原因,雷欧力已经走到房间的另一角,似乎和小杰奇犽说了些什么,他们的神情都很沮丧,有些奇怪,歪了歪头,转头问在她看来无所不能知道好多事情的库洛洛先生:“他们不是过关了吗,为什么看上去好奇怪?”

库洛洛扶着下颚,对着莫莫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我杀了酷拉皮卡。”

莫莫想了一会,才想到酷拉皮卡是谁,疑惑的看着库洛洛:“那又怎么样?”

“酷拉皮卡是他们在考试中认识的朋友。”库洛洛翻开厚厚的黑皮书,平静的解释道。

莫莫歪着头想了会,还是觉得迷糊,想不明白:“只是朋友被你杀掉了……为什么要生气?”

库洛洛转过头来看着满脸认真却带着疑惑不解的莫莫,才发现,这个样子的莫莫到底感情淡薄到什么地步,她对于朋友的定位似乎和一般人有很大的差别。很有趣……库洛洛回了一个很有含义的笑容:“在一些人眼里朋友是可以舍弃的东西,但是显然,他们不是这样认为的。”

莫莫了解的点点头,就转头去看又恢复了小丑妆的西索坐在地上堆纸牌塔,然而,她还没有转移注意力三秒钟,小杰愤怒的声音就响起来了:“库洛洛,你为什么要杀酷拉皮卡?”

莫莫转过头去看小杰,西索也被吸引了注意力,停下手,看着满脸愤慨顶着库洛洛满身念压还能坚持问出问题的小杰,古怪的笑了。

库洛洛抵着下颚:“为什么……因为他是我的狩猎目标。”他只是小小的在抽签的时候动了点手脚而已。

本来他对那个窟庐塔族的遗孤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就算他在面前叫嚣着要灭掉幻影旅团他也没有放在心上的,但是可惜的是,谁让他去和小杰做了朋友呢,而小杰,恰好是莫莫极少数在意的重要事情之一——就因为他是金的儿子!虽然莫莫在考试中对小杰完全没有太在乎的样子,但是库洛洛绝对相信,如果小杰有了生命危险的话,莫莫绝对是第一个出手的人!这样一来,他就不得不慎重思考那个名叫酷拉皮卡的少年了,那个少年有着极强的仇恨,难保不会查出些许东西来,如果他再撺掇小杰在一边帮个小忙的话……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库洛洛也绝对不希望在未来有可能和莫莫正面对上,不光是因为他对莫莫的那还没有完全理清楚的感情,更因为莫莫那身完全施展开彪悍到一定境界的武力值,那对于旅团来说,绝对不是什么好事情,所以,这种危险,还是尽早扼杀的好,趁着小杰和那个少年的友情才刚刚发芽的时候。

小杰呆了,他不明白,重重握拳:“可是,为什么要杀人?”

“为什么?”库洛洛眼神黝黯,转过视线看了一眼旁边坐着似乎在晃神的莫莫,转回头来看小杰,笑了笑,语气温和,“唔,因为只是不相干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卡文严重……亲们担待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契约 质问

71.9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