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神的光辉无处不在

腐神的光辉无处不在

()小杰自然不会满意库洛洛的答案,但是也说不出来什么反驳的意见,莫莫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就很无趣的别过脸去了,她对酷拉皮卡印象不深,就是雷欧力,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人,如果库洛洛要杀掉小杰或者奇犽的话莫莫还真的会跟他翻脸的,但是酷拉皮卡……那算什么。

飞艇上,最后一场考试前的问话开始了。

莫莫走进尼特罗会长办公室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有些不清楚,坐下来一会,才想起米特平时教给她的,点点头:“会长好。”

尼特罗哦活活的笑了两声,摸着胡子看着莫莫:“小丫头觉得猎人考试怎么样?”

莫莫睁着一双大大的猫眼,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才皱着眉回答:“很奇怪。”

尼特罗老脸一僵,抽着嘴角反问:“哪里奇怪了?”

莫莫努力的寻找用词,可惜她的形容能力还是差了点,虽然有感觉,但是却说不出来,既不是简单的高兴愤怒还是别的,总是就是表达不上了,尼特罗看莫莫半晌都不说话,也知道这个小丫头又纠结住了,敲了敲桌子,吸引回莫莫的注意力:“好,不要想太多了,来看看,桌子上照片里的这些人,你最在意的是谁?”

莫莫点点头,认真的看着照片,一一辨认:“小杰,他是金的儿子,奇犽,据说是我的弟弟,还有伊路米哥哥,菲亚是朋友,还有很厉害的魔术师小丑西索,……唔,库洛洛先生也很厉害,知道的很多,也算一个。”

尼特罗嘴角抽搐:“一个人,你最在意的只能选一个人出来!”

莫莫眨巴眼睛,歪着头看尼特罗:“会长,你知道我只在意金的。”其余的,不过是附属延伸物,金让她需要在意而在意而已。

尼特罗终于说不出话来了,好一会,才沮丧的道:“那选出一个你最不想对打的人。”

莫莫很干脆的回答:“没有,除了金,什么人杀掉都无所谓。”

尼特罗神情终于有点凝重了,无奈的抚了抚额头:“这都两三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个性格呢。好了,出去。”

莫莫点点头,站起来,对着尼特罗半鞠躬:“会长再见。”

小杰等人知道莫莫很强,但是却并没有一个对莫莫力量的实际概念,但是,第一场比赛之后,所有对莫莫还抱有疑虑的参考者都闭上了嘴巴……好恐怖。

莫莫很幸运的,也很不幸的,第一场就是她的比赛,对手是西索。

当西索带着压抑不了的杀气走到比赛场的时候,莫莫看着对方,转头对小杰道:“小杰,带着奇犽菲亚退远点。”

小杰不解:“莫莫小妈妈,为什么要退后?”

“因为……我怕会误伤,毕竟刚刚拿到武器还不是太熟悉。”莫莫自发辫上摘下一个铃铛,夹在手指间晃了一下,拨出一根细细的银色丝弦,转头看向西索,点点头,“开始。”

西索大肆狂笑着,试探性的飞出夹杂着念力的扑克牌,莫莫手指微颤,弦丝柔软的飘起,挡下了试探的扑克牌,西索顿时两眼发亮,接下来就是密密麻麻的或真实或念能力虚构的扑克牌疯狂的朝着莫莫飞扑而来,莫莫一改平时迷糊柔和甚至有点软弱的模样,面上再无表情,周身的气势在不断的往上攀升,一双漆黑的眼眸隐约的闪过一丝银色的光芒,如流星般转瞬即逝,没有念力,莫莫扬起手臂,优美的画出半圈,看不见的弦丝升腾而起,如同流水的漩涡一般,莫莫的声音自那银色的漩涡之后轻轻的传出来,柔和的不带一丝感情:“守之卷——第十六之二,漩涡之阵。”

西索的笑声越发尖锐,伴随着而来的是飙升的念压和杀气,扑克牌已经到了肉眼看不见的地步了,那些坚硬的扑克牌被漩涡之弦挡在外面,四面八方的折射出去,插在地板墙壁天花板上,如果不是小杰眼疾手快的拉了菲亚一把,她肯定会被一道迎面而来的扑克牌给横切的!现在,大家算是知道莫莫为什么要小杰这些实力弱的退远点了,站近了,真的会误伤到。

“攻之卷——第二十七之一,流水之刃。”莫莫清冷的声音在比赛场中响起,刹那间,漫天的银色弦丝漩涡化作无处不在的雨滴,构成水的刀刃,向着西索攻去。

西索狂笑又欣喜的躲闪着莫莫的攻击,躲不过去的就硬抗,无数的弦丝自他的身体划过,划破了衣衫和皮肤,不到几个呼吸之后,西索已经成了血人,而莫莫的攻击也越发的猛烈,在最初还能看到丝弦的光,到后来完全看不到丝弦的痕迹,就是声音,都是没有的,若非西索在那里躲来躲去和到处被击穿的洞和凹槽,恐怕没有人会相信莫莫在发动攻击,她只是站在那里挥动手臂弹动手指,摇了摇铃铛而已……

终于,莫莫突然两眼一亮,举起手臂,拽下了第二个铃铛握在手里,对着西索轻轻一笑:“抓住你了哦。”

“弦,缚!”莫莫狠狠一拽铃铛,西索的动作徒然一僵,密密麻麻的细细丝弦将西索的四肢束缚住,紧紧一拉,硬是将西索捆绑成一个奇特的姿势倒挂在天花板下。莫莫还怕西索挣脱出来,甩手将第二个铃铛也挥了出去,又给他绑上厚厚一圈又一圈丝弦,这才松了口气,纤细洁白的小手按在丝弦上,仰头看着西索,“你输了。”

“嗯哼~~”西索试着挣脱双手上的细细丝弦,即使是用上了念力,可还是挣脱不开,立马鼓起了包子脸,他讨厌这种打法!“好,小白果,我认输了。”虽然西索并没有百分百的拿出自己的力量和莫莫打,但是,莫莫也没有用念啊,光是纯粹的武技就这么恐怖了,要是在这些丝弦上加上念力……那恐怖程度绝对会上升N个百分点!

西索承认了,无论是之前那个一直躲着他走的团长的收藏品莫莫还是这个莫莫,都是绝对的战斗机器,无论是力量,技巧还是头脑都是一等一的可怕,当然,仅限于打架的时候,其他的时候……西索看着被裁判宣布胜利之后兴奋的扑到那个青苹果怀里求抚摸求夸奖的女孩子,觉得莫莫真是不可思议的存在。

接下来是库洛洛对战小杰,无论是头脑还是实力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都是隔着一条草泥马奔腾河流的宽度,虽然小杰有着变态的成长速度和不可估量的未来,但是在现在,他绝对不是库洛洛的对手,而小杰却不会放弃。

库洛洛在临上场之前微笑着问莫莫:“你觉得谁会赢?”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想了下:“小杰。”

库洛洛愣了下,好笑:“为什么这么认为?”无论从什么地方看都不可能是小杰胜利。

莫莫很认真的看着库洛洛,有点苦恼的想了下,回答:“小杰不会认输,你不会杀他。”

库洛洛伸手揉了揉莫莫的头发,躲开愤怒的九阴白骨爪一枚,念钉三枚,笑眯眯的道:“我知道了。”

他知道了,知道什么了?莫莫眨巴着迷茫的大眼看着库洛洛的背影,表示疑惑不解。

库洛洛并没有和小杰进行武力较量,而是选择了另一种必发,最常用的划拳……五局三胜,输掉的人就算输掉这场比赛了。

气氛好祥和……所有的参赛选手看着库洛洛三言两语的就将原本意志坚定的小杰晃悠的晕乎乎的接受了这种猜拳比法,鲸鱼岛出生整日与野兽为伍的强化系小杰怎么可能是IQ绝对上200的库洛洛团长的对手,在库洛洛不着痕迹的退让下,小杰很顺利的晋级获胜,库洛洛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走下来,直直的看着他的下一场对手半藏,彻底的把对方看毛了。半藏忍不住内牛,为毛,为毛这么可怕的人会是他的下一个对手~~~

接下来的比赛就没有太大的看头了,奇犽对雷欧力,奇犽直接认输让雷欧力过关,西索对爆库儿,则是爆库儿顶不住变态的压力,认输了;菲亚对伊路米的一场,菲亚很干脆的送上两亿戒尼金卡一张,伊路米认输,菲亚过关;库洛洛对半藏,自然是半藏认输,倒数第三场,是奇犽对伊路米。

伊路米直接拔了念钉来了个恐怖钉子怪大变美男的表演,飙了下恶意的念压一会,言语加动作双重压迫,直接让奇犽认输了。

奇犽面无表情周身笼罩着黑暗气息黯淡的退场,在临出去的前一刻,伊路米喊住了他:“对了,奇犽过来。”奇犽抖了下,走到伊路米旁边,伊路米拉着莫莫对奇犽颇为认真的道:“这个是你的姐姐,莫莫·揍敌客,叫姐姐。”

虾米?!饶是奇犽现在情绪低落,也被惊吓到了,不光是他,就是小杰一边的雷欧力也都呆住了。

莫莫倒是从善如流的伸手捏了捏她一直觉得很好摸的奇犽还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弟弟。”

奇犽控制不住的一爪子挠过去,被莫莫抓住,又被揉了揉银毛,歪着头笑了起来:“表担心,如果真的喜欢小杰你可以娶他进揍敌客家,爸爸妈妈会答应的。”

旁边崩坏石像几座,奇犽猫脸了,小杰豆豆眼了,雷欧力风化了。莫莫歪着头看向伊路米:“不可以吗?”

伊路米很淡定的道:“奇犽是内定家族继承人,需要下一代。”

莫莫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哦,小杰的基因很好,金说的,富力士家的孩子都比较特别。”

伊路米也有点头疼了:“男人生不出孩子。”

“可是,金告诉我……”莫莫抵着下巴很不解,“小杰是他生出来的啊。”

这句话一出来,不管是几个小辈石化迸裂了,就连伊路米西索库洛洛这等强人都崩了,西索的扑克牌掉地了,库洛洛表情没绷住,扭曲成一个奇怪的角度,小伊的念钉也错手扎歪了。其他人的表情就更别提了,要多扭曲就多扭曲。

小杰结结巴巴的问莫莫:“莫莫小妈妈……你,你刚才说什么?!”他怎么会是他爸爸生出来的?!!

莫莫疑惑的看着这里所有人的表情,很认真的又重复了一遍,“小杰你是金生出来的,金是这么告诉我的。”

“不可能,女人怎么会生孩子?!!”奇犽被一连串的打击到言语错乱了,“不,不,是男人怎么能生出来孩子的?”

莫莫手指抵着下巴,很认真的回忆:“嗯……好像是什么石头……”想到这里,莫莫转头看向伊路米,“所以小杰和奇犽没问题。”

伊路米幽深的盯着小杰好一会,才不甘愿的别过脸来:“再。”如果到时候奇犽真的抵死只肯娶小杰的话,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所以说,小伊好哥哥,乃的思想终于也被掰弯了么~~)

“那一起走,带小杰去看爸爸妈妈。”莫莫认真的点点头,把小杰的手和奇犽的手叠在一起,满意的看着两个娃娃同时脸色沸腾冒烟然后一左一右的蹲到角落里画圈圈去了。

库洛洛在一边忍不住扶额,为毛,为毛即使被清空了全部的记忆之后莫莫还能腐掉,这次又是谁给她输灌了这么危险的思想的,找出来,交给飞坦!

作者有话要说:更晚了电脑出问题了呜呜内牛中我杀毒了再清理好容易搞定已经十一点半了……

求抚摸求包养求票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腐神的光辉无处不在

72.3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