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戮之武器

杀戮之武器

()那个透明圆柱体里的女人就是这次的目标,传说中最美丽女人菲丽琦娜的克隆体。当打破圆柱放出这个女人时候,在场的人都暗暗点头,的确,这个克隆体女子生的的确够漂亮的。一头及腰的灿金大波浪长发,五官精致完美匀称,无论是面容还是身材,每一部分都完全符合黄金比例的完美,女子在离开那个圆柱体之后很快就睁开了双眼,碧蓝的眼眸是蓝天的颜色,看上去如同宝石般绚烂美丽,更使得那张面容生动起来,美丽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只是……

“为什么看起来没有小丫头舒服呢?”野兽直觉系的窝金摸着脑袋有点不解,他看看莫莫,再看看那个美女,更加深了这种感觉,“嗯,果然还是小丫头比较漂亮!”

玛琪很直接的说了:“气质差太多!”喂,莫莫那种白痴样子哪里来的气质啊!

侠客上下打量着满身血污就连一张小脸都沾着血的莫莫:“这倒是,莫莫给人的感觉更讨人喜欢一点……如果真的说起来,是更讨男人喜欢,有种让人想要压倒的冲动。”

“你敢!”派克很护短的,她冷冻视线扫射过侠客下半身重点部位,“我会阉了你!”

侠客脸上的笑容僵死了,无力举手:“喂喂,我只是开玩笑,开玩笑。”

信长撇嘴:“丫头那种干瘪的身材哪里好看的,还是这个比较漂亮。”

飞坦冷哼一声,不予评价。蜘蛛们很快就莫莫和这个克隆体到底哪个比较漂亮之间展开了一场讨论,库洛洛没说什么,只是叫小滴弄出一件衣服扔给那个克隆体,才制止这场讨论:“好了,该走了。”这场活动还真够虎头蛇尾的,谁知道莫莫动作这么快,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剩给他们就只剩下这么一个克隆体美女了。

幻影旅团没有走出实验基地就被拦住了,看着被包围的基地,大炮手枪,还有念力深厚的念能力者,但是这些事情是库洛洛早就预料到的,否则单单一个最美丽女子克隆体也不至于让他产生兴趣。

“哈哈,终于可以厮杀一场了!”窝金兴奋的拍着胸口,在莫莫眼里活似很久以前和别人去看电影里看到的人猿泰山,再嗷嗷两声的话就更像了。

信长也是兴奋的摸刀,还不时的对着莫莫投过来挑衅的眼神,莫莫很淡定的拽着库洛洛的衣角,没反应。库洛洛伸手摸摸莫莫的小脑袋,颇为恶意的笑了:“莫莫,杀了他们。”

莫莫转头看过去,又转回头看库洛洛:“全部?”

“全部。”库洛洛回答,“做得好有奖励。”

莫莫点点头,露出一个很明艳的笑容,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银色长刀再次出现,她身姿轻盈,几乎是飘着的飞跃出去,在枪炮之中如若无物的躲闪,前进。

一个念能力者挥动拳头向莫莫攻过来,但是眼前一花,莫莫已经消失在他面前,下一秒,便悄无声息的飘落在他背后,手中长刃横挥,在念能力者惊恐的注目下,头颅高高的飞起,鲜血飞溅,莫莫只是轻飘飘的后退两步,面容平静的再次挥动手中的刀刃,一晃身,却已经出现在另一端,而她原来挥刀的地方,四颗头颅高高飞起,喷溅的鲜血如曼珠沙华般妖艳而魅惑,带着死亡的色彩。

莫莫沉默的挥刀,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她的一刀,她就那么平平的一刀,无论如何抵挡如何躲闪,都无法挡住那一刀,惊艳绝伦的一刀。就是原本冲上来的信长,也傻呆呆的看着莫莫挥刀如同舞蹈般的在人群中屠戮,还拉住想要上前的窝金,和蜘蛛们一起欣赏莫莫制造出来死亡的舞蹈。

莫莫就那样面上没有表情,褪去了平时的稚嫩和茫然,这个样子的莫莫如同非生物般,机械的可怕,却又带着一种说不上来的气质,让这些自杀戮中走出的流星街人深深的沉沦在这杀戮的盛宴之中,为之着迷。

几百人,在短短的二十分钟内,被莫莫一刀刀的全部斩杀,无一例外的都是被砍去了头颅而亡,死的很简单也很憋屈,无论什么样的念能力者,对上莫莫也无法逃出这一刀,没有气息没有声音,无法预测行动轨迹,也无法闪躲和攻击,这个样子的莫莫,给人的只有一种绝望感,让人无法抵御的绝望。

最后一刀,莫莫站在一圈倒地的喷溅着鲜血的尸体之中,很平静的看着手里的刀刃,轻轻挥了挥,撇去血迹,这才淡定的自那一堆的尸体之中走出来,乖巧的出现在库洛洛面前,犹豫着很小心的伸手去拉他的衣袖,声音也小了些:“主人,杀,杀光。”

库洛洛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似乎又被鲜血涂了一层的莫莫,明明就是黑暗的生物,但是为什么,还能保持这样干净的眼神和表情,为什么……干净的让人有种破坏的冲动?!

库洛洛很理智的压抑下心里涌起的那股莫名的破坏**,对着莫莫笑了笑,带着蜘蛛们离开,西索看着拽着库洛洛衣角模样乖巧依旧的莫莫,露出一个怪异甚至有些扭曲的笑容来,舔着扑克牌,西索看的可要清楚多了,他想,他或许很快就能等到和库洛洛决斗的日子了。

莫莫得到的奖励是一个有着大大银色宝石的精美挂坠,据说是库洛洛从一个家族里收罗来的家族典藏,很衬莫莫眼睛的颜色。接着几天,莫莫就被库洛洛招呼去和派克作伴去了,因为他目前的兴趣都在那个古怪的克隆第一美女身上了。

“啊唔,好吃!”莫莫挥舞着刀叉,将面前过大的奶油蛋糕捣的稀烂,大口大口的往小嘴里塞,一张精致小脸有大半都被奶油糊掉了,双颊被撑得鼓鼓的,还在蠕动。明明就是粗鲁到可以的吃相,但是被莫莫做出来却带着孩童的稚气,显得可爱的很,免费提供鲜美蛋糕的侠客看的很愉快。

“有这么好吃吗?”侠客有点好奇的看看蛋糕,被莫莫幸福的吃相吸引,也伸出手指沾了一点尝尝,随即撇嘴,太甜太腻了,真不晓得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但是看在能够让除了对库洛洛有好脸色对其他人却一直炸毛的莫莫对他露出可爱笑脸,这点蛋糕也不是什么问题。真不晓得团长到底看上那个莫名其妙女人哪里好的了,完全没有莫莫小妹妹吸引人嘛。

“嗯嗯。”莫莫用力的点点小脑袋,吃的很香很专注,所以她没有注意到一对狼爪已经爬上她的肩膀了。

侠客笑眯眯的勾住莫莫的小胳膊,贴上去,莫莫身上还带着那种清浅却魅惑的淡淡体香,真是勾人啊。“小莫莫啊,我们出去玩。”

“……玩?”莫莫停下动作,眼露疑惑,眨巴着眼睛看着再靠近一点就能亲上她脸蛋的某张笑脸,反问。

“是啊,外面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有很多有意思的,我们一起出去玩。”等天黑了再开间房,到时候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如果让莫莫小妹妹穿上那套限量版的猫女仆套装对着他喊主人的话……侠客忍不住捂鼻子,对上莫莫清澈却带着迷茫的大大猫眼,想要扑倒某无知女孩的感觉更强烈了。

“可是,主人,主人……”莫莫歪着头努力的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

侠客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容来:“你是说你的主人,他已经答应了!”反正现在团长对那个克隆女痴迷的很,就让他和小莫莫好好玩玩嘛。

“真的?”莫莫瞪大猫眼,很认真的看着侠客,目光清澈无邪的让人不忍心欺骗,当然,这些人当中绝对不包括蜘蛛。

“真的。”侠客就差没对天发誓保证了,“我们明天就回来。”……明天晚上回来。

莫莫往窗户外面看看,现在是上午十点半,主人在睡觉,陪同那个大姐姐一起,所以她出去玩一会会,应该没关系……,外面看上去好热闹,好好玩的样子。转回头,看着等着她答案的侠客,莫莫点头,露出甜美笑容:“嗯,去,去玩!”

侠客得瑟的笑了,莫莫小妹妹真是好拐啊,等从这个临时基地出去了,到时候他爱怎么玩就能怎么玩了。“好,但是在去玩之前,还是先把你这张小花猫的脸擦干净。”侠客看着莫莫怔怔的清澈的又带着点小无辜的漂亮猫眼,忍不住低下头去,在她的脸上舔了一下,这样吃起奶油来,也不是那么难吃嘛!侠客看着莫莫懵懂的样子,心中更是悸动,放弃那细嫩的脸蛋,直接朝着那张粉嫩的小嘴亲过去。

但是,就在他贴上那张小嘴感受到那柔软的像很久之前吃过的美味软糖的触感的时候,一股阴冷的杀气自他的背脊划过,侠客本能的往旁边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在他原来的地方,一整排的弹坑和锋利的念丝闪闪发光,让他当下就竖起了全身的寒毛,……好危险!

“哈哈,派克,玛琪,你们怎么了?”侠客往一边的窗户蹭了蹭,笑得满脸无辜天真。

玛琪冷着脸看着侠客:“不是我们想怎么了,是你想做什么?”

侠客谄笑:“大姐,我只是……只是情不自禁吗,你看莫莫一个人多寂寞,我也……”他下面的话在看到另一个身影的时候被噎在嗓子眼里,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为毛啊,为毛团长昨晚明明和那个女人滚了一晚上的床单,今天还有精神……抓奸?好,说成是抓奸有些过,因为另一个当事人还懵懂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啃蛋糕中。

“我倒不知道侠客原来精神这么好。”库洛洛半倚在门口看着脸色已经全绿了的侠客,“这样的话,不如去查一下下一次旅团需要的资料。”

侠客脸色白了绿,绿了青的,一头金发也黯淡了,如同蔫掉的菠菜,模样惨兮兮的很是可怜:“嗨,团长,我知道了。”他好可怜,就只亲了一口,就这么一口,却要付出惨重的代价,下次的资料除了入侵猎人协会的网站,是根本就查不出来的啊啊啊!!团长你是故意的~~~

偏偏这个时候,莫莫啃完了全部的蛋糕,结结巴巴的对着侠客露出大大的笑脸来:“侠客,哥哥,不是,不是,去玩,玩吗?”说到这里,她还有点不解的歪了歪脑袋,配上一张被奶油花掉的小脸,当真可爱的让人想抱在怀里揉揉捏捏,但是侠客却觉得天雷滚滚,觉得未来一片黑暗,要知道,团长一向都是很小心眼的……完了,他居然敢动团长还没腻的收藏品,侠客已经可以预见未来的悲催蜘蛛脑生活了。

库洛洛笑得很灿烂很温柔:“哦,侠客哥哥啊~~~”这一声拖的音很长,让侠客的小心肝狠狠的抖了一抖,完蛋了!

就在这时,走廊的尽头属于库洛洛的房间传来一声娇滴滴的唤声:“库洛洛,你在哪里?”声音当真是甜美动人,带着绕梁三日不绝的妩媚情意。

库洛洛微微皱了皱眉,还是应了一声:“我就来,塞勒涅。”说到这,库洛洛似笑非笑的又看了侠客一眼,转身离开了,“玛琪派克,看好莫莫。”至于侠客,等事后再算账。

库洛洛离开了,侠客差点腿软,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哎,团长的独占欲还真是恐怖啊,要不是现在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忙,侠客可以预见自己的悲催下场了,嫩豆腐也不是那么好吃的。

“还不走?”派克高跟鞋底闪闪发亮。侠客灰溜溜的溜了,莫莫咬着勺子迷茫的看着答应带她出去玩的大哥哥走了,只留下两个大姐姐,歪着头想一会,还是想不明白怎么回事,脑容量没升级的莫莫把问题扔到一边开始玩弹珠了。当然,弹珠由玛琪大姐姐友情提供,据说是某次旅团活动的收获,一盒子圆润的蓝宝石红宝石绿宝石,个个都是指头大小,很漂亮,最重要的是个个都很圆,分量又很重,滚去来很有趣。

玩了一会,莫莫凑到正在看书的派克身边,仰着头看她,有点费力和结巴的和这个看上去很冷淡傲气实际上却很温柔的大姐姐说话。

“姐姐,主人,主人,不理,莫莫?”

派克倒也听懂了莫莫话里的意思,有点哀伤又温柔的拍拍莫莫的小脑袋:“团长在忙?”

“和,那个,那个,床单?”这个是窝金信长很猥琐的在一起讨论时候听到的。

“嗯。”

“主人,主人,讨厌,莫莫?”猫咪脑袋沮丧的垂下,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小手,“杀,杀,血,脏。”那些所剩不多的记忆里,每个看到她沾染上血的人都会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就像主人偶尔露出的眼神一样,那应该是讨厌。

“不是,团长没有讨厌你。”辩驳的有点苍白,派克温柔的抚摸莫莫的小脑袋,“莫莫是好孩子。”

“好?”莫莫迷茫的瞪大一双猫眼,还是很沮丧,“可是,可是,主人,会,会……”想要杀掉她,就像之前的那些人,即为手里掌握着莫莫这种恐怖的力量而兴奋,又隐约的畏惧和忌惮,想要毁掉又舍不得毁掉这个随时可能失控的武器,没错,就是武器,主人看她的眼神……从来都是那样的。

“没有,团长不会讨厌你的,不要想太多。”派克也知道自己的安慰显得很苍白,但是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只希望,团长的兴趣能够再久一点,然后腻了莫莫,留给其他的团员,派克想玛琪和自己应该不介意一起养莫莫。

“哦。”莫莫点头,乖巧的趴在派克的大腿上,闭上眼睛,呼吸变得平静,似乎是睡着了,又或许,只是简单的闭上眼不动了而已。

莫莫并没有外表那么傻那么迟钝,只是能量的供应不足让她的思考变得有些混沌而已,相反的,她对人的情绪波动无比敏锐,所以看的比所有人都清楚,因为清楚,所以才会觉得悲哀。

在这个主人眼里,她,由始至终,只是武器罢了。

作者有话要说:看到没看到没女主的步伐认出来没是瞬步哦转到对方背后砍头的那个步伐是空蝉就是大白经常用的四枫院秘技哟当初看的时候就觉得超酷又萌反了的说~~

PS:表示在主人提供能量不足的时候莫莫可怜的只能一刀一刀的砍不能放大招一招秒的说……

小心翼翼不敢从库洛洛身上吸收能量的莫莫女儿好可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杀戮之武器

76.3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