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三)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三)

()情敌碰面,无论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不是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更别提中间还夹着一个神似莫莫幼年相貌的她的儿子了,这些个男人除去朽木白哉是怎么看怎么眼红,该死的,为毛当初就没想到让莫莫也为自己生一个呢。

朽木念澜顶着一张精致的包子脸,包裹在华丽厚重的和服中间,坐在正位,硬是将零番队的那些死神撵了出去,山本总队长和其他番队队长更是不见其面,只是和朽木白哉一起面对这几个男人。

“几位的来历我大概是知道的。”朽木念澜很平静的点点头,“我与其他尸魂界的出生的魂魄不同,在母亲肚中第十天的时候,我就有了意识,母亲的一切我都知道。”接着,念澜转头看向白哉,有点抱歉,“对不起,父亲大人,我不是故意隐瞒您的,我本来打算等到力量成熟之后再去寻找母亲的。”他可不敢说能够寻找到母亲的几率很渺茫,再加上打从出生开始就死守着连吃饭上厕所都不留他一个人的这些该死的灵王护卫队,他也没本事一个人溜出去。

白哉缓缓摇头后,问念澜:“莫莫在哪里?”

念澜有点羞愧的低下头:“我不清楚,母亲力量远远超出这个空间的容纳限度,她太过强大,最少也要寻找一个能够完美容纳她灵魂且不崩溃的载体,要么就只能用幼体重生的方式,无论哪种方式,隔着空间,我根本就探寻不到母亲的踪迹。”

杀生丸对着这个面容精致神似他一手养大的莫莫的小娃娃虽然气闷,但还是比较温和的:“她离开有多少年?”

念澜转头看朽木白哉,温吞回答:“五十多年。”

杀生丸没有再开口:“不对,四魂之玉的波动残留不可能有那么久。”

奈落撑着下巴姿态闲散却带着一股邪气的魅惑感,血红的眼眸看了杀生丸一眼,颇为冷淡:“先前找到这个法阵的时候就有记载,每个空间的时间速度并不相同,说不定在原先的世界一天时间这边已经过去百年,有误差也是正常。”

鼬垂下眼睫:“那么,接下来要去哪里?”既然莫莫不在这里,那么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奈落抚着下颚,露出一个邪气至极绝对能够迷倒大票女性外加让莫莫止步在三米之外的笑容来:“你不觉得,我们应该考虑的是如何才能找到人吗?”天杀的这样子一个一个世界的找人追人,能够抓到莫莫的概率简直比的上买彩票的中奖率了。奈落不负他阴谋论代表反派BOSS的名头,已经开始考虑结张网将莫莫圈住了。

很显然的,这个问题不仅仅是奈落想到了,智慧与美貌(咳~力量)具备的杀生丸和鼬也开始沉思起来了,莫莫一次又一次出于自身或者非自身原因的一再离去实在消磨去这些男人的耐心,他们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打造一个最坚固的笼子,将莫莫锁起来,放在只有自己才能看到的地方,好好疼爱,肆意宠溺,而绝不是在这里对着已经出现的情敌考虑未来还可能冒出来的各种各样的情敌的事情,那真的让人很肝疼。

几人对视一眼,在分秒间达成共识,接着,奈落就详细的向白哉这个很明显是摆脱不掉的情敌说明这些人的情况了。

“莫莫最先转生到一个忍者村里,叫宇智波莫莫,几岁的时候连同这位宇智波鼬一起灭了全族,留下同胞弟弟宇智波佐助,喏,就是那边的那位,和宇智波鼬一起当了叛忍,在五年之后,这位宇智波鼬先生和他弟弟来了一场决斗,死在了决战之地,然后莫莫用自己留下的上一世记忆修炼出来的力量救活了他,将全部血肉转化为封印封印住了那里的一个妄图统治全世界疯子的武器,死了。”

这件事情其实挺好查的,尤其是在口风不紧的鸣人那里,他更能够查到很多有趣的东西,奈落摸着面前的茶杯,勾起一个浅淡又邪肆的笑容,看着鼬有点黯淡愧疚的神情,不屑撇嘴。

“接着,转生为西国公主莫莫,我说的西国,并非是人类的国家,而是妖的国度,这位杀生丸殿下是现任西国的王外加莫莫的兄长。”奈落说的明明就是很恭敬很客气的话,但是却莫名的带着嘲讽的味道,“好,我的小公主虽然生而为妖,但是力量却正统纯净的比人类的大巫女还要恐怖……对污秽绝对的净化之力,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是按照小公主漫画说的那样,那我可以说,再强大的虚在小公主的面前也只有被净化的份,她身上的灵力比起你们死神还要纯粹的多。”

奈落撑着下巴,隐约看见杀生丸不耐的神情,才接着说:“好,再说小公主长大之后,纯血大妖怪成长方式与一般妖怪不一样,各族有各族的独特之处,我遇到小公主的时候,她还未成年,然后我抓走了她,用了比较……不好的方法抢走了莫莫的力量,然后建立了少有的强制性开启的夫妻契约,只可惜小公主不肯承认,真是不乖呢。”奈落轻轻感慨,似乎回忆到当初的美好滋味,怪笑起来,对杀生丸和鼬还有白哉身上暴起的冷气杀意视而不见。

“她借走了我一半的四魂之玉,凭借着四魂之玉碎片之间的羁绊和同步波动的力量以及我与小公主之间的契约,我们就靠着界与界之间的法阵出来找人了。”奈落说到这里,比较惋惜,“好可惜,上一次差一点就能够将莫莫抢走了。”

“咔”好,鼬手里的杯子已经被捏碎了,杀生丸面前的桌子已经成粉末了,围观者都忍不住在心里抖了抖,汗,本来一个朽木白哉就够冷的了,现在又多了俩,莫莫乃的品味就不能有点改变吗?不是冰山就是面瘫,要么就是这种黑到骨渣里的极品反派。

白哉沉默了会,才淡淡的说出自己和莫莫的相遇:“三百多年前,莫莫出现在朽木家后花园樱花林里,被我碰见。我们短暂的交流,我给了莫莫朽木的姓氏,她就消失了。”

“大约五十多年之前,莫莫出现在真央,听到她的姓氏的时候我就知道是她出现了。接下来就是这样,她成为死神,我的同事,我们相处,接着求婚,成为夫妻,她怀着念澜,在一次任务之中想起了过往的记忆……留下念澜和灵王之刃,就离开了。”中间省略的部分白哉不想说也不能说,这涉及到方方面面的事情,他身为朽木的大当家,就算下一任朽木家主有着灵王的传承,也需要小心谨慎才行。

“不仅如此。”朽木念澜点点头,“母亲并不是自由之身,我怀疑她不断的重生在各个世界就是那个家伙操纵的结果,母亲并没有摆脱它的力量。”

杀生丸危险的眯起双眼:“是谁?”

朽木念澜看了自家父亲一眼,耸肩:“母亲叫它主神。外形是椭圆金属状,防御力极强,而且拥有能够控制住母亲的能力,包括封印记忆和力量。当然,后者只是我的推测。”

一时间房间里沉寂下来,是啊,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莫莫的行为了。莫莫本质并不是花心的女孩子,甚至可以说专情的能让一干倾心于她的男人呕血。

这一点鼬深有体会,莫莫只因为在漆黑的空间里爱过波风水门那个男人,就千方百计的帮他,甚至不惜耗费自己的生命力将那个男人送入真正的安眠之所,即使对方的儿子只比莫莫小两岁,后来即使是两个人真正确定了关系,莫莫也从来没有忘记过那个负心汉,鼬越想越气闷,光是这些莫莫无意识惹下的桃花债就够麻烦了,眼前这些家伙无论哪个都不会是好说话的主,个个都是独占欲极强和自尊高傲到顶的主,能够坐在这里共同协商就够勉强的了,更别提放弃莫莫的所有权了。可以想象,等找到莫莫之后,他们绝对会有一场战斗,赌上性命的决斗。

那个主神,不用想的也是必须消灭的对象,莫莫怎么能被那个什么“主神”操纵呢。鼬看着自己的手心,不管怎么样,还是先要找到莫莫才行。

鼬这样想,杀生丸等人自然也是差不多的想法,他们之所以能够这么坐在这里,无非是莫莫不在,等找到莫莫,就算她会伤心会难过,也绝对要杀掉其他的男人,最不济,也要莫莫做出选择才行。但是,这些男人就从来没有考虑过,要是出现更多更难缠的情敌……那又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剧烈的爆炸声,伴随着爆炸的声音,随之而起的是不断飙升的灵压,朽木念澜一感觉到那些灵压,顿时黑了一张包子脸,气愤的拍了桌子,咬牙切齿的吼了一声:“该死的零番队,真是找死,等我长大,等我长大……”他一定要把这些该死的混蛋送进无间地狱!

“那些垃圾?”杀生丸微微侧头看了朽木念澜一眼,突然问了一句,“杀了他们,对你有利?”

朽木念澜鼓着双颊用力点头:“当然,他们这些家伙该死,要不是我还太小,实力不够……”

“念澜!”朽木白哉厉声喝止,脸色也不好看,苍白的脸色涌起病态的潮红,虽然当年莫莫硬生生的靠着自己强大的实力将灵王之刃与念澜绑定在一起,让那些对莫莫仇视甚至对念澜没有好感的零番队死神们无可奈何却还是只能守护着念澜,虽然有意图架空念澜权利的迹象,也没有办法。他们目前势弱,也只能忍气吞声,念澜还小,无法很好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在这个腐朽的充斥着权利斗争的尸魂界,那可是致命的。

杀生丸站起来,看着念澜:“碍事,杀了就是。”既然是莫莫的孩子,帮一帮也无所谓,而且他身上的气味与莫莫很是相似,让他无法心生厌恶。

奈落轻笑:“年幼的灵王,过于强大的护卫……真是不好的现象啊,那么,偶尔帮忙也无所谓,朽木念澜是吗,呵呵~~”奈落下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只是笑得很是诡异。

鼬不动,只是淡定的看着窗外冒起的火光黑烟还有查克拉波动,九尾巨大的身影更是格外的显眼。有佐助照看,鸣人应该不会有事,而被莫莫用奇怪的药丸强化提升起来的永恒万花筒,也不是吃素的。至于其他的,那些妖怪打成碎肉都能够复原,需要他担心吗,死了倒干净。

门外的响声一直持续了很久,不是没有被打的很惨的零番队队员前来请求现任灵王出面,但是面对鼬用永恒万花筒施展出来的大型结界类幻术,他们也只能对着灵王的灵压干瞪眼,完全无法进入灵王府邸,而身为灵王的朽木念澜,更是完全无视了门外哭天喊地求助的死神,只是抱着灵王之刃把玩,那些零番队的死神是什么呀,关他什么事~~

一直到下午,佐助拎着鸣人被九尾背着回来了,犬夜叉也抱着戈薇跟着九尾进入结界之中,虽然都有受伤,但是并没有大碍,接着进来的就是杀生丸了,他一身的血污,依旧是面无表情,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心情不错,显然和那些死神们打的很爽。

接着就是白童子和神乐了,两个都是奈落的分/身,除非奈落死了,他们才有可能死掉,否则就算是杀了再多次也是白瞎,再加上奈落那变态防御力的结界,只有两个妖杀别人的份,那些死神打这两个妖怪,可想而知的憋屈。而妖怪的体力,那可不是人类能够相比的。

“如何?”奈落依偎在窗户边,晃着白瓷酒碗,笑容邪魅带着恶意。

“唔,攻击力不错,就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白童子耸耸肩,细长的刀刃上满是血迹,“大概是没见过我这种怎么都杀不死的妖怪。而且似乎他们的刀出了点问题呢。”

“无法始解。”佐助清越的声音响起,“没办法始解斩魂刀的死神能力要去掉大半,那些家伙很强。”鬼道个个精通,斩术白打瞬步也是极强,打起来真的有点费劲,要不是有写轮眼,他也不好说能够在那么多的死神之间周旋。

朽木念澜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挥了挥手里的斩魂刀:“灵王之刃,拥有对所有斩魂刀的统帅权!”他不让那些死神始解,他们就别想始解!嘿嘿,这个他可没有告诉那些家伙。该死的零番队,在贵族中间笼络了那么多手下,这次杀的七七八八了,他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够再阻止反对他回灵王界!

朽木白哉因为受伤未愈早早就在别的房间休息了,因此也没有看到念澜这幅得瑟的样子,否则估计又是一顿好批,指不定家规又该抄上几十遍了。

鼬看着念澜宝贝着斩魂刀笑得灿烂得意的样子,忍不住想到幼年的莫莫,那个时候,莫莫也会因为成功的修炼出难度大的忍术露出同样的笑容,看上去,一模一样……

这次闹到很大,虽然新一任的中央四十六室叫嚣着要全灭了这群外来者,但是山本统御下的护延十三番却全然不动,山本老头子虽然宣称效忠灵王,只接受灵王的命令,你说中央四十六室,那是什么玩意?

所以在经历了蓝染叛变,零番队被外来旅祸覆灭的情况下,山本总队长已经完全不理会中央四十六室的任何命令了,摆明了和中央四十六室对着干了,尤其是在山本和朽木白哉、朽木念澜碰过面之后,更是全然不理会中央四十六室的叫嚣,甚至还派出了二番队的隐秘机动,将中央四十六室完全封锁起来。瀞灵廷彻底的乱了起来,下级死神们人心惶惶,原本在中央四十六室和灵王之间来回摇摆的上级死神,在见识到这群很明显和灵王关系匪浅的外来者的实力之后,纷纷投向了灵王这边,权利虽然好,但是也要有命去享受才行。

山本老爷子自然不是吃素的,在这种形式下,以极快的速度下达了命令,将中央四十六室彻底自尸魂界的历史之中抹除掉,其下的势力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全数捣毁收缴,等朽木白哉养好伤和鼬等人出发去虚圈的时候,整个瀞灵廷已经完全在护延十三番的统帅之下了,间接的可以说,是完全在灵王的统帅下了,这对于腐朽的尸魂界而言,倒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于零番队,在死的七七八八之后,剩下的几个也乖乖的投了诚,被暂时关押,至于之后怎么处理吗~~那就真的要看现任小灵王朽木念澜到底是怎么想的了。

在通往虚圈的黑腔之中,略微知晓政治黑暗性的佐助有点好奇朽木一家到底用了什么条件才换来山本总队长的支持的。

朽木念澜看了自家父亲一眼,对着这个名义上应该是他舅舅的大男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如果我说,在找到我母亲之后,愿意将灵王之位传给山本老头选定的家伙……他能不答应吗。”权利这东西,不是什么人都能轻易舍弃的。可是,在拥有绝对的强大力量之后,权利这玩意,真的没什么。朽木念澜是真切想念起自家那个强大到无视游戏规则的母亲大人了。

虚圈的落点正巧的就在蓝染的宫殿之前。巨大的白色圆柱体建筑,在荒凉虚无的白色沙漠上,更显出一份清冷又孤傲的雄伟,直到现在,朽木念澜也搞不懂这个蓝染为什么要放弃虚皇传承的那个宫殿又重新修建这个宫殿,他可是知道的,自家母亲和这个男人的关系,可是有那么点小暧昧的。

蓝染身着一身白色衣袍,双手背负在身后,两列破面站在他的身后,暴戾疯狂的独属于虚的灵压充斥着整片区域,迎接或者说是给这行人下马威。

黑腔在这行人背后消失,蓝染面上露出一个温和却充斥着帝王气势的笑容,声音低沉却清晰:“欢迎来到虚夜宫,我的客人。”

作者有话要说:表示政治斗争什么的不会写啊~简单的带过带过就好~~

PS:时间线简单的说一下:九尾狐那部分的莫莫出现在蓝染叛变之后而非现在就是说在时空乱流中莫莫出现在更后面的时间而前来找寻莫莫的这些悲催男人则是提前了时间叉过去了~~~~

这么肥的一章求票票求支持~~某内牛发现乃们都不耐某了~~~泪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三)

78.0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