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德番外

里尔德番外

()我叫汤姆?马沃罗?里尔德,据说这是我的母亲在生下我和妹妹之后临死之前留下的名字和姓氏。我想我是不一样的,因为,没有人能够一出生就记事的。

很小的时候我就感觉到在我旁边的另一个熟悉的气息,他很安静,每天都只是沉默的睡觉,喝奶,当我能够睁开眼睛清楚的看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我的双胞胎妹妹,莫莫?马沃罗?里尔德。

莫莫出奇的早熟,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每次她对着那些过期的牛奶纠结的样子到底有多奇怪,尤其当我长大以后,每每想到这个画面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因为真的很可爱。

因为在母体的时候被我抢掉了大部分的营养,莫莫生的很是瘦弱,孤儿院的条件很差,每年都有因为食物和天气而生病死掉的孩子,但是我和莫莫却很幸运,无病无灾的成长着。

莫莫小的时候从来没有叫过我一声哥哥,我不明白为什么,但是每次看着她有点难过的样子我又不忍心逼她叫我哥哥了。直到三岁的时候,一切才有了改变。那年格外的冷,孤儿院的食物也极少,每天只有一顿饭,分量还极少,如果不小心被院里那些大小孩抢走的话,那就只能饿肚子了,我冷眼看着那些被抢去食物的和我差不多大的院童,没有一丝怜悯,弱肉强食,这个生存法则我早已明白,我不想死,想要活下去,就只能比别人更狠。但是他们招惹到了莫莫,看着莫莫被推倒在地,手上小小的面包被抢走,我怒了,看着莫莫有点呆滞的表情,更是再也无法控制的冲了上去,和那些比我大上五六岁的院童们打了起来,莫莫是我的妹妹,如果我不保护她,还有谁能保护她?

但是我毕竟还是太小了,一个三岁的孩子不会是那些**岁孩子的对手的,我很快被按到在地,被他们狠狠的痛揍了一顿,甚至被踢到吐血。很疼很疼,让我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刚出生的时候,难产,差点窒息的环境和浓重黏稠的血腥,是我怎么也忘不了的梦魇。体内似乎有股热流暴乱的在体内四处乱窜,在昏迷前的一刻,耳边似乎传来了院长科尔夫人的尖叫声和一个带着奶香气的温暖怀抱,我很熟悉,这个带着奶香气的怀抱是……莫莫。

说来真是幸运,我年幼的的第一次魔力爆发在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害的时候,居然也没有伤害到身体,并健健康康的成长起来。只记得之后醒过来的时候满眼漆黑,我浑身都很疼,胸口闷闷的,连呼吸都带着丝血的甜腥气,我以为我是要死了。

“哥哥,你醒了?”耳边响起一个细细软软的声音,让我微微出神,这个声音我并不陌生,正是我的那个双胞胎妹妹,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甜美温柔,我这才注意到我是被她抱在怀里的,很温暖。

“莫莫……这是哪里?”我闭上眼,再次睁开,满眼还是黑暗,难道我瞎掉了?我有点紧张的抓住莫莫的手。

“禁闭室,现在应该是晚上,有点黑。”莫莫慢慢的解释,停顿了一下,接着问道,“哥哥,你还记得你昏倒之前的事情吗?”

我沉默,不记得了。

莫莫似乎也明白了,并没有再问,只是在黑暗中抱紧了我,声音很轻,但是却异常坚定:“哥哥,以后让我来保护你,我要让你站在最高的地方,让所有人都只能仰视着你,再也无人能够伤害你。”

我觉得好笑,只觉得她太孩子气,再说了只有哥哥保护妹妹的,哪有妹妹反过来保护哥哥的。但是我没有反驳她,她是我的妹妹,是我一母同胞的妹妹,这个世界上我最亲最爱的存在。

但是我没有想到莫莫居然真的开始行动了。我们被从禁闭室放出来之后,她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每天后半夜就爬起来到孤儿院后面的树林里跑步锻炼,再在天亮之前院长她们查房之前回到房间里装作熟睡的样子。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偷偷的躲在树林里练习,我看着她一次次自虐般的摔倒,再爬起来,看着那双原本柔软白嫩的小手布满伤痕,流血,结疤,再化成厚厚的茧,最后有着铁器一般的锐利,她一次都没有呻吟或是哭泣过。

如果这个很厉害的,我也要学。当我告诉莫莫我的意图的时候,她似乎很无奈的苦笑了下,举起双手对我道:“哥哥,这个很苦的。”她欲言又止,似乎还有什么话没有说出来。

我生气,如果莫莫可以,那为什么我不可以?莫莫妥协,却教了我另一套身法,是与人近身搏斗用的那种,她多多的锻炼我的速度和力道,眼神却恍惚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她教给我的身法出奇的好用,这一点在我之后的无数次战斗中得以很好的发挥,比别人快上近一倍的施法速度,几乎不需要防御的闪避动作,甚至在一次混战中我用体术直接干掉了三个魔力和我相当的黑巫师,到了这个时候,我才恍然发现,莫莫教给我的这套身法,几乎完全是针对巫师之间战斗体术薄弱点展开的。莫莫,还有什么是你没有想到的?

我们的生活似乎一成不变,似乎又不一样了,我的魔力爆发,已经成了恶魔的象征,而莫莫是我的双胞胎妹妹,虽然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丝与常人不同的地方,但是却一同遭受着院里所有人的排斥和厌恶,但是她却不在意。她只在意我,是的,当我看出这一点的时候,我很开心。

和我一起关禁闭,受罚,挨饿,莫莫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我旁边握着我的手,永远微笑着看着我,对我说:“哥哥,再忍忍,会好起来的。”

又是一年过去,她突然离开,回来的时候虽然很小心翼翼,但是我还是看到了她突然出现在后院,那是和我身上神秘力量一样的力量吗?我迷茫了。她飞快的左右看了一下,抬头的时候正对上我的双眼,莫莫似乎有些惊慌的瞪大了双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在我面前。房间里只有我和她,其他人早就害怕的搬出了这个房间。莫莫还是用了那个一成不变的理由敷衍了我,我看出了她的无奈和难言之隐,没有逼问,因为总有一天我会找出答案的,当我掌握我身上的那种力量之后。

在我面前暴露了那种力量之后,莫莫似乎就完全放开了顾忌,时不时的消失,偶尔身上还带着血腥味。她带回了新鲜美味的食物和温暖的被褥,我们甚至过了自出生以来的第一个生日和新年,我收到了此生的第一份生日礼物和圣诞礼物。我恍惚有点明白莫莫是怎么弄到这些东西的了。当她最后一次的消失离开又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疲惫之色,她趴在床上放松的睡过去,但是睡容却带着一丝忧愁,从未见过的眼泪也慢慢的流出来,莫莫你在难过什么?我不敢问,只是小心翼翼的帮她盖上被子,坐在床边,直到莫莫的嘴角无意识的露出笑容,我才握住她的手,在心底默默发誓,再也不要让莫莫难过,再也不会让她流下眼泪。所有让她流泪难过的事物,我必然毁灭。

被那个浑身缠绕着血腥的男子收养,之后的事情完全改变了我的命运。我知道了巫师界,了解了自己的力量出处,有了第一个宠物纳吉尼,使出了生平的第一个魔法,我开始对巫师的一切开始着迷,如痴如狂的沉浸其中。而被我忽略的莫莫,也在我的不知觉中成长了起来。

直到那个男人的到访。莫莫是认识他的,对他的到来并没有一丝好感,看的出来,他对我妹妹很感兴趣。

“很高兴认识你,斯莱特林的最后后裔,我名盖勒特?格林德沃。”他笑的很温和。

我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在巫师界被传得沸沸扬扬的一代德国黑魔王,但是他居然一口就道出了我刚查到的身份,这让我暗暗心惊。

“不用紧张,我并无恶意,只是对你们兄妹有些好奇,嗯,尤其是你的妹妹。”格林德沃优雅的点点桌子,小圆桌上就出现了一杯浓香的咖啡,看在我眼里却是另一种展现,好高明的无杖魔法,熟练没有多余的魔力波动,这就是黑魔王的高度吗?我觉得我的血液在沸腾,我渴望着这种力量。

“你渴望着力量。”格林德沃淡笑着看着我,“虽然是双胞胎,但是我还是觉得你和你的妹妹完全不相像。”

是的,他说的一点也没错……除了相貌,我和莫莫没有一丝相似的地方。莫莫很善良,很温柔,虽然她自己并不承认也不相信,但是她却不知道当她看着街头那个迷路的小孩子哭泣时候的表情是多么的柔软,不知道为了什么,莫莫一直强迫着自己冷淡的对待别人,但是她却很少伤害到别人,尽自己可能的做到别人希望的完美。反而是我,莫莫一直希望我像一个真正的无知孩子那样生活着,提供给我优渥的生活,满足我所有的要求,不会让我伤心,但是她却不知道,我的心里藏着一个恶魔,我渴望血腥,渴望战斗,渴望战胜别人的那种快感。当我第一次将那个妄图抢劫我的黑巫师打得四肢俱断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没有一丝不适,没有一丝害怕,满满的只有渴望,我渴望着更多的战斗血腥。但是莫莫希望我做个干净的小孩子,我只能压抑下心底的野兽,顺着她的要求和渴望,按照她的要求来生活,我知道她是为我好。但是被外人一眼看穿,我有点恍惚,难道我表现的真的这么明显吗?

“你和你妹妹真是有意思。彼此欺瞒,都希望在对方眼中是最好的……”格林德沃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是不知道想到什么,神色一黯,停了下来,沉默起来。

好一会,格林德沃才站起来,微笑着看着我:“你的天赋很好,难道你真的打算到了十一岁到学校里学习那些基础知识?”

我怔住,格林德沃却取出了一个冥想盆,挥动魔杖对着我笑了:“我们先看些东西。”

那些记忆并不多,如同黑白电影版,但是却身处其境,很是神奇,我和格林德沃站在一个大厅里,看着周围西装礼服的人群,有点不解,直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娇小的,穿着雪白的公主裙,莫莫端着机关枪慢步走到大厅门口,在尖叫声中开始对着大厅开始扫射,直到保安靠近,这才扔掉手中的机关枪,和那些保安开始打起来,莫莫的速度极快,又兼带着使用空间跳跃,她面容平静甚至冷淡,瞬间出现在那些宾客的身边,跃起,手掌如同猫爪般探出,挖出心脏,躲开,在密集的子弹中一个个的将宾客灭杀,最后才是那些保安,在经过半个小时之后,整个大厅的所有人都被她全部杀死,莫莫这才走到庭院里的游泳池中开始洗手,将血迹完全洗掉这才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慢慢的踏过那些血迹将那些有价值的值钱古董金币全部收刮,小小的身影背着一个完全不符合自身体积的巨大包裹瞬间消失在原地。

画面到这里就结束了,无论是莫莫的战斗方式还是速度,无一不让我看到震撼呆滞,这个……是我的妹妹吗?她居然会强到这种地步……

“你还要在原地踏步吗?你看不到你妹妹已经比你强了多少吗?”格林德沃话语带着感慨,我沉默的看着他。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格林德沃缓缓开口,朝我伸出手,“你将是我的继承人,我将尽我可能的帮助你;如果我失败,尽你可能的保住我的下属。”

“誓约吗?”我仰头看他,格林德沃点头,我没有太多的犹豫,伸出了手,当闪耀的火花缠绕上我们的手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我心底那个恶魔在对着我微笑。

这种没有第三者公正的誓约约束力并不强,也就是说,我可以解约,但是我想要变强,就必须跟着格林德沃。莫莫不喜欢他,准确点来说,与其是不喜欢,倒不如说是讨厌他的身份带来的那些麻烦,莫莫希望我安安全全健健康康,希望我生活在她的羽翼之下,在她的保护范围之内……但是我做不到,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够强大起来,由我来保护她,我亲爱的妹妹。

异世的灵魂?转世?我不知道当听到莫莫和格林德沃的谈话的时候自己是什么样的心情,手中的那本羁傲不驯的黑魔法书籍已经乖得像猫咪一般,它也感觉到我此刻的危险了吗?

我送给莫莫的生日礼物,是我按照炼金书籍上新制作的一个实验品,她脖子上的挂坠,我手腕上的手镯,是如同双向镜一样的东西,但是略有差别,我可以靠着项链和手镯感应到莫莫身处的方向,每天可以通过饰品听到她说过的话,虽然只有两个小时,但是有时候已经足够了。格林德沃很敏锐,也讨厌欺瞒,我不知道是什么心情打开了那个窃听装置,听到了那段对话。莫莫对巫师的一切并不是非常感兴趣,她甚至连一个小小的防窃听咒都不会,而格林德沃……他是巴不得我听到这些。相对于莫莫说出来杀了我们最后的亲人的事情,反倒没有她说出来的她一直隐瞒我她的身份来的重要,莫莫,我的妹妹,你到底是谁?我的脑海一片混乱,无法思考。但是当我看到莫莫的身影出现在草坪上的时候,忍不住轻轻的笑了,在心底细细描绘那个小小的身影,莫莫,现在就是我的妹妹,不会再有也别想再有别的身份了。

去霍格沃兹上学是我一直以来的打算,英国才是我发展的地方,而德国,那是格林德沃的地盘。莫莫就算不喜欢,但是还是跟我一起去了,但是不久,我就后悔了。莫莫生的太美,带着格林德沃的姓氏,在一堆的纯血小巫师之中,简直就像一只绵羊掉到一群狼里,莫莫迟钝,但是我却不能忽视,挡住了一波又一波的告白的混蛋,再烧掉那些她还没有看到的情书,顺便把那些窥视的色狼挡在身后,我觉得有些累,莫莫这才一年级,要是再长大些,那该变成什么样子?我恍惚的想到她喝完增龄剂的样子,美极了,看艾尔法那幅看直了眼的样子他也知道莫莫对男人的诱惑力到底又多么厉害,最可怕的是……莫莫完全没有自觉。若是莫莫没有实力,若是我不够强,莫莫只会是那些男人的玩物!而这,是我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波特,格兰芬多的传统家族,或许在以前我还会考虑拉拢他们的可能性,在那件事情之后,我已经暗暗决定等到我有了能力,一定第一个把这个家族灭掉,就是因为他们,才害得莫莫现在这个样子,我知道这只是迁怒,但是我无法忍耐,格林德沃,邓布利多,包括霍格沃兹,所有伤害过莫莫的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站在治疗室门口,我看着病床上沉睡如同天使般纯美的莫莫,耳边那个治疗师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我很不耐烦,很想杀了他,但是我只是沉默的看着莫莫,心底的恶魔一点点的挣脱了束缚苏醒了,我不在乎,莫莫现在睡着了,她看不到我的样子,只要她看不到就行了,就算我变得再邪恶,再脱离她心目中好哥哥的样子,只要她看不到就好。恶魔苏醒了,我感觉着全身魔力沸腾的感觉,转头,我看到了那个恐惧着我的治疗师眼中我的倒影,黑发,红眼,就像莫莫口中那个堕落的恶魔路西法,她总说我的气质很像那个地狱魔王,现在,更像了呢。听到靠近的声音,我收敛了魔力,眼眸变回黑色,但我知道只是压抑下了而已,我的眼睛已经完全魔力化,和莫莫的魔法生物血脉觉醒不同,我深刻的感觉到我觉醒的是另一种力量,虽然模糊微弱,但是那是最核心的,黑暗吗?我在心底冷笑,面容却一片平静,情绪很好的掩盖在眼底,邓布利多很精明,可不要被他看到了才好。现在的我,还不足以和他匹敌。

但是看到格林德沃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冷漠的决裂,虽然我知道这会损失很多,但是我不能忍受对着一个伤害我至亲的莫莫的男人叫父亲,就像莫莫说的那样,如果父亲是这样子的,那还不如从来不曾存在过!

我又做回了那个对教授有礼貌对同学很温和友善的里尔德,只有面对躺在我寝室床上的莫莫的时候,我才是最真实的我。我渐渐的在斯莱特林建立威信,用凌厉的手段打压下那些不服从我的学生,成为级长,最后成为学生主席,但是这不够,莫莫,我要很强很强才行,这些,远远不够。

我改了名字www.bxwx.orgrt,飞跃死亡的意思,莫莫,我要永生不死,等到你醒过来。我继承了刚特家族,成了巫师口中的黑暗公爵,我聚集了很多巫师手下,称他们为食死徒,要比圣徒更好。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真是个祸害,你说的一点也不错,他果然是个阻碍呢。莫莫你知道吗,格林德沃已经被封了魔力关进他自己建造的监狱里去了,德国的圣徒都散了。别人都叫我二代魔王,但是我不喜欢这个称谓,莫莫,我和那个伤害你的家伙不想有一点关系。凤凰社虽然讨厌,但是我却没有灭掉它们,我知道莫莫你一定希望亲眼看到我站到最高王座,所以,我把它留着,等着你醒过来,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又一次的战斗之后,我成功的带着手下取得了完胜。回到城堡,疲倦的处理了善后事宜,飞快的将满身的血腥洗去,我这才小心翼翼的掀开床帏躺了上去。支着下巴看着安睡一如以往的莫莫,那些疲倦似乎也淡去很多,伸手将莫莫抱起来,莫莫几乎没有长大的身体在我怀里更显的娇小无比,好像一个仿真的洋娃娃一般,让她靠在我怀里,照例说了一些最近发生的事情,照例的给她喂了营养魔药,做了全身的推拿,这才小心翼翼的抱在怀里闭上双眼,将脸凑到她如绸缎般铺满床铺的黑发之中,嗅着她身上不变的清香,莫莫,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我已经等不下去了,你说要看着所有人都仰视着我,现在我已经做到了,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只要能够看着我,看着我就好,我现在已经很强了,我可以保护你再也不会受任何的伤害了,莫莫,你快点醒过来,看看我好不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里尔德番外

7.4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