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四)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四)

()蓝染是个非常聪明的男人,而且足够隐忍,作为一个王远比身为灵王的朽木念澜要合格的多。

在会客室坐下来之后,朽木念澜对蓝染是要多不待见就多不待见,法则的对立让他对这个男人很讨厌,可是又不能真的对他有什么动作,因为这是法则订立的平衡。

“红茶怎么样?”蓝染慵懒却姿态优雅的坐在上座,对着“客人”微笑,接着就打个响指,“麻烦了,亚力雷斯,红茶。”

朽木念澜看看自己父亲不怎么样的脸色,撇撇嘴:“够了,我们找你来可不是喝什么红茶的,我要看虚皇留下来的那部分传承记忆。”

蓝染似笑非笑的撑着下巴看着朽木念澜,停顿一会,才慢慢的说了句:“不急。”

念澜顿时跳起满头青筋,很想操刀砍了这个男人,但是在朽木白哉一个冷哼之下又乖乖的缩了回去,会议室里顿时安静下来,只有鸣人对这个诡异气氛的小声嘀咕外加犬夜叉暴躁的挠来挠去又只能在杀生丸的冷气下和戈薇的安抚下乖乖坐好。

直到红茶泡好送到每个人面前。蓝染才双手交叉着带着微笑开口:“好了,进入正题。朽木念澜,你的灵王之刃知道来历吗?”

朽木念澜翻个白眼,还是回答:“母亲在临别之前强行与我绑定在一起的,是灵王传承的媒介,也是法则承认的死神掌控者的器。”

“对了,就如同你的灵王之刃,我在莫莫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去找她的时候,她给了我这个。”蓝染手心一翻,一个闪耀着金色光芒的白骨王冠自他的手心慢慢浮起,压抑不住的力量威压波动着荡漾开来,站在一边的虚都在这个王冠之下恭敬的俯□子,憧憬而敬畏的看着蓝染,那是源自于灵魂最深处的威压和弱者对强者的崇拜。

收起王冠,蓝染笑得很平静:“这是她给我的,属于虚的掌控者的器,虚皇传承之物。”眼角瞥见朽木白哉难看的脸色,蓝染很满意。

朽木念澜皱眉:“你认识母亲……很久吗?”如果不是这样,母亲那个人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些。

蓝染眼底浮现出一丝温柔的笑意,点点头,倒也没有说谎:“很久,很久了。”那些他永远不会忘记的记忆,他记得很清楚。

朽木念澜又鼓起包子脸了,不满的撇过脸去:“切,野心家,大坏人。”

蓝染只是对着念澜露出宠溺的微笑:“果然还是孩子呢,和你母亲倒是真的很像。”无论是相貌还是性格,都很有趣呢。

朽木念澜立马炸毛了:“我已经五十六岁了!”

蓝染笑容依旧,转头对其他几个人道:“虚皇传承的记忆我用了特殊手段拷贝出来,先看看。”

一面墙壁拉下来,记忆呈现幻灯片的方式播放出来。

虚皇的记忆蓝染拷贝出来的部分不是很多,先是面对着昏暗的虚圈沙漠,接着画面一转,就变成了山清水秀的华美宫殿,朽木念澜只是看了一眼,就立马说出了地点:“灵王宫殿。”

蓝染看着他微笑:“灵王之刃似乎不会传承记忆。”

“是不会。”朽木念澜撇嘴,鼓着张包子脸鄙视某大叔,“大叔你难道不知道斩魂刀的特性吗?”刀魂……蓝染默了。

虚皇立在宫殿之前,不多时,另一个面生的穿着华贵厚重和服的俊美男子走出来,腰间正是灵王之刃。灵王脸上的表情有点难看和凝重,只是皱着眉对虚皇点点头,开口问:“那个家伙说什么时候过来?”

“不知道。”虚皇声音也有点忧虑,“但是怎么看,都来者不善。”

灵王叹气,转头看向自己的宫殿:“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看见我的宫殿了。”

“你也太悲观了,不要忘了,你我力量合起来可是会增幅到最大的,不用太担心。”虚皇笑得从容,“没有哪个傻瓜神袛会出了自己的神域在别人的地盘上打架的。”

灵王无奈抚额:“那如果,她偏偏就是那个例外呢,你莫要忘了,神众中间,可是有例外的。”

虚皇有点心虚:“不会那么巧,那种……可是很难见的到的。”虚皇说的含糊,中间的词轻快的掠了过去,甚至还带了一丝恐惧。

“就怕是那一种神。”灵王叹息,“世界的毁灭者,被时间与空间遗忘的神,时空的流浪儿,……屠神者。”

两个站在这个世界巅峰的王者齐齐的沉默起来。不多时,在距离两人千米处,一个圆形黑洞缓缓的拉开,一抹月光色的身影自那黑暗之中慢慢现出身影来,脚踏虚空,手持银白色的细长刀刃,缓慢的走出黑洞,悬立在那里。

灵王警惕的握住腰间斩魂刀的刀柄,对着远处那道突兀出现的身影高声喝问:“异域的神袛,请说明你的来意,否则请离开这个世界。”

那道通身笼罩在月白光芒中的身影微微的晃动了下,周身的白光慢慢的淡却,露出一张精致绝伦的少女面容,美的无可挑剔,银白的发丝松散的垂落到小腿弯处,同色的眼眸之中看不出任何的情感波动,少女如同一个玩偶娃娃般,僵硬的,没有一丝生气。

灵王见对方久久不答,有点恼怒:“请回答!”

少女终于动了,她有点僵硬的抬起眼眸,视线的焦距落到两个人身上,轻轻开口,声音也不带一丝起伏波动:“这个世界的至高神?”

灵王和虚皇对视一眼,虚皇点头:“正是,你来自何处?”

少女眼神终于有了轻微的波动,只是面无表情的举起手中的刀刃:“目标确定,任务,开始。”眨眼之间,少女的面容放大到近在咫尺的地步,更让观看这份记忆的众人能够看得到那双眼眸中的冷淡,清澈的却没有一丝属于她自己情绪的眼睛,美的如同陶瓷娃娃般,却带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意和冷漠。在那双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关紧要的尽数可以毁灭的,……如此可怕。

灵王架起刀刃挡住了眼前少女也是众人认识的莫莫的攻击,虚皇也在同一时刻将全身的力量爆发出来,他很清楚的认识到,对上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少女,如果有一丝的留手的话,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整个世界的覆灭!

三个人战在一起,灵压狂飙,所过之处山峦坍塌河水蒸发,凹陷的峡谷被填平,平原却被刀刃交割残留下来的刀气迸裂出一道又一道纵横交加的深不见底的细窄深沟,大地被掀翻,湖泊被填平,三个人所过之处,皆化作一眼看不到头的废墟,那些闻讯赶来的死神还没来得及拔出刀刃就会被三个人恐怖的灵压余波和打斗残留的气劲误伤而亡,更不要提靠近三个人的战场了,这是属于神的战争,不是这些由死去的整转化而来的死神能够插手的,如斯恐怖和威力,让看的众人都忍不住默然,这才是他们所追求的目标。

这场战斗打了很久,蓝染也没有提过一丝一毫加快播发进度的请求,就坐在这里和众人一起看这一场可谓让天地为之失色的属于最强者的战斗。石桌上的红茶冷了换,换了又冷,不知道过了多久,就连这三个属于神的强者都疲倦下来了,战斗才接近了尾声。

虚皇用虚皇印信以自己全部的力量压制住莫莫的动作,而灵王则是暴起全身的灵压汇聚到手中的刀刃之上,狠狠的插入莫莫的心口,虚皇见状,也将虚皇印信化作刀刃自莫莫后背插入,两人一前一后的都将力量汇聚到手中的刀刃之中,势要借着这个世界的法则力量将这个异域的神袛斩杀在这里。

莫莫脸上也终于出现了自打斗以来除去面无表情和皱眉这两个表情之外的表情,那就是痛苦,身体在恐怖的力量撕扯下的痛苦,蔓延在全身内外的属于这个空间法则力量让莫莫痛苦的几乎要死去,她的灵魂被那个主神同化改造过,无论换了多少的身体,疼痛度都是正常人的十倍,十倍的疼痛度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和伤害下足够让现在被封印了全部记忆和感情的莫莫痛不欲生了。

不知道是痛,但是这种对于莫莫而言绝对陌生的感觉是这样的让她难受,她几乎听得到全身要被撕裂开来的声音,对于死亡本能的恐惧让莫莫再也握不住手中的刀刃,失声惨叫出来,那力量在全身游走,自心口蔓延到全身,让莫莫头痛欲裂,陌生的外来力量牵动了什么,又触碰到什么,封印抵不过这个世界法则的力量,轰然破碎,与此同时,另一个坚固的莫莫以为永远不可能破碎的梏制也被这力量冲击破裂出小小的裂纹,随即的,就被梏制之中原本就极不稳定的毁灭性力量瞬间湮灭,那毁灭性的力量没有丝毫保留的,顺着莫莫的伤口,无声无息的绽开,视野之中再无其他,尽数化作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朽木念澜对画面上那片空白愣住了,这个事情……灵王之刃的刀魂并没有跟他说过。

“莫莫最强大的地方。”蓝染微微笑,笑得让朽木念澜一张小脸又变得好不郁闷,“如果说她给你的那一丝本源之力是创造之力的话,那么这股力量就是纯粹的毁灭之力了,只属于神的力量!”最后一句,蓝染是近乎感慨的说出来的,说到这里,他的两眼已经放出锐利的旁人无法直视的光芒来,他的野心他对于成为如莫莫那般强者的欲/望无限度的展开,尽数暴露在外。

好一会,白光终于淡去,画面能够看得到的地方已是一片如同虚圈沙漠一样的荒芜之地。山没有了,水没有了,天空也消失了,周围呈现出空白的比虚圈还要荒芜的状态,蓝染扫了众人一眼:“这就是莫莫的最强大之处了,我根据虚皇印信的消息来看,整个灵王界有近七成的地方毁在她的这一击之下,而且留下极为恐怖的灵压封锁带,只要靠近这片区域就会被残留的力量所毁灭……灵王界剩下来的死神都苟延残喘在边缘地带,根本就不敢进入这片区域。”

而他们也终于看到莫莫,她的那一击似乎也耗尽了力量,整个人无力的趴伏在地上,旁边不远处是灵王和虚皇的尸体,即使有法则的庇佑,还是死在了这恐怖的毁灭之力下。

好半晌,莫莫才慢慢的自灰烬之中慢慢的爬起来,跪坐在那里,不在面无表情,但是却茫然的很。她慢慢的转头,看天看地,最后看到了那两具尸体,面上的茫然褪去,化作无力和绝望。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很久很久,才站起来,抬起手按在虚空之中,灵王和虚皇的尸体慢慢的悬浮起来,一点点的被碾压成球,很小很小的灵子的光球。莫莫看着手中那两个可以说汇聚了灵王和虚皇所有力量的光球,没有一丝犹豫的,张口吞了下去。

那些灵子化作最纯正的力量毫无保留的被莫莫尽数吸收,莫莫抬手,虚皇印信和灵王之刃就慢慢的出现在她的双手之中,莫莫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波动,沉默的将左手上的灵王之刃自左肩插下去,右手划开口子将虚皇印信埋入,就拖着沉重的步子朝前方走去。

莫莫的声音轻轻的响起来,似乎是在对别人说话,但更像是自言自语:“对不起,好像又剥夺了你们的存在;对不起,我没有能力将一切还原,而且,还要继续这样下去;对不起……哥哥。”莫莫最后一声轻的仿若叹息,说了这一句,莫莫就垂下了纤长的眼睫,慢吞吞的朝前走着,神色恍惚而忧郁,有时会笑,有时却又在叹息,更多的时候,莫莫脸上像是丧失了感觉,没有表情,平静的如同死水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这段哥哥桑的有爱段落还有明天一章就结束了~~唔又要去看库洛洛这个渣男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莫莫所不知道的二三事(四)

78.51%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