丛云牙

丛云牙

()妖怪的生命是非常漫长的,不知不觉的,山上原本只有几个人存在的神庙已经扩大了好几倍,也多出了不少前来学习的巫女和阴阳师。灵夜慢慢的老去,乌黑的秀发成了银丝,白净的脸上也多出了浓密的皱纹。莫莫一日数了数床上的刻痕,微微发愣,原来已经过去四十年了。四十年,她由原来十二三岁的模样长到现在十五六岁的样子,生的是越加的绝美动人,每次出门都要把脸遮起来才敢出去,她大概能够猜出这是因为她本身是狐妖的缘故,但是她却少了一分一般狐妖的妖媚,反倒是多出一种很多巫女特有的空灵飘逸,这也是她在这个巫女庙中生活了四十年养成的气质。

“临、兵、斗、者、皆、陈、列、在、前,四相封印。”莫莫手诀捏出,一道符纸打出去,对面的妖怪哀嚎着缩成半尺高的小妖怪,显得很是小巧可爱。莫莫蹦蹦跳跳的拎着那个被封印起来的妖怪到师父面前,“师父师父,这个好,力气大,以后出门就要它带着你去,它还会飞哦。”莫莫讨好的捧着那个小妖怪到灵夜面前。

灵夜微笑点头:“莫莫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修为已经远远超出为师当年的预期了。”

“那是师父教的好啊。”莫莫笑靥如花,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冷风吹过,莫莫抖了下,有了种不太好的预感。

果然,灵夜接过莫莫手里的小妖怪:“莫莫,你哥哥来了。”说完,就慢慢的走开了,徒留下石化在原地的莫莫。

莫莫僵硬的转身,看着身姿修长青年模样的杀生丸,硬是挤出一个笑脸来:“啊,是哥哥,你怎么来了?”

杀生丸金眸直直的看着她,直看得莫莫心虚异常,小头颅垂的低低的,眼神左瞟右瞟,就是不敢去看他。

良久,杀生丸冷冷开口:“你不听我的话,又私自一个人出去了。嗯?”

最后一个音突然上扬,让莫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对着手指头努力争辩:“人家只是太无聊了啊,又没有受伤~~~”

“还学会争辩了。”杀生丸的语气更冷,周围开始向南极过渡。

莫莫垮着脸,做着最后挣扎,她扑到杀生丸身上,搂着他的腰,讨好的在那毛茸茸的披肩上蹭:“哥哥,哥哥,人家知道错了啦,这一阵子都乖乖的呆在庙里,哪都没有去的~~~”

杀生丸不为所动,拎着莫莫的衣领让她的视线提升到与自己的金眸正对的高度:“……莫莫。”那冰冷冷的上调尾音让莫莫狠狠的抖了一下,知道这次杀生丸肯定生气的很。

“哥哥……我错了。”莫莫乖乖认错,“下次再也不敢了。”

静寂了好一阵子,杀生丸才淡淡开口:“也没有下次了。”耶?这是什么意思?!!莫莫满眼问号的环住杀生丸的脖子,让自己找一个比提领子更舒服点的姿势。杀生丸习惯性的托稳赖在他身上的莫莫,解释,“母亲大人觉得你修行的已经足够了,可以回去了。我这次来是来接你回去的。”

“回去?!”莫莫惊愕了,她在这里住了四十年,四十年啊,对于原本是人类身心的她而言绝对不是段短时间,这么突兀的安排,当真让她的心情复杂。

“怎么了?你不愿意?”杀生丸的声音冷了下来,看势头大有你敢留在这我就把这里的人类全干掉的姿态。

莫莫连忙狗腿的摇头:“哪有哪有,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已吗!!”她也不敢说对这里有留恋,否则杀生丸肯定会以他那大妖怪的姿态冷哼这是无聊的人类感情然后帮她切断掉~~~她怎么从来没有发现杀生丸是这么霸道的人,不,妖怪啊~~~~

“嗯,那我们走。”杀生丸满意的点头,就要这样飞起来带着莫莫离开。

莫莫连忙挣扎:“等等,等一下……”

“又怎么了?”杀生丸的表情很是不耐。

“稍等一会啦,让我和师父告别一下,啊啊,不是无聊,那是我师父,这是礼貌问题!!”莫莫义正言辞的从杀生丸怀里跳下来,摇着手指头,“就等我一会会啦,兄长大人!!”

杀生丸冷哼一声,不再开口,但是看样子是不会离开了,莫莫满意的跳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下:“谢谢哥哥。”哈哈,长大的杀生丸豆腐也被她吃到了哦,皮肤真白真滑啊~~~

“师父……我要和哥哥离开了。”莫莫跪坐在已经苍老的灵夜面前,有点不舍。

“四十年了……也是该离开了。”灵夜叹息着,看莫莫的神情,微笑,“说起来,莫莫是我见过最像人类的妖怪呢。”

莫莫囧了一下,不会,这么容易就被看穿了吗~~~

“你不用难过,这本来就是缘分到尽头了。”灵夜点头,“这里的人越来越多,你多年不变的外貌已经让不少的巫女阴阳师起疑心了,也是时候离开这里了。该学的你也学会了,只希望你能把我教会你的用在守护之上。”

莫莫行个大礼:“徒儿记住了,再见了,师父。”她知道这一别之后,就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灵夜点头,目送莫莫离开。

莫莫离开了,并没有带行李,她的随身衣物、武器都是放在自己那个空间力量开发出来的私人空间里的,除了她自己,别人是绝对拿不到里面的东西的,这次回西国,在那么多妖怪的聚集地,还是把这些专门收妖杀妖的东西收起来比较好。

转动手镯,莫莫已经恢复本来样貌,越发的显得惊艳绝伦,绝美异常,就连杀生丸都看的呆了一呆。

“哥哥,回家。”莫莫扑到他怀里,笑容清甜。

“嗯,回家。”杀生丸很满意莫莫的语气,尾巴往她身上一裹,不让莫莫有吹到强风的可能,腾空而起,听到莫莫的娇呼,香香软软的身子紧贴在他身上不放开,微微好笑,他可是头一次见到会害怕在高空中飞的妖怪。

等回到西国王宫的时候,莫莫两只眼已经全部变成蚊香片了。杀生丸抱着软绵绵趴在他怀里的莫莫,径直的朝着凌月仙姬的房间走过去。

“不晕了?”杀生丸眼底带着一丝好笑和玩味。

“呃……好了。”莫莫用力的摇摇头,左右看看,“这是哪里?”

“母亲大人的宫殿。”杀生丸牵着晕头晕脑的莫莫走进殿中,让莫莫不由的疑惑,以往凌月仙姬住的可不是这里啊。

“母亲大人。”莫莫欣喜的行了一礼后,就欢快的提着裙子跳到凌月仙姬的身边,“莫莫好想你哦。”

“母亲也想你啊,你可比杀生丸乖巧可爱多了,他一点也不讨人喜欢。”凌月仙姬看见站在一边的面瘫冰山,哼了哼,很是温柔的抚摸莫莫的头发,“莫莫变成大姑娘了,更漂亮了。”

“哪有,母亲大人才漂亮呢,一点都没有变。”莫莫欢快的摇着小尾巴,无私的赞美道。

“呵呵,还是莫莫最可爱。”凌月仙姬连忙让侍女准备晚宴,又塞过来一堆的华丽布料的衣服和珠宝首饰,又指派了几个侍女去整理莫莫住的房间。

凌月仙姬和莫莫聊了好久,直到夜幕降临,莫莫才被杀生丸冷着脸拖走。

“我们还没有聊完~~”莫莫不满的抱怨,不肯走,杀生丸微微眯眼,直接一拉,往怀里一带,打横抱起莫莫风一般的在侍女们惊愕的眼神中消失。

凌月仙姬悄然出现在走廊的尽头,神情中带着一丝玩味,唉,她那个感情白痴的儿子,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开窍呢?这可需要不短的时间啊,但愿莫莫乖女儿不要被别人拐走喽。

晚上休息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莫莫倒是没有变回原形,就那样赖在杀生丸怀里。

“啊诺,最近没有在打仗啊,父亲大人怎么不在王宫里?”莫莫有点好奇,突然杀生丸环着她的手臂猛然收紧,莫莫很直接的感受到他的怒气,虽然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他去了一个卑贱的人类女人那里。”连敬语都不用了,杀生丸这句话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个女人……怀孕了。”

莫莫怔了下,几乎瞬间就想到了犬夜叉他老妈,十六夜!!不会错了,肯定是十六夜。

“哥哥,你很生气?”莫莫仰头看他,可是精致的小头颅却被杀生丸按到胸口,看不到他的表情。

“这是背叛。”杀生丸很为母亲叫屈。

“嗯,我也讨厌父亲大人的花心。”莫莫认真的点头,“哥哥以后要做一个最好的大妖怪,不要像父亲大人这样。”

杀生丸没有说话,不用莫莫说,他已经把犬大将当做反面教材来看了,他才不会有感情这种人类的无聊情绪,只要有莫莫就足够了。莫莫,莫莫……杀生丸看着怀里安然入睡的小狐狸,只是念着她的名字,就会觉得异常的安心和满足,莫莫会是属于他一个人的,很好。

第二日犬大将就回来了,在面对莫莫无声的指责眼神中,异常心虚,凌月仙姬有着自己的骄傲,不愿意抱怨和争吵,而杀生丸就更不用提了,打从知道犬大将的事情,就没有给他好脸色过。而多年不见的莫莫更是气鼓鼓的瞪他,再也不见当年的崇拜和敬仰了,他完全被孤立了。好在豹猫族挑起了战事,原本让他厌恶反感的战争在这时候的犬大将看来是这么的恰时,他终于不用每天面对莫莫那无声的指责眼神了。

犬大将带着杀生丸上了战场,而莫莫则跟着凌月仙姬留在王宫,为犬大将守护西国。

“莫莫不担心杀生丸吗?”凌月仙姬姿态慵倦的半倚在舒适华丽的塌上,品着上好的云雾茶。

莫莫摇头:“才不会,杀生丸哥哥很厉害。”他可是第一男配角啊,怎么可能在这种小地方挂掉。

“莫莫真有自信。”凌月仙姬微笑,她可是看的很清楚,莫莫对杀生丸那真真的是兄妹之情,要是杀生丸以后知道的话……唉,她同情她那个可怜的情感白痴儿子。

半年的时间悄无声息的过去了,这段时间对于像凌月仙姬这样的妖怪或许就是睡了一觉的功夫,实在不足为提,但是就在这半年里,莫莫接到讯息,那个教导她四十年的灵夜师傅去世了,是在睡梦中逝去的,这点倒是让莫莫有点无奈于人类生命的短暂,成为妖怪也不少年头了,被同化了不少的她现在甚至没有办法想象像人类那样生命短暂的生活下去了。杀生丸因为在战场上出色的表现而得到西国老一辈那些妖怪的认同,也不枉费杀生丸从小到大每日拼命的苦练了。莫莫顿时想到前世看动画片的时候那个剧场版的情景了,貌似……那个叫冬岚的亲方的女儿,暗恋爱慕上了杀生丸?!!呵呵,再想到对方的结局,莫莫不由的打个冷战,得,她还是乖乖的呆在王宫里不去凑热闹比较好,要是被杀生丸抓到了,肯定又是一阵教训~~~

虽然她不去凑热闹,但是并不代表热闹不来找麻烦。不知道那些妖怪从哪里的来的信息,说西国有位实力不咋地但是非常得宠爱的深居简出的公主,不用说,那就是莫莫了。莫莫在睡得好好的情况下,硬是被几个豹猫族的小妖怪用迷烟放倒,给掠到了战场前线。

当莫莫被弄醒之后,就看见用刀架在她脖子上的……啊,真巧,就是那个传闻中的冬岚,真是……缘分啊。对面五十米开外,杀生丸冷着脸看着这边,那一身的杀气真是……莫莫试着动了动手脚,不知道是莫莫太好运呢还是这些人太笨了点,居然连她的手脚都不曾绑起来,就这么肯定她那么废材的逃不出去吗?!!恶,真郁闷。

“束手就擒,杀生丸!否则我就杀了她。”冬岚冲着杀生丸吼道。

莫莫满头黑线,好一会,才蠕蠕的看着表情阴冷的杀生丸解释:“我……我真的有小心,他们太卑鄙了,居然用迷烟!!”这真是不可原谅!!

杀生丸咬牙切齿的看着莫莫,迷烟,这玩意能对你有效果吗?!!莫莫那好歹是大妖怪后裔,连小小的迷烟都扛不住?!!分明是她故意跟过来的!

“莫莫!”杀生丸语气越发的阴冷,表情也无限趋于永冻冰山。

“我错了!!”莫莫急忙举手,乖乖的释放出护身的灵力结界,在冬岚的惨叫声中一溜烟的往杀生丸这边跑,那速度……咱就别提了,对于妖怪而言实在是太丢脸了。杀生丸速度更快,几乎在莫莫挣脱冬岚的同一瞬就朝着莫莫飞掠而来,在豹猫族的妖怪反应过来并追上来之前一把搂住莫莫,单手抱着莫莫,另一手带着莫大的怒气狠狠的甩出绿色光鞭,直接把撞上来的猫妖抽飞出去,看那架势,肯定死的不能再死了。但是……莫莫同情的看着被她的灵力刺激到而净化消失掉的皮肉……冬岚童鞋,你这辈子的脸算是毁掉了,莫莫还真没有见过被她刻意用灵力刺激过后还能长出血肉的妖怪,从某方面来讲,这跟杀生丸以后用的爆碎牙效果挺像的。

杀生丸干脆利落的杀的这群豹猫族哭爹喊娘的败退了,但是他的怒气还没有消,把莫莫带到西国大部队后方,又是一个飞掠,直接闯入对方的阵营之中狠狠的杀虐起来,莫莫畏畏缩缩的看着暴怒的杀生丸,呃,这么大了,还是头一次见到他这么生气呢。

“莫莫,你怎么在这里?”犬大将惊诧的看着在一众妖怪中显得格外显眼的莫莫。

“嗯……不小心被掠过来了。”莫莫看着厮杀的杀生丸,有些担忧,“父亲大人,杀生丸哥哥没事?”

犬大将皱眉看了一会,挑眉不解:“他生气了?就算是对十六夜……”的事,也没这么生气过。

莫莫自然听懂了,看着杀生丸赤红的双眸,紧张的转圈:“唉呀,都是我的错了。”想要去道歉,可是他周围全是敌方的人,莫莫左看看右看看,就是没有能够直接到杀生丸身边的办法,蓦地,她的眼角瞥见挂在犬大将腰上的三把刀,一咬牙,手脚麻利的随便抽了一把刀,“父亲大人,刀先借我用用。”这三把刀她隐约记得是叫天生牙、铁碎牙和丛云牙来着,但是大概的样子她却记得不太清楚了,反正她会把自己的妖力覆盖在刀上,自己妖力的杀伤力她还是有点自信的,嗯,就这样进去。

犬大将在莫莫抢走了刀之后才反应过来,看看腰上,顿时呆滞,天……天啊,她拿走的是丛云牙啊!!那是把连他都不敢多用的恐怖的鬼道之刀啊!!

“莫莫!!”他刚想上去追回来,但是又看见对面出现的巨大身影,亲方出现了,他必须上去迎战了,老天保佑,但愿在他打败亲方之后还能把莫莫救回来。

莫莫在举起刀的时候就知道这是什么刀了,除了丛云牙,哪把刀会有这么大的戾气和邪性啊!但是,莫莫咬咬牙,还是坚定的举刀,挥下去,她就不信了,以她的力量会克制不了这把刀。

妖力注入,举刀,那个大招叫什么名字来着,莫莫记不得了,只是本能的喊了一声:“杀生丸哥哥,快让开!!”随即一刀挥下去了。

耀眼的白光伴随着暴虐的妖气纵横着前行,杀生丸本能的危机感顿起,飞快的击飞了左边的对手,一个飞掠,躲了出去,只见他旁边,那带着净化效果的暴虐妖气卷气势汹汹的直接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长长的深坑,最后消失在千米开外,这一下,不论是莫莫还是杀生丸犬大将和对方的豹猫族,都被惊呆了。这种力量也未免太可怕了。

“杀生丸哥哥。”莫莫拖着沉重的丛云牙就那样的冲到杀生丸身边,紧张的看着他,“你有没有受伤?还累不累?”

杀生丸看着被莫莫随意遗弃在地上的丛云牙,再想到之前莫莫就那样把丛云牙拖曳在地的模样,嘴角抽搐了下,无语了。他自然知道这把天天挂在父亲身上的刀到底有多么恐怖多么厉害,饶父亲不喜欢它,但也是会细心的照顾这把刀,绝对不会沾上灰尘泥土这种东西的,每次战斗之后都会好好的擦拭,但是今天……杀生丸默默的为丛云牙里的剑灵感到悲哀。

“我没事。”杀生丸不敢随意的去碰丛云牙,只能让用了刀还完全没事的莫莫捡起来,“把刀拿起来,我带你回去。”

“可是这把刀好重。”莫莫抱怨着,还是乖乖的捡起刀,双手握好。杀生丸单手从后面搂住莫莫的纤腰,几个起落,就回到己方的阵营中来,这个时侯西国的那些妖怪都像是看犬大将那样看莫莫了。在妖怪中,能够使用丛云牙而没有疯掉的,犬大将是第一个,而莫莫就是那第二个。虽然莫莫公主看上去是纤弱了点,动作也太迟缓了点,但这丝毫不能妨碍他们对强者的崇敬之心啊。

“好重。”莫莫拎着丛云牙,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她也知道这把刀能够控制握住它的那些意志力不够强的妖怪,她也不敢让杀生丸尝试,只好自己提着,但是……为毛没有人告诉她这把刀会这么重啊啊啊!!她又不是犬大将那一家,全都是怪力大妖怪,她是先天不足的体弱小妖怪好~~~莫莫再也提不动了,只好把刀插在地上,然后歇歇,甩甩酸痛的肩膀,呃,真够累人的,这可比那种百来斤的大马刀要重多了,就算她现在是妖怪,提起来也是颇为费劲啊!要是能像东方仙侠里面的那种滴血认主的飞剑该多好啊,可惜……这玩意虽然吸血,却不认主。

杀生丸经过刚才那一阵发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再加上还有个莫莫在身边,为了莫莫的安全,他也没有接着再出战,只是仰头看着天上打得异常热闹和震撼的犬大将和那个亲方。

看了有一会了,莫莫突然开口问道:“哥哥,你变回原身也是这个样子的吗?”

杀生丸怔了下,点头。莫莫的原身一直很小,就是现在,也就跟普通的狐狸差不多大小。

“恶,以后打架千万不要变回原身,这个样子厮打真是太难看了,太不优雅了。”莫莫满头黑线,你看那两个大妖怪在天上你抓我咬的,要是去掉那些护身的妖气,再缩小N倍来看,那就是一只白色大狗在跟一只黑猫打架。

杀生丸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但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看了敌方那些被莫莫一招吓到的豹猫妖怪,又靠近了点,刚好在瞬间就能抱住莫莫躲闪的位置。

这场战斗持续了好几天,最后还是犬大将胜了一筹,打败了亲方,杀掉了他,当亲方巨大的尸体从天而降的时候,伴随着西国妖怪的欢呼声,犬大将落下来,变回人形,虽然很是疲倦狼狈,但是依旧挺立着,手中的铁碎牙指向敌方:“杀!!”

杀戮开始,杀生丸护着莫莫稳步前行,虽然莫莫很认真的告诉他自己不需要保护,但是杀生丸还是坚持的不离莫莫十步范围之外。莫莫郁闷的扛着丛云牙,她又不是没有杀过妖怪,杀生丸也太瞧不起她了。

越想越郁闷,看到前面试图反攻的豹猫族,莫莫难得来了火气,大喊了一声:“闪开!”西国这边的妖怪扭头一看,自己国家的公主已经再度举起那把刀,挥了下去。这一下,直接干掉对方一半的阻拦者,追击速度立马快上很多。莫莫拖着丛云牙,左手换右手,很想把刀扔了,可是又怕待会犬大将会骂,只好忍耐的提着刀。

“好了,接下来的交给我。”犬大将来到莫莫身边,温和的笑着抚摸她的头,接过她手里的丛云牙,“莫莫已经做的很好了。”居然连这么难缠的丛云牙都能驾驭的了,看来可以考虑把丛云牙传给她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丛云牙

8.3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