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分别

无奈分别

()伴随着莫莫狂飙而起的灵压,整片天空被一种极致绚烂的银白色所点燃,伴随着那些如同火焰一般的光芒出现,无数的弦丝如瀑流般的自天际倾泻而下,如同天河般席卷而来,所过之处,那些黑袍怪尽数被弦丝的瀑流绞入,化成肉泥血水,染红了弦丝,又在弦丝的奔流之中被甩落。似下了一场血雨,满头的肉末血丝散落,整片区域都弥漫着死亡与血腥的味道,让底下好不容易才得以喘息的小巫师们瞪圆了眼珠子,“啊啊”的张大嘴巴就是说不出话来。

莫莫手指所过之处,银色洪流无可抵挡,三分钟,仅仅是三分钟,那些原本猖狂的不可一世的黑袍怪便七零八落的剩下几个趴在那里喘气了。莫莫抬手,银色瀑流轰然而下,没入她手指间夹着的银色铃铛之中,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铃铛也在下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莫莫不着痕迹的把双手上的血迹在衣服上擦了擦,点点的白光闪过,将手指上的狰狞伤口抹去,至少,不要让这些入侵者看出异样来,该死的,这样发动弦夜果然还是很勉强啊。

“还要打吗?”莫莫对着黑袍抹布们冷笑,手上又出现了那把先前把他们杀的很惨的精灵长剑。

那些黑袍入侵者也不是真的没有脑子的,在看到莫莫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之后,即使知道莫莫可能没有多少力量再使出那一招,但是也绝对还有余力把他们全部收拾了,相视两眼,黑袍怪们退散了。莫莫眯着眼看到黑袍怪们飘飘荡荡的消失在视线之中,也慢慢的落到地上,一落下来,莫莫就再也没了力气,只能捂着嘴趴在地上喘息,血丝滴滴答答的自指缝滴出来,看上去甚是恐怖。

“莫莫。”最先跑出来的是一直担心她的西弗勒斯,防御阵法在敌人离开就解除了,他一眼就看到趴在草地上吐血的莫莫,急忙跑过来,伸手,却碰不到莫莫,顿时惊讶又着急,“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灵魂体,你自然是碰不到的,咳咳。”莫莫咳了两下,“有灵魂稳定剂吗,给我一瓶。”这个样子,虽然魔药效果不大,但是总归比现在这样连呼吸都牵动内脏在痛的强,该死的,她怎么不知道斩魂刀没有修复完整就召唤出来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啊,灵魂不稳定,灵压剧烈暴动,甚至还在流失,甚至本源力量都被牵引着在流失了,要被主神那厮知道,她还有活路才怪!

“有!”西弗勒斯飞快的在随身的包里翻出一瓶魔药,说起来还是莫莫提供给他的属于斯莱特林的魔药室,他那个时候心血来潮才做出来的,没想到怎么用到了。

莫莫接过来猛灌下去,才算勉强缓过气来,无力的撑着地叹气,唉,才答应Voldemort要永远陪着他的,结果马上她又要离开了。按照目前这种被切割的不完整的灵魂来看,她撑死了也就能多活三个月,这还不算上其中被主神发现的可能。

就在这时,幻影移形特有的声音接二连三的在草地上响起来,莫莫连忙用袖子把脸上的血污擦去,对已经操纵着自己身体跑过来的义魂丸点点头,回了身体。

“莫莫,你受伤了?”Voldemort几步走过来,拉起莫莫看她身上的血迹,莫莫动作快,在幻影移形一定下来的时候就立刻回了身体,他倒是没有看见莫莫的死神状态。

“没事,都是那些家伙的血。”莫莫摆了摆手,脸上虽然还是有点苍白,但是却活力十足,仰起下巴,莫莫笑容灿烂的很,“入侵者基本上都被我杀光了哟,我一个人!”接着就摆出一副求表扬求夸奖的傲娇模样,差点没让一边的格林德沃笑出声来,都都多少年了,莫莫还这么幼稚。

Voldemort好笑的看着莫莫,原本拼杀过之后的疲惫都因为莫莫一扫而空,低头摸摸莫莫的头发:“做的很好。”

莫莫咧开嘴笑了笑,在背后掐了下西弗勒斯,西弗勒斯抿着唇看着莫莫,又看了看Voldemort,保持了沉默。

“为什么不告诉公爵大人?”西弗勒斯一边支起好几个坩埚熬制灵魂稳定剂,一边转头看着侧躺在沙发上面容苍白的吓人的莫莫,在有求必应屋里面,即使是拥有特权的斯莱特林,找不到正确的口令,也无法进入这间屋子。

“嗯。不想他担心。”半闭着眼的莫莫听到西弗勒斯的问话,慢慢的睁开双眼,“他现在正在忙。”

“可是你的身体状况很糟糕。”西弗勒斯深吸气,压抑下对着莫莫喷毒液的冲动,“现在只要一点点外力冲撞,你就会死掉的好不好?”因为魔药出色,再加上这段时间在斯莱特林密室里看到的那些书籍,西弗勒斯的水准已经高到堪比六七年级的水准,甚至还要出色的多。

“没那么夸张。”莫莫倒是笑了笑,没说什么,“我要是那么容易就死掉……那还怎么混。”她怎么可能死的掉。

西弗勒斯面对无赖般的莫莫已经气得彻底说不出话来了,好半晌,才一字一句的说:“你需要把你的身体状况尽快的报告给公爵大人,如果你还是不肯说的话,那么我就去报告,你需要更好的治疗……我,还不够。”他毕竟没有经验和时间的积累。

“……唔。”莫莫掰着指头算了算,对着西弗勒斯露出一个笑容来,“我会说的,西弗勒斯,麻烦你多给我熬些灵魂稳定剂,另外其他的常备魔药也给我留点。”

“魔药材料你出。”西弗勒斯毫不客气的道,转身挨个的搅拌坩埚,放入魔药材料。

“啊,我不是把斯莱特林的魔药室都开放给你了吗?”莫莫嘟嘟嘴,露出一个委屈表情,“表告诉我那里面的魔药都不值钱。”

西弗勒斯表情一僵,随即又冷哼了一声接着熬制魔药去了,和这个女人吵架,那就是自己找罪受。

莫莫没有留多久,傍晚的时候就回了Voldemort的庄园,从壁炉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大哥正在和一帮子食死徒们说的正热闹,莫莫瞄了两眼,对着Voldemort点点头,转身就上去了,却没有看见Voldemort在她背后微微眯起的双眼。

晚饭是家养小精灵来叫莫莫的,莫莫趴在床上睡的迷迷糊糊的,原本是很不想起来的,但是奈何叫她的是她哥,不去都不行,天知道那个小心眼又会想出什么招来整她,只能无奈的爬下床去下餐厅吃饭。

下了,莫莫才感觉到不对劲,坐到餐桌边上,捏着刀叉,莫莫才有点奇怪的看着坐在她对面的Voldemort:“你那些食死徒呢?”

Voldemort切牛排的手顿了顿,回答:“我叫他们回去了。”

“可是,你不是事情很忙吗?”莫莫三两刀把自己盘子里的牛排切成整齐的块状,摆着个叉子往嘴巴里塞,鼓囊着咬着肉问话。

“已经是定局的事情,没什么好费力的。”Voldemort定定的看着莫莫,“你有事情瞒着我。”

“呃……”莫莫真不知道该对Voldemort这种程度的敏锐说点什么好了,停了两秒钟,莫莫才说了句,“吃晚饭再说。”

Voldemort满意了,继续和谐美好的用餐氛围,和莫莫说说笑笑,做了魔王的人就是不一样,这情绪话语转换之快,是莫莫绝对学不会的。

吃饱喝足,莫莫又爬回房间洗洗刷刷睡觉去了,只是才躺了没一会,身侧的床就猛然一低,莫莫看也懒得多看一眼,往里面滚了滚,算是给Voldemort让出位置了。可惜的是,莫莫没滚动,只滚了半圈就被拦腰抱住,又倒回Voldemort的怀里。

莫莫眯着眼看他的侧脸,结果Voldemort低下头就吻了下来,入口带来苦涩熟悉味道的魔药,莫莫瞪他一眼,无奈咽下增龄剂,接着就推开他,把他手里的瓶子拿过来连喝了好几口,看着身形长到十七八的模样,才算停下了。Voldemort笑眯眯的将莫莫再度抱入怀,放在怀里,摸摸莫莫的精致小脸,很满足。

“哥,我要跟你说件事。”莫莫挣开Voldemort的怀抱,撑着他的胸膛坐起来。

“怎么了?”Voldemort心情颇好,语气慵倦,摸着莫莫的柔嫩小手更是激荡起某种正常男人都会起的心思。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莫莫很委婉的加重了“一段”这个词的语气,但即便是如此,她被握在男人手里的手也被狠狠的捏紧了。

Voldemort又惊又怒,一个翻身坐起来,看着只到他胸口的小人儿:“你说过不离开的。”

“我是不想离开。”莫莫叹息,她何尝不想安定下来呢,好好的一个宅女却被逼着到处漂流,你以为她愿意啊,莫莫安抚的搂住Voldemort的脖子,下巴搁在他肩膀上,“所以,只是离开‘一段’时间。”

Voldemort不笨,很快就反应过来了,紧紧捏住莫莫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莫莫想了下,还是把缘由简单说了:“我的灵魂因为一些缘故被撕裂了,本来就是在养伤,可是前些天的大战让我动用了超出现在能够动用的招式,现在伤害加重了。”

Voldemort皱眉:“我会叫专业医师来帮你看的。”

“没有用。”莫莫抵着Voldemort的胸口,仰头看着他,“你该知道的,缺失灵魂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而我缺的可不是一点点,那是大半。”死神世界的四分之一,还有被主神封印了不知道弄到什么地方去了的那剩下四分之三的近半,想起来她就觉得头疼,要不是误打误撞的把火影世界的那部分回收了,她现在只会更惨。

“大半?!”Voldemort咬牙咯吱作响,黑魔法研究说起来巫师界有谁能够比得上他这个有着黑魔王之命还是斯莱特林血脉的传人,斯莱特林密室里的那些书这些年他可不是白看的(设定:当初莫莫一继承斯莱特林,和莫莫拥有一样血脉的Voldemort便拥有了部分权限),缺失灵魂该是多么严重的事情,而莫莫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之前做的那么多次的身体检查也从来没有看出来分毫的不妥。

“没错,原本靠着我本身的力量,这一半不到的灵魂也不是不能过,只是不能动用太强的力量而已。”莫莫对着Voldemort笑了笑,有点无奈,“但是没想到会出了那样的事情。”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Voldemort立马就想到了那个巫师的叛徒,那个泥巴种巫师!很好,他会让那个女孩死无全尸的。

“好在我知道其他部分灵魂的位置,只要去找到融合回来就没有问题了,只是需要时间……”莫莫说到这,有点犹豫又有点抱歉,“空间和空间之间的时间我目前完全无法控制的住,所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哥……”

“我们一起走。”Voldemort微微眯起双眼,用力抱紧怀里的女孩。

“不行。”莫莫断然拒绝,“哥你的灵魂强度不够,在时空缝隙里很容易出事,现在我太虚弱,根本保护不了你,就算有契约,也绝对会死的,我不能这样做。”

Voldemort沉默下来,好半晌才看着莫莫慢慢的道:“那么,我能做的就只有等了?”

莫莫垂下头,点点,她也知道这样直白的告诉他会对他的打击有多大,但是她真的不能让Voldemort去冒险,不说时空乱流,要是碰到主神,那麻烦就更大了,更别提死神世界那几个,在没有一定把握保护住Voldemort不受伤害的前提下,她是怎么也不敢带着Voldemort一起走的。

Voldemort没有了动作,莫莫只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寂静的可怕,她犹豫着,还是抬起头来,正对上那双血凝的眸子,其中的深沉温柔和狂乱就算是神经线一向十分之粗的莫莫都看懂了。

“哥哥,对不起。”莫莫小心翼翼地亲了亲那人唇角。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Voldemort似笑非笑的看着莫莫,嘴角一片嘲讽,说不上是自嘲还是别的。

莫莫闭上眼睛,将自己的面颊贴上去,肌肤相触的温度让Voldemort僵硬的身子慢慢的放软了些许:“我知道,我都知道,哥哥,我不会骗你,不会的,我会回来。”所以,等我。

接下来的事情顺利成章,莫莫觉得很对不起Voldemort,所以以往那些拼死抗拒的姿势在Voldemort的要求下也半推半就的答应了,只是莫莫的妥协换来的是更过分的要求,所以当莫莫泪眼汪汪的咬着床单四肢发软的趴在大床上被腹黑魔王反复折腾的时候,她真的有种骂娘的冲动啊啊啊!!她已经一整晚没睡觉了的说!!!

“唔……你够了!”莫莫忍不住磨牙,却被握住腰来回的磨蹭,磨蹭的她手脚发软,背脊发麻,十倍敏感度的身体那可是不动的,就算疼痛什么的她是早就习惯的,但是这种事情,就算再过一百年,也绝对习惯不了,真的很可怕啊~~就算之前有享受到,但是时间一久那就是杯具了。而她身上这厮,很明显不知道克制这个词到底是怎么写的。

“怎么了,莫莫不满意吗,是哥哥做的不好?”Voldemort满脸无辜,笑意盈盈的在莫莫的鼻尖上亲了亲,却猛地挺身,看着怀里的小女人颤抖的模样,心底柔软的一塌糊涂,动作也轻柔了很多。

莫莫咬着枕头,就是不说话,实在憋不住了也就嗓子里冒出猫咪似的低吟,听上去分外撩人,挠的Voldemort心上痒痒的不行,恨不得把怀里的女孩整个的吃下去揉进身体里才甘心,亲了又亲,却怎么也亲不够,莫莫是他的,只能是他的!

门外,原本上来汇报工作的食死徒无声内牛,他已经站在门口等了三个小时了好,该说什么,黑魔王大人威武,黑魔王大人乃真是强人,就是这方面也比别人强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无奈分别

87.7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