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

银魂

()清晨,阳光直射下来,照在床上躺着的人脸上,五月的阳光还是颇有热度的,榻上睡的正香的人忍不住捂住脸,滚到一边去了,但是这次滚的并不是很顺利,因为他碰到了什么障碍物。

伸手摸了摸,榻上的男人当场就惊得蹦起来了,尖叫一声,刷的就蹭到了墙角。

“阿银,怎么了?”神乐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拉开了门,也跟着叫了起来,手指抖着指着床上的突兀多出来的人说不出话来了。

新八走过来,也看见了,忍不住推了推眼镜:“银桑,你又干了什么?”不会是昨天晚上酒喝多了从哪里带回来一个女人。

“等等,让我想想,我昨天是喝多了,但是绝对没有带女人回来。”银时已经混乱了,“不对不对,这个女人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他立马就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指着头顶上破掉的天花板表示自己的无辜。

“那她是谁啊,不会又是猿飞菖蒲,哼,让我好好教训她!”神乐听完,立马狰笑着捏起拳头来。

“慢着慢着,她不是菖蒲那个女人,你看她的头发,是黑色的黑色的,好不好!”新八慌忙拦住神乐,她的怪力这么强,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人打死了那麻烦就大了。

“这么说起来……还真的有点眼熟啊。”银时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把床上的女人掰过来,仔细的看着那个女人的脸,还仔细的掰开对方的眼皮看看瞳孔,越发迷糊了,永远十五六岁的面容,又非常漂亮,黑发黑眸……

“啊,这不是那个谁谁谁吗!!”银时立马蹦起来了,说起这个女人,他怎么会忘记,好,名字是真的忘了。

“哦~~原来是银桑的旧情人找上门来了啊~~~”新八和神乐齐齐露出我们了解非常了解的笑容。

看的银时顿时流下冷汗,连忙解释:“不是的,你们不要看她这个样子,她年龄可是老太婆啦,可是比阿银我还要大上很多哟,你们千万不要误会,我可是很纯洁的。”

“你才是老太婆!”阴冷的语气,伴随而来的是一记拳头,狠狠的砸过来,银时立马被打飞到墙上做墙贴了,新八立马靠墙站好,打着颤,哇咧,这是个同样怪力的女人啊!

倒是神乐有点感兴趣:“你也是夜兔族的阿鲁?”怪力,肌肤过于苍白,真的很像啊。

“什么夜兔族?”少女皱皱眉,有点难过的捂住额头,“唔……那边那个白头发的看上去有点眼熟……”

果然是旧情人!!新八和神乐更加肯定了这一点,立马把银时解救下来,三分钟后,四个人坐到外面客厅的沙发上。

“坂田银时?”莫莫只用了一秒钟就想到了眼前这看上去很熟悉的三人组是谁了,银魂当年她也是看过的,里面的笑料和吐槽点真的很有意思,后来……后来穿越之后……

“哦,我想起来了。”莫莫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敲着手心,“那个长头发的还有黑色卷毛,另外那个缺了一个眼睛的死面瘫呢?”

银时表情罕见的有点严肃,好一会,才慢慢的回答:“假发和晋助还在为攘夷志士的事业奋斗,坂本做了商人,在宇宙里做生意,我开了这家万事屋,这是我的店员。”

“看样子,当年你们还是失败了嘛,我早说过,你们是不可能成功的,可惜没人听我说的话。”莫莫站起来,走到窗户边上,看着那个特别显眼的圆柱体建筑,“万事屋,万事屋也还好。”

房间里静寂下来,新八和神乐虽然不太晓得他们两个人说的是什么,但是看到银时难得这个样子,也很知趣的没有打扰。

“当初你们那么要好,也闹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莫莫摇摇头,转头问银时,“你们老师找到了吗?”

说起这个,银时的表情更黯淡,就连一头平时张牙舞爪的卷毛都丧气了不少:“没有,这些年我一直在找,假发他们我不知道,但应该也是一样的,可惜……”

“那你的运气也实在有够差的。”莫莫耸耸肩表示同情,可是随即又忍不住咳嗽起来,直到一口血被咳出来,莫莫才慌忙摸出一瓶魔药灌下去,勉强维持住现在的样子。

“你怎么了?喂,不是要死了。”银时倒是真的有点关心眼前这个女孩子,虽然说当年她做的事情实在算不上什么好事情,但是毕竟也是难得见面的旧友了。

莫莫无奈的靠坐在沙发上:“没死也差不多了。”

银时顿了下:“怎么回事?”

“没什么。”莫莫懒得把自己倒霉的事情告诉眼前人,“让我在这里休息两天,我就该启程走了。”至少也要修养到能够打开空间缝隙的力量才能到死神界啊,呃,貌似她在那个力量还被打上了烙印,使用力量会变得非常困难啊,莫莫头更疼了,去了那里,又要到尸魂界才能打开去灵王界的通道……她不会那么倒霉的被抓到~~

万事屋住进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而且还是非常漂亮的女孩子,不仅漂亮,而且性情温柔,疑是万事屋老板的旧情人,这个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银时开始自然是强烈的反驳,到后来的不得不屈从于大势无声了,但这更加被确认为默认,而莫莫自然而然强占了银时的卧房,把他赶到客厅睡沙发了。

然而今天,万事屋来了个客人,当莫莫睡眼朦胧的走出来时,就看见一个疑是企鹅的大型布偶玩具正举着牌子表达自己的疑惑。

“怎么回事?”莫莫坐下来,对着新八点点头,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新八少年立马红着脸晕着头跑到一边端茶送水,还端上一盘奶油布丁,勺子摆好,活似新时代妻奴典范。

“喂喂,那是我的……喂……”银时的反抗被神乐强力镇压,只能流着鼻血哀怨的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莫莫优雅的端着原本属于他的奶油布丁吃的很愉快。

“这是什么?”莫莫用勺柄指了指对面的奇怪生物。

“它叫伊莉莎白,是假发的宠物!”新八很快的回答,脸上依旧通红一片,看莫莫的眼神比看他的偶像寺门通还要闪耀热切,“假发失踪了,它是来救援的。”

“假发?”莫莫终于想起来这是哪一段了,还真是赶的巧啊,想了下,“我和你们一起去找。”

银时抠着鼻子:“喂,你身体现在这么差,还是呆在家里。”

“我想去。”莫莫回了个很温柔很温柔温柔的让银时全身都冒冷汗的笑容,重复了一遍自己的意愿。

银时立马扑倒:“女王大人你爱怎么怎么样,阿银一定以你为首听从你的吩咐!”

莫莫满意的在那头乱毛上摸了摸:“乖。”喂——乃这是在把银时当宠物养吗?!!

四个人还是出去了,莫莫现在的身体实在太差,她就和神乐一起骑着定春狗狗慢慢的跟着银时和新八一起去找人。可惜的是,不仅是人没有找到,就是四个人也分开了,而莫莫就更倒霉了,她碰到了晋助的人。

完全不能动手的莫莫乖乖的被带上了高杉晋助的飞船,坐在会客室里,喝着热腾腾的红茶,莫莫隐约听到外面有枪响声,歪着头想了下,就很淡定的放下茶杯,吃着小点心,等待主人的到来。

门开了,木屐的声音停在门口,莫莫转头看过去,那个原本应该穿着严谨把规矩看的比什么都重要的男孩现在变了,不得不说,高杉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当年那样穿是禁欲诱惑,而现在那就是妖娆魅惑了,一身松散的紫底金蝶纹样的浴衣,还有懒散叼在嘴上的细长烟管,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从前那个面瘫男孩。

但是莫莫还是露出一个笑容来:“好久不见,小面瘫。”好,后面那些被莫莫一语惊倒的高杉的手下就暂且不论了,这是搞笑剧,不是正剧,虽然原著中除了高杉,其他人的形象全崩坏了。

“你倒是没有变。”高杉在莫莫面前倒是褪去了慵倦魅惑的伪装,尤其是在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是腐的,并且极度想要把他安排一个男人压倒之后,他是彻底不敢了,在走进来的时候,还把胸口大开的衣襟偷偷拉紧了点,就算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不能让莫莫认为他真的“弯”了。

“你早就知道我在银时那里养病的。”莫莫今天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的,打个哈欠,“没有事情你是绝对不会把我弄到这里来,,什么事情。”

高杉沉默了一会,才摸着腰上的刀问道:“我没找到他。”

这个他是谁,大家都知道,莫莫微微眯起眼睛:“哦,真是不巧,银桑也没有找到。”

高杉努力压抑下一刀砍了眼前这女人的火气,闷闷的问:“你当年到底有没有弄错,为什么还是找不到?”

莫莫撑着下巴:“嗯?这个我倒真的不知道,我帮你算算。”她好歹也继承了一点先知血统的,“但是,你要帮我个忙。”多好的劳动力,武力值又高性子又狠还有个超级够用的脑袋瓜子,她是傻了才放着免费的资源不用呢。

“什么忙?”高杉眼神立马锐利起来。

“不用紧张。”莫莫轻轻笑了起来,“只是让你陪我去个地方,找一个人,你知道的,我现在身体不太好动武,否则怎么也轮不到你的。”她一个人足够了。

高杉沉默着,眼前这个女人的实力他自然是清楚的,当年要不是看到她一刀就砍死了上千人的变态能力,他也不会兴起制造红缨的心思。

莫莫在随身空间里摸了摸,找出以前学习时候用的占卜道具,咬了手指用自己的血画出简便的阵法,便加注本源力量来占卜了,可是,当她占卜完毕,看到结果的时候,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咬死,叫你手贱,多管闲事,现在可好,不带上这人都不行了!真是好心办坏事,平白惹来一身骚,莫莫已经预感到这次的悲惨死神界之旅了。

和高杉详谈好细节问题,莫莫被转移了,路过那个占地面积挺大的实验基地,莫莫看着玻璃管里泡泡乱飞液体颜色怎么看怎么诡异的红缨,突然伸手打破两个试管,把未完全体的红缨拎起来看了看,转头看向高杉:“给我两把,我付钱给你。”

“你需要这个?”高杉有点怀疑的挑了挑眉,不敢相信。

莫莫摇摇头,把刀扔进空间里:“这是给你准备的。”

高杉自然非常疑惑,但是也不好多问,坐上另一艘飞船去卧室休息去了,她才没有心情搅和在这些师门恩怨里面呢。

第二天傍晚,莫莫才迷迷糊糊的睡醒,吃了饭,高杉就领着他的那票手下过来了。

“都处理好了?”莫莫看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啃着樱花糕,问的漫不经心,“又失败了,嗯,我早说过,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可惜就是没什么运气。”

“胡说什么。要不是那个该死的银毛……”来岛又子立马反驳,挽着袖子就要冲过来教训莫莫,却被高杉拦下了。

“走。”高杉没有生气,很平静的说了一句。

可以想象,当银时拖着重伤的身体和假发搀扶着回到万事屋的时候,却看到罪魁祸首正大刺刺的坐在他客厅的沙发上抽着烟翻着JUMP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哟,回来了啊。”莫莫摆了摆手,接着看电视,现在是那个寺门通的歌曲表演,从头到尾有N次被禁音,莫莫差点没笑死。

“他,他这个大坏蛋怎么在这里?!!”神乐也回来了,瞪着高杉的眼睛里能够喷出火来。

“他现在是我的手下,就是有点傲娇别扭,其实人很好的,真的。”莫莫说着,还伸手摸摸高杉的脑袋,高杉阴沉着脸,却没有反抗,银时和桂下巴都差点被惊掉了,更别提抵抗力不强的新八和神乐,这两位看着莫莫的眼神已经像是在看神了。

三个旧时同窗好友又别别扭扭的坐到了一起,银时光着膀子换药缠绷带,莫莫想了下,还是甩了几个治疗术在他身上,让他身上的伤口不要太吓人了,这才喝着茶吃着布丁慢慢的把事情说清楚。

桂在正事的时候虽然还是脑残的,但是至少还是说的比较正经的:“你是说,你找到老师的所在地了?”

“没错。”莫莫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电视机里,黑崎一护正挥舞着斩魂刀和BOSS君蓝染同志砍得热乎,“就是这个地方,尸魂界。”

“等等,等等,我现在脑袋有点糊涂,我失血过多已经晕了,你说的是什么,什么?”银时已经语无伦次了。

“就是你看的漫画,死神里面的尸魂界!”莫莫淡定的回答,“不过就是个平行空间,我在那里呆过好长一段时间,没什么好惊讶的。”

“可那是死人住的地方!”这是对漫画深有了解的银时君。

莫莫眨巴眨巴大大的猫眼,很无辜的微笑:“活人也可以进去,请相信我的技术。”你敢不相信?~~~

银时奄了,垂着脑袋什么都不敢说了。

“今晚你们要把死神看完,至少也要了解死神技能的基本运作,到时候要是不小心被砍死了,可不要怪我。”莫莫放下茶杯,“就这样,还有意见吗?”

“你到底要我们做什么事情?”这是追根究底的高杉好同志。

莫莫嘴角勾出一个无奈的弧度:“找到另一个我。”然后,杀了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银魂

88.1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