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蟹不可怕

河蟹不可怕

()蓝染抱着莫莫很快就回到了入口处,莫莫包裹在蓝染的外袍里好奇的伸出脑袋朝外面张望,淡银色的大大猫眼眨巴了两下,就没兴趣的转回头接着看蓝染了,分外感兴趣的研究他肩膀上那个悬浮的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小型白骨王冠,戳了戳,再戳戳,直把那个王冠戳到主动躲到蓝染背后,才停下来,趴在他肩膀上眼也不眨的看着那个悬浮的慢慢旋转中的王冠。

“蓝染!”朽木念澜气喘吁吁的赶过来,愤恨的瞪着他,“把妈妈还给我!”

蓝染笑得很从容:“那也要她愿意,莫莫,是不是?”他低头看看怀里的少女,少女眨巴眨巴清澈无邪的眼眸,意识到对方是在叫自己,立马专注的看着他,学着他露出一个笑容来,可能是太久没有表情,这个笑容显得很是僵硬,蓝染低头想要亲亲莫莫的脸颊,可莫莫反应却很快,条件反射性的挥舞着爪子拍过去,“啪”的一声脆响,蓝染的脸上立马现出一个黑乎乎的手掌印,莫莫呆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张开嘴“啊啊”的叫了两声,有点害怕的缩了缩,眨巴着无辜的大眼与蓝染对视。

只是个意外……蓝染强压下好好揍莫莫小屁屁一顿的冲动,抱着莫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你说死神那边,喂,他手底下那些破面可不是吃干饭的好!

“介,介……”偌大的虚夜宫里,穿着白色长裙的女孩跌跌撞撞的跑出走廊,一脚把厚重的大门踹倒,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之前,蹦到了王座上男人的怀里。

蓝染低头看看肩膀和胸口上沾染的奇怪颜色的污渍,也只能无奈的皱皱眉,宠溺的看着怀里的女孩:“又怎么了?”

“漂亮的,莫莫要去!”莫莫挥手,面前灵子自动凝聚成固体水晶状屏幕,播放着莫莫看到的画面,“眼镜!眼镜那里看到的!”莫莫加重语气的点点头,“他不给莫莫,坏银!”

蓝染微微眯起眼睛,莫莫看到的还能是什么地方呢,当然是尸魂界了,只有那里才会有绿树青山,比起白色沙漠的虚圈来说,自然要漂亮的多了,但他不想让莫莫去那里,现在的莫莫撑死了也就两岁的智商,让她去那里,危险暂且不说,就怕别人一根棒棒糖就把她拐走了……

“介,介,去,一起去!”莫莫很期待的看着在她眼里万能无敌的超厉害人物,星星眼中。

“会去的,但是要等两天。”蓝染拍拍莫莫的小脑袋,“先回去换身衣服,又弄脏了。”

莫莫垮下小脸从蓝染身上蹦下来,鼓着双颊郁闷的很:“哼,讨厌,不理介,莫莫自己玩!”说着就跺着脚往外面走了,凡是挡道的破面都被她一爪子扇飞,继那两扇报废的大门之后,这次又报废了两面墙壁,负责整修虚夜宫建筑的破面在心底内牛,公主殿下,乃可不可以不要一高兴生气就拿虚夜宫的大门和墙壁发脾气啊啊啊!这个月的大殿翻修次数已经到了两天一次了好,所以还是该庆幸王并不是每天都开会的是~~~

蓝染结束了会议回到卧房,果然不出所料,他卧房的大门也又一次的报废在莫莫那无法控制的力道之下,把镜花水月插在门口设下结界,蓝染这才施施然的往卧房另一边走去,隔了一扇小门的温泉池里,光溜溜的小美人鱼正在池子里游来游去,好不开心,刚才那会的不高兴,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忘记了。

“莫莫,过来。”蓝染撩了撩池子里的水,摆手让莫莫过来。

莫莫摆着腿游过来,笑嘻嘻的伸着手臂去拉人:“介,一起玩。”

蓝染看了看身上沾着的污迹,看来还真的要洗洗,没多想,也脱了衣服,跳到了池子里靠在池边看莫莫在水里游来游去玩的开心。

“咯咯……介……介……”少女清脆的声音在空旷的室内回荡,伴随着水声,蓝染看着扑到他怀里的少女,微微勾起嘴角,真可惜,要是原先的莫莫可不会这样傻乎乎的扑过来的,抱着光溜溜的莫莫,蓝染很想干点别的事情,可惜他还没抓牢水池里的小美人鱼,她又愉快的踢着水游开了,“好玩。”

还真是容易满足的单纯傻丫头,蓝染捂着额头,明天就要去尸魂界谈合约后续的一些事情了,唔,还是把莫莫也带过去,单独放在虚夜宫他也不放心,而且那个小灵王,要是再不带莫莫去让他看一下,估计他都要打到虚圈了。

“莫莫,过来。”蓝染钩钩手指,玩的还不够尽兴的少女犹豫了下,还是扑过来,乖巧的趴在他胸前仰着小脑袋看着他。

“明天带你去你想去的那个漂亮地方玩,记得要乖乖听话,知道吗?”蓝染嘱咐,现在不比以往,莫莫可没有主动反击的意识。

“跟着银?”莫莫歪着脑袋思考了下,觉得那个笑眯眯的白头发的应该很不好欺负,跟着他好。

“跟着乌尔奇奥拉。”蓝染想了一下,还是乌尔奇奥拉比较保险点。

莫莫眨巴眨巴眼,没有想明白这个名字说的是谁。

“小乌。”蓝染无奈的将莫莫将要散掉的发丝收拢起来,重新系好。

“绿眼睛的!!”莫莫恍然的认真点头,左手敲着右手手心,重重点头,“莫莫知道了。”

蓝染满意的笑了,慵散带着男性的魅力,虽然对着这样子的莫莫全是白搭,但是他还是用大灰狼哄小红帽的语气勾起莫莫的尖尖下巴:“莫莫会听话吗?”

“嗯,莫莫会很听话。”莫莫用力点头。

“我说什么都会听从?”蓝染试探着问道。

“嗯嗯!”莫莫点头,四处张望,她有点饿了,好想吃东西啊。

“含住。”蓝染伸出手指,莫莫鼓了鼓脸颊,张嘴含住,仰着脑袋用疑惑的表情看着他,很是不明白干嘛要这么做。蓝染另一只手揽着莫莫的纤腰带着她离开了水池,坐到一边的塌上,“舔。”

莫莫奇怪的看着他,还是乖巧的伸出小舌头按照他的要求细细的舔他的手指,蓝染目光沉凝的看着莫莫的动作,终于好心的放过莫莫,当莫莫以为完成任务想要扒拉一边的点心盒子吃甜点的时候,蓝染却浅笑着往下按了按她的小脑袋,“含住,接着舔。”

莫莫眨巴着眼睛对比了下,这个可要粗多了,嘴巴会不会塞不下?犹豫的歪着脑袋伸手捏了捏,比划了下,一贯很听蓝染话的莫莫还是乖乖的张大嘴巴勉强含进去,接着舔……

莫莫是打着瞌睡拽着乌尔奇奥拉的袖子踏进黑腔的,她很不明白为什么同一个动作蓝染可以重复好多好多遍不厌烦,但是……好累哦~~~~莫莫低垂着小脑袋,满脸痛苦,好想睡觉!!!

乌尔奇奥拉看着走着路都快要睡着的莫莫,她低垂露出的后颈上青紫吻痕异常显眼,这算是对尸魂界的示威吗?莫莫穿着虚夜宫特有的白色制服,因为是女孩子,下摆被设计成裙摆,裙摆有点长,一路走来,莫莫磕磕绊绊的,如果不是因为乌尔奇奥拉在一边扶着,不知道要摔倒多少次了。

尸魂界是山本老头子带队,全部队长副队长也都到齐了,灵压并没有克制,那些没有席位的死神个个站的远远的,生怕被灵压压趴下。当然这种灵压对十刃是没什么影响的,至于莫莫……她完全没有感觉到,既没有被释放出来的灵压压迫到,也放出相应的力量来对抗,还是低垂着脑袋……打瞌睡。

蓝染止步,乌尔奇奥拉也停了下来,并在同时抓住莫莫的胳膊让她不要再机械化的走下去。

“真是盛大的欢迎仪式啊,山本总队长,您真是客气了。”蓝染带着十刃缓缓落下,莫莫已经抓着乌尔奇奥拉的胳膊靠在上面打呼噜了。

双方对视几眼,又开始没有重点的寒暄起来,乌尔奇奥拉僵硬直挺挺的站着,而莫莫就靠着他的胳膊接着睡觉,直到双方人马进入了洽谈室,坐下来喝着茶拿着厚厚的一叠草约开始细则谈判的时候,莫莫才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醒过来,茫然的看着周围明显不同于虚夜宫的摆设,歪着脑袋思考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这应该是蓝染昨天说的会带她来玩的地方。可是……没有好玩的!!

莫莫失望了,垮下了小脸。

好一会,莫莫才有心情观察对面的那些白大褂,和蓝染手下的长相身材都非常有创意的十刃相比,这些白大褂也非常有特点。

一个漂亮美女,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的,她身后站着一个黑皮肤的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子,看到莫莫看她,还很有心情的对着她眨眨眼,莫莫也眨眨眼,两个人对看了好一会,莫莫先扛不住的闭了眼,揉了好一会,才接着往下面看,头上戴着金属条的……男的,莫莫看着他,从他的头发一直看到他手上的护腕,又倒回头去看他头上的那几个金属套……也不知道把头发塞进去要用多少时间捏?莫莫很认真的思考着,无果,放弃,下一个。

好温柔的大姐姐~~~莫莫眨巴眨巴眼,看着那个对着她温柔微笑点头的大姐姐,也回了个笑脸,下一个,个子好高~~~还带着黑眼罩,坏人的标准造型!!下一个是披着花外套的大叔,他的头发应该是天生的自来卷??莫莫有点怀疑,下一个……是个温柔的大哥哥,看上去好虚弱的样子,标准的弱受模样……莫莫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也没有想出来弱受是什么意思,接着往下面看,大狗狗!!!莫莫两眼发亮的看着那个毛茸茸的大狗狗,好可爱!!不知道蓝染会不会让她带回去养捏?!!好喜欢!!!

恋恋不舍的看了好一会,莫莫才去看下一个,下一个……莫莫同情他,该不会也毁容了,难道这个是做变态的共通之处?莫莫回头看了一下十刃中那个洞洞头套的破面,再看看那个面具人,可怜ing~~~~

下一个是个……小孩子?!!!小孩子耶!!!水汪汪的绿眼睛,粉嫩嫩的双颊,看上去超级可爱的!!!莫莫看了好一会,才转头去看坐在身边的乌尔同志,开始想象他要是变小了的话会不会像对面那个那样可爱!

还有两个三个没有穿白外套的,一个包包头的女孩子正看着她,怨恨的,如果蓝染没有给她解释错这种眼神的话,那她看向蓝染的眼神好像不是耶?!!莫莫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只能接着往下面看,金发男,看上去很忧郁的样子,另一个居然在脸上刻数字,呃……没有那个把数字刻在舌头上的叫什么来着的变态。最后一个就是力量奇奇怪怪的萱草色头发的男孩,他的刀,哦,死神的应该叫斩魂刀才对,很大,莫莫瞄了一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孩给她的感觉非常眼熟,眼熟的让她想要忽略都难。

鉴定完毕,莫莫满足的拽拽乌尔奇奥拉的袖子,乌尔奇奥拉沉默的扭头看着她。

“蜡笔。”莫莫也知道不能打扰蓝染,小小声的开口,但是在座的哪个不是听觉灵敏之辈,莫莫的小小声白费心了。

保姆乌尔奇奥拉先是僵硬了一下,紧接着就神奇的摸出了一叠纸和一盒蜡笔递给莫莫,莫莫笑了,接过纸笔趴在桌子上开始认真的写写画画起来。

等到蓝染和山本总队长谈的差不多开始喝茶休息的时候,莫莫终于全部画完了,她很愉快的把第一张画好的递给乌尔奇奥拉:“我觉得这张不错,给你了。”

乌尔奇奥拉瞄了一眼,又是僵硬了一下,抬头看看蓝染,接过莫莫手上的纸,然后永恒面瘫的面部表情开始抽搐,嘴角抽搐了好一会,他低头看着两眼亮晶晶望着他等着他表扬的莫莫,沉默的点头。飞快的把纸收起来,他知道这玩意不能销毁,所以一定要藏好!!

“这张是你的。”莫莫把下一张递给坐在她另一边的小葛,看着小葛的面部表情从茫然不解变成青黑色,头上的青筋一直的跳个不停,身上的灵压也是起伏不定。

“不好吗?”莫莫一脸无辜的歪着脑袋眨巴着清澈眼眸看着他。

“他……”小葛同志冲口一句脏话要出口,可是对上莫莫那双淡的透明的银色眼眸,过往的经验告诉他,不能硬抗,否则死的很惨的是他,还是艰难的把剩下的脏话咽了下去,咬牙改口,“没有不好。”

莫莫满意的点头,把剩下的纸卷起来,递给乌尔奇奥拉:“等回去了给他们,我都有署他们名字的。”

“莫莫,我可以看看嘛?”蓝染微笑,虽然是问句,但却丝毫不容拒绝。

“当然啦。”莫莫飞快的把纸抓在手心里,就连小乌小葛的那两张也抓出来,下一刻,她就蹦到了蓝染的怀里,动作快的根本就捕捉不到,“你看,我画的好不好?”

蓝染拿过来,看着应该是小乌的那张,表情有一瞬间的凝滞,为莫莫那超人创意而无语。

一个迷你版的乌尔奇奥拉,绝对标准的五短身材,明明是没有表情的面瘫脸,却硬是被莫莫画成了圆滚滚的包子脸,那水汪汪的绿眼睛似乎随时可能冒出眼泪了,一对肉呼呼的蝙蝠翅膀无精打采的挂在后背上,后面还追着一个同样圆滚滚的包子脸狗耳朵小葛同志,但是他的头顶上却冒出一坨实质化现的火焰,作斗志昂扬状。蓝染自然知道葛力姆乔经常追在乌尔奇奥拉后面要求挑战,似乎也被莫莫看到过几次,但是……如果葛力姆乔看到这张画之后还会向乌尔挑战吗?蓝染抽搐了下,接着去看给葛力姆乔的那张。

还是包子脸状,头上顶着狗耳朵,不过这张倒是没有穿着虚夜宫的制服,而是……草裙?蓝染看了好一会,最终确认了他身上的那件东东是什么,他牵着一个同样包子化的……穿着草裙的海燕,不对,这个是那个代理死神,他后面还背着那把菜刀呢,两个人在……跳舞,还是芭蕾舞,一边还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小字——别扭傲娇互攻组,这是什么意思?!!以蓝染饱览群书的智慧硬是没能搞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嘴角抽搐了两下,想了下,还是接着往下面看。

只是一眼,蓝染就认出了这个被画的是谁了,那刺猬头的造型和铃铛,再加上蒙眼的黑眼罩……画中人物作大力士状,上身□,二头肌成小山状,内裤外穿,背后飘着他那羽织下摆状的披风,正在哈哈大笑,旁白是一行歪歪扭扭的小字:偶吼吼,我是超人,我无敌。

蓝染眼角不受控制的狂跳,看着趴在他怀里好奇的看着一边山本老头子那蝴蝶结胡子的莫莫,不知道说点什么比较好。他已经不太想往下去看了。但是他还是硬着头皮往下去看了。

黑皮肤,长辫子,蒙眼男,是东仙要,画的虽然也是五短身材,但还算……正常,他提着一根钓鱼杆,下面挂着一个狗骨头,在跑,后面一个巨大化的狗狗,斩魂刀,白色羽织,蓝染绝对不怀疑如果被看到的话那个自称老夫老夫的某位会不会砍了莫莫。

下一张,正常人尺寸的,花外套的,还有白色长发的,再加上羽织,太好认了,只是看两个人的双手抱在胸前做祈祷状的姿势,怎么看怎么怪异,但是当蓝染看完配在插图边的小字,彻底无语了。

京乐春水上面——【哦,朱丽叶,你为什么会是朱丽叶】

浮竹十四郎上面——【哦,罗密欧,你为什么会是罗密欧】……

一边偷看的银在看到这两行字的时候喷了,干咳着扭过头去抽搐着笑,偶尔抬头看到正好坐在他对面的两个人又忍不住把头转到另一边抽搐。

“应该这样子看。”莫莫从中间抽出来一张,放到蓝染手里,蓝染看着那张,很好认,银白风花纱,牵星箝,但是冰山脸上却浮现出写实化的青筋。举着千本樱作砍人状,杀气腾腾的。旁边配字:【米钱的诱拐犯,离我尼桑远点!!!】蓝染不愧为一代终极**oss,定力那绝对是没话说,沉默的看完这两张,立马收好,还是决定等回去了再慢慢看,他以前怎么就不知道莫莫居然还擅长这一手。

“为什么收起来?”莫莫歪着脑袋看蓝染,有点不满的鼓起脸颊。

“回去再看。”蓝染淡淡的道,看着莫莫满意的点点头,随即歪着脑袋又吐出句话来。

“你觉得我画的不好看?”莫莫表情很认真,包子脸鼓起来了。

“没有,画的……很传神。”蓝染比较严谨的选了一个措辞。

这还差不多。莫莫满意的点点小脑袋,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了,纸还有不少,够她再画一会的。

一看莫莫还想接着画下去,蓝染表情就忍不住有点抽了,开玩笑,现在要是被山本老头子看到莫莫画的画,肯定会一口老血喷出去,得心肌梗塞的,他们的合约还没有谈好,还是需要等等的。

可惜的是,蓝染还没有想到措词让莫莫停止画下去,莫莫就已经动作飞快的把那一叠纸张给消耗光了,蓝染眼角微微抽搐的看着正好坐在莫莫对面的卯之花烈眯着眼睛瞄上了莫莫散落在桌子上的一张简稿画,暗暗感觉不妙,还没有说什么,卯之花烈就已经开口了。

“可以把这些送给我吗,我很欣赏你画的画哟。”卯之花烈笑眯眯笑眯眯,好不温柔。

“真的吗?”莫莫抬头,两眼星星,晶晶亮的还是少女闪光的那种,杀伤力绝强,“都送给你!”莫莫很大方的把那厚厚的一叠都给她了。

“谢谢了。”卯之花烈温柔的笑了,看到最上面的一张,白色制服,褐色头发全都梳到脑后,只有一撮毛在前面飘啊飘,好好的一张成熟男人脸却成了圆滚滚的包子脸,三头身五短身材,后面是头占据了大半纸张的基里安,正伸出爪子从上面往蓝染身上撒花瓣。旁白:【蓝染一出,谁与争锋】

卯之花烈万分怀疑,如果蓝染看到这张画,还会不会笑得这么淡定……

“莫莫好可爱。”卯之花烈笑眯眯的摸摸莫莫的脑袋,转回头把最后一张翻到上面,看了下,又看了看对面已经紧张的握拳并开始暴青筋的葛力姆乔,很是同情,“画的真好。”下一期的女刊绝对能卖到脱销。

“乌尔,带莫莫出去走走。”蓝染半托着下巴,侧头微笑,“山本总队长应该不会介意。”他突然有很不好的预感。

“京乐队长,你带虚圈的客人出去走走。”山本老头子中气十足的点了点头。京乐春水立马站起来带着自己的副队长走出去,莫莫欢呼一声,拖着乌尔奇奥拉朝着外面跑去,她呆在这里,早就闷死了,好无聊的!!!

等蓝染和山本终于签订完了协议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莫莫和一团粉红色蹲在一面墙脚下似乎聊的很开心的样子。

蓝染轻唤了一声,莫莫立马跳起来,同时飞快的把手上的东西塞到袖子里,左瞄右看的,小脸上写明了“我有秘密”几个大字。蓝染淡笑了下,并没有追问,而是走上前去牵起莫莫的小手,转身和这些死神告别。

直到踏进黑腔的时候,莫莫始终还很心虚的不敢去看蓝染,只是和自己刚交到的朋友摆摆手,就开始想办法不让蓝染询问了。

蓝染什么也没有多问,带着莫莫回了虚夜宫之后就让她自己去玩了,等蓝染忙完了事宜回到房间的时候,莫莫正趴在他的床上在翻着一本书,而且看得很是津津有味。

“在看什么?”蓝染坐到莫莫身边,在她耳边吐气,看着莫莫怕痒的缩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介,这个人和你长得一样,连名字都一样耶。”莫莫很愉快的拉了拉他的袖子,指着书上面的一副照片对着蓝染道。

蓝染看了一眼,是以前还在尸魂界中的照片:“这个也是我。”

“呃?”莫莫看看身边的人,再看看照片,两眼圈圈,“不一样。”

蓝染笑了,伸手将莫莫抱在怀里:“那你喜欢哪个?”

莫莫眨巴眨巴眼睛,伸手环住蓝染的脖子:“介,第一眼看到的。”她在那个荒无人烟的宫殿中第一眼看到的人。

蓝染满意的把莫莫按倒在床榻上,伸手扣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在莫莫的耳边吐气:“莫莫要永远留在我身边,知道吗?”

“嗯,莫莫不离开。”莫莫睁着清澈眼眸看着近在咫尺的蓝染,认真的点头。蓝染满意的笑了,解开了莫莫的腰带。一向迟钝的莫莫这次倒是反应的快,连忙挥舞着爪子挣扎抗拒,“不要,莫莫还没有看完~~~~”

“但是我饿了。”蓝染意味不明的低笑,只是在莫莫纤细的腰肢上掐了一把,莫莫就软软的摊平了四肢任他摆布,眼泪汪汪的模样让蓝染有种欺负小猫咪的感觉,低头亲了亲莫莫的小手,压倒,拉灯河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河蟹不可怕

89.0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