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泉(下)

溫泉(下)

()女人,無論是現世的二八少女還是五十歲的大媽,抑或是尸魂界的女性死神還是虛圈的破面女性,她們最感興趣的話題絕對不是戰爭啊和平啊或者變強成為領導什麼的,如何才能變得更漂亮或者意/淫一下出色的男性或者八卦一□邊女性的情感問題,這才是她們真正感興趣的事情,尤其在目前尸魂界和虛圈保持暫時性的休戰時期。

身為八卦,咳,是女性死神協會的會長,八千流還是很認真負責的,對待工作的認真度也就比從莫莫那裏搶金平糖差了那麼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喲。

在副會長的明示暗示下,泡溫泉泡的快要睡着的莫莫被搖醒了。

「問卷調查,莫莫,到你了!」八千流不知道什麼時候圍了一圈毛巾坐到一邊,捧著個本子。

「問卷調查?那是什麼?」莫莫歪著頭很好奇,游過去偏頭看八千流手上的報告。

「加入我們組織的必備資料。」八千流揮了揮手裏的毛筆,「來來,姓名,這個不用問,莫莫,唔,還是叫藍染莫莫?不行,朽木莫莫?……」

「我叫莫莫。」莫莫認真的點點頭,「身高是163公分,上次在那個菠蘿那裏量的,體重,體重是十公斤!也是測量的,最近有長胖,可能是糖吃多了嗯~~」

「性別,這個我知道,長咪咪的是女,長J/J的是男,我是女的!」莫莫說完,隱約聽到有噴水的聲音,錯覺~~

「三圍,這個比較重要!」八千流飛快的記下去,比劃莫莫不要看漏了。

「三圍是什麼?」莫莫眨巴着眼睛表示不太懂。

「腰圍,胸圍和臀圍,繞一圈的長度喲。」一邊看好戲的亂菊笑眯眯的道。

莫莫在身上比劃了一下:「莫莫胸圍34,腰圍21,臀圍32。」她精確的得出答案。

「看不出來,莫莫個子小小的,可是身材很好喲,這小腰,雙手就能夠握的住呢。」亂菊很不純潔的過來摸了一把,更加不純潔的臆想了下,「瞧著皮膚嫩的,嘖嘖,那誰誰一定摸的很爽是~~~」

「誰誰誰?」莫莫滿眼問號,低頭看看自己,又看看亂菊,撲過去捏捏,「你的比較好摸,軟軟的。」

「噗——」一邊純潔的四番隊副隊長勇音已經被嚇得狂噴茶水了,純潔的好孩子整張臉都紅透了。

「這怎麼能一樣呢。」亂菊果然非常人,笑眯眯的摸摸莫莫的小腦袋,「來,告訴亂菊姐姐,藍染每天晚上都對你說了什麼做了什麼?」

莫莫這才算是反應過來:「介?他總是說我聽不懂的話,而且一直重複一個動作,好奇怪。」

「具體點!!」亂菊更加興奮的追問。

莫莫歪著頭想了下:「啊,就是乖一點,聽話啊,按照他的要求去做啊。」

亂菊捏著鼻子,悶聲接着問:「然後呢,你就答應了,他都怎麼做的?」

「要是不過分就答應,可是有時候真的很難受,我說話他又不聽,所以……」莫莫猶豫的左瞄右看,又緊張,「不能說,太丟臉了。」

亂菊可不死心:「沒關係,你說好了,我們絕對不會說出去的,是不是,露西亞?」

「啊?」露西亞一張臉通紅,傻獃獃的看着亂菊對她擠眼,也傻乎乎的點點頭,「嗯,嗯。」

莫莫對對手指,有點不好意思:「我把他踹出去了。」因為用力不當,莫莫那一腳直接把藍染BOSS從他的卧房一直踹飛到天上那一層當牆貼了。

赫麗貝爾腹黑的給自家BOSS抹黑:「哦,那次啊,我還奇怪呢,怎麼突然大人靈壓就失控了,跑到最上層去了。」

莫莫,你夠狠的!所以死神暗地裏對莫莫豎起大拇指,除了莫莫,還有誰敢這麼做,做完之後還能在那個小心眼魔王底下活的好好的。

莫莫皺起小臉,可是結果也很慘的好不好,她足足被禁足了半個月不說,還被罰這樣那樣玩親親,玩的很痛苦也不許睡覺的好不好!!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藍染對一個人這麼好。」卯之花隊長笑眯眯的,「雖然那個男人真的不是好人,但是是對莫莫最好的。莫莫覺得幸福,這樣也很好。」雖然她不記得,但是並不代表尸魂界的這些人不記得,當年的事情鬧出的動靜太大,莫莫的一切資料存在痕迹都被抹消的乾乾淨淨,而朽木家完全沒有表示,這讓她們這些可以說是看着莫莫一步步成長到嫁人的舊友們很不滿呢,管他什麼朽木家,那些都是過去式了,現在的莫莫是獨立的單身,如果她願意,高興怎麼着就怎麼着。藍染那個男人說實話並不是莫莫的好選擇,但是他對莫莫卻實在是好的沒話說,這讓這群挑剔的女性死神們也說不出一個不字來。

莫莫沒聽懂,但是感覺到卯之花的好意,回了個大大的笑臉,又和八千流做調查去了。

「最重要的人,當然是介啦!當然,赫麗貝爾姐姐也很重要,雖然銀哥哥老是欺負我,也勉強算一個,嗯嗯,還有綠眼珠子的那個綿羊頭,他雖然張嘴閉嘴就是垃圾笨蛋的超級毒舌,但是人其實很好的,還有藍毛,就是那個暴躁的,雖然很兇,但是也很好……」莫莫掰著指頭算了一大堆,這才歪著頭問八千流,「夠不夠了?」

「只要一個就夠了。」八千流寫了個歪歪扭扭的藍染就點點頭,「你覺得藍染對你而言,像什麼?」

「像什麼?」莫莫眨巴眨巴眼睛,「當然是爸爸啦,他對我超級好的,雖然管東管西還喜歡對着我說教這點很討厭!是很重要的爸爸!」

赫麗貝爾捂臉,唉,她真不應該對莫莫的回答有任何期待的,要是大人知道他辛辛苦苦弄出來的光源氏計劃卻被莫莫如此作想,會不會氣到吐血啊!!

「爸爸?!!」不管是八千流了,就是其他的一乾女性死神臉上的表情都有點扭曲,想笑不笑的好不奇怪。

「我真同情那人,真的,雖然他背叛了尸魂界,但是……」亂菊強忍着笑意,「就某些方面來講,他運氣一直不怎麼好。」無論是在之前的追求活動還是現在的養成計劃,都失敗了,不得不說,藍染同志很杯具。

莫莫迷迷糊糊的:「不是爸爸是什麼?」她現在還沒有學到夫妻情人戀愛啊什麼的,而且按照她那個三四歲的智商,就怕是說了也是沒用,她根本就理解不了。

「沒錯,就是爸爸,回去要叫他藍染爸爸,知道嗎?」腹黑的卯之花烈笑眯眯的提供建議,她很想很想看到藍染那個時候的表情,一定相當精彩!

「唔,介肯定很高興!」莫莫握拳認真點頭,滿臉嚴肅,停頓了下,「銀媽媽肯定也很高興!」

好,這下不光是這邊了,就是那邊隱隱約約能夠聽到動靜的男性隊長們都有撲街的衝動了。

「為什麼這麼說?」露西亞已經滿臉抽搐了。

「耶,不是八千流說的嗎,那個雜誌,銀不是很愛很愛介的,所以才跟着他出走尸魂界私奔到虛圈的么?」莫莫歪著頭滿臉疑惑,「為此還放棄了最愛的柿餅。」

「這麼說來……」亂菊想起很久以前的某本雜誌。

「好像真的是這樣……」勇音也猶豫的點了點頭。

其他人臉上似懂非懂,朦朦朧朧的,除了卯之花烈這樣的真的了解始末的,就連一貫冷靜沉默的碎蜂隊長也迷惑了,難道,真的是這樣的?!

遠在虛圈的藍染和市丸銀齊齊打了個噴嚏,莫名的有了微妙的不好預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漫半神 綜漫半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溫泉(下)

8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