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話 假話

真話 假話

()可以想像,某個莫莫口中的「白痴」現在的表情,如果莫莫真的聰明點的話,是絕對不會這麼說的,可惜,被怒氣衝破了理智那根弦的某小女人口不擇言了。

藍染掛在臉上的迷人淺笑都有點撐不住了,正想說點什麼,一道白影飛快的衝過來,直接撲了上去:「媽媽!」來人除了那個一直在靈王空間接受傳承沒出來的小屁孩靈王,又還能是誰,他可真會破壞氣氛,而且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媽媽?!!莫莫眼皮跳了跳,嘴角不自覺的抽了抽,看着這個比她個子還要高,年約十六七的少年,喂,乃的這個稱呼真的很有種讓她淚奔的衝動啊,她一十八大好美少女,就這麼成了阿媽阿婆級的人物了么——好,她年齡算起來的確不算小了,但是一個兒子……

「不可能!我生不出來。」莫莫斷然否定,「我體質獨特,是絕對生不出來孩子的!而且……」莫莫上下打量這個看上去似乎的確可能和她有三五分想像的少年,撇嘴扭頭,「我還沒有傻到用我的命換孩子的地步。」神都是能夠活的長長久久的,要是都能生孩子的話,怕到處都會被神這種生物給佔滿了,除非是法則所限,否則想要生出神之子,那簡直是天方夜譚,即便她現在只是半神之身也是一樣。所以,神的傳承只有一種,以命換命,即上一代神捨棄生命,將全部的力量和神格法則都傳承給下一代。

朽木念瀾原本晶亮的雙眼立馬就黯淡下來了,一張精緻俊臉委屈的皺起來:「媽媽,你不要我了嗎?」

莫莫嘴角抽搐,但還是堅持原則:「你認錯人了。」

怎麼可能,媽媽身上的味道永遠不會變的!念瀾委屈的想要辯解,但是莫莫卻突然變了臉色:「讓開!」

念瀾更委屈了,乖乖鬆了手,媽媽好凶,可是上次即使不記得他了也好溫柔的說,為什麼這次會這麼凶……嗚嗚,都是那個討厭的藍染壞人的錯!!

念瀾的束縛一松,莫莫立馬借勢翻手用力將他推開,銀白的刀刃無聲無息的再度出現在她的手上,反手擋下不知道什麼時候掙脫束縛跑出來的自己的靈魂分/身,莫莫被過於狂暴的力量壓倒跪地,不禁用力的皺起眉,該死的,還真是難纏的要死,完全跟蟑螂一樣的生命力嘛,不能用力壓榨,可是簡單的封印對自己的靈魂碎片卻完全沒有效果!既然你玩命了,那她也只能……

莫莫皺起眉,原本已經恢復黑色的眼眸再次亮了起來,只是這次卻沒有現出寫輪眼,而是變成了單色的銀白,一頭略顯凌亂的烏黑長發也掙脫開束縛,無風自動,快速生長到及膝的長度,自發尾一點點褪去色彩,變成月光色的銀白,而她,也終於能夠和自己的一部分對抗,頂着那過於巨猛的壓力,莫莫一點點的站了起來,忍不住輕輕的嘆氣,反手一刀外加一腳將那部分踢出去,這才舉起左手,讓懸浮不動的那把紙傘慢慢的收攏起來,於此同時,莫莫周身升騰起同樣狂暴而壓抑的恐怖靈壓,慢慢的伸出右手,對準了那個已經失了理智慢慢爬起來的自己的靈魂碎片,莫莫的聲音清冷卻帶着難言的嘆息:「縛道之六十一——六杖光牢!」在那金色光芒將自己的靈魂碎片封鎖住之後,莫莫再度合攏雙手,「縛道之九十九——禁!」

看也不看被束縛住的另一個自己,莫莫再度舉起右手,聲音清冷不含一絲殺氣:「隱隱透出渾濁的紋章,桀驁不馴張狂的才能;潮湧•否定•麻痹•一瞬,阻礙長眠。爬行的鐵之公主,不斷自殘的泥制人偶,結合•反彈•延伸至地面,知曉自身的無力!破道之九十——黑棺!」一整片區域被封鎖起來,莫莫站在那裏,她並不認為這樣就能夠打敗自己的靈魂碎片,即便只是靈魂碎片,其強度也絕對是靈王這個等級的,簡單的一個黑棺根本不可能給她造成傷害,而莫莫所需要的,只是時間罷了。

反手一揮,莫莫身上的鎧甲再次變成長裙,長裙上的片片蓮花再度的飛了起來,上下懸浮在莫莫周圍,優雅緩慢的旋轉着,莫莫則是自空間里摸出一本書,沒錯,就是書,臨時抱佛腳用的陣法書籍!長裙上縫製的陣法根本就困不住那個靈魂碎片,而莫莫要的是活抓,而不是往死了揍,這就讓她的下手難度暴增了一倍不止,對付一個靈王級別的高手,對於現在的她而言實在不是件簡單的事情啊!

莫莫現在萬分後悔為什麼當初要和老爹對着干不學他最擅長的占卜和陣法了,現在好了,只能對着這些絕世的殺陣乾瞪眼了,那邊黑棺效果已過,而莫莫還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也只能收起書,眼角撇過一抹銀色,莫莫忍不住深深鬱悶起來,是拼一拼能不能在干過那個靈魂碎片之後消散呢還是就這麼慢慢的收拾對方呢……而且她的身份,一旦在這裏用了斬魂刀,想要隱瞞,對這些年齡是按千年來算的老狐狸來講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嗎!莫莫很鬱悶,她當初到底為毛要那麼相信自己的實力而不肯多去收集一些逆天的法器呢!結果現在……杯具了。

莫莫糾結著,但是靈魂碎片的力量遠超莫莫的預算了,就在她走神的時候,靈魂碎片已經掙脫了束縛,在眨眼間瞬移到莫莫面前,同樣的刀刃斬了下來,莫莫愣了下,本能的想要舉刀反擊,但是一道身影更快的出現在她面前:「媽媽小心!」

面對靈魂碎片的全力一擊,擋在她面前的朽木念瀾即使接受過了傳承,還是根本抵擋不了這種程度的攻擊,當下一口血噴出來,被撞倒在一邊,即便是這樣,朽木念瀾還不忘可憐巴巴的看着自家無良的媽媽,張嘴想再喊一聲,可是卻又噴出一口血來,小臉立馬就黯淡蒼白下去了。

這是她兒子!!為了她擋刀的兒子!!是她故意不認的兒子!!是她那個一次奶都沒有吃過一天母愛都沒有享受到但還是乖巧可愛懂事聽話的漂亮兒子!!!是她的心肝寶貝啊啊啊!!!居然被傷了,而且還是等於是她自己分/身的靈魂碎片!!!

莫莫當下只覺得腦袋裏似乎有什麼沖了出來,再也想不到其他,那些顧慮那些擔憂此刻全都被拋到了一邊,濃重的血腥殺氣伴隨着狂飆而起的靈壓瞬間瀰漫在整片區域,碧藍一片的天空也遍佈烏雲,雷鳴閃電,死神世界的法則感受到莫莫身上超出這個世界的力量而發出警告,她原本就不穩定的靈魂力量此刻逸散的更快了,但是這一切的一切,莫莫都感覺不到了!

「不可饒恕!」莫莫兩隻眼徹底燃燒起來了,她死死的瞪着自己的靈魂碎片,猛然的動了起來,瞬間突破到她面前,一手按住了這個靈魂碎片的脖子,狠狠的摜倒在地,漫天煙塵中,莫莫那帶着極致怒氣和殺意的聲音尖銳響起,「所有敢傷我兒子的都去死去死!!破滅,弦夜!」

銀白色的光的河流衝破了煙霧,兩個莫莫衝上天空,瘋狂的打了起來,這次莫莫再也沒有留手,完全放開來了,什麼尸魂界的安危,死神世界的法則,她都不在乎了,一聲聲爆破音是超越音速速度的攻擊,一道道刀氣帶着尖銳狂暴的靈壓狂亂廢物,活像地殼運動,讓整個郊區做了一次徹底的地形整容,底下的死神無不看的目瞪口呆,乖乖,那上面就是傳說中的上一任護延十一番隊的隊長,有史以來十一番隊的唯一一位女隊長,也是最強的傳說,現在看看,就是靈王大人也不過如此嘛!

「這女人瘋了。」銀時挖著鼻孔有點糾結,看看那個看上去比莫莫外表還要略大些的少年,再看看天上已經完全沒了章法完全就是兩個瘋婆子互毆的莫莫,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好詭異。

「她就沒有正常過。」高杉冷笑一聲,握著腰上的刀,有點不自然的在那些死神臉上掃過去,隨即失望的扭回頭了。

「這個世界瘋狂了,這個世界即將崩潰,為什麼一個年芳十六的美少女會有一個十七八的兒子,為什麼……她還會玩精分,為什麼精分過後……」新八忍不住吐槽,「都是瘋子啊!」

「錯,那是人格分裂,JUMP上面就有寫,XX子的情況完全就和莫莫一樣,我想XX子的原型就是這樣的,當然,她那些後宮絕對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如果不是下了葯……」桂聯想力已經接通異次元了。

銀時用力的敲了桂一下:「假髮你就不能不提那個XX子嗎,早說了少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書,上面那女人現在正處於中年婦女的更年期,一點小事都會引發大戰的,你想讓我們連坐共罪嗎?」

「不是假髮,是桂!」桂小太郎認真的反駁。

「阿銀你還不是在干一樣的事情,XX子神馬的,JUMP神馬的,那不是你的心你的肝你生命的二分之三嗎,你指責假髮先生的根本站不住腳好!我們死定了啊!」新八滿臉黯淡,已經預見了被莫莫知道后他們這些人的下場了。

「那是阿銀我不計較哦,真打起來我肯定會解決掉她的,而且我可是從來都不打女人的,所以才被她欺壓的,阿銀我是多好的人啊~~」銀時說起謊話來從來都不臉紅的。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的兩個人終於在一次接觸之後停了下來,保持着一個奇怪的姿勢雙雙從天上掉了下來,重重的摔倒在離銀時幾個人頗近的位置。

停頓了兩秒,莫莫站了起來,心口位置被插上了那把銀白色刀刃,導致她只能慢慢喘著氣,臉色難看的慢慢把那把刀拔出來,一溜的血自傷口處噴出來,莫莫面無表情的按了按,她的左手上,虛托著一個血紅之物,原本纖細的手掌現在變得尖銳如同貓的利爪,看到眾人看過來,莫莫的左手上青筋慢慢扭曲起來,又恢復到原樣。

「為什麼那玩意看上去這麼眼熟?」新八幾扶着眼鏡的手有點抖,嚇的腿也有點抖。

「是心臟。」銀時表情也嚴肅起來了,他看着靜默的捏著心臟看着地上已經掛了的靈魂碎片的莫莫,意外的沉默下來。

「可以吃么?」神樂瞪大雙眼,有點好奇的問。

而莫莫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所有人下巴掉地,她真的面無表情的一口一口把那顆心臟吃下去了!!

「莫莫姐姐真的不是夜兔一族的嗎?」神樂歪著頭表示疑惑,清澄的藍色眼睛瞪大,「可是她的生活習慣和夜兔一族都好像,力量,飯量,包括吃屍體的習慣都一樣!……唔,就是皮膚不太一樣,難道是夜兔族的混血嗎?」

「不是。」莫莫已經把那顆心臟吃下去了,面無表情的擦了擦嘴巴,「雖然類似夜兔,但只是我獲取力量的一種方法。」要不是現在實在筋疲力盡,她是怎麼都不會用這種噁心的方法去吃的,就算只是實質上只是一些核心的靈魂力量。

身上的傷口迅速收攏,雖然莫莫身上的衣服沾滿了鮮血還破損嚴重,但還勉強可以見人。

深吸一口氣,莫莫慢慢的轉過頭去,正對上那雙讓她無論什麼時候都能看到失神的紫黑色深邃眼眸,她刻意忽略的過去,在這一刻無比清晰的一遍遍回放,讓遺忘也變成了奢侈。

朽木念瀾已經緩過來了,正靠在一個死神身上兩眼晶亮的看着莫莫,讓莫莫的負罪感瞬間飆升到最高,但是……她無法停留。

「走。」莫莫撐開那把被扔到一邊的漂亮紙傘,臉色顯得蒼白又虛弱,但是她的背脊卻挺的很直。

「母親大人!」這一聲喊的很哀怨和委屈,莫莫閉閉眼,不去理會,但是朽木念瀾卻忍着傷硬是快步到莫莫面前,小可憐模式全開,「母親大人,您又要走了嗎,就這麼討厭念瀾嗎?連看看我都不願意,念瀾現在已經很厲害了,媽媽為什麼還要走?」

莫莫輕輕的嘆了口氣,看着周圍呈現包圍圈形式的死神和破面,微微走了下神,又很快的沉澱下思緒,看着念瀾:「真話和假話,你想聽哪個?」

朽木念瀾瞬間獃滯:「……?」

「真話嗎,我現在跟你爸已經離婚了,沒關係了,當初我走的時候還把靈王之刃留給你做嫁妝……咳咳,嗯,是傳家寶,你媽我現在二婚了,你后爸小心眼,所以你還是跟你親爸過。」莫莫說的理直氣壯,表情嚴肅又認真,但是周圍的死神卻獃滯雙眼,卻忍不住把眼神往朽木白哉身上飄~~朽木大人好可憐~~~

「假話么,你媽我踹了你爸,又和一男人同居了,所以現在沒臉見你,嘛,就是這樣。好了,現在我要走了,讓開。」莫莫說的很溫柔,但是說出來的話卻有種讓認識她的人去死一死的衝動,這女人,乃還能編個更好聽點得借口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漫半神 綜漫半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真話 假話

9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