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有多远

“永远”有多远

()莫莫的查克拉储量可以和九尾相媲美,虽然在这个世界法则下她根本无法一次性用出来,但是一些顶级的大型忍术还是能让她扔个够本的,那些大型忍术,无论在什么地方,都绝对拥有让人吐血的力量,再加上******一般的究极万花筒写轮眼,蓝染即使是身经百战智商战斗力都是???级别完全无上限的超级BOSS,还是被莫莫折腾的相当惨。

炫丽的刀法,宛若舞蹈般的身法,还有完全舍弃吟唱的鬼道,再加上那时不时冒出来的各种诡异的攻击,旁观者表示,他们看得很爽。但是身为当事者的蓝染BOSS,表示很郁闷。他之前有和莫莫打过一次,那个名叫写轮眼的绝对不是好对付的,无论是须佐之男还是莫莫没有使出来的那个能够让她躲避所有攻击的能力,还有那个黑色火焰,各种防不胜防的幻术,都有种让他想吐血的冲动,这种打法不伤身,但是太伤神。

站在一边的朽木念澜看得目不转睛,还时不时的大声鼓掌:“妈妈万岁,打倒那老头,哦也!”

蓝染在走空的时候往念澜那边瞄了一眼,特想甩个黑棺过去,这个灵王,为毛要是莫莫的儿子,要是换个人,早就被他抽死一万遍了一万遍了,他哪里老了,混淡!

下一刻莫莫的攻击就到了,蓝染无奈的挡住莫莫的凌厉攻势,估摸了下时间差不多了,莫莫再次举刀杀过来的时候,蓝染就停了下来,既不躲闪也不反抗,直愣愣的站在那里带着一种温柔的让莫莫胃疼的深情看着莫莫,莫莫一看就腿软了,先前那荒唐的完全搞不清楚时日的折腾她可还没忘记来,蓝染这货……贼记仇了,要是让他在外面丢了面子,到时候在她身上报复回来~~~~莫莫内牛,她目前打不过蓝染,更别提算计他了!慌忙停下步伐,刀刃停在蓝染心口处,险险划破衣服,莫莫无奈看着厚脸皮完全无赖的蓝染,心里恨得咬牙切齿,面上却又不能带上一丝异样,只能松了手,任凭手上的银白刀刃化作流光重新依附到肋骨之上。

“就到这里。”蓝染笑容温柔,伸手将莫莫耳边一丝凌乱的发撩到耳后,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撩人的磁性魅惑,“今天来找你是有另外件事情的,你有空吗?”

她能说没有吗?!莫莫全身僵硬的仰着脑袋看着这个全身上下都写着厚颜无耻的极品男,她老公还在那边看着的好,你撬墙角什么的也未免太光明正大了!

蓝染施施然的领着那几个破面秘书和总队长做例行的“交流”去了,念澜磨磨蹭蹭的走在最后面,拽着莫莫的袖子,忍不住星星眼竖大拇指:“母亲最厉害啦,写轮眼很有前途!”嗷嗷嗷,他讨厌蓝染那个厚脸皮大叔那么久,第一次看到他只能挨打没得还手的有木有!!第一次主动放弃主动权退让了有木有!!第一次在他面前被他最厉害的妈妈收拾的再也没有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了有木有!!!母上大人,乃就是我心目中的神人啊!

莫莫抿唇笑笑,偷瞄前面一眼,对念澜吐了吐舌头,小小声的道:“其实上次我有打到他裸奔的。”那次绝对是蓝染人生中的最丢脸的一次,被女人踹下床外加千里追杀,如果那个女人不是莫莫的话,很怀疑还能不能活到现在。

裸奔!!念澜那双和莫莫九分相像的大大猫眼顿时就圆了,妈妈,乃真是太强悍了,像蓝染那种特别会装相外加摆酷的老男人,居然被妈妈打到裸奔的地步,到底要怎么才能做到这一步啊!

念澜还想追问,前面蓝染突然轻咳了一声,莫莫立马就板起小脸,在念澜手上捏了一把,一脸严肃样的往白哉这边蹭了蹭,眨巴着无辜的大大猫眼抓住白哉的袖子贴上去,打定主意今天要和白哉黏在一起了。她刚刚和蓝染打了一架,害的他面子全无,打死她现在都不敢去招惹那个小心眼的家伙的。

白哉看着紧紧贴着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存在无限最小化的小女人,好气又好笑,刚才动手的时候怎么就不考虑清楚了呢,现在后悔了,害怕了,总是这么冲动的让人无奈。只是,她知不知道越是这个样子蓝染就越不会放过她呢。白哉微微勾起嘴角,突然低头,在莫莫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又面无表情的朝前走去。莫莫呆呆的跟着白哉走了好几步,才猛地反应过来白哉说了什么,一张精致小脸刷的变得通红,就差冒烟了,羞羞涩涩的拽着白哉的衣服,磨磨蹭蹭的好一会才气鼓鼓的踢他一脚,跑一边去了。

白哉眼角瞥见某人脸上笑容有那么片刻的不自然,满意了。

“这是什么?”莫莫看着蓝染拿出来的东西,傻眼中,这玩意有点像崩玉……可是崩玉她见过,不是这个色啊。

“崩玉的仿制品。”蓝染在一边喝茶,表情很惬意,“我当年拿走了那个崩玉就做了研究,这两年也差不多弄清了七七八八了,再加上你给我的那块四魂之玉的碎片……这是最新完成品。”

四魂之玉~~莫莫了悟的点点头,事实上,如果不是蓝染提起来,她早就把那玩意忘记了。

提起这种学术的专业性物品,蓝染兴致很高:“那个四魂之玉我仔细研究过,相当有意思,其自身具有放大使用者力量的能力,意念越坚定,使用起来效果也越强,而且能够自由的在死神和虚之间力量做转换……”

莫莫干笑:“呵呵,没错,那是集合巫女和妖怪二者的全部力量。”

“四魂之玉有自己的意识。”蓝染微微侧头,略带好笑的看着莫莫。

“没错,四魂之玉带着妖怪和巫女的全部意识,它们一直在争斗,只是处于一个平衡状态,稍微有外力的介入就会打破这个平衡并无限放大。”莫莫僵硬的坐在一边,解释,“那个巫女……我认识,非常强大,妖怪是很多带着对她仇恨的结合体,也很力量,最后同归于尽留下了四魂之玉。”

莫莫咽了口口水,干巴巴的解释:“后来犬夜叉,那个,就是我那个半妖弟弟,嗯,他爱上一个人类巫女,可是又因为奈落的阴谋被封印了,那个四魂之玉被巫女一起带入了轮回,五十年之后戈薇,哦,就是我弟妹自食骨井中穿越,从现代来到五百年前,带回了四魂之玉,因为一点小意外,四魂之玉被分成了很多碎片,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犬夜叉和戈薇都是在寻找这玩意,试图拼回去然后消灭它。”停顿了下,莫莫才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那段时间我被父亲接回中土也就是这边的东方大陆去接受传承,等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杀生丸哥哥被犬夜叉砍伤……唔,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四魂之玉这回事,之后因为意外我不得不离开,因为怕找不到回去的路,所以就跟奈落借了近半的四魂之玉,……不要看我,四魂之玉虽然在我手上,但是事情不是我做的好!事实上我这部分还是第一次到尸魂界……不对不对,之前有来过,也不对,我明明没什么感觉的……”莫莫被绕的有点糊涂,掰着手指头头疼的很,记忆太多又从那部分接受了另外记忆从而使得她记忆变得混乱的结果是,她做过的事情都记不住了。

“记忆混乱吗?”蓝染还是比较有经验的,他手下那个试管头就因为吸收了其他虚太多使得自己神经一直不太正常,有点疯疯癫癫的,时不时的能弄出来点笑话出来。

“唔……记忆解封时间不一样,而且量也很大,不光是我的,还有另一部分在被主神抓住之后重新封印之前传给我的记忆……我根本就理不顺。”莫莫很沮丧的挠了挠头发,“我总觉得我都有点神经分裂。”如果把她的大脑当成电脑硬盘,而那些记忆都是各类的影像文件的话,那她能做到的也就是勉强把各个世界的记忆分开来,而理顺顺序按照一二三四部来的话,那工程量太大,她根本就不行。

“没有,你做的很好了。”白哉摸摸莫莫的脑袋,安慰,莫莫心思比较好猜,走路思考方式都是直线型的,让她做这种需要蓝染这种智商才能够弄清楚搞明白的事情,实在是太难为她。

“嗯,白哉最好了。”莫莫满足的蹭上去,白哉皮肤好好,白白嫩嫩的跟剥了壳的鸡蛋一样,近看连毛孔都很细的看不清楚,衣服上的熏香一直都是淡淡的桔梗花的味道,而且好温柔好体贴,实在让她忍不住流口水啊,美人啊美人~~~

“咳咳。”注意形象,一边的路人甲乙丙齐齐的咳嗽起来,莫莫你到底有没有眼色,看不到虚皇陛下脸都黑了么?!

莫莫反应过来,往蓝染那瞄了一眼,蓝染回了一个很温柔很体贴的笑容,莫莫背后鸡皮疙瘩一个劲的往外冒,立马放开白哉,像小学生一样乖乖坐好,认真的看着蓝染,等着他接着往下面说。

“崩玉之所以无法摧毁,是因为当初浦原喜助在其中误加了一种东西,一道法则。”蓝染意味深长的往死神那边看了一眼,“这个世界的法则,怎么可能被摧毁,经过研究,借助虚皇印信的研究,我成功做出来复制品,在其中加入了那块四魂之玉碎片。”看着莫莫满脸不明白又奇怪懵懂的样子,蓝染很直白的加了一句,“把这个放入机器之中,就能够吸取空气中游离的灵子从而打破时空界限,并且能够凭借四魂之玉之间的联系找到你。”

莫莫算是明白蓝染为毛要给她上一堂神马灵子崩玉四魂之玉结合新概念理论演讲课了,感情之前那么长的铺垫只是为了告诉她这么一件事情吗?!!!就是为了告诉她她是有主的了,被绑死了,不要以为找不到她就能够在外面逍遥自在惹是生非,他现在有能力了,能够随时传送到乃身边,所以……就算离开之后也给我老实点!!莫莫内牛,这玩意,咋怎么像传说中的狗链捏。

“可惜的是,因为材质的问题,这个复制品终究还是有点问题,我这次来,是要你拿出一件东西来。”蓝染笑容温柔,“莫莫你没有意见。”

“……没有。”莫莫咽了口气,她敢么,她特么的敢有意见么,除非想死在床上,否则,还是老实点。

“就是你今天用的那把银色的刀刃材料。”蓝染要的很直接。

莫莫被狠狠的噎了一口气,郁闷的要死:“早说嘛,不就是我的骨头吗。”

“骨头?!!”念澜被华丽丽的吓到了。

“刀刃一般用的是肋骨,我身上最常用的铠甲也是从身上骨头上抽的……呃,有这么惊讶吗,那刀刃除了颜色不对,哪里不像骨头了!!”莫莫很郁闷,喂喂,她这也是吸收了一个奇怪种族的血脉能力好,她抽出来使用的骨头可是带着很强力量的,比斩魂刀可要结实多了,“喂喂,我身上的骨头可是很结实的,比破面那层壳可要坚硬的多,加持上力量基本上就是无坚不摧的宝刀了,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莫莫气鼓鼓的瞪圆了眼珠子,真是的,虚里面那么多稀奇古怪的,至于这么惊讶吗!

郁闷归郁闷,莫莫还是很快的掰了一块银白的骨头碎片给蓝染。蓝染捏过来摩挲两下:“对你没有影响?”

莫莫随意的摆了摆手:“等两天就能长回来了,无所谓。”虽然会有点疼就是了。

末了,蓝染还给了莫莫一个耳坠,亲手戴到她右耳上,要莫莫绝对不可以摘下来,莫莫对着镜子看着那个耳坠上镶嵌的蓝宝石,切割完美闪耀着迷离光芒的宝石中间流转着流星般的光点,莫莫只觉得胃疼,为毛这个宝石看上去那么像崩玉那货来~~

美好的时光总是很短暂的,即使莫莫很想多留两天,可是吸收了这部分灵魂碎片的莫莫也只是勉强维持身体的平衡状态不崩溃,完全无力对抗整个死神世界的法则,所以,当莫莫睁开眼看着漫天的雷鸣闪电的时候,知道时候已经到了,法则再次追踪到她身上了。

“要走了吗?”白哉看着怀里沉默望天的莫莫,心酸不舍,种种复杂的感情交织在一起,让他舍不得放手。

“我也没办法了。”莫莫搂着白哉的脖子,“白哉,我会想你的。”

“嗯。”白哉表情柔和下来,用手指温柔的梳理莫莫一头长发。

“很想你很想你哦。”

“嗯。”

“我会想你到睡不着觉的,怎么办,我不想走,白哉,白哉……”莫莫把脸捂在白哉怀里,突然觉得很心酸,她一直的在漂泊,却总也无法永远的安定下来,命运从不会放弃戏弄她,让她无法摆脱这种轮回的宿命。

“莫莫,不要怕。”白哉低声安慰莫莫,“我们会在一起,永远。”

“永远……”莫莫喃喃的重复,“永远。”她低低的微笑起来,多么美好的词啊,她一直在努力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她就更加不能放弃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永远”有多远

92.9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