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分的莫莫

精分的莫莫

()因为出发之前几天莫莫试过一次接通自己灵魂的另一半,刚好赶上与那个战斗力可怕的蚁王面对面,虽然莫莫一招放倒了蚁王,但是她还是知道,那种伤害对于已经超出猎人世界空间法则承受能力的蚁王来讲根本算不上什么,少则三两天,多则五六天,那货就会恢复过来,然后针对性的对写轮眼产生抗性,再度成长。只是莫莫没有想到的是,她赶到猎人世界的时间实在有够巧的,面对着满地长着尾巴的怪胎蚂蚁和漫天飞舞的苍蝇样恶魔,莫莫表示:这个世界崩坏了。

阳光明媚的午后,清澈碧绿的湖水,柔和的清风沙沙沙的吹过大树,吹过草地,带起一片涟漪,两方人马隔着五十米宽的河沟,气氛凝滞的很。

河沟的这边是蚁王,那边是猎人协会带领的大陆猎人们,当然,还有各类冒险者和雇佣兵。莫莫站在伊路米身边,有点紧张的握着他的手,犹豫着看了看金,又去看那个蚁王,好厉害,她如果自爆的话能不能拖着蚁王同归于尽呢?不,不行,她现在根本无法控制自爆之后的力量波及范围,到时候整片大陆可能都会因为她的自爆而沉入大海,这种可能害死金的危险她不能冒。

尼特罗会长和蚁王说了两句,但是蚁王无论如何都不肯退让一步不愿做下不吃人的保证,两方的气氛就更加凝滞了,随时都有可能爆发战争。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传来隐隐约约的钢琴音,优美的音乐之中,一声洪亮的女音愤怒又带着强烈的杀意:“混蛋,给我滚出去!”

好耳熟的声音……两方人马都不约而同的停下动静朝着声音发出的天空看去,只见原本蔚蓝的天空莫名的出现无数黑色平面刻着数字的门,无数黑点如同蚊子一样从那道门里掉了出来,同时冒出来的还有徒然下降的温度。

门的数量逐渐减少,最后两个平面的门中,两个头上有着奇怪光圈长着翅膀貌似天使却奇丑无比的生物飞了出来,声音尖锐,几乎要刺破这些人的耳膜。

“啊啊啊~~~我的别墅!我的钱!!”先前的声音更加哀怨了,当然的,那股子怨念和懊恼愤怒更加强烈了,“该死的千年公,你个死南瓜,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把你剁碎了做成包子喂三毛!!”

“那个……师姐,你声音太大了,外面都听得见,这个……这个没关。”男音好心的提醒。

“算了。”女音沮丧,“跟我出去打怪兽,唔……大言灵术——伤害转移!”再是长长的“刺啦”的声音,再也没了动静,相反的,天空上却是开始掉落点点如同拼图般的碎片,点点的碎片脱落,一个巨大的散发着柔和黑色光芒的巨大正方体慢慢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如同魔方一样的多面结构,让这个奇异的存在看上去更加神秘,当巨大的魔方停住,黑色的面上出现白色的亮光时,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到那个位置了。

身穿着黑色教团驱魔师制服的莫莫和被她转移了伤势恢复健康的亚连顶着众人瞩目的热烈,从那个奇异的黑色建筑物里跳了下来。

穿着黑色制服的莫莫根本不用多看,就能够凭借着灵魂的联系找到自己的另一部分,捏着下巴瞄了瞄,呃,这个是和她最接近的了,就是被主神那死鸡蛋下了一个又一个封印,弄得有点傻。稍微转移下视线,莫莫两眼立刻就亮了,“嗖”的一声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直接蹦跶到揍敌客现任家主的怀里。

“欧多桑~~莫莫回来了哦~~~”莫莫挂在席巴的脖子上荡呀荡的笑的满脸灿烂,语气腻死人。

席巴的爪子停在莫莫脖子后面没动了。

“爸爸是不是太惊喜了,没关系哦,莫莫可以理解。”莫莫眨巴着揍敌客家特有的大大猫眼,表示了解的点了点小脑袋,娇小的身材依旧挂在席巴脖子上晃啊晃,“爸爸还是一样帅,尤其是泡面头,最帅啦!”

“……莫莫?”席巴现在看着凭空就冒出来的第二个莫莫,傻眼了。

“嗯嗯,我好辛苦才回来的哦。”莫莫用力的晃着小脑袋,小心翼翼的瞄了席巴两眼,才放心的从他身上蹦下来,但还是拽着胳膊不松开,“所以爸爸不可以扣我的甜点,也不可以罚我挨揍哦。”

席巴转头看向自己大儿子身边的另一个女儿……他当年是只生了一个……?!

那边穿着白裙的莫莫已经离奇的愤怒鸟,她猛地扑过来,拽住席巴的另一只胳膊:“爸爸是我的,才不是你的!”

“哼,爸爸跟你没关系,我才是莫莫•揍敌客!!”这边穿着黑色制服的莫莫皱了皱鼻子,“你根本就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我记得!”这边的白裙子莫莫嘴硬的硬撑中,“才没有忘记。”

“哼哼哼!那你知不知道我五岁的时候故意在爸爸的要喝得奶茶里加了过量的阿拉萨斯(一种巨毒)结果导致爸爸三天没出厕所拉到虚脱的事情?”黑制服莫莫很得瑟的笑,“那你也肯定不记得当年我怂恿妈咪看蔷薇圣殿故意让她迷上哥特风猫儿萌娘结果给爸爸准备同样的衣服要做全家福不穿就不许上床的事~~~”

“……”这是一众已经风化石化的听到第一杀手世家揍敌客家主糗事的人类。

“……”这是一众习惯莫莫是个乖乖牌实力派美少女却突然发现其实她可以很恶魔很彪悍的莫莫的熟人们。

白裙子莫莫眼神越来越危险,突然摸出一把银白细刃长刀:“没有关系,杀了你我就是唯一一个啦!”

黑制服莫莫不甘示弱的同样摸出一把一模一样的银白刀刃:“哼哼哼,这正是我想说的!”

“那个……”一个细细弱弱的声音传出来,两个同样的人猛的瞪过去,唔……杀气好重!

亚连硬着头皮指了指天空:“那个,师姐,再不动手的话恶魔就要跑光啦,到时候再追就更难了。”这里的普通人怎么可能有能力抵挡这些恶魔,他们连驱魔师都没有耶!

“这倒是……”黑制服莫莫自然知道打乱两个世界法则的危害程度,就像那些原本无法繁衍生存在南美洲热带雨林的毒蛙却能在北美大陆以超姿态扩散繁衍毁了食物链一样,恶魔被她带到猎人世界,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一定要在恶魔扩散变异之前全部杀掉才行,这么一来,就不能蒙混掉这个绝对打不过自己的灵魂分/身了,而没有记忆的她打败需要时间,要她帮忙根本就不可能,但是一旦把记忆还给她,那之后的战斗只会更难,到时候是哪部分做主导,她自己心里都没底。

“死南瓜,混蛋千年公,我要是能让你要是能成功发动黑暗三日我就不叫莫莫!”莫莫指天咒骂了两句,就不情不愿的在眉心一抹,把流转着七彩光芒的四魂之玉递给白裙子莫莫,“喏,先放到脑袋里。”

“这个……”白裙子莫莫本能的觉得没有危险,迷茫的看了一会,就捏起来按入眉心处,与此同时,她的周身惨白的银光不断闪烁,黑制服的莫莫郁闷的撇撇嘴,还是乖乖伸出手来,在白裙子身上飞快的戳了几下,封印破碎的声音传出来,白裙子莫莫的发丝一点点的淡下去,最后变成浅浅月光的银白色,等她睁开双眼,漆黑的眼眸已经变成一片比发色略深的银白,看上去更显得森冷而淡漠,如同一具没有生气的洋娃娃,仿佛又回到了库洛洛初见她的时候模样。

“缓过来了吗?”黑制服莫莫微微歪了歪脑袋,“准备好了吗?”

白裙子莫莫勾起一个同样角度的邪气笑容:“自然。”

她伸出手来,两个如同同胞姐妹一样的同样名为莫莫的少女背后在同一刻放出了一样的光之羽翼,在悬浮在离地三米的时候,同时闭上了双眼,再度睁开,万花筒写轮眼同时发动,同时举起空着的手,环绕着她们每个人身边出现了三十二张塔罗牌,那七十四张塔罗牌旋转着两个人混合在一起,双双结合,最后只剩下一张塔罗牌的时候,两个莫莫同时伸手握住,举起,同样的清灵少女音同步响起:“神说,赐予尊崇吾之人力量,神说,汝等为吾之子民,吾之代言,神说,世人信奉吾,吾将赐予汝等对抗恶魔的力量。阿门。”伴随着最后一句话的结束,那张金色的塔罗牌高高飞起,在半空之中炸裂开来,形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光阵,奇异的文字流转在阵中,一一点亮,蔓延而出的是一道又一道的银色光丝,朝着四面八方的地方蔓延开来,消失在远处的天空,两个人同样的仰头看了一会,同一时刻缓缓的落到了地上,再度同时闭上眼,直到睁开眼睛都是同一时刻,默契的仿佛她们才是一对双胞胎,除去发色眸色的差别,竟如各自的倒影一般,一举一动都默契的令人心惊。

“我用特质系念力设定了一个只能进不能出的巨型结界……”黑制服莫莫最想开口。

“范围以我为中心方圆千里范围。”白裙子莫莫接着说下去。

黑制服的莫莫摘下耳坠抛向天空:“我这边杀恶魔。”

“那我杀蚂蚁。”白裙子莫莫展现出惊人的默契,“然后……”

“在那里……”黑制服莫莫指了指头顶,但是她和她都知道这个头顶的位置,脱离这个世界,另在其他地方一决生死,或者说,合体之后身体精神烙印的主导权。

两个同样绝色样貌的少女露出了同样弧度同样坚决的笑容,闭上双眼,再度睁开,同样的血色眼眸中,黑色六芒星缓缓旋转。

“二而为一。”同样清脆的女音之后,一黑一白的纤细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Innocence,临界解放!”清脆碧绿的湖水猛然炸裂开来,漫天的水花在炸起来的瞬间凝结成冰,黑色制服的少女如同冰中女王一般在虚空之上沉浮,慢慢的举起右手,那些水花化作漫天飞舞的冰莲,缓慢而优雅的旋转,黑发少女微微仰起下巴,骄傲而自信,“死去,丑八怪!”

“卍解,弦歌凌夜。”白裙子的莫莫自手心扯出一把刀,伴随着她不断飙升的灵压,弦夜碎裂成丝,环绕着莫莫飞速旋转,旋转了一整圈,那环绕的那两根丝带便在刹那间化作无数的星点,拖曳着流光围绕着莫莫继续旋转,直至将她的身形完全的淹没在银色的光丝之中,一个呼吸之后,银光缓缓的汇聚,减速,化作流曳的星河围绕着莫莫缓缓旋转。莫莫脸上勾出一个恶意邪气的笑容来,慢慢的把手伸入那流曳的星河之中,那些缓缓流淌的星河似乎被她握入手心,缓慢消失,而她的面前多出一把未始解状态的弦夜,只是,刀身上环绕着点点的星光,拖曳着流光滑过消失,“你们该庆幸,我会让你们死的比较完整。”她砍杀的可是灵魂哟~~

天空之上,无数恶魔被冻结成冰,碎成细如粉砂的冰晶,纷纷洒洒的飘落下来,如同一场异域的梦境,眼前的一切,几乎是不真实的,如此的震撼人心,又显得如此的妖娆诡异和难以琢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精分的莫莫

95.1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