攤牌神馬的都是杯具

攤牌神馬的都是杯具

()莫莫回到揍敵客家,要了一堆的任務就飛快的離開了揍敵客家,第一時間找到了菲亞家。www.niubb.net牛bb小說網

「你這是怎麼了?」菲亞看着舉止神態怎麼看怎麼和原來不一樣的莫莫,有點奇怪又有點擔憂,「難不成讓蟻王打傻了?」

「你才被打傻了呢!」莫莫鬱悶的嘟起嘴,垂頭喪氣的坐到沙發上,「菲亞,我想起來了,全部!」

「怎麼會,你又受了什麼刺激了?」菲亞端來一杯果汁,放到莫莫面前,「不着急,慢慢說。」

莫莫猶豫了下,還是從頭到尾把自己這些年的經歷都說了一遍,怎麼被主神看上,又是怎麼誤啃了主神一口,接着怎麼穿越,怎麼樣一遍又一遍的輪迴死亡重生,怎麼的愛上波風水門,又是怎麼樣和那些男人產生了不可割捨的糾葛……

菲亞臉上的表情已經不是用簡簡單單的一個驚訝可以形容的了,直到莫莫說完,菲亞的嘴已經大的可以塞進去倆鴨蛋了。

莫莫猶猶豫豫的看着菲亞臉上變化莫測的的表情,一會夢幻一會猙獰的,實在有點讓她毛骨悚然,菲亞不會瘋了~

「你說……你和朽木白哉結了婚還生了個兒子?!!!」菲亞突然問了句。

「啊……嗯,孩子叫朽木念瀾。」莫莫眨巴眨巴大大貓眼,有點猶豫小心翼翼的點頭回答。

「你說……殺生丸已經和你足足翻雲覆雨了一星期?!!!」菲亞臉色變得很猙獰,用力握爪。

「沒錯!太過分了!」莫莫握著拳頭表示很憤慨。

「你說……你有個叫宇智波鼬的哥哥,愛你愛的死去活來?!!」菲亞語氣輕飄飄的,爪子下的杯子出現裂紋了。

「沒,沒那麼誇張啦,人家會害羞的~」莫莫有點不好意思的捂臉。

「害羞你妹啊!有那麼好的男人死心塌地的為你做這做那的,你居然還在這裏糾結怎麼拋棄他們好和金過甜甜蜜蜜的野人生活,你到底有木有一點良心的存在啊?!!」菲亞猛的抓起莫莫的領子,死命的搖,「你丫的這純粹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混蛋!」

莫莫被她搖的差點吐血,慌忙道:「我,我沒有,我只是讓你來幫我想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啊!」

「兩全其美的辦法?」菲亞深深吐了口氣,陰沉沉的坐到一邊,「沒有,要麼恩劈,要麼就一個人過,你敢和哪個男人靠近一點,就等著那個男人被剁成渣!藍染也好,你那個黑魔王哥哥也好,還有其他幾個,可沒有一個好惹的。」

恩劈?!!莫莫無法控制的想到每次殺生丸和奈落見面的時候,殺生丸第一次見到鼬的時候,藍染脫離尸魂界之後每次和白哉見面的時候,庫洛洛每次見到金的時候……那深深存在的的火花,總不可能是基,他們會你殺我我殺你的恨不得把除他們本人之外的全部情敵都剁成渣的好!怎麼可能和諧相處啊!

再說她那悲催的十倍敏感體質,別說恩劈了,就是正常的OOXX都會生不如死啊有木有,她的第一次都是陰影啊有木有,她之後的大部分OOXX都是杯具啊有木有!!恩劈什麼的,對莫莫而言,就是一櫥櫃,擺滿了杯具和慘具……你覺得真的恩劈一圈下來的話,莫莫還能有出的氣嗎?!!

「那要怎麼辦?」莫莫泄氣,「菲亞,不要說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我,我只想……」和金在一起。

莫莫話說到一半,卻是卡在了喉嚨說不下去了,在她話出口的時候,腦海里閃現過的人根本無法讓她遺忘,即使刻意忽略,但是一旦下了這種捨棄的決定,莫莫就會心痛到難以呼吸,她,捨不得。恢復全部記憶脫離了主神封印的她力量在一點點的恢復,和金的契約對她的影響已經沒有最初那麼強了,她已經說不出完完全全只屬於金,只在意的金的話了,她想到的更多,比如她唯一存在的孩子,朽木念瀾。期盼著母親辦完事情能夠早早回去和他生活的念瀾,日復一日的等待,卻再也等不來她,會如何難過,又會如何心痛,沒有享受過一天母愛的孩子,從出生就迫不得已坐上靈王之位被施加以沉重壓力的念瀾……她怎麼忍心捨棄的掉!白哉那麼溫柔,即使再難過也是悶在心裏,什麼都不說,她嫁過的男人……說着不愛不愛,可是每次提起來,還是會很心疼很心疼,他為自己付出的太多,而自己卻一次又一次的放棄了他。還有冒着生命危險穿梭過時空亂流尋找她的殺生丸哥哥,還有溫柔的守護在她身邊的鼬……

自從那天在戰場上分開,莫莫就無法控制的不斷回憶起過往的點點滴滴,越是回想就越是難過,越是難過她就越難狠下心捨棄,與另一半的戰鬥還未開始,就已經輸了底氣。

菲亞看着莫莫迷茫無助的模樣,無奈的嘆了口氣,好半晌,才慢慢的道:「你愛那些男人嗎?你把他們當做比你生命更加重要的存在嗎?你會因為他們的喜怒哀樂而喜怒哀樂嗎?如果是,那就不要選擇了。」

莫莫茫然的轉頭看向菲亞:「那要怎麼辦?」

「莫莫,你和我都不夠聰明。」菲亞看着莫莫,「至少不如那些男人聰明,所以你為難糾結的事情他們肯定也是知道的,他們是在等你狠下心來做出選擇……呵呵,當然,我覺得他們不會那麼老實的等著,而是會趁著這個機會努力在你心裏加深印象爭取更多更重的分量,可是,你即使到了這種時候也還是無法做出選擇,那麼,你就把選擇的權利放開!」

「放開?」莫莫更加迷茫了,她重複著菲亞的話,「怎麼放開?」

「將這些纏上你你又捨不得放開的男人聚在一起,把你的心思攤開了說,要他們自己想辦法,他們那麼愛你,又夠聰明夠狠,為了爭取自己的利益和不讓你難過,他們肯定會想到最好的辦法。」菲亞嗤笑了聲,「你到時候的小日子可不要過的太美喲。」

「過美好的生活嗎?」莫莫苦笑,在沒有解決掉主神之前,她是怎麼都幸福不起來的,主神的存在如同達洛斯之劍一樣整日懸在她的頭頂,讓她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變得幸福,無時無刻不在害怕主神會突然出現,降臨到這裏來,給她在意的所愛的人們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即便她的力量越來越強大也越來越逆天,但是莫莫還是很怕主神,因為她面對主神,是沒有勝算的,這樣的莫莫,你要她怎麼快樂美好起來?

莫莫在這邊繼續糾結,菲亞卻沒再說什麼,她的影視公司因為上次那部莫莫主演的電視劇而一炮走紅,現在忙得要死,一個人恨不得掰成三瓣來用,能陪莫莫說這麼會話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她的事情可還有一大堆呢!莫莫也不大打擾她,乖乖當一個隱形人看着菲亞工作。

「蠢貨!」菲亞重重的把文件夾摔到辦公桌上,氣勢洶洶的瞪着眼前一票男男女女,「一群蠢貨!我給你們這麼高的工資,就是為了讓你們在我的公司里養生的嗎?這是什麼東西,居然就把這種垃圾計劃和成果拿給我了,全部拿回去重做,重做!!還有,這首歌不要讓艾妮來唱了,那個女人除了會爬上你們的床還會幹什麼?!!給我扔一邊去,重新找,我要的是有實力的歌手,不是這種花瓶女人,聽到沒有?!!」

菲亞在這邊不停的開罵,莫莫坐在她旁邊小小的打個哈欠,就把那份文件拿過來看,原來菲亞是打算把畫皮那部電影照搬過來翻拍的,就連那首主打曲都寫出來要先發出來,可惜的是,菲亞已經換了四個歌手了,還是沒有一個能唱出她需要的效果的。這倒也是,怎麼可能會讓這些根本不了解中國那些神鬼文化的人唱出其中需要的藝術感情呢。

等菲亞罵完了,偌大的辦公室之剩下她們兩個人的時候,已經看了一會的莫莫,突然想到一件事情,敲了敲手心:「菲亞,這件事情我幫你。」

菲亞怔了下:「你會唱歌?」

莫莫很想捂臉去死一死,面無表情的看着菲亞:「我不是告訴你我上的大學是藝術學校啊藝術學校,雖然我主修的不是歌唱,而且水平不高,但也絕對不是花瓶的好!」

「你是說你來唱?」菲亞立馬兩眼發亮了。

「不要。」莫莫搖頭,打斷菲亞的念想,「我可以幫你教出一個歌手來唱,而且我有種能力,可以使歌聲附帶上一種神秘的魅惑力,人魚的傳說你知道,就是那種人魚歌唱起來的效果,我保准你這首曲子出來之後效果一流。」

菲亞想了下,就滿意點頭了:「你有時間嗎?不是說你拿了不少任務出來要做的,來的及嗎?」

莫莫奸笑着摸出一個黑色日記本,在菲亞面前晃了晃:「看看,這個是什麼?」

菲亞一看就瞪圓了眼睛,尖叫着撲上來搶過那本日記本:「啊啊啊,**啊啊啊——你這個女人,到底還有什麼東西是沒有的啊!」

莫莫點了點下巴,神色俏皮:「我有小小的收集癖,會把我認為有價值的東西收集起來,你知道的,我有個隨身空間,容量很大,只要我能夠記得的東西都能夠找的回來,這個也是我這兩天突然想起來的,怎麼樣,很不錯~~」有了這個,她就坐在家裏直接等著收錢就好!

「可是……這個念能力者能殺的死嗎?」菲亞還有點奇怪的。

「你當然不行。」莫莫拿回本子翻了翻,「這個**有個除了死神其他人都不知道隱藏使用條件,那就是在這個本子上被寫的名字的人絕對不能夠比下手寫名字的人實力強,否則就會反噬回來,使用這個筆記的人會被反噬死掉,你說連蟻王都能單打獨鬥幹掉的我,這片大陸上又有誰是殺不死的!」

「啊……我本來還想要一本來玩玩的,現在看來還是算了。」菲亞打個冷戰,一不小心就會把自己玩死掉的東西,還是拿遠點。

莫莫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將她拿過來的任務單全部處理完畢,就跟着菲亞去挑她公司旗下的歌手來教了,偷偷用力量加強那個歌手的聲帶魅惑力,不兩天,這個歌手就唱的相當不錯了,加上魅惑力之後更是聽得一眾錄音人士都沉迷其中,顯然是很滿意的。

莫莫從菲亞那裏也得到了一個不算辦法的辦法,一半放心一半忐忑的回了揍敵客家,決定和伊路米攤牌說話。

「……就是這樣,真的說起來,我不是你妹妹,我只是佔了你妹妹殼子的一個陌生人。」莫莫坐在伊路米的黑色大床上,說完自己的來歷,就再也不敢去看伊路米的表情,只是低垂著腦袋,「你要告訴其他人也好,將我驅逐出揍敵客家也好……我都沒意見。」

伊路米站在莫莫面前,看着莫莫因為情緒低落更顯得消瘦柔弱的模樣,內心的震撼不是一點半點的,那些莫名的情緒翻滾來翻滾去,若非這些年習慣了面無表情,他都不知道自己臉上會有怎麼樣的表情,那樣,莫莫會嚇到直接離開的。

「我知道。」伊路米面無表情的開口了,看到莫莫驚訝的仰起頭看他的樣子,伊路米半蹲下來,伸手摸了摸莫莫的小臉,「我知道你不是。」

莫莫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珠子,屏住了呼吸,等待着伊路米接着說下去。

「雖然我們是雙胞胎,但其實我們並不親近,她討厭我,因為我和她長著完全一樣的臉。」伊路米說到這,看着莫莫精緻卻和自己已經有了不小差別的面容,不滿的戳了戳莫莫的臉頰,才接着說下去,「她認為自己應該是唯一的,揍敵客家的大小姐,不應該有我這個哥哥的,尤其是因為在母體的時候我搶佔了過多的營養而使得她先天比較弱,很容易生病,體質也不好。雖然當着爸爸媽媽的面她從來不說,可是暗地裏她是從來都不會和我說話的。」

莫莫已經傻獃獃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伊路米看着莫莫痴痴的模樣,眼底飛快閃過一絲笑意:「你雖然和之前的很像,但是在對我的態度上卻有很大差別,我討好她,她根本不會理我,。但是你會,她會故意陷害我挨罰,可是你不會。你會問我疼不疼,會為我刑訊掉眼淚,會和我一起學習,一起忍受母親的怪癖,她不會,你會,只有你才是我妹妹。」

莫莫此刻心裏似乎有成千上百頭草泥馬奔騰而過,尼瑪,五歲的事情就記得這麼清楚的有木有!!五歲就會玩心計耍陰招完全腹黑化了有木有!!伊路米哪裏還是她心裏那個純良無比的好哥哥啊啊啊,這貨簡直就是腹黑極品,操作系的代表人物好!!內牛滿面的莫莫已經完全言語障礙了,她又被伊路米忽悠了有木有,明明就已經看出她的問題了,還連哄帶詐的非要她都說出來的有木有……這個世界,已經沒有辦法再讓她這麼純良的娃生活了啊啊啊!!!

伊路米伸手將比他來說相當嬌小的莫莫抱着懷裏,如同抱着一個洋娃娃玩具那樣,摸摸小臉,擺擺小手:「莫莫放心,我不會說,你是我妹妹,這一點永遠不會變。」

莫莫沉默的側過頭去看他,伊路米甚至露出一個頗為罕見的笑臉來,在莫莫臉上捏捏,就更加滿意了。

莫莫忍不住內牛,為毛這麼緊張嚴肅深沉的氣氛最後卻弄成這幅讓她哭笑不得的光景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綜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綜漫半神 綜漫半神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攤牌神馬的都是杯具

9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