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计

算计

()说实话,莫莫和主神之间可以说的上是不死不休的地步了,面对主神,莫莫连和平共处这种场面上的话都懒得多说一句,直接拔刀,声音平静:“放人。”

主神表面的光芒闪烁的更快,声音依旧机械没有起伏:“看看你的面前。”漆黑一片的空间亮了起来,无数银色字符在脚下蔓延,形成两个圈阵,一个在莫莫面前,一个却是在被主神抓来的人脚下。

莫莫眼睫轻轻颤动了下,她自然是知道这个符阵是做什么的,封印力量记忆并且能够将之做成当初她那个样子的傀儡加以操纵的阵法。

“选择一,你自我封印,我放人;选择二,我封印操纵他们。”主神声音依旧平板没有丝毫的情绪起伏,“二选其一。”

莫莫没有选择,只是轻轻笑了起来:“主神啊,你是活得太久已经老得忘记了么,还是之前我实在太笨了被你成功封印了太多次所以你已经得意忘形了,同样的封印一次两次我反应不过来,可是这么多次我还找不到应对的方法,那我就真的该去死了。”莫莫轻轻抬手,往脚下一按,那边的弦夜也在同时飞快的动作起来,双手合十,飞快的往脚下一按,那银白色的法阵猛然一缩,化成巴掌大的迷你法阵,被弦夜握入掌心,捏个粉碎,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同样大小却逆向旋转的银色法阵,点点的银色光芒飘散,形成一个牢固而稳定的结界将被掠来的众人包裹其中。

主神表壳的光芒急速的闪烁着,莫莫单手持剑,面无表情又轻松肆意的一步步靠近,主神的声音终于急速的响了起来:“你别想杀我,我和你是一体的存在。”

“无所谓,大不了一起死。”莫莫很不在乎的回答,她活了这么多年,也活够了。对于长生不死什么的,轮回了这么多次的她真的不在乎。她实在是累了,死亡对于她不过是一场永恒的长眠而已,这样想起来也是很不错的一道路。

主神很了解莫莫这种同归于尽的想法,终于妥协:“我放弃,我们签订契约。”

莫莫脚步顿了顿,又接着靠近主神:“没有那个必要了。”还是死了干净,她本来就是异域的闯入者,就这样消失掉也是很不错的主意。“而且,你在我这里,已经没有信用可言了。”莫莫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沉黯,还有痛恨。

主神似乎有点恼羞成怒了:“就算是现在,你也不过四成胜算,不要太得意了!”

“当初,你答应过我什么。”莫莫似乎没有听到主神说的话,只是一步步靠近,声音很轻很淡,“你说我把不属于我的还给你,你就送我回去,让我的生活恢复到最初的模样。我说好,我们是怎么签订契约来着,嗯,就是这个地方,你说那个契约。然后呢,我被你这个阵法封印了过往,篡改了记忆,扔到空间的边缘,在黑暗中沉浮,没有声,没有光,什么都没有。”

莫莫眼神渐渐的有点朦胧:“我在那里昏昏沉沉的呆了多久呢,十年?一百年?千年,抑或是更久?我自己已经记不清楚啦,如果不是水门,如果不是他误入那里惊醒了我……我是不是此生都要在那个地方待下去呢?呵呵,好笑吧,如果不是灵魂完整了破除掉封印我也想不起来这件事情。”莫莫看着手上的银白剑刃,秋水清冽的剑身清清楚楚的倒影出莫莫的模样,“嘛,这还只是我能够想起来的部分,我想不起来的时候,被你算计了多少次呢,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吧。”

莫莫轻笑着抚额:“现在想想还真是有趣,如果不是我的精神力实在够强悍,只怕现在的我已经是个疯子了吧,唔,即使现在还没疯,也被你逼的差不多了。”说到这里,莫莫伸手弹了弹剑刃,“不说这些啦,你说的契约什么的我懒得相信,我觉得还是我们同归于尽是最好的结果,没有你,我会活的很好,嗯,就是这样。”莫莫说到这里,眼睛越发的清亮起来,笑容迷蒙梦幻,似乎陷入了最美丽的梦境,带着疯狂绝望中的那一点点希望的微光。

弦夜在底下看着自家主人,忍不住抚额:“还是疯了啊。”

“疯了?”鸣人咋咋呼呼的,“怎么会这样?”

弦夜无奈耸肩:“早就出问题了,只是那个时候主人以为是灵魂的不完整导致的,所以才会努力的将自己拼回来,可是没有想到,越是完整,记忆就越是清楚,那些痛苦就越是清晰,一点点也就罢了,可问题是,那可不是一点点而已,而是她那些次轮回之后累积出来的结果,一次由封印状态解开,可想而知……”不疯才怪!

“我不明白,有什么会让人发疯,姐姐明明很坚强的。”犬夜叉忍不住挠头。

弦夜歪了歪头,想了会才回答:“这么说吧,你爱上一个女孩子,可是她为了救你,死在你面前,你会怎么样?”

犬夜叉立马回答:“很伤心很难过。”

“没错。”弦夜点点头,“可是当你已经心如死灰的时候,一个女孩子天天在你身边安慰你照顾你,很爱很爱你,当你好不容易放开心扉重新爱上这个女孩子的时候……她又因为保护你死掉了,你会怎么样?”

犬夜叉沉默了。

弦夜笑笑:“好吧,假如你可以忘却伤痛,又遇到第三个女孩子,爱你爱的死去活来,你因为之前的事情不肯和她在一起,却抵不住那第三个女孩子的温柔,慢慢的有了好感,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又因为你的缘故死在你面前……你会疯了吗?”

这下所有人都沉默了。

弦夜把玩着发梢:“就是这个样子,主人面对的就是她爱的,爱她的,她的亲人朋友一个个的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死掉,部分是主神暗中捣鬼,部分是因为环境时局,所以……”弦夜颇为不屑外加鄙视的看着这些男人,“她才会潜意识的对能够活着的亲人爱人格外的纵容,乃至无限度的妥协下去。”

“可是她的承受也是有限度的,过去的并不代表主人不会不记得也不会不难过,她从难过到麻木,从麻木到发疯,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弦夜无辜的摊开双手,“事实上她能够忍到现在才发作,我都觉得很了不起了。唔……有自杀倾向实在不算什么大状况。”她是因主人而生的斩魂刀魂,想法什么的类似莫莫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不就是死吗,还有主人陪着她不是吗。

所以,一个有着自杀倾向清醒的疯子?!被包裹在结界之中的众人将目光投向那个那个笑容清澈明媚毫无阴霾的少女身上,莫莫的笑容依旧,就像是吃到美味糖果之后的幸福笑容,此刻看上去,不管怎么看,都带着一分诡异的不和谐感,美的惊心动魄,似乎在燃烧生命一般的绝艳。

“看来,计划不得不提前了。”突然的,奈落开口了,他脸上的笑容越发的邪肆而妖冶,他慢慢的抬手,露出手中的半块漆黑似墨的四魂之玉,“我本来以为可能还需要段时间呢~~”

蓝染无奈抚额:“莫莫果然还是要乖乖听话的呆在身边才让人放心啊。”他抬起手,闪着金光的骨质虚皇印信出现,吧嗒一声从里掉出来一个四米长宽的金属块状物,蓝染看了一眼,往入口的地方扔了半块仿崩玉,你说另一半,那不是挂在莫莫的耳朵上嘛,要说算计,真正会算计的可都站在这里呢。

“这是什么?”犬夜叉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可是去过蓝染的实验室的,那里面乱七八糟的机器什么的看上去实在吓人,这个东西,怎么看怎么给他一种本能的危险感,蓝染什么时候弄出这么个诡异的机器来的啊!

“捕获美人。”蓝染修长的手指抵在唇边轻笑了下,反手就掐住站在他身边弦夜的脖子,在弦夜还没有反抗之前就强行封印,压制回铃铛模样,在铃铛清鸣时也扔进了入口的位置,这种没用的东西,还是处理掉算了。

其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的几个人已经完全傻眼了,说封印就封印,不管怎么看,扔进这个机器的东西都没有可能再完整无缺的拿出来的可能性啊!

“还差……”蓝染在巨大机器一边的键盘上按了几下,“契约者!有谁和莫莫订了灵魂契约的,在这里输入力量。”

金左右看看,本能的感觉这个蓝染的要求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他第一个按照要求把念力输入到机器里了。接着是朽木白哉,宇智波鼬,……库洛洛•鲁西鲁。

蓝染在一边冷眼看着库洛洛,库洛洛回了一个优雅的笑容,蓝染暗地里忍不住骂莫莫笨蛋,这个家伙看也知道就是那种一旦惹上就别想甩掉的家伙,莫莫怎么就糊里糊涂的和他订了契约。

捕获美人,美人被捕获的时候还迷蒙着找不到缘由,只是怔怔的看着周围一片流转的熟悉的气息,周围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符,她的手脚都被固定起来。

莫莫随即反应过来,猛的瞪大眼睛,挣扎,固定的手脚咯吱咯吱的被一点点的挣脱松开,但是下一刻她又被拥入温暖安心的怀抱,冰凉的液体刺入血管,那个熟悉的声音似乎很遥远,又似乎是在耳边。

“宝贝,睡吧,等你睡醒了一切就结束了。”

一切都结束了……可能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综漫半神 综漫半神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算计

98.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