朦胧的记忆

朦胧的记忆

()“莫莫,回来!”一声绝望的仿若野兽悲鸣般的低吼在莫莫的梦境里回荡着,迷蒙的意识里,那个身影站在一片尸山血海之中,仰头似乎在看着天空,似乎又透过在天空在看着她。绝望和疯狂的气息回荡在这片空间,让只是隐约感觉到的莫莫都觉得情绪为之激烈跳动,起伏的很厉害。

莫莫睁开双眼,迷茫的本能的伸手按在心脏的位置,那里跳得飞快,她……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莫莫?”杀生丸看着怀中原本睡的香甜的少女突然从梦中惊醒,满脸复杂的神色,这不是应该出现在莫莫身上的表情。

“……杀生丸哥哥。”莫莫迟了一刻,才转头略略仰起下巴看着杀生丸,孩子气的把小脸在他怀里蹭了蹭,有点闷闷不乐的蹂躏他的华丽皮毛。

“嗯?”杀生丸伸手像小时候那样子在莫莫的后背摸摸,记得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莫莫都会很舒服的在他怀里打滚(那是莫莫还不能控制变身,原形时期)。

“我做恶梦了。”莫莫很郁闷的道,可是歪着头想了想,那有算不上是恶梦,充其量只能说是诡异。若说是梦魇,但是她好坏也是个修行有成的大巫女,再说了,还有大妖怪杀生丸的气息摆在那里,那些梦魇是怎么都不敢靠近她的。

“妖怪?”杀生丸满身杀气,不知道哪个妖怪居然敢接近莫莫,找死!

“不是。”莫莫迟疑的摇摇头,歪着头疑惑的想了一会,“不像。”但是打从她转世为妖怪之后,就没有做过梦了啊,如果没有错的话,妖怪是没有梦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杀生丸皱着眉开始盘点自己知道的拥有能够进入别人梦境能力的妖怪,决定一个一个的杀过去,这种对莫莫的威胁早点解决比较好。

“唔……好像是记忆来着。”莫莫又想到那个如同用尽生命发出的绝望悲鸣的呼唤,那么清晰的,到现在还回荡在她的耳边,让她现在听到都觉得异常难受。按按心口,莫莫难过的皱起眉,她讨厌这种感觉。

“不要多想。”杀生丸抓住她握在心口的小手,把她的头按在怀里,“接着睡。”该死的人类巫女,居然让莫莫养成了每晚都必须休息的人类习惯。

“睡不着了。”莫莫嘟着嘴,郁闷的拽着杀生丸的头发,趴在他肩膀朝天空看过去,现在还是半夜,天空满是明亮的星星,美的如梦如幻,这是在她前世无论如何都无法看到的美景,莫莫着迷的看了好一会,在璀璨的星河中寻找着熟悉的星座,可惜这个世界是完全陌生的,莫莫的天文知识也不是那么的好,看了半天,忍不住呐呐出声:“好美。”

“……”杀生丸疑惑的顺着莫莫的目光看过去,不变的星空,很美吗?他没有觉得,倒是觉得在星空下看的出神的莫莫比较漂亮。

莫莫眯着眼看到眼睛酸掉才低下头闭上眼休息,却不由的想到在动漫中看到杀生丸独自站在星夜下的模样,清冷的贵公子杀生丸,现在是她的哥哥……莫莫笑起来,伸手环住杀生丸的脖子,像小时候那样子撒娇:“杀生丸哥哥,以后要一直一直在一起看星星,好不好?”

愚蠢!杀生丸觉得莫莫的想法真的很傻,但是对上莫莫在星夜下格外清澈明亮的银色眼眸,杀生丸只是略略停顿一下,就缓缓的点了头,看着莫莫开心的笑起来的样子,杀生丸觉得这样子生活下去也不错。和莫莫一起,寻找强者,挑战,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看着莫莫在身边笑容明媚,这样子很好。

“对了,哥哥,犬夜叉弟弟怎么样了?”莫莫突然想到许久不见的那个可爱正太弟弟,歪着头问杀生丸,她才不相信杀生丸会不关心犬夜叉呢。

听到犬夜叉的名字从莫莫口中吐出来,居然还有个“弟弟”的缀词,杀生丸的脸顿时黑了:“不要提那个卑贱的半妖!”

“什么嘛!哥哥,那是我们的弟弟,继承父亲血脉的弟弟,不要这么说他啦!”莫莫用力的戳杀生丸的肩膀,见他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对自己柔弱的可以的力道郁闷了,莫莫眼珠子一转,转而去拽他的头发,“哥哥,犬夜叉到底怎么样了?”

杀生丸看莫莫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沉默了一会,才缓缓的道:“不堪一击。”

莫莫黑线,这算什么解释啊,她要听的是犬夜叉的近况,而不是他的实力~~~呃,虽然莫莫觉得这个时候的犬夜叉的确弱的不堪一击……

见莫莫不满的还要追问的样子,杀生丸只好把属下打探来的消息告诉她:“十六夜死了,犬夜叉被逐出城,在野外游荡,一直到现在。”

“啊,那犬夜叉才那么点大,在外面要怎么过活啊?”莫莫捧着小脸,有点心疼那个小正太,虽然知道他有主角光环罩着,绝对死不了的,但是一想到那个有着心形小脸蛋看上去卡哇伊到不行的自家弟弟被一群低级妖怪惦记着,她就觉得好心疼,唔,千万不要给那张漂亮脸蛋弄出什么永久性无法恢复的伤势来啊,多个刀疤就算再帅她也不喜欢啊……唔,剑心除外。

“垃圾!”杀生丸从鼻子了哼出个音来,对那个半妖弟弟不屑到极点。

“杀-生-丸-哥-哥,犬夜叉可不是你这样天生的大妖怪,弱一点也是可以原谅的。”莫莫鼓着双颊,和杀生丸争辩。

“不要提他!”杀生丸对一向黏着自家的莫莫口中频繁出现的自家弟弟更加厌恶,那个柔弱的半妖,到底哪一点值得莫莫这么注意他!

“唔……杀生丸哥哥,我们去看看他好不好?我很想他耶。”莫莫眨巴眼睛仰头看着杀生丸,想让他带路,有杀生丸的鼻子,一定能够很快找到犬夜叉的!

杀生丸的脸全黑了,用力的将莫莫的头按倒:“不许!”

“可是……唔唔……”莫莫在他怀里挣扎着想要把话说完,可是杀生丸顽固的按着她,任她手舞足蹈的想要挣开都不放手,莫莫只能憋气的在他肩膀上恨恨的咬上一口泄愤。

杀生丸看着莫莫气鼓鼓的样子,无奈开口:“我有叫下属在后面看着他。”毕竟是父亲大人的儿子,就算是个半妖也绝不允许那些低贱的杂碎妖怪侮辱,犬夜叉太弱了,需要更多的锻炼,实战是最好的方法,所以他只是要求下属在犬夜叉有生命危险的时候才能够救他,其他时候绝对不允许出现。但是这个绝对不能够告诉莫莫,要是她知道了,按照她的心性一定又会闹起来的……杀生丸头痛的看着怀里沾染了很多“人类恶习”的莫莫,完全找不到解决办法,莫莫和那些该死的人类巫女学习的到底是什么,让她越来越心软不说,可偏偏对他的“杀伤力”却每日俱增,每次看到莫莫瞪着那双清澈银眸看着他的时候,他拒绝的话一点都说不出来了,明明知道这样子纵容莫莫是不对的,可他又偏偏很喜欢莫莫专注看着自己哀求的样子和因为自己笑起来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杀殿……你的EQ还能更低一点~~~)他不想去问那个喜好对自己恶作剧的母亲,虽然他知道母亲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直觉告诉他还是不要回去问的好。……算了,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总会明白的。

“啊,杀生丸哥哥最好了!!”莫莫顿时眉开眼笑,她就说嘛,小时候的犬夜叉那么弱,怎么可能在野外那么恶劣的环境生存下来,原来杀生丸哥哥还是很有兄弟爱的嘛~~~~

莫莫脑袋瓜子转啊转的,已经将杀生丸面无表情把犬夜叉按倒在草地上的场景幻想出来了,同样的金色眼眸,一个清冷一个灵动,一个暗涌着**火焰,一个羞恼成怒的更显明亮……同色的银发交织在一起,不分你我,还有交叠在一起的红白裘袍,隐约外露的修长躯肢……莫莫眼前顿时星光点点,吸吸鼻子,啊啊啊,她真想看现场版啊,两个气质完全不同的美人在一起,冰山气质面瘫美人攻,傲娇暴躁别扭忠犬受……不能想了,她快要流鼻血了~~~

“莫莫?”杀生丸看着面若桃花神情迷蒙的莫莫,总觉得莫莫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异,皱着眉用尖利的手指戳戳莫莫的面颊,看着莫莫回过神来,微眯眼示意莫莫解释。

“没……没什么啦,我只是在想杀生丸哥哥越来越好看了~~~”莫莫眼神闪躲的把脸埋在他怀里,蹭蹭,杀生丸身上带着一种奇异的清冷的香味,真好闻~~~~

杀生丸不屑一顾,妖力强大的纯血统妖怪大多生的面容精致俊美。妖怪之间看中的不是面容,而是实力,只有实力才能让他在这个世界中站得住脚,才能保护让妖怪们垂涎的自己妹妹,莫莫。……该死的,莫莫又被那些卑贱的人类习惯带坏了!

杀生丸还是妥协了,带着莫莫远远的追着犬夜叉去看。犬夜叉已经不是那个小小孩童模样的半妖,看上去已经是个半大少年了。原本有点婴儿肥的心形脸蛋已经消瘦下来,身姿修长了很多,最大的变化是比起第一次莫莫见到他的时候多了妖的野性,看上去像兽更多过人。

杀生丸一眼看到犬夜叉现在的样子就冷哼一声,眼底闪烁着怒气,他父亲大人的血脉,居然被这个半妖糟蹋成这个样子!还不如他亲手掐死这个家伙呢!

“好可怜。”莫莫看着犬夜叉跌跌撞撞在树林里奔跑的样子,身上火裘袍已经破破烂烂的了,俊俏的小脸上也满是伤痕,再看看追在他后面的那群张牙舞爪张狂的不得了的杂碎妖怪,犹豫了下,莫莫还是飞快的朝着犬夜叉身后射出了一箭,强大的净化之力伴随着强大的贯穿力直接擦着犬夜叉的脸将他身后那些追着他的妖怪尽数斩杀,杀生丸皱着眉一揽莫莫的纤腰,在犬夜叉反应过来之前带着莫莫飞速离开。

莫莫和杀生丸停下来的时候已经离犬夜叉很远了,莫莫站在山顶远远的看着山林间那个小小的红色身影,觉得很难过,也难怪当年那个乖巧迷糊可爱的小半妖会变成这样子脾气暴躁又别扭的孩子了,从小到大生活在人类世界的犬夜叉,妖怪的生活对他而言……还是太辛苦了。

“你在心疼他?”杀生丸危险的眯起金色妖瞳,异常平静的看着莫莫脸上难得出现难过的表情,说不上来是什么心情。

“……犬夜叉还小。”莫莫侧头看了杀生丸一眼,又专注的转过头去看那个小小的几乎看不清楚的自家弟弟,“而且还是半妖,一定过得很辛苦。”

以后他会更辛苦!杀生丸在心底沉默的加上一句,暗暗决定给那个半妖弟弟更多考验,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变强,绝对不是嫉妒!那种人类的情绪怎么会出现在他身上!

莫莫不知道自己看上去跟个仙人似得没有七情六欲的杀生丸哥哥已经暗暗把犬夜叉记恨上了,并且在以后她更多的维护犬夜叉自家弟弟的时候杀生丸成倍加码的在犬夜叉身上投注了自己的全部……谈不上杀意,只是有狠虐“沙包”的冲动。铁碎牙,那是他的,就算他拿不到,也绝对不会让犬夜叉这混蛋小子轻松拿到。从小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莫莫对谁这么关心过!杀生丸眯着双眼看着犬夜叉满脸复杂神色的看着那根注满净化妖力的长箭,不意外他能够从上面嗅出莫莫的独特气息,皱眉看了一会,转眼看到莫莫似乎还想把几瓶自己做的药膏拿给那个半妖,杀生丸反手一拽,直接抱着莫莫高高飞起来。

“呀,哥哥!”莫莫手一抖,手上的药瓶掉到地上了,她想要抓回来,但是一看到离地面越来越高的自己,顿时学乖了,紧紧的巴在杀生丸身上,不往地上看,直视杀生丸修长的脖颈,埋怨,“杀生丸哥哥,走这么快干什么,我还没有把药给犬夜叉呢,他身上一定受了很多伤……”

“死不了。”那种表面伤,一晚上就能好了,也就只有莫莫会担心来担心去的,杀生丸皱着眉加快速度,暗暗决定,以后绝对不带莫莫来看犬夜叉了,那个半妖对莫莫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唉……”莫莫趴在杀生丸肩膀上,忍着晕眩的感觉往犬夜叉的方向看了一会,“但愿下次见面他能够变强点。”

杀生丸没有说话,只是速度突然一快,莫莫“啊”了一声就闭上双眼不敢往下看了,巴着杀生丸的手更加用力,没办法,这种不是靠她自己力量飞起来的感觉实在是太危险了,呜呜呜……就算知道杀生丸绝对不会放手让她掉下去的,但是她还是会怕啊啊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朦胧的记忆

10.0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