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

离开

()杀生丸带着莫莫在野外接着游荡,后面还跟着好不容易找到两个人的邪见小妖怪,看着邪见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叙述自己千山万水寻找自己的杀生丸大人的艰辛历程,莫莫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她突然想起来邪见这个在剧中不大也不小的配角人物,她相信按照杀生丸的个性,邪见早就不知道被丢到什么地方去了。

杀生丸一直板着脸站在海岸边看着海天一色的地方,而莫莫则是坐在一边拿着木箭在地上戳螃蟹,邪见乖乖的站在一边,两眼冒着星星看着杀生丸,害的莫莫扑哧一声笑出来,乐个够呛。你能想象一个长相怪异只到她小腿高尖嘴青蛙眼的一个青皮妖怪用星星眼看杀生丸吗?那种赤/裸裸的崇拜的眼神,和现代那些追星族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它的长相,莫莫抽搐着嘴角,碍于杀生丸的面子实在不敢大声笑出来,这个场景实在是太……太怪异了!!也亏得杀生丸能够冷着脸没有表情,要是换个人,恐怕早八百年把邪见踢到看不见的角落去了。

“笑什么?”杀生丸不是很能理解的看着憋笑的莫莫,不明白有什么值得她笑的这么开心。

“没有。”莫莫擦擦眼角笑出来的眼泪,歪着头看杀生丸,“我们到这边来干什么?”

“父亲大人有个朋友在海底居住。”杀生丸简单明了的说明了来意,很简单,他打算去逼供来着。呃,要知道虽然犬大将虽然是个超级无敌的大妖怪,但是他的那些朋友大多数都是上年龄或者是有特殊能力的妖怪,在战力方面嘛~~~莫莫想了下那个冥加,由此可见,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值得称道的地方。

“你在这里等我。”杀生丸淡淡的决定,朝着海面上走过去,只是没走上两步,突然停下脚步,面容不善的看着天上的某处。

“怎么了?”莫莫支着下巴不解的看着杀生丸。

杀生丸没有开口,周围突兀涌起了狂风,莫莫皱眉,随即微笑起来,感觉周围突然出现熟悉的气息,跳起来,直接扑向那个烟云环绕的位置:“母亲大人!”

凌月仙姬伸手扶住扑到她怀里撒娇的莫莫,淡淡一笑,温和的摸摸莫莫的长发:“莫莫,在外面可好?”

“很好,杀生丸哥哥很照顾我。”莫莫在她怀里蹭了蹭,就站起来,歪着头看着跟在凌月仙姬身后出现的犬族妖怪,凌月仙姬的贴身侍女,有点不解,“母亲大人怎么出城了?”

“难道没事我就不可以出来走走吗?”凌月仙姬挑挑眉,扭头看向自己的儿子,笑容带着点不怀好意,“哟,杀生丸,见到母亲就是这个表情吗?”

杀生丸沉默的看着凌月仙姬,表情越发平板。莫莫在心底发笑,虽然说杀生丸的冷脸是天生的,但是也绝对凌月仙姬的功劳,如果不是凌月仙姬从小调戏到大,杀生丸还不至于面瘫的这么……完全。

“真是越大越不可爱了。”凌月仙姬摇着宽大的袖子,对莫莫是越来越满意,她自己的儿子为毛就不会像正常的小孩子那样对着她撒娇呢?杀生丸真是不可爱!

杀生丸很明显的看出了凌月仙姬的意思,额头的青筋狠狠的跳动了下,要他去做那种白痴的事情,那要他的脸摆在哪里!相比较母亲的调戏,杀生丸更加害怕莫莫会被自己腹黑母亲带坏掉,直截了当的开口:“有什么事?”

“真是的,这话说的实在是太伤母亲的心了,我儿,难道你就这样讨厌看到母亲吗?”凌月仙姬抹着根本不存在的眼泪,杀生丸直接无视掉,扭过头去,不看她。

凌月仙姬摇摇袖子,也不演戏了,微微颌首说出自己的目的:“我要带莫莫回去。”

“什么?”杀生丸和莫莫的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怒意,一个惊讶。

凌月仙姬很满意的眯起双眼,笑容越发温柔:“哟,有什么问题吗?”

“为什么突然要我回去,母亲大人?”莫莫歪着头想不明白缘由,先前和杀生丸一起出来游历,不是母亲允许的吗?

杀生丸沉默的直视自己母亲,要她给出个能让他满意的解释。

凌月仙姬轻轻笑了,没有看杀生丸,直接抓起莫莫的小手,淡淡开口:“你父亲来了。”

“父亲?”莫莫呆了。

凌月仙姬微微歪着头看莫莫,做恍然状:“哦,我忘记了,你父亲是东方的大妖怪。”

莫莫黑线,你根本不是忘记了,而是没有想过要告诉我!

“虽然他人品不怎么样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去见见他。”凌月仙姬转头看了看杀生丸,“你还是不要去了,我怕他会直接杀了你。”

杀生丸笑了,笑的很危险,周身杀气四溢,这简直就是挑衅,他杀生丸会怕什么?!“我要去。”

凌月仙姬挑挑眉毛,轻轻一笑:“那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死了那可不能怪母亲呐!”莫莫在一边听的黑线,这是正常母子之间的对话吗,为毛会这么诡异啊啊~~~

杀生丸冷哼一声,眨眼间就出现在莫莫面前,抱着莫莫飞快的朝着西国的方向飞过去,凌月仙姬看了一眼,笑眯眯的点头,很满意。

“夫人……”在她身后站着的侍女有点犹豫的开口,“公子这样会不会……”

“怕什么,那个老杂毛他倒是敢动手试试看!”凌月仙姬修长的眉尖一挑,脚下又踩了一下,这才后退一步,看看存在感极为薄弱的被她降落时候踩晕过去的小妖怪,“这个就是一直跟在杀生丸后面的小家伙?”还好没被她踩死。

“是的。”另一个侍女满脸的奇异,对杀生丸公子能够容忍这么一个实力低微又聒噪的小妖怪很是不解。

“我看是莫莫觉得好玩。”凌月仙姬好笑的转头看看海面,“走了。”三人又化为一道妖风,跟在杀生丸后面飞回西国去。

海面上,一个巨大的蚌升起来,张开来,中间坐了一个瘦小的妖怪,正在抹汗:“好险好险,还好杀生丸被带走了,要不然我就完了。”他可绝对相信杀生丸会不顾他和他家老爹的交情直接上手宰人的~~~~看来他要搬家了……

莫莫的老爹是个东方的妖怪,实力很强大,要不然也不能在两个成年九尾灵狐的看护下抓走她那从未某面上的未成年老妈去OOXX,而且也绝对够风流有魅力,能让她那个老妈爱上这种强/奸犯男妖为之生为之死。

当莫莫看着穿着华美汉装放在现代绝对是一偶像巨星级别帅锅的青年男子满脸惊喜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嘴角抽了。

“莫莫,我的宝贝!”那个美青年想上来拥抱莫莫,杀生丸迅速的拽着莫莫躲开五米远。

莫莫看看黑着脸的杀生丸,再看看哀怨的看着自己的那个亲生父亲,觉得这个世界癫狂了。

凌月仙姬落地,双手插在宽大的袖袍之中,略带戏谑的看着那个应该算是莫莫的亲生父亲的男人:“呐,看来你女儿不是那么待见你啊。”

那个男子立马收敛了满脸的哀怨表情,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淡淡的对着凌月仙姬点点头:“时间紧迫,我也不多说了,我要带莫莫走。”

凌月仙姬很明显是知道他来这里的目的的,没有什么表示,只是转头看向杀生丸:“哦,这种事情还是要莫莫自己决定。”

莫莫只感觉腰上的手臂猛然一紧,扭头看着杀生丸绝对称得上暴怒的表情,只能沉默的看着那个她现在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好一会,才慢慢开口:“我在这里过的很好。”她才不要跟着这个陌生人走呢。

“莫莫,离他远点,女孩子可不能这么轻易让男人得手啊!”男子一脸心疼的看着莫莫,用眼刀在杀生丸揽着莫莫腰的手上狠狠的剐过去,这个混蛋,居然还敢在他面前这么光明正大的抱着自己的宝贝女儿,真是找死!“而且,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莫莫,把你交给他我实在是不放心啊……”男子更加哀怨了,他的心肝小宝贝怎么能被一个修炼还不怎么滴的小狗狗给这么简单的拐过去啊!

杀生丸表情更加阴冷,如果不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是莫莫的亲生父亲的话,他肯定直接就杀上去了。

“杀生丸哥哥是最好的!”莫莫瞪他一眼,翻着白眼,“不要,我不要和你走。”

“这可不行,小宝贝,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身体的一些变化吗?”男子垂着头,很明显被自家宝贝女儿的言语打击到了,她居然宁愿跟着那个小狗狗也不愿意和他走……呜呜,他的女儿啊!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莫莫怔了一下,有点犹豫的开口:“……力量停滞?”她也不是没有感觉到,最近身上力量几乎完全停滞不再增长的现象,几乎完全停止住了,甚至还在倒退。

杀生丸环在莫莫腰侧的手掌猛然收紧,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莫莫从未对他提起过!

莫莫安抚的拍拍杀生丸的手,解释道:“我开始以为是因为力量成长到一定阶段的停滞需要某种契机才能提升的,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个样子呢?”

“那是当然。因为莫莫你还没有接受九尾狐家族的烙印传承。”男子微微昂起下巴,“我这次前来,就是专门接你回家接受传承的。”

莫莫勾着发梢,歪着头想了一下,才慢慢的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母亲大人曾经告诉过我,我的家族只剩下我一个了。”这个家伙可不是要骗她的哟。

“是只剩下你一个了,我的宝贝女儿,你和你的母亲长的真像……”对面汉服的男子两眼放光的看着莫莫,在杀生丸越发阴冷的表情中干咳了两声,回答莫莫的问题。“九尾狐有一个族地,只有身怀血脉的相关者才能进入,在里面就能够接受传承,那个地方在中原。”最后一个词他反复的强调。

莫莫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跟他去,妖怪的本能渴望着更强的力量,但是她本身却舍不得这里的一切,杀生丸哥哥,凌月仙姬母亲,还有这片熟悉的土地。

男子见莫莫不为所动,有点急了:“莫莫,你不能这样子待下去了,幼生期太久的话对身体有着极大的坏处,而且九尾狐只剩你一个了,难道你不想早点成年为自己的族群繁衍后代吗?”

子嗣的繁衍也是刻在妖怪最深处的本能之上,莫莫觉得自己抵抗不了这种诱惑,呃,接受个传承也要不了多久,现在距离犬夜叉剧情开始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应该……足够了,只要在杀生丸的手臂被砍断之前回来的话,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莫莫有点动摇了。但是她还是咬着下唇看看凌月仙姬,又看看杀生丸,希望他们能够提供给自己建议。

“去,莫莫。”凌月仙姬微微叹息,走过来,温柔的抚摸莫莫的长发,“我相信你的亲生母亲也希望看到你长大的样子的。”

莫莫瞪大眼睛看着她,再转头看杀生丸,杀生丸的表情显然有些挣扎,一方面他不希望莫莫离开,另一方面他又希望莫莫能够有更多的力量来自保。然而不需要想太多,他就下了决心,既然能够在莫莫小的时候把她送到巫女那里学习四十年的时间,那么去接受个传承也就几年的时间,这点时间,他等得起,而且……他也要变得更强才行!

“去。”杀生丸松开环在莫莫腰侧的手,微微颌首,“我等你回来!”

果然相当符合杀生丸的风格,莫莫无语的看了他一眼,只好乖乖的走到那个对她而言还是十分陌生的自己的亲生父亲身边,看他得意洋洋的表情,对杀生丸挑衅的样子,更加黑线了,话说回来,那个在母亲大人口中优雅温柔魅力智慧的亲生母亲到底看上眼前这个脱线的家伙那一点啊!口胡的说!!

就这样子,莫莫被这个她还没来得及问名字或者说已经脱线的忘记告诉自己第一面见到女儿的自己名字的父亲飞快的拖上华丽的出奇的马车,在只来得及和杀生丸还有凌月仙姬摆摆手告别的时候,就光速的朝着现在名叫中原的地方,远远的看见烟云缭绕中已经看不清楚的人影,莫莫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离家的小孩子一样,舍不得离开,心酸的感觉再一次涌了上来。可是……莫莫看着坐在她身边笑的像个傻瓜一样的自己的亲生父亲,唉,她估计这个恋女成狂的家伙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的把她放回去的。

走一步算一步。莫莫支着下巴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凉凉的思索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离开

10.5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