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归来

传承归来

()如果事先知道九尾妖狐尤其是她这一族的传承是这么困难的话,她宁可放弃也绝对不会来接受这种绝对会死人的传承!!!

莫莫的意识缩在识海的角落里,看着那些或妖或媚或艳或冷的各色美人前辈,在她的意识海里表演了一场叫群魔乱舞的演出,不分缘由的在莫莫的脑袋里展示着一种又一种身为她们这一族独特九尾妖狐应该有的知识气度……当然,还有魅惑之道。

莫莫这一族是天生的九尾灵狐,从一出生开始就具有灵性的九尾狐,而不是那些靠着采补修炼而来的低等品种——这是莫莫这个身体的曾曾祖母的原话。所以莫莫很幸运的不需要去采补那些强大的妖怪,只需要能够灵活完整的将自己身体里天生而来的强大力量发挥出来就足够了,当然,如果莫莫愿意靠采补强大妖怪来增加自己力量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就是了。莫莫听完这段介绍之后无力的撇撇嘴,得了,还采补呢,她只要能保证自己的力量能够完整不保留的发挥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她可是个宅女,宅女需要那么强的力量干什么!!

每个九尾灵狐在一定条件下会觉醒一种不同于继承血脉的另一种力量,比如说莫莫上次在死亡面前刺激出来的空间力量。莫莫听着眼前这些长辈的讲解,貌似这个能力在这里也不是最稀罕的,在他们这一族的历史里,曾经有一位获得一种能够在时间之间自由穿行的力量,靠着这个力量,那位前辈在过去和未来中自由穿梭,居然拐到了六个夫婿……而且都是非常了不起的传说级人物!当莫莫听到那个前辈的桃花史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好久都没有停下来,原来那么多的历史之谜……都是这个家伙搞出来的!!!只是,为毛前辈你看着我的眼神这么诡异啊~~~莫莫看着那个笑容甜美温柔腻人的不知年龄的前辈,突然觉得她笑的实在是太有深意了,再想到她的能力,莫莫咽着口水突然不想再问下去,虽然她肯定会告诉自己就是了。

还有一个前辈,她的能力就更加厉害了,言灵,如果具体形容的话,那就是传说中的乌鸦嘴,只要她想诅咒的,那就绝对没有不成功的,有时候甚至是祝福的话在她嘴里就变成了诅咒,而她的爱好就是做媒……而且都是给男人做媒。在她强大的言灵之力下,只有一位族内男性成功的发展出自己的能力,诅咒无效化,成功的娶回了这个乌鸦嘴老婆……莫莫看着那个冷艳的有着女王鬼禽气场的女前辈影像,再看看那个笑容温婉绝对弱受状态一张精致娃娃脸的男前辈,觉得九尾灵狐族真是个有爱的地方……

如果只是乱七八糟的在她脑袋里吵来吵去说个不停的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莫莫弱弱的捂着脑袋哀号,你们可不可以不要直接把你们那些千八百年的记忆都一股脑的塞到她的脑袋里啊!!真的好疼啊!!懒人一群,居然连写本修炼法传承书都不愿意,而是选择直接输灌记忆……你们还能再懒一点,输过来的记忆居然还不分类也不整理,前辈你们那些夫妻间的闺房之事她是真的真的一丁点也不想知道啊!!!啊啊啊啊!!她还是纯洁的未成年少女啊!!!

疼,很疼,莫莫捂着脑袋晕晕乎乎的左右看看,觉得周围环境似曾相识,眼前都是一片片金星在转,那些不属于她的勉强被她吸收完毕的记忆还在大大的影响着她的意识,莫莫真是庆幸自己精神足够强韧,没有在那些庞大而混杂的记忆中迷失掉,也没有变成精神分裂的精神病患者,只是她估计自己的性格还是会有所变化,毕竟那么多的经历记忆,说不受影响也是不可能的。好不容易莫莫缓过来,又是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

莫莫歪着头看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用了好一会才想起来自己所在的地方,只是……莫莫囧着脸思考,她到底闭关了多少年,周围的环境才能变化这么大?!站起来,莫莫揉揉盘坐的已经僵掉的双腿,尝试着走上几步,满意的点头,妖怪的体质真是不错,她都这么久没有动过了,居然一点影响都没有,什么肌肉萎缩啊神经麻痹什么的完全不存在。摸了摸空空的肚皮,好饿哦~~~

“哦,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终于醒过来了!”一个人影扑上来,莫莫面无表情的踹过去一脚,转头看看蹲在地上哀怨的画圈圈面上顶着一个红色鞋印的……好,是她那个万年美青年脸的亲生父亲。

“过了多少年了?”莫莫揉着眉心,语气不善的瞪着她的父亲,该死的,她还是被骗了,如果她接受的记忆没有错的话,她只需要随意挑一个记忆烙印继承就可以了,而不是把那些前辈的记忆烙印完全接受!很显然,她那个脱线的父亲还是有点脑子的,他想让莫莫一直闭关下去,然后把杀生丸那些都忘掉,就算不忘掉,也要淡下去到没有她来接受记忆传承之前那么重要的地步。

“莫莫……女儿,你在生气吗?”墨辰可怜兮兮的蹲在地上角落,看着女王气势十足面无表情的自家女儿,为毛啊,为毛只是闭了个关,他那个甜美娇俏柔嫩可人的小女儿就变成了面瘫冰山脸了呢!!!哦,还有腹黑属性。

“你说呢?”莫莫露出一个绝对妖娆的能让男人神魂颠倒的甜美笑容,顿时吓得墨辰好父亲缩成一团,眼泪巴巴的看着自己浑身冒火星的乖乖小女儿。

“我……我错了。”墨辰耳朵垂下来,看上去倒有点犬夜叉沮丧时候的味道。

莫莫心软了下,但还是很好的保持了打从自己清醒过来之后的女王性格。勾着长及小腿的银色发丝,莫莫淡淡的开口:“告诉我,已经过了多少年了?”

“六十……六十四年了。”墨辰低着脑袋很沮丧,他还是比不过那个该死的白毛小狗吗!

“六十四年?”莫莫喃喃的重复,皱着眉头想了下,脸色变了,如果她没有错的话,现在应该是犬夜叉剧情正式开始了,但是具体的情况她也不清楚。糟了,杀生丸哥哥!!!

莫莫顿时紧张起来,连忙拽起墨辰:“父……父亲,我要回去!”

墨辰视线游移:“啊,要和我回家吗,好啊,我一定大宴一场,把我的好友都请过来,让他们看看我的宝贝女儿!”

“父亲!”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莫莫已经可以很流畅的喊出来了,她皱着眉看墨辰,“您是知道的,我要回去看母亲大人和杀生丸哥哥!”

墨辰微微叹气,那种脱线怪异的性格一扫而空,转而化为王者才有的威严:“莫莫,你知道你选择的是什么样的路吗?”他真不希望看到那一天的到来。有时候想想,还不如不学占卜术呢,可是不学,又找不到被她刻意藏起来的莫莫……

莫莫眼波流转,那万年沧桑的记忆让她很容易想明白墨辰没有说出来的话,但她还是肯定的点点头:“我要去!”哪怕未来满是荆棘!

“好……”墨辰终于还是放弃了,虽然他看到的是凶兆,但是也不是没有转机的,虽然微弱了点,但也许可能莫莫能够安然幸福呢?……

“你去。”墨辰沉沉的开口,顿时像是老了很多岁,他定定的看着莫莫神似她母亲自己心爱女子的面容,“莫莫,只希望在某一天你做出选择的时候能够多想想身边的人。”

选择?什么选择?莫莫有点听不明白,但是心焦杀生丸和犬夜叉这对兄弟之间的纠葛和伤害,莫莫还是点点头,飞快的顺着墨辰所指的方向飞走。杀生丸哥哥,等着我!!

越是靠近,莫莫就越是心慌,那种不好的预感就越是强烈。莫莫看到隐约熟悉的风景,转头四看了下,便停下来调息片刻,将自己因为昼夜赶路带来的疲劳和过度消耗而疲倦不堪的身体调理一遍,这才在自己的私人空间里摸出杀生丸以前被她拽下来的头发编成的丝带,用记忆传承中的寻人法术展开搜索,蓦地,莫莫睁开双眼,终于绽出了自出关以来的第一个开心笑容,找到你了,杀生丸哥哥!!

“杀生丸哥哥!!”莫莫踏出扭曲的空间,一眼便看见被风之伤正面击中的杀生丸,惊惶的大喊,她还是迟了一步。杀生丸的目光转到莫莫身上,有瞬间的凝滞,下一秒,金色吞没了一切,莫莫看着空地,知道杀生丸是被天生牙的刀鞘传送走了,但是他还是会受重伤的啊!!莫莫落到地面,脸色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犬夜叉还在呆呆的看着手上的铁碎牙,莫莫已经从空间里取出很久不用的巫女装备长弓木箭了。

“混蛋,那是你哥哥!!”莫莫咬牙切齿,“你居然用刀去砍他!!”枉费她小时候那么努力的去改善这对兄弟之间的关系!!

犬夜叉这才醒悟过来,惊慌的看着莫莫,呆呆的喊了一声:“……姐姐。”她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可是杀生丸不是说她回中原了吗?

“笨蛋!!”莫莫拉弓,一箭射出来,犬夜叉本能的举刀去挡,手上的铁碎牙在碰到莫莫射出的长箭时候瞬间还原,变成了那破破烂烂的模样,紧接着,又是三箭射出,犬夜叉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瞬间被长箭贯穿,狠狠的定在高高的树上。

莫莫这才收起长弓,走到树下瞪着犬夜叉:“混蛋,就算杀生丸再怎么凶,那也是你哥哥,你砍了他的手臂,还把他打成重伤,找死是吗?!!”

犬夜叉委屈的看着莫莫:“是……是杀生丸他……”

“是哥哥!!”莫莫翻着白眼瞪他,抬手又是狠狠的敲了敲他的脑门,“你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这么孩子气啊,暴躁易怒,父亲大人怎么会有你这么个不求上进的儿子啊!!你看看你,连风之伤都用不出来,你丢不丢人啊!笨蛋,白痴!给我挂在这里好好反省,铁碎牙我拿走了,你只有认识到你的错误才可以把刀拿回去,知道吗?!!嗯,笨蛋弟弟!!”

莫莫气哼哼的捡起一边的铁碎牙,插入刀鞘,收入私人空间,看着呆滞的其他人,不满道:“看什么,不许把箭拔下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把箭拔下来!”说完,莫莫一个瞬移,追着自己刚才只来得及在天生牙剑鞘上留下的空间标记追过去。

在她离开之后,一众人等才稍稍回神。戈薇呆滞的看着犬夜叉:“她……她是谁?”

“是我姐姐。”犬夜叉垂头丧气的点头,想到小时候那个温柔亲切的姐姐,从来都是那么优雅高贵,却没有讨人厌的杀生丸那样子的傲气,姐姐现在一定讨厌他了,可明明就是杀生丸的错!看着将自己钉死在树上的三根长箭,插入身体的部分好像是虚无的,一点都不痛,但是却让他动弹不得。姐姐还是疼他的,这些灵力附加的箭一点也不疼,姐姐还是和以前一样……

“可……可是,她用的是灵力!!她不是妖怪吗?!”珊瑚惊愕的不行。

犬夜叉苦恼:“我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我见她的次数很少的,她和杀生丸一样强大,但是一点也不像杀生丸那样讨厌,温柔优雅亲切,她是亲善人类的大妖怪。”

看得出来,刚才那个美丽妖怪就算在那么生气的时刻,都没有伤害到站在一边的这些可谓陌生的人类。法师捏着下巴:“真是位美丽的小姐呢。”

“优雅,从容,很强大。”戈薇吐出几个词来,这才反应过来,“犬夜叉,你现在没有刀了怎么办?我,我怎么放你下来?”她尝试着去拔插在犬夜叉身上的长箭,但是却被强力结界给弹开,跌倒在一边的。

犬夜叉更加沮丧:“不用试了,莫莫姐姐是比桔梗还要强大的巫女,你肯定不行的。”难道他真的要去给杀生丸道歉?!!犬夜叉一想到可能的场景,整张脸都皱成一团了,不行,绝对不能向杀生丸低头!!虽然肯定又会被骂个半死,但是姐姐肯定不舍得他有危险的,莫莫姐姐是这个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亲人……

莫莫用最讨厌的飞翔加空间移动也足足跑了一天才找到杀生丸,让她不由得大骂那该死的刀鞘,传送的这么远干什么,她原本的力量就在这接连不断的跨海瞬移中消耗的差不多了,再加上教训犬夜叉那一顿,接着这样找人真的很累人,她毕竟还要留下一点自保的力量呢。当她终于找到杀生丸的时候,已经累的恨不得立马就扑倒在地好好睡上一觉了。

“杀生丸哥哥。”莫莫喘着气提着裙角小跑到杀生丸面前,跪坐在他身边的草地上就不想再爬起来了,累死了。

“莫莫。”杀生丸伸手,轻柔的揽住她,看着一向不喜欢走路速度极慢的莫莫从那么远的地方走到这来,肯定累坏了。心中狂喜,她,回来了!遵守承诺回来了!!

“对不起,哥哥,要是我早来一步的话你就不会受伤了……”莫莫看着他的断臂和身上的伤口,心酸的不得了,虽然知道这是在命运之中早已注定的,也知道他的左臂最后也绝对能长出来,但是真正看到一向爱护宠溺她的杀生丸好哥哥变成这个样子还是很难过。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杀生丸安慰着拍拍莫莫的头。

莫莫咬着下唇看着他,猛然想到一件事,连忙拿出匕首:“对了,哥哥,母亲大人曾经说过,我的血有帮助妖怪伤口愈合的能力,你试一试。”

可她还没划开手腕,杀生丸已经一把抓住她的手,带着点怒意:“不要伤害自己。”他宁可在这里多躺几天,也不想看到莫莫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哥哥!!”莫莫气鼓鼓的看着他,“就是一点血而已,不要紧的。”她还想割点肉让杀生丸试试看能不能把左臂长出来呢,虽然会痛,但是要是有效果的话那就好。

杀生丸的金色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却丝毫不见缓和,坚定的不肯让莫莫流一点的血。莫莫郁闷的看着他,好一会,才无奈叹气:“好,不割就是。”定定的打量杀生丸六十多年来变化不大的面容,莫莫终于放开心怀,展开双臂,笑容清澈而灿烂,不带一丝杂质,“杀生丸哥哥,我回来了。”

杀生丸微微怔神,看着莫莫小心的避开自己的伤口扑到自己怀里,像离开前那样熟悉的在他怀里蹭着,那种莫名的满足感顿时填满胸口,一种让他浮躁的说不明白的感觉满溢而出,他忍不住环住莫莫纤细的腰肢,用力的按在怀里,莫莫回来了,又是他的了!是站在他身边独一无二的存在!

兄妹两个都沉默下来,享受着六十多年之后再次见面的温情,莫莫知道在妖怪中像他们这样子好感情的妖怪亲人几乎是罕见的,人类灵魂影响占着大部分的她很喜欢很依恋杀生丸,但是杀生丸这样子冷心冷清的大妖怪也能这样子对她,莫莫觉得很开心,这样的兄妹情隔了六十多年也没有变淡,让莫莫开心的想要大叫。

莫莫眯着眼趴在熟悉的怀抱里,闻着那熟悉的香味,思绪中无法淡去的前世的那个身影让莫莫有瞬间的凝滞,然而这小小的凝滞也让敏锐的杀生丸感觉到了。杀生丸低头看着怀里的莫莫,皱眉:“怎么了?”

“啊啊啊,我一连跑了好多天,身上好脏!!!”莫莫从杀生丸怀里弹出来,在原地团团转,“我一定要去洗洗,这个样子好狼狈啊。”

杀生丸带了点笑意看着一向有点洁癖的莫莫现在风尘仆仆的样子,默然。莫莫捂着脸朝着最近的水源奔过去,而杀生丸则是好笑的看着莫莫站起来跑开,莫名的感到一阵心安,她回来了,没有失诺,她又回到了自己身边。杀生丸的金眸温柔的看着莫莫消失在树丛中的身影。但是突兀的,他眼神一变,又恢复到原先冷漠面无表情的样子,那个奇怪的人类女孩又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传承归来

10.9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