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者

穿越者

()莫莫洗完澡换上干净和服之后,顿感舒服多了,就连持续赶路的疲惫感都减轻很多,愉快的提起裙角,莫莫蹦蹦跳跳的往回走,但是陌生的气味却让她微微皱眉,这是……谁?

她远远的看见一个衣衫破旧的小女孩正顶着杀生丸那属于大妖怪的威压杀气和冰冷的面容忙前忙后,看长相,再想想原来的剧情,莫莫顿时想到那个几乎被她遗忘掉的一个配角,是那个玲吗?不对,就算是原版中的玲在这个时候也不敢这么靠近杀生丸的呀,她的眼神……不像一个小孩子。

有着N多记忆可以说从心里上来讲莫莫绝对是个很有经验的老妖怪了,只是一眼,莫莫就看出了这个人类女孩子那完全不符合年龄的表现。而且……莫莫凝起灵力汇聚在眼睛部位,看到了她的灵魂,一个成年人的灵魂,还有一个被挤压在角落几乎破灭掉的幼嫩灵魂。

莫莫怔了下,顿感无语,该不会又是一个穿越者?!她的运气也未免太好了点,在自家老祖宗的记忆里,这可是非常难得一见的啊!!唉,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看过原来的动漫,而且绝对是杀生丸的FASS,已经把注意打到杀生丸身上了,也不想想,杀生丸好歹也活了好几百年了,你那看似遮掩的好好的花痴眼神实在是太赤/裸裸了,会让人很讨厌啊。

莫莫翻个白眼,暗暗好笑。站在一边看了一会,莫莫眯着眼睛愉悦的开始思考待会看到这个原本不存在于剧情中的自己,这个“玲”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惊讶那是肯定的,然后就该试探自己会不会是穿越者,莫莫摸着下巴把记忆中关于穿越者出现并和自家老祖宗接触过的那些拽出来,理了一边,嗯,那么,这个穿越者……到底人品如何呢?莫莫想到之前那些老祖宗的经历,淡金色的眼眸微微黯淡,打定主意在没有看到这个女孩的本性之前绝不暴露自己的身份。而且,还要好好的试探一下才能决定要不要把这个穿越者留在杀生丸哥哥的身边,如果是威胁,那就一定要隔绝!

想好了,莫莫便挂起大大的笑容走近早已察觉自己的杀生丸:“杀生丸哥哥。”语气温柔甜美,又带着点娇憨和魅惑。

杀生丸自然知道她在看,疑惑的看她一眼,对她的语气感觉有些奇怪,但还是没说什么。莫莫习惯的依偎到他怀里,假装好奇的歪着头看着这个“玲”,绽出自己被那些该死的老祖宗们训练出来的无敌微笑问道:“哥哥,这个人类女孩是谁啊?”

杀生丸略略皱眉,有点奇怪一向对人类十分亲善的莫莫怎么会用出这个词来,但还是有问必答:“不认识。”

“玲”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但还是强撑起来,露出一抹羞涩胆怯的笑容,可惜有点僵硬就是了。

“那天是她在照顾你吗?”莫莫装作好奇的支着下巴看着玲,随即露出一个更加绝美无邪的微笑,“真的很谢谢你哦,人类的小丫头。”杀生丸沉默,不知道莫莫在搞什么主意,但是那个人类女孩脸上一闪而过的嫉妒杀气却让他微微眯起了双眼。

当然,莫莫也看到了,哎呀,嫉妒她是妖怪,还是这样美丽的和杀生丸有着极佳关系的女妖怪吗?莫莫冷笑了下,面上还是和善微笑着:“以后不用麻烦你这么‘特地’的跑上山来看哥哥了哦,我会好好照顾哥哥的,你一个人类小女孩在这山上还是很危险的。”

“玲”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慌忙的摇头,没有说话,莫莫估计她穿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声了,可惜她不是圣母玛利苏,要是收留这个穿越者,天知道会不会再次发生那种老祖宗遭遇的事情啊,现在的她,会将一切威胁扼杀在摇篮里,她可以不杀这个穿越者,但是也绝对不会留她有害到自己和身边人的可能性。装作不知道不认识就好。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我送你下山,明天你就不用来了哦。”莫莫抬起右手,往“玲”的身上施加了一个空间瞬移,将她送到山脚下,这才满意的扭过头看杀生丸。

“为什么?”杀生丸开口。

莫莫微笑,却带着一丝奇异:“这就是我接受传承的好处了。”杀生丸没有追问,他不知道莫莫到底接受了什么样的传承,肯定是很辛苦的经历,杀生丸担忧的看着她,莫莫笑了笑,“没事的呦,哥哥,都过去了。”

杀生丸看着她,莫莫却突然狡黠的一笑,笑的杀生丸莫名其妙,正当他疑惑的时候,柔嫩的事物贴了上来,轻柔的,带着丝丝甜意,叩开了他的唇。杀生丸这才反应过来,看着莫莫放大的面容。柔软的舌尖探入,他不由自主追逐着那香甜柔软的气息,反客为主,难以自抑的搜掠着那香甜,巡礼膜拜般的进入透发着诱人气息的小嘴,纠缠追逐着那丁香小舌,吸吮着莫莫口中全部的唾液。

蓦地,一丝馨香甜美的液体随着他的吸吮没入口中,杀生丸几乎是瞬间便从这一吻的美妙感觉中回神,他惊怒的看着莫莫,想要后退,莫莫却调皮的舔着他的唇瓣,拉出一道暧昧的银丝,又伸手环住他的脖子,重新覆上去,灌入更多馨香甜美的……血,对,就是血,杀生丸在小的时候偶然尝过一次的,那种美妙的如同罂粟般令人着迷渴求的血液。本能的吞咽,感受着强大的生命力在身体里蔓延,迅速的修补着伤口,枯竭的妖力重新沸腾,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恢复起来。微微眯眼,杀生丸掠夺的扣住莫莫的头颅,狠狠的吻住,唇齿相依,不留一丝缝隙,凶狠的夺走莫莫口中最后一丝空气,灼热的,带着惩罚意味的,让莫莫连呼吸的机会都没有,直到她软绵绵的倒在自己怀里,杀生丸才放开她,看着她泪眼朦胧的大口喘息,伸手抚摸她银白色相比较自己头发而言更加浅淡的发丝,只是一个吻,就隐隐的让他有失控的感觉。他此刻,无比的渴望着,用占有的姿态疼爱着这个躺在他怀里的带着他妹妹身份的少女,可是……悄悄握拳,不是时候。他明白了,完全明白这个被他认定的少女在他心中的定位,不是妹妹,而是他渴望一生相伴的亲密伴侣。他还要更加强大,强大的能够将她整个的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再无丝毫危险为止,那个时侯,他就可以以拥有的姿态和她在一起,再无阻拦,那个是莫莫父亲的男人,也别想再阻拦他!杀生丸温柔的梳理莫莫的长发,低头看着泪眼朦胧大口喘息还没有回过气来的莫莫,还是一如既往的可爱呢。

“你……你,你故意的。”莫莫恨恨的敲了他一下,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按照老祖宗的方式骗杀生丸吸自己的血自己会心慌慌,而且还面临气竭而亡的危险,可是来不及多想,看到杀生丸皱起的眉,她才想起杀生丸身上还受着伤,慌忙去看自己敲的地方,“你身上的伤好了没有?”说着便要扒开他身上的和服好好看看。

杀生丸一把按住她的小手:“已经好了,不用看了。”再这样下去他可按捺不住自己的野性本能了。

“那我们回去。”莫莫愉快的环住他的脖子,有点困倦的打个哈欠,“我想念母亲大人了。”

杀生丸听言,原本下山的脚步微微一顿,妖力涌出,毛绒绒的长尾缠绕在莫莫身上,腾空而起,带着莫莫向着西国的方向飞去,转眼之间便没入云端。

杀生丸离开不到片刻,在他原本躺着的草地上出现一个气嘘喘喘小女孩,正是让莫莫提防的玲,她恨恨的看着空无一人的草地,眼中酝酿着无匹的恶毒和嫉妒。蓦然,一道人影落到她面前,让她有点惊恐的后退了一步,看着来人的眼中满是复杂。

“喜欢那个大妖怪吗?想要和他在一起吗?”来人在白色的狒狒皮下看不见面容,只是温柔的伸出手,“跟我走,你将会得到你想要的。”

玲看着他,良久,皱眉,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话来。

“呵呵,难道你不想要一副更加美丽的面容,甜美的嗓音和……成熟女子的身躯吗?”狒狒皮下的男子低沉的嗓音带着诱惑的磁性,“像那个女妖怪一样,有长长久久的生命,陪在他的身边?”

玲两眼瞪大,暗暗咬牙,重重的点头,朝着披着狒狒皮的男子伸出了手,无数的妖怪从那张狒狒皮下涌出来,载着玲,朝着不知名的远方飞去,带去一个未知的未来。

凌月仙姬看到莫莫的时候只是微笑,没有追问她接受的记忆传承到底怎么样,但是莫莫还是很恭敬的向她行礼,这些年都没有来看她,实在是让她惭愧。当然啦,杀生丸这个面冷心更冷的家伙是绝对不会自己主动回来看母亲大人的。聊了一会,莫莫就被不耐烦的杀生丸带着去了自己的宫殿。

莫莫歪着头看着已经换了新的和服铠甲也修好的杀生丸,怎么这些年不见,他好像更冷了~~~~

沐浴完毕的莫莫披散着头发看着难得不穿铠甲衣着休闲的杀生丸,他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却有种放松愉悦的感觉,这对于和杀生丸在一起从小呆到大的莫莫而言,简直是没有办法想象的事情,什么时候她家的冰山面瘫哥哥居然也会笑啊,不是冷笑邪笑带着杀气的笑嘲讽的笑,而是最最正常不过的微笑!!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杀生丸哥哥,你在笑耶!!”莫莫扑到他怀里,瞪大了双眼看着嘴角还挂着一丝残留笑意的杀生丸,不敢相信的去碰了碰他的脸。

杀生丸又恢复为平常那种面无表情的状态,很淡定的抓起没骨头一样趴在他身上的莫莫,惯性的给她摆好靠在怀里的姿势,然后捏着她的头发梳理,莫莫的发丝柔软顺滑,手感绝佳。

“不要这个样子吗,我还想看耶!!”莫莫气鼓鼓的嘟起嘴,看着某个不识趣的面瘫男,伸手戳他的胸口。

杀生丸捏着她的手,淡淡的开口:“你的传承到底是什么,你看上去变了很多。”变得更加……魅惑了,难道莫莫会变得和那些妖狐一样?杀生丸皱眉,简直没有办法想象。

莫莫僵硬了一下,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的胸口,郁闷的要死:“唉,别提了,那简直就是……哥哥我不想说,不要问了。”被那么多性情各异的老祖宗虐,她觉得自己现在还能维持不变的性格而不扭曲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杀生丸顿了一下,还是伸手按上莫莫的后背:“那就算了。”他不会强迫莫莫,想了下,又冷冰冰的开口道,“以后要乖乖跟着我。”他无法忍受莫莫再被带离他身边。

“知道了,杀生丸哥哥,这些年你还好吗?”莫莫有点心疼的看着杀生丸被犬夜叉砍掉的左臂,虽然知道最后还是会长出来的,但是还是会让她心疼,“你的左臂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杀生丸皱皱眉,看着莫莫担忧的样子,有些莫名的愉悦感,“被铁碎牙砍掉了。”

莫莫气呼呼的看着杀生丸:“你也要小心点啊,虽然哥哥已经很厉害了,但是铁碎牙可是父亲大人的佩刀呢,犬夜叉再怎么废材,也是父亲大人的儿子,你也太不小心了。”

如果是别人这样说,杀生丸肯定会直接砍人,但是说出这话的是莫莫,他却觉得莫莫的关心很让他满意,杀生丸没表情的抱着她:“不碍事。”虽然一只手有些时候不太方便。

“怎么可能呢!!哥哥你又在逞强了。”莫莫从他怀里仰起头来,看看天色,叹气,“算了,今天的天色也不早了,哥哥受伤才刚刚好,我们还是早点休息。”最重要的是她赶了那么多天的路,快累毙了~~~困死了,要睡觉!

杀生丸本来想要拒绝的,但是对上莫莫清澈的倒影着他的样子的银白眼眸,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沉默的抱着莫莫躺下,看她忙前忙后的给他盖好被子,完全忘记了他是个大妖怪根本不会被冻到的事情,很满足。莫莫像小时候那样子窝到他怀里,环着他的腰,轻笑盈盈的在杀生丸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晚安,杀生丸哥哥。”

“……晚安。”杀生丸迟疑了下,也说出了这句话,莫莫愉快的闭上眼,睡过去,而杀生丸则是抱着睡的香甜而毫无防备的莫莫一夜无眠,莫莫已经长大了,虽然还没有成年,但是身为九尾狐妖的魅惑力却是与日俱增,在莫莫回来之后就更加凸显无疑,就是他也忍不住有些心动,那柔软的散发着香甜诱惑气息的娇躯,粉嫩的似乎会滴出水的小巧唇瓣,白里透红的水嫩肌肤,呼吸间吐露的清幽甜香……杀生丸看着怀里自己这个毫无血缘的却又是一母生出的妹妹,头一次的放任自己失去警觉看呆了~~~

而在不远处某个房间用法术偷看的凌月仙姬则是碎碎念的不停的在嘀咕:“笨蛋儿子笨蛋儿子,你为什么还不出手啊啊啊啊!!!趁着莫莫还没有成年赶快上啊,只要在她身上烙上你的气息她以后就完全是你的了!!!你这个笨蛋大笨蛋啊!!!”枉费她还特别的让两个人一个房间又给莫莫的洗澡水放了那么多的媚药啊!!!!(不得不说,杀生丸在有这么一个超级强悍外加表里不一的母亲大人明里暗里的帮助的情况下还是没有拿下现在对他毫无防备的莫莫,真是令人悲催的一件事情啊!)

“早安。”莫莫一睁开就对上一双熟悉的金色眼眸,在微微走神了一下后迅速回神,绽出甜美的微笑,开口道早安,“杀生丸哥哥,昨晚睡的好吗?”

“嗯。”杀生丸意义不明的从鼻子里哼出个音来,就松开手坐到一边的窗户边,看着莫莫揉揉眼睛叫来仆女帮忙穿上华丽的和服,与以往略有区别的是,不是那种厚重华丽的十二单衣,而是一件雪白简单但是精致华丽的和服。

莫莫穿上之后才有心情对着镜子看着自己与以前不同的装扮,捏着袖子左看右看:“耶?杀生丸哥哥,我觉得这件和服和以前的好像不太一样呢。”很漂亮,尤其衣摆下面那一片片散碎的樱花瓣,更添了几分灵动感,行走带着几分轻灵优雅,更像精灵一般。

“那是母亲大人特别制作的。”杀生丸在一边解释道,“本来是打算在你离开之前送给你的,可是母亲大人为了强化防御效果,没来得及制作好,就留下来了,现在你回来,自然要穿上。”

“母亲大人最好了。”转了一圈看着自己的漂亮和服,莫莫笑眯眯的蹭到他腿上,歪着头看他,“莫莫一醒过来就跑回来了哦,在那里的时候好想杀生丸哥哥和母亲大人呢,杀生丸哥哥想不想我?”

杀生丸沉默的看着她:“……想。”在莫莫那泪眼朦胧垂涎欲泣的攻势下,杀生丸不得不吐出让莫莫满意的回答。

“哥哥最好了,莫莫最喜欢哥哥了。”莫莫得到满意的回答,欢快的在他怀里打滚,九根雪白的尾巴摇啊摇的异常欢快,看的杀生丸微微勾起嘴角,在莫莫最欢快的时候,捏住一个尾巴,略略用力一拽,就听见莫莫顿时惊叫着捂着屁屁跳起来面颊通红愤恨不已的模样,嗯,手感更好了。

“杀生丸!!!”莫莫扑过去狠掐胆敢捏她尾巴的混蛋腹黑面瘫男,又掐又咬的狠狠报复。杀生丸原地不动,任由莫莫孩子气的报复,金眸柔和的似乎要融化一般。远远的,站在远处看着嬉闹的两兄妹的凌月仙姬,看了一会之后转身离开。

“夫人,您不是要去看公主吗?”她身后的侍女很是不解的看着突然改变主意的凌月仙姬,轻声问道。

“不用了,莫莫看上去很好,杀生丸也很好。”凌月仙姬微微眯起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杀生丸能开窍把莫莫拿下啊,她可是万分期待看到墨辰那个家伙扭曲掉的脸色呢!

杀生丸答应了莫莫带她回来看凌月仙姬,但是在看了之后,立马就在下午带着满脸不舍的莫莫离开了西国宫殿,让不愿离开的莫莫气鼓鼓了好一会,发誓不要理会杀生丸的,但是不到十分钟又在杀生丸恶劣的不断拔高两个人在空中的高度和越发迅猛的速度下向杀生丸妥协,牢牢的巴在他身上,不肯放开。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穿越者

11.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