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往五百年后

去往五百年后

()跟着杀生丸走,莫莫才知道现在杀生丸已经放弃夺去铁碎牙了,转而追杀胆敢戏弄利用他的奈落,只是奈落别的不行,但是躲藏能力那绝对是一流的,单看杀生丸这种嗅觉敏锐的犬妖漫山遍野的都找不到就能够知道奈落的躲藏能力到底有多强了。

莫莫隐约还记得些许内容,奈落最先出场的时候是借用了一个叫阴刀的城主形象,骗了珊瑚,还拐走了她弟弟,后来吗……莫莫苦苦思索,如果她的记忆还正确的话,直到玲被抓去的时候奈落才消失去了白灵山的,在那之前可一直都是呆在一个被瘴气包围的死城里,人类的地域绝对算不上小,而想要找到奈落……很难。

好在杀生丸最不缺的就是耐心了。

莫莫歪着头看着站在迎风口的杀生丸,知道他又是在感知风中的气味了,无聊的打个哈欠,接着编丝带,发带是她剪断自己的头发和杀生丸的头发混合在一起的,按照传承的法术编制起来,只要杀生丸一直带着这根丝带,莫莫就能够随时感知他的具体位置,而且可以在瞬间空间移动到他身边,再也不用像上次追着那个模糊的空间坐标到处乱跑了。可是……这结也太难打了!莫莫苦着脸看着绕成一团乱麻的发丝,知道自己的功夫算是白费了,又要全部解开再重新来过了。

唉,以前看穿越文里的那些女主不是文采拔尖技艺出众就是身轻如燕歌舞双绝外加心灵手巧,手上的功夫那更是没话说,不仅战斗能力暴强,而且针线烹饪样样精通,后面追着痴情绝对的美男N只……自己也是穿越的耶!莫莫囧着脸开始思考自己拿的出手的能力。

战斗能力?她的力量只对妖怪有效,而且完全没有近身攻击能力,如果按照网游的说法,那就是绝对高攻低血的法师型存在~~~

琴棋书画?弹琴……她花高价用了六年时间学来的钢琴十级不知道算不算的上,至于其他的乐器……勉强会一点点;下棋,她会飞行棋,五子棋,围棋象棋那种难度对她而言就高了点;书?莫莫觉得自己虽然前世考上了大学,但那是艺术学院,她只能很心虚的说一句,自己的古文实在是拿不出手,只有那些能配乐的古词能唱出几首来;画画?如果铅笔漫画也算的上是画画的话,那她可以挺自豪的说上一句,很不错的呦,那可都是画漫画人物男男配对练出来的~~~

再说歌舞,呃,她学的就是民族歌舞这个专业来着,但是要做到像那些穿越女主一样一舞就能让N多攻受气质各异的帅哥为之倾倒的,莫莫觉得有些不切实际,如果不是国际出名的舞者,且没有足够的声光服装搭配的话,单单在几个木头架子搭成的台子上跳出能让人倾倒的舞姿来……要么那些男的都是脑残,要么古代人的欣赏水准实在太低,莫莫暗暗吐槽,说的好听,也不想想要跳到那样的水准到底要怎样的天分和多少年的练习,这一点曾经为专业人士的莫莫童鞋可是很有发言权滴~~再说唱歌,莫莫沮丧啊,她先天条件不好,嗓音不行,配唱还差不多,但是要想靠唱歌出名,在前世那简直的做梦!莫莫停下手,如果是她现在这种长相这种嗓音和身材,倒是很有可能成名……摇摇头,莫莫觉得那实在是太遥远且不且实际了,这么多年的妖怪生活已经让她清醒的认识到想要再穿越回去那简直是做梦,而且……莫莫有些失神的看着杀生丸,苦笑着低头,回去了又能怎么样呢,那里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存在,如果要她舍弃这里的一切回去的话,莫莫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至于针线烹饪……莫莫黑线的看着手上已经做了五六天还是没有弄好的丝带,再想想自己会做的菜,红烧鱼,水煮鱼,烤鱼,炸鱼片……除了做鱼之外,莫莫就再也不会做别的菜了,唔,就这几样也是她报废了几乎半个厨房浪费了无数食材才学会的呢!

垂着头比划了下,自己很坏心眼,那么喜欢恶作剧,贪吃犯懒,还是标准的腐女宅女,还有些没心没肺,且情商极低(她曾经的好友都是这么说的),这样算下来,莫莫觉得自己相对于那些甚至可以领兵打仗一统江山后宫爆满的穿越万能玛丽苏女主而言,简直就是个杯具……

“……?”杀生丸看着莫莫突然很沮丧的垂下小脑袋的样子,不解的抬起莫莫的下巴,微微皱眉,他不喜欢莫莫这个样子。

“没事啦。”莫莫把杀生丸的坎肩拉过来抱在怀里死命的揉捏,手感乱好一把的,“杀生丸哥哥,你觉得我是不是很没用?”

杀生丸看着莫莫沮丧的不能再沮丧的表情,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来,伸手把莫莫拉起来,揽在怀里,安抚的拍拍她的后背,嗯,顺毛。

“我一定很没用对。”莫莫往他怀里蹭,吸吸鼻子,“明明天赋很好的,但是我学的一点都不用心……”

“你先天体质弱。”杀生丸淡淡的解释,他突然想到莫莫刚出生时候小小的一丁点躺在他手心的样子,毛发雪白,娇小柔弱,呼吸细微的几乎察觉不到,似乎随时会死掉一样,但是她还是平安的成长起来,长大到现在的模样,杀生丸觉得自己当初那么用心的给她输灌妖气真是个绝对正确的选择。

莫莫在杀生丸怀里仰起脑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你是在安慰我,我知道我很弱的。”

杀生丸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莫莫了,只能抱着莫莫,低低的在她耳边道:“我在这里。”会保护你,永远。

莫莫听着杀生丸的心跳,觉得心情好多了,被杀生丸抱着,几乎就要睡着,但是突兀的,她想到一件事情,急忙蹦出杀生丸的怀抱:“对了,犬夜叉在哪里?”

杀生丸表情猛然一僵:“你找他?”不知道为什么,莫莫总觉得杀生丸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冷。

“嗯,他的铁碎牙还在我这里呢,而且我还把他钉在树上……还没放下来~~”莫莫很是心虚,她这几天只顾着和杀生丸闲逛了,差点把犬夜叉给忘掉了~~~

杀生丸皱眉,没有想多久,抱着莫莫纵身一跃,直接飞了出去,从山顶直接滑翔而落,当然啦,他还没有忘记邪见这个跟了他几十年的小妖怪,尾巴一卷,直接拖着朝着之前和犬夜叉战斗的地方飞奔而去。

“啊啊啊~~太快了!!!”莫莫看着周围飞掠擦过的树林,这比在高空飞翔还要更加有视觉冲击力,啊啊,要是一个刹不住撞上去该怎么样啊!!!死死的抱住杀生丸,莫莫有时候真是对杀生丸这种恶趣味无语了。

杀生丸没表情的勾了勾嘴角,按住莫莫因为狂风而四处吹散的银色发丝,速度再次猛然提升。

不得不说的是,杀生丸和莫莫赶过去的时候还是相当巧合的,奈落的分/身御姐神乐带着一个搞不清楚名字长相暴丑的很明显也是奈落分/身的妖怪正在攻击,而琥珀、戈薇还有弥勒正辛苦抵挡着对方的攻击。

“奈落。”杀生丸猛然停下来,站在一边皱眉看着天空飘着的那根羽毛上的女人和地上的妖怪,表情冷漠。

“呀,差一点。”莫莫紧张的拍拍胸口,从杀生丸怀里跳下来,不理会警戒的神乐和妖怪分/身,径直走到树下仰头看着被她钉在树上不得动弹的犬夜叉,手一伸,铁碎牙出现,莫莫皱着眉看着犬夜叉,轻缓的开口,“犬夜叉,你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

“莫莫姐姐,快放我下来,我要杀了这个混蛋!!”犬夜叉暴躁的在树上挣扎,尤其看到戈薇被打倒在地的时候,更是狂躁不已。

“淡定!”莫莫皱眉,表情很是郁闷,唉,好好的一个小白正太居然变得这么暴躁,这该是什么环境才能造成这样子的状况啊,莫莫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犬夜叉,“犬夜叉,我可是巫女,这种吃人的妖怪我是不会放过的,再不行,还有杀生丸哥哥呢,现在你给我道歉!”这才是最重要的。

一听到莫莫的话,犬夜叉原本暴躁的脾气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的软了下来,可怜巴巴的看着莫莫,再看看站在一边完全是旁观系的杀生丸,他真是低不下头道歉啊,杀生丸那混蛋把他打得那么惨也不见姐姐说他!!犬夜叉委屈了,顿时吼道:“我才不要向这个混蛋道歉!!”

莫莫皱眉,对犬夜叉傲娇暴躁的脾气很是无语了,都把他挂在这里五六天了也不见他有丝毫悔改的迹象,难怪总是会中奈落的陷阱。真不晓得这种暴躁的性格到底像谁!再想想他之前被奈落陷害,好不容易一个初恋又破灭了,顿时心软了,虽然还是生气,但是语气已经放软了下来:“犬夜叉,再怎么样杀生丸也是你哥哥,态度好点。”眼看犬夜叉又要发飙,而杀生丸的表情也是越发难看,莫莫连忙上前拔掉自己先前射过去的长箭,放犬夜叉下来,把铁碎牙还给他,“铁碎牙是父亲的爱刀,既然留给你了,要好好珍惜。”

“……姐姐。”犬夜叉感动的看着莫莫,她居然没有把刀给杀生丸。

莫莫好笑,伸手像小时候那样子揉揉他的头顶:“犬夜叉还是像小时候一样可爱呢。”

“我长大了!”犬夜叉别扭的挣开莫莫的手,脸红的跳到一边嘟囔着。

莫莫好笑,还想调戏两句,但是莫名的一股恶意的力量在侵入,她略略皱眉,周身的妖气流转,恶狠狠的瞪了那个胆敢窥视她心灵的混蛋一眼,她想起来这个家伙是奈落的哪个分/身了,就是那个会读人心的无心鬼,但是想读她的思想,简直就是找死!!毫不客气的反击,无心鬼顿时抽搐着倒地不起,口吐白沫。

“怎么了?”众人都不明白的看着无心鬼,这是怎么回事?!

“白痴!”莫莫翻个白眼,白痴一枚,难道不知道精神系和幻系是九尾狐的拿手好戏吗,还敢拿出来现眼,不想解释,莫莫径直走到杀生丸身边,“哥哥,可以走了。”

杀生丸皱眉看着莫莫,又看看犬夜叉,冷声开口:“我去杀奈落,你先在这里等我。”虽然犬夜叉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再加上莫莫应该还能够自保的。

“啊,知道了。”莫莫乖乖点头,看着神乐把无心鬼带走,而杀生丸毫不犹豫的原型化,追了上去,这才转头笑眯眯的看着几人,微微点点头,“打扰了,我是犬夜叉的姐姐,莫莫。”

莫莫跟着几人回了村落,有鉴于她大妖怪的外形实在是太扎眼,莫莫启用了人类形态,换上巫女装,显然就是一个高贵的大巫女,比起戈薇这种半调子的巫女而言,不知道要强上多少倍。

“唔……这个地方我来过。”莫莫皱着眉看了一会,才歪着头认真的思考了一会,恍然的敲着手心,“对了,我师兄的一个弟子家就在这里,就是那个守护四魂之玉的小巫女,资质绝佳,还是个小美人。”并且还是犬夜叉的老相好。

“您认识桔梗大人?”珊瑚惊愕了。

“哦,我也看过四魂之玉呢。”莫莫点点头,不太在意的道,“后来被师兄拿过去保管了,那是翠子大人与妖怪战斗留下来的遗物,翠子大人比较强。”

“姐姐居然认识桔梗……姐姐居然认识桔梗!!”显然这个事实对犬夜叉的打击比较大,直到进了村子,他都神色恍惚的没有办法回过神来。

“莫莫殿下居然是巫女……莫莫殿下居然是巫女……”同样恍惚的,还有被莫莫人类外形巫女装扮打击到的邪见,他头一次看到莫莫这个状态~~~

“纯正妖怪居然是巫女……她居然是巫女……”珊瑚觉得自己的思想被完全颠覆了,一个是桔梗大人师叔的大妖怪巫女~~~

至于弥勒,在试图向莫莫第三次告白的时候终于被某个除妖师**了,现在正被云母驮在背上~~~

唯一还算比较正常的就是现代来的没有太多常识的戈薇了,她对同职业且相当漂亮和善的莫莫很有好感,在简单的试探之后就和莫莫手挽手亲亲热热的聊开了。

“呀,你真的是从五百年之后穿过来的吗?”莫莫做出一副很是惊讶的样子,一边暗暗唾弃自己的装模作样,一边开始对好哄的戈薇笑眯眯的说出自己的本来目的,“好想见见五百年之后的东西呢~~~”怀里还抱着被她的气息吸引崇拜的两眼都是桃心的小狐狸七宝~~~~

坐在枫婆婆的屋子里,莫莫按照巫女的习惯和枫婆婆简单的招呼了几句,就得到了认可,而莫莫那一身圣洁的灵力也足够让普通的杂碎妖怪退避三舍了,同时也让枫婆婆放下了所有的戒心。简单的聊天之后,就各自散开做自己的事情了,而莫莫也被犬夜叉拽到了一边,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莫莫也大概能够猜出他在想些什么。

“姐姐,桔梗她……”犬夜叉蹲在莫莫面前,呼哧呼哧的想要说话,但是却怎么都说不出来。

“我碰到过她。”莫莫是在说谎,她看着蹲在地上看着她的犬夜叉,伸手拍拍他的头,“而你们的事情我也大概了解一点。犬夜叉,我很奇怪,你为什么会和她在一起?”她可是见过犬夜叉那个时候的样子,在妖怪之中挣扎的犬夜叉完全就是头野兽,很难接近,更别提是死对头的巫女了。

犬夜叉有点别扭的转过脸,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把原因告诉了莫莫:“桔梗像姐姐,不讨厌我。”

是这样子?莫莫歪着头想了下,如果犬夜叉说的是在外人面前摆出的那副她练了六十年的巫女形象的话,那桔梗和她的确是很像,而且同样都是用箭的。暗暗黑线了下,难道犬夜叉被封印了那么多年,还是她的错不成?!!

“那为什么去抢夺四魂之玉?”莫莫皱起眉,“如果是为了变成全妖的话,那你死心,那东西是不可能让你变成全妖的。”

犬夜叉握了握拳头,想要争辩,但是看着莫莫的表情,还是沮丧的垂下头:“是奈落挑拨的,他变成桔梗的样子要杀我……”

“如果你能和杀生丸哥哥一样沉稳点的话,怎么可能中计!”莫莫恨不得把犬夜叉的脑袋撬开来看看,怎么有这么笨的孩子啊,“妖怪的气息能和巫女一样吗?笨蛋,那种没有灵力的连你身上的火裘袍的防御都穿不破的木箭你都看不出来吗?就算没看出来你连个人类巫女都打不过,你这些年的修炼都修炼到什么地方去了?”莫莫每骂上一句,犬夜叉的脑袋就垂下去一分,等莫莫来回踱步恨铁不成钢气的想要敲他脑袋的时候,犬夜叉已经犯错小狗一样的趴在地上两眼晶亮垂着耳朵可怜巴巴的看着她了。那眼神很是可爱,看的莫莫心头火气顿消,蹲下来捏捏犬夜叉的耳朵,放软语气,“好,我会去找桔梗的,看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帮帮她的。”

当然按照她的想法那是绝对袖手旁观了,要是改了剧情的话,四魂之玉会不会消失还真是个问题呢,不得不说的是,四魂之玉真是个祸害,害的妖怪们杀来杀去争夺,连累人类都要遭殃,而这些如果灵夜师傅在世的话是绝对不希望看到的,莫莫想到那个悉心教导她的巫女师傅,眼神微闪,暗暗把自己先前攻击无心鬼的神识收回,无心鬼可不能死,毕竟杀生丸哥哥暂时的刀还在它身上呢,还有犬夜叉的那招爆碎牙,要是没有它咬断铁碎牙的话,后面的剧情还怎么继续啊!

“姐姐……”犬夜叉恢复精神,爬起来蹲在地上看着她,就像小时候那样子目光带着崇拜和信任,看的莫莫很是心虚。

莫莫转过头来看着远处的天空:“杀奈落的事情我是不会帮你的,至于其他的需要帮忙的话,可以来找我,你应该找得到我的。”就像杀生丸,只要他想找你茬,就能在他想的时候出现在你面前,有时候狗妖的鼻子真是好用啊~~~

“奈落我会亲自杀掉他!”犬夜叉重重握拳,有点不满的抱怨,“姐姐,你为什么要跟着杀生丸那个混蛋啊?”

“你不知道吗?我就是他照顾长大的啊。”莫莫笑笑,戳戳犬夜叉的鼻子,“没有他的话,说不定我在幼年就夭折掉了呢。”小时候她那么弱,而凌月仙姬和犬大将那么忙,并不能事事都照拂到她,如果不是和杀生丸在一起形影不离的生活,指不定就被偷袭杀掉了,妖怪,那可是强者为尊啊!

犬夜叉没有再问,很显然,如果他再多说的话,莫莫一定又要发怒了。

“我想和戈薇一起到现代看看,好像带着四魂之玉的碎片就能过去,我要试试看,犬夜叉,你也好好想想,自己以后到底要做什么,还有,不要那么针对杀生丸哥哥,他对你还是很好的。”莫莫最后一句话,说的有点心虚,摆摆袖子,莫莫转身走开,准备找戈薇借四魂之玉碎片。

犬夜叉看着莫莫离开的背影,苦恼的蹲在地上画圈圈,姐姐这是要他在桔梗和戈薇之间选一个吗?可是……他欠桔梗那么多……还有戈薇……

莫莫一直觉得戈薇实在是傻得可爱,碰到犬夜叉这样的花心大萝卜,居然还能一心一意的跟他到底,要知道每次犬夜叉看到桔梗之后都是立马抛弃戈薇眼中只剩下桔梗了,最后要不是桔梗死去的话,还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子呢。莫莫对戈薇很有好感,长的漂亮,性情善良温柔(对犬夜叉的时候例外就是),而且很勇敢(一个现代人在这妖怪横生的世界里居然这么镇定,不得不让莫莫佩服她的粗神经),吃苦耐劳(追杀奈落、寻找四魂之玉的碎片时候受了多少伤吃了多少苦啊,住野地,吃干粮……唉,比起吃不得苦怕痛到极点的莫莫而言简直就是偶像),活泼开朗且擅长烹饪什么的,莫莫跟在戈薇后面朝食骨井走去,暗暗感慨,这简直就是完美女友吗~~可惜,摊上犬夜叉这种男人~~~

“莫莫姐,你真的可以过去吗?”戈薇有点不相信,看看井底再看看莫莫,还是有点犹豫。

“试试看啊。”莫莫握住从戈薇那里拿过来的四魂之玉的碎片,握住戈薇的手,浅浅一笑,“走。”两个人纵身一跃,从食骨井口跳了下去,食骨井发出浅浅的荧光,如同戈薇每次回去的情景一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去往五百年后

11.8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