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手与强盗

杀手与强盗

()揍敌客家的杀手训练莫莫已经不想去提了,那简直就是变态虐待和自我折磨,要不是还有个伊尔迷好哥哥在她身边帮着她的话,估计她已经忍不住想要抹脖子重新去投胎了。她现在真的真的非常了解为什么奇牙要离家出走了,换做是她,她也想!!可惜的是,一没钱二实力不够,逃出去的话回来的刑讯肯定翻倍,她熬不住啊~~~

“还想吃点什么?”伊尔迷专心的给莫莫喂饭,无神猫样的眼眸只有在转到莫莫双手被缠成木乃伊般的双手才流露出一丝心疼的情绪。

“樱桃奶油蛋糕。”莫莫舔舔嘴角,眨巴着同样的猫眼看着自己的孪生哥哥,虽然两个人都一样是刚从刑讯室里爬出来,同样受重伤,但是她那个该死的身体十倍敏感度让她连动一下都成了奢侈,相比较而言,伊尔迷的状态就比她好太多了,但看他还有精力给她喂饭就知道了。

“好。”伊尔迷侧头看着站在一边的全职管家梧桐,“樱桃奶油蛋糕。”

全职管家梧桐看着两张同样可爱到暴的小脸,内牛满面,为什么要用这么可爱的小脸对着他呀,他也很想很想破例啊……但他还是恭敬用管家的标准姿势语气道:“小少爷,老爷说了,小姐在今天的刑讯昏迷了三次,是要接受惩罚,没有点心。”

莫莫的小脸顿时就垮下来了,可怜巴巴的看着管家梧桐:“真的不可以吗?”虽然家里的食物没有一样不带毒的,但是味道真的很好很好啊,她好想吃~~~

梧桐看着莫莫水汪汪的猫眼,内心的罪恶感是一个劲的往上狂飙,直逼临界点,但是,他还是坚/挺下来,冷静的点头:“是的。”

“去做,我吃。”伊尔迷冷淡淡的道。

梧桐顿了一下,乖乖点头:“是,少爷。”

莫莫还是吃到了樱桃奶油蛋糕,但是第二天伊尔迷的刑讯力度翻倍,看着凄惨挂在十字架子上的伊尔迷,莫莫哭的唏哩哗啦,发誓再也不要吃樱桃奶油蛋糕了,不,不仅仅是樱桃奶油蛋糕,所有的蛋糕她都不要再吃了。

“不要哭了,不是很疼。”伊尔迷看着被莫莫哭的湿透的绷带,觉得等她哭完了,自己还得去换新的,都是一个肚子里出来的,怎么她的眼泪就这么多啊~~

时间晃晃悠悠的过去,莫莫和伊尔迷在家里痛苦的挣扎着,重复着刑讯室、训练场、卧房三点一线的生活,莫莫对于疼痛的感觉日趋熟悉和适应,而伊尔迷那张比女孩子还要秀气的脸蛋也在他们母亲那特别的爱好下日趋面瘫。终于在七岁的时候,两人获得了第一次外出的机会,跟着席巴爸爸一起出任务。

这个任务是灭门,一个中等富豪。当然了,为了保证任务的成功率,席巴爸爸还是不会让两个第一次出门的双胞胎兄妹工作的,只是让他们在外面等着,自己先进去把任务目标迅速解决掉。

但是当席巴爸爸提着特意留下来为了锻炼自己孩子的任务对象的从别墅二走下来的时候,石化了……

揍敌客双胞胎,一个正努力的砸着别墅的保险柜,另一个则是趴在墙上垫着脚尖把墙上那些看上去相当值钱的书画扯下来往背后的大袋子里塞。

“伊尔迷!!!莫莫!!”席巴抽搐的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你们在干什么!!”他们是有职业道德的杀手啊~~~

伊尔迷已经把保险柜的合金柜门撬下来了,正把里面的现金存折宝石等值钱的东西扫到袋子里,莫莫则是把自己的袋子系好,背到背上,两双大大的猫眼齐刷刷的扭过来看他,说实话,要不是在家里看习惯了,这样看真的很……奇特。

“爸爸,我们已经尽量挑轻的拿了。”莫莫很乖巧的眨巴眨巴猫眼,模样天真可爱极了,尤其对席巴,杀伤力那可不是一星半点。他的女儿,果然是最可爱的。

“我们是杀手,不是强盗。”要有职业道德啊!!

“我们知道,这个只是顺带。”伊尔迷把保险柜扒拉干净,回声道。

“伊尔迷……”席巴当真是无语了。

“不可以吗?”莫莫可怜巴巴的看看席巴,再看看自己收获的财宝,依依不舍的贴在脸上蹭啊蹭的,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不拿好可惜~~~”一边用软嫩嫩的萝莉音抽泣,一边还用着控诉的眼神死命的盯着席巴爸爸。

对上女儿泪眼茫茫的控诉眼神,儿子死鱼般无神却带着哀怨的注目下,席巴爸爸无语叹气:“好,随你们便了,但是绝对不可以养成习惯,这样对执行任务不好。”

“爸爸最好了。”莫莫欢呼一声,却扑向伊尔迷的怀抱,“哥哥,你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席巴满脸黑线,真想收回先前说的话,大声的咳嗽一声:“别玩了,快来执行任务。”

“是。”莫莫乖巧的行个军礼跳过来,伊尔迷保持沉默的牵着莫莫,站在她身边最利于进攻又是最佳防守位置的地方,看着被席巴粗鲁的扔到地上的一男一女。

“男的让莫莫来,女的伊尔迷上。”席巴爸爸分配任务,扫向两兄妹,“有问题吗?”

“哦,没有。”莫莫先走出来,白净小手上青筋暴起,指甲变尖,揍敌客家招牌猫爪出来,在那人脖子上狠狠一划,那个男人惨叫一声,血像是自来水龙头般哗啦啦的往外面流,男人像离了水的鱼般挣扎了两下,窒息晕迷中。

席巴捂着额头,教育女儿:“莫莫,说过多少次了,挖心脏才能让对方彻底死亡,这样割破气管还是有一定几率可以救活的,我们杀手要……”

“要有职业道德。”莫莫嘟着小嘴,“知道了啦,可是那样蹭的满手都是血唉~~~”虽然这么说,但是莫莫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把已经脸色铁青只差一咪咪就会挂掉的男子翻过来,拔开他的衬衫,瞄了瞄,爪子一伸,顿时那个男人胸口的血像喷泉一样流出来,莫莫看看手里那半个还在抖的心脏(人家手小,只能挖出来这么多~~),恶心了下,扔到一边,大大的猫眼异常无辜的看着席巴,“好了。”

席巴翻着白眼瞪她,沉默的看向伊尔迷。伊尔迷动手快的多,没有废话,也是飞快的,猫爪一伸,……挖好了。

莫莫拉着他到外面的游泳池洗洗手,一个背着袋子,一个拖着袋子,跟在席巴身后回家了。

“席巴,伊尔迷和莫莫今天的表现怎么样?”杰诺问。

席巴恍惚了下,这要他怎么说。

“席巴?”杰诺催促。

“伊尔迷和莫莫表现很好,下手也没有犹豫,表情也没什么不自然。呃,不知道晚上怎么样?”

杰诺摸着胡子想了会:“让梧桐去看看。”

梧桐接受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敲开了少爷和小姐的卧室大门。

“少爷,小姐,晚餐想吃点什么?”梧桐恭敬的问道。

莫莫打个哈欠,从伊尔迷腿上爬起来,飞快的报了长长一串菜单,满意的看着站在梧桐身边的仆人飞快的记下来,这才微微点头:“我和哥哥要吃这些。哥哥你还要吃点别的吗?”伊尔迷摇头,接着看电脑。

梧桐沉默的从上到下浏览了一遍菜单,与往常差不多,很正常,看来小主人胃口不错。把菜单递给仆人,示意他们快点去做,犹豫再三,缓慢开口:“少爷,小姐……”

莫莫这才注意到梧桐似乎想要问什么,懒洋洋的赖在伊尔迷身上,打着哈欠:“还想问什么吗?”

“少爷小姐对今天动手有什么想法吗?”梧桐恭敬的问道。

莫莫眨眼,好一会,才看看伊尔迷:“你有想法吗?”

伊尔迷正在网上查找宝石字画鉴定的相关内容,听到莫莫的问话,无神的猫眼转到梧桐身上,好一会,才慢吞吞的道:“七岁的身材不适合挖成年人的心脏,就这些。”说完,转过头接着上网。

莫莫笑眯眯的吐吐小舌头:“啊,我觉得挖心脏这样很不卫生耶,要是他有个什么毛病的话,会不会传染啊?”小脑袋乖巧的歪倒在一边,模样天真可爱极了,看的梧桐真想上去在那心形小脸蛋上捏两下。

但是,梧桐还是保持住了一个管家应有的姿态,镇定的点头:“莫莫小姐,我知道了。”说完,立马退出两人的房间,老天啊,为什么这两个小主人的思考神经一个比一个怪异啊,不是说初次杀人应该会有各种各样的心理问题的吗?!!!梧桐抱着怀里的杀手心理问题大全内牛满面~~~

梧桐离开,到了两兄妹谈心的时间了。莫莫歪着脑袋看伊尔迷,问他:“伊尔迷,你杀人有什么感觉?”

伊尔迷伸手摸摸莫莫和他差不多长短的头发:“没感觉,和在家里做练习差不多。你怕不怕?”

莫莫鼓着腮帮子想了下:“不怕,但是不喜欢。”她毕竟是生在二十一世纪和平年代社会安定的大好青年,虽然天生冷血,但是杀人还是会让她不舒服,她认为这是很正常的,又不是人人都像伊尔迷一样,胆子这么大~~~

“等我们攒够了钱就离开这里。”伊尔迷淡定的点点头,面无表情的精致小脸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

莫莫看着他,浅笑着环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怀里,这是她的双胞胎哥哥,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他更亲的人了,她的哥哥啊,就算是虚构的她也认了,只希望这样的幸福不要太短暂了~~~~

八岁的时候,伊尔迷和莫莫双双开念,在经过半年的学习之后,在基本的几大念力技巧都掌握之后,就被揍敌客家族的飞艇带着空降到流星街,除了身上穿的衣服,什么都没有。这是揍敌客家族的例行试炼内容之一。

伊尔迷带着莫莫在这个不知名的街区走了三天之后,碰到了所有穿越同人文中只要到流星街就绝对会碰到的……旅团。

这个时期的库洛洛还是个少年,看上去那就是一个腹黑小受啊~~~~那天生秀丽的娃娃脸蛋,那四肢修长又带着少年青涩的身段,当真一个**的小受模样~~~

莫莫无言的看看自家哥哥,自己和哥哥都继承了那个电子眼老妈的美貌,请注意,是美貌,她是女孩子还好,可是伊尔迷……莫莫内牛满面,她怎么头一次发现自己的双胞胎哥哥居然也是个天然受啊啊啊啊~~~

“两位不是流星街的人。”库洛洛淡定的微笑,优雅的行礼,温和中又带着黑暗帝王初成的强大气场,不愧他的团长之名啊,富坚后妈还真是对他超级有爱,居然设计出来这么个完美的男人。

莫莫沉默的躲在伊尔迷的背后,不想跟库洛洛搭话,天知道要是被他看上了该是多么倒霉的一件事,他可比西索那个变态还要难缠啊,所以说天然腹黑的家伙最讨厌了~~~~

伊尔迷看看莫莫,再看向库洛洛,淡淡点头:“我们是来探亲的,兼工作。”没错,他们是来看他们家那位离家出走到流星街的奶奶和叔叔的~~~顺便又接个几个小任务做做的。

库洛洛依旧微笑:“我是库洛洛?鲁西鲁,这些是我的旅团伙伴,也许我们可以帮上你们一点小忙。”

伊尔迷眨巴眨巴猫眼:“到F区怎么走?”

库洛洛怔了一下,微笑:“那很远哦,在流星街的最东面。”在莫莫和伊尔迷思考的时候,又微笑着补充了句,“这是B区,流星街最西面。”

伊尔迷和莫莫哑然无语,他们两个都不是路痴啊,但是在流星街这个鬼地方……鬼才能找的到地方!!!从B区走到F区,就算走直线,三个月也别想走到那……

莫莫望着绵延不绝的垃圾山,悲催了。

“莫莫?”伊尔迷看着明显走神中的莫莫,有点担心。

“没事。”莫莫暗暗磨牙,回头一定要把那个开飞艇的司机给辞了,从F区到B区,这差距大的能填平一个湖,那个没素质没文化的司机!!!扁扁嘴,莫莫拉拉他的手,“食物,水,住所……还有导游。”

伊尔迷点点头,大大无神的猫眼直勾勾的看向库洛洛:“你需要我们用什么交换?”流星街的法则,我们从来不拒绝任何东西,也不允许夺走任何东西,实力对等的流星街人相处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交换。

库洛洛微笑,优雅却高傲的:“你们能用什么和我们交换?”

伊尔迷低头沉思,莫莫微微侧头,想了一下,看看伊尔迷,再看看库洛洛和他背后的那些不管莫莫在动漫里还是现实中都接受不了的品味极度扭曲的怪人团员,好一会,伊尔迷还在沉思,莫莫却仰头看着高出她两个头的库洛洛,慢慢的道:“我们可以让你们走出流星街。”

其实这个时候的库洛洛和旅团早就能够走出流星街了,但是统治着流星街的十老头是绝对不会轻易放走这么一群实力强劲未来发展前途无限的团体离开流星街的。而库洛洛很显然也是顾虑着这一点,在没有绝对的把握之下,是绝对不会带着自己的团员冒险的。莫莫在这里看到念力已经相当不错的库洛洛和几乎已经完整编制的旅团,很快就猜到了原因,并且提出了让他不得不心动的条件。当然了,她还是有点小小的私心的,像库洛洛这种祸害脸的极品,怎么能只在流星街打转呢,当然要早早的出去发展,为**大神的伟大事业做出重要贡献!!!!

莫莫说得轻巧,库洛洛则是瞳孔突然间收缩了一下,连玛琪和派克等人都是惊讶的看向个子小小长相异常精致可爱的莫莫。伊尔迷眨眼,恍然的点头,左手成拳敲右手:“对哦,还是莫莫聪明。”莫莫缩在伊尔迷的身后,躲闪着库洛洛射过来的探究目光。

库洛洛沉吟了会:“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你们能用什么作保证呢?

伊尔迷看着他,开口:“我姓揍敌客,是长子。”这样就够了。

库洛洛微微眯眼,走过来伸出手:“合作愉快。”伊尔迷看了看,回握。

库洛洛饶有深意的看着莫莫,“你妹妹很聪明。”

莫莫笑笑,真是过奖了啊,团长大人。

伊尔迷挡住库洛洛的视线:“莫莫是我妹妹,不要碰。”尤其是你这种看上去就很风流的家伙,这还没出流星街呢,身边就带了两个女人了,要是出去了还得了,等会得提醒妹妹,要小心提防这种人面禽兽。伊尔迷想的很简单,虽然脸还是那种面瘫状态,但是对于从小生长在流星街善于察言观色的库洛洛而言,伊尔迷想到的,基本上都写在他脸上了,知道伊尔迷的想法,库洛洛原本的微笑面具有瞬间的崩溃,他什么时候成禽兽了,还是恋童癖禽兽!!!库洛洛看着长相精致可爱的莫莫,在伊尔迷更加提防的眼神中败退……无语。

然而,在莫莫的眼中,这两位的眼神那就大有含义了,参照她以前看过的N篇库伊文可以断定,这两人绝对有JQ!!你看那深情对望的眼神,那视线交流中噼里啪啦的火花,连她这个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了,哦哦哦,**大神在上啊,这是一见钟情啊啊啊啊!!!

莫莫鸡冻了,无可抑制的开始想象少年版的库洛洛和伊尔迷在流星街的某处破陋房子里,在库洛洛那书房中散乱的书本之中,汗水,喘息,陷入□之中妩媚神情,交织纠缠的修长身躯,脸红心跳的的低语呢喃……呃,不能再想下去了,她快要流鼻血了!!!

“莫莫,你怎么了?”伊尔迷察觉到莫莫的呼吸有点凌乱,不解的转头看莫莫潮红的双颊和雾蒙蒙的大大猫眼,她在害羞~~(好哥哥,你错啦,那是兴奋的~~~),果然,眼前这个祸害对女孩子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的,伊尔迷再次下定了让莫莫远离库洛洛的决心。

莫莫捏捏鼻子,尴尬笑了下:“没事。”

库洛洛僵硬的笑了一下,在伊尔迷看诱拐犯恋童癖的视线下退到旅团之中:“那就请两位光临寒舍了。”

在之后的几年里里,库洛洛很多次的后悔当初为什么要一时好奇心冒出来把两个人带到自己的窝点去,更是N次后悔为什么要让旅团的唯二还能够正常思考的女孩子去接触那个叫莫莫的揍敌客女孩子,更是N次的诅咒为什么世界上还有一种叫腐女的生物!!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无比深刻的体会到了到腐女是一种多么强大的生物,那是比他见过的最强的蚁王还要恐怖的存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杀手与强盗

0.8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