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

黑暗

()真是太奇怪了!莫莫捧着茶碗坐在庭院里,看着水池里的游鱼,觉得实在是很奇怪。她在这里住了好几天了,但是奈落除了在第一天出现的那次外,一次都没有出现在她面前,他到底在想些什么?莫莫皱着眉,试着感应周围的气息波动,但是却毫无意外的再次失败,城里暗藏了很多的妖怪,这使得这里的气息混杂在一起,根本就无法具体的分辨,至于奈落,莫莫完全感应不到。他到底是出城了还是暗藏在城里,莫莫完全无法知晓。

她应该试试逃了,莫莫试着握了握拳,脑袋中一阵刺痛让她不得不放下手中的茶碗,伸手揉自己的眉心,还差一点,不够,这几天的修养还是不够。杀生丸也不知道到底被奈落引到什么地方去了,还是没有一丝的消息。

身后传来细细碎碎的脚步声,莫莫转头,看到一个第一次出现在这里的人,顿时一滞,神无?!!她怎么在这里?!!神无径直走到她面前,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举起了自己的镜子。白色的镜子中缓缓出现一个人影,正是消失不见的奈落!

“我的公主,我想你需要离开了。”奈落简单明了的说明了自己的意思,淡淡笑着,“真是可惜,杀生丸真不是个好相处的人。”

莫莫皱眉,没有说什么,很显然,奈落和杀生丸已经交锋了,而且杀生丸还占了上风。奈落拦不住杀生丸了,只能带着莫莫转移。而莫莫……她看着神无手中的镜子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庭院中的神乐,也只能乖乖的被带走。

当看到白灵山的时候,莫莫这才反应过来,剧情已经进展到这个地步了吗?莫莫呆呆的坐在神乐操纵的羽毛上,看着被白色的灵气所笼罩的白灵山,觉得实在很不可思议,有谁能够想到这么圣洁的地方的中央居然隐藏了一个妖怪呢?神乐带着莫莫和神无飞了进去,很显然的,神乐的体质对于这样的灵力还是很不适应的,但好在她是奈落的分/身,虽然说难过,但还是能够受得了,至于神无,她完全没有感觉,而莫莫,她的体质在这里简直就是如鱼得水。

莫莫曲了曲手指,感觉点点的莹润光芒,果然有效果,说不定可以逃。但是随即神无拿出一串佛珠挂到莫莫脖子上,莫莫呆了一下,神无轻轻开口:“奈落说,挂上。”莫莫立马反应过来,再试图汇聚灵力,完全没有效果了,顿时郁闷,该死的奈落,为毛要这么聪明啊,这么点小事也能想到!!她唯一的逃生路~~~

白灵山几乎被掏空,莫莫被带进山体中央没有灵力的地带,这才被允许取下那串佛珠。没走两步,她就看到现在的奈落了。奈落裹在狒狒皮下,雪肤红唇,更显得有些病态的邪魅。莫莫多瞄了两眼,暗暗大呼爽快,奈落看来是受了不轻的伤,一定是杀生丸和犬夜叉打的!真是好样的,给她出了口恶气。

“我的公主,请到这边来。”奈落走过来握住莫莫的手,拉着她往更深处走。莫莫挣扎了两下,但是莫莫的手劲远远不如奈落,挣扎了好几下,除了手被捏的更痛以外,完全没有效果,莫莫只能泄气的放弃了,她的手被抓的好痛~~~

走了没两步,周围突兀的黑了下来,莫莫郁闷的看着几乎是飘着走的奈落,暗暗猜测他那块狒狒皮下面到底有没有实体,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呻吟传过来,隐约的,还有咀嚼声,只是那声音十分细微,若不是莫莫天赋灵敏,几乎是听不见的。莫莫犹豫的转过头去看那个方向,不知道为什么,总有奇怪的感觉,那个地方到底是什么?

奈落见莫莫走神,慢慢停下来,面上还是那种似笑非笑的邪气神情:“我的小公主,你想知道那是什么吗?”

莫莫顿时瞪大眼睛,若不是奈落握着她的手让她动弹不得的话,估计她就要退到离奈落最远的地方了,兽类的本能让她知道,好危险!

“呵呵,真是可爱,给你看看也无妨。”奈落手一招,那片黑暗退散,莫莫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奈落抱在怀里,朝着那个方向飘过去,莫莫反应过来想要挣扎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到了地方。奈落下巴微微转过去,面容带着奇异的恶意,“我的公主,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

莫莫下意识的按照奈落所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深吸了口气,几乎下意识的往后退去,但是奈落就站在她身后,她这一退,正好退到奈落怀里,奈落微笑着伸手环住莫莫的纤腰,但是莫莫实在是太震惊了,完全忘记了挣扎。

在莫莫面前五米处,是一团不断蠕动的血色肉团,如果只是肉团的话莫莫也不是没有见过这样子的妖怪,但是这个妖怪实在是出乎意料的恶心,它的表面爬满了细细的白色长虫,细长的身体完全的环绕在那个血肉淋漓的肉团上,如果把虫子放短放大看的话倒像是幼蚕的模样,只是那沾着血的样子实在是太过恶心,再加上那团并不算很大的肉团上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细长白色蠕虫,看上去就让本来就不怎么喜欢这种无骨软体动物的莫莫更觉得恶心到极点,最最可怕的是,它们居然还在吞食那块血肉,一口一口,发出恶心的咀嚼声……

她捂着嘴,扭头瞪着奈落,眼里满是气恼的杀气,太恶心了!这个人实在是太恶劣了!!他一定是故意的。

奈落似乎很喜欢莫莫的反应,微微挑眉,淡淡的道:“它可是你认识的熟人。”

熟人?莫莫不觉得自己认识这么恶心的玩意。只是那个肉团随即而来的呻吟让莫莫瞬间僵硬,她僵硬的把脑袋扭过去,在那团悬浮的肉团下面,看到一堆似曾相识的布料和首饰……莫莫很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不……不会?!!

“她要妖的青春永驻长身不老和绝世美貌完美身体,还要能站在你兄长面前对等的力量,与我交换的是她所知道的未来……”奈落稍稍弯下身来,在莫莫耳边吐气,“犬夜叉,桔梗,杀生丸,还有……你。”

莫莫皱眉,不可否认,在听到奈落那意味不明的话语的时候莫莫的心跳乱了一拍,但是她那些传承而来的记忆让她很快的镇定下来,立刻转头瞪他:“什么意思?”如果“法则”没有错的话,奈落是绝对无法知道所谓的“穿越者”的,但是奈落太聪明了,莫莫可以肯定,他绝对已经把那个玲的所有一切都套出来了,再加上推论,也足够来套莫莫的话了。

奈落意味不明的微笑,莫莫瞪他,那暗红的眼眸看不出一丝的情绪,让莫莫有点泄气,她还真不是这种腹黑家伙的对手啊!好一会,奈落才淡淡的道:“我不会重蹈‘历史’。”即使只是个错误的历史。

莫莫转过头去,淡淡开口:“她……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无法使用力量,莫莫无法得知她现在的情况。

“那是你的杀生丸好哥哥下的手……”奈落勾着莫莫的发丝,暧昧的举动换来莫莫的瞪视,但是奈落的脸皮那绝对是有质量保证的,任凭莫莫用怎么样鄙视的眼神瞪他,都丝毫不为所动,莫莫又不敢真的去骂他的痛脚,生怕他一发火把自己给吞了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那她可是会哭死的~~奈落目光转到那个蠕动的肉团上,淡淡的笑,“这位小姐实在是不了解妖怪的法则呢,杀生丸也实在是心狠,这样的美人都舍得下手。”

莫莫皱眉,侧过头想要挣开奈落的怀抱,但是奈落力气绝对不是现在的莫莫能够挣开的,莫莫挣扎了两下,奈落的手臂搂的却是更紧了,莫莫被他抱得腰痛,乖乖放弃挣扎,但是还是不死心的气鼓鼓道:“废话,杀生丸哥哥是犬妖,当然只会看上同等高贵的妖怪。”而这个玲,人类的灵魂,奈落的血肉,比半妖还不如,不被杀生丸鄙视到死才怪,还妄图勾搭他,绝对被杀生丸砍得很惨……莫莫想到杀生丸对付那些妖怪的手段,顿时打个寒颤,杀生丸发火真的好可怕的说~~~

奈落抱着莫莫,却又缓慢的朝着深处飘过去,冷笑了起来:“这倒也是呢,真是可惜了,杀生丸这样的大妖怪可不好对付呢。”

莫莫皱眉,反过头瞪他:“你说什么?”

“我本来是想吞噬掉杀生丸的。”奈落坦白的很干脆,“可惜你那个半妖弟弟实在难缠,总是来破坏我的好事,还有那个人类巫女……”明明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关键时刻总是来搅局。

莫莫虽然知道奈落肯定去对付杀生丸了,但一想到杀生丸会中这个家伙的陷阱绝对有自己大部分的关系,顿时火大,再也顾不上自己先前的预想不去惹这个腹黑男,气的想杀人:“混蛋,讨厌,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也是半妖,你没资格碰我,放开我!”现在莫莫只想狠戳这个男人的痛脚。

“不用激怒我。”奈落却没什么反应的挑挑眉,笑容依旧,眼瞳中倒映出来的莫莫不变依旧,“我的小公主,对你,我是舍不得生气的。”

虾米?莫莫不明白的看着这个家伙,什么意思?!

“你忘记了吗?也好。”奈落看着莫莫,笑容带着一种极致的占有欲,“我会变得更强大,而你,是我的。”不是那个卑贱的人类,也不是你那个没有血缘的哥哥。

“什么意思?”莫莫想不明白,但是这不妨碍她的反抗,“混蛋,你放开我!”莫莫用力挣扎,只是没有力量的她几乎等同于纤弱的人类,而人类怎么可能是妖怪的对手,莫莫的反抗在奈落看来就像是撒娇,或许他养的不乖的小妖怪挠他两爪都比莫莫给他的伤害来的大……

“你到底要干什么?”莫莫气吁喘喘的看着奈落,他停下来好一会了。

“等你放弃挣扎。”奈落见莫莫终于打够了,也累了,这才淡淡的放莫莫下来,周围一片漆黑,点点的微光也只有莫莫身上流转的灵力层,在这个几乎完全黑暗的地方,像明珠般耀眼,而奈落的面容,就在黑暗之中半隐半现。

“放弃……挣扎?”莫莫不太明白奈落的意思,他的话实在不是一向思考回路直线的莫莫能够理解的。

“我需要你。”奈落的语气暧昧的异常,伴随着这句话的是他落下来的亲吻,莫莫瞪圆了眼珠子看着他吻下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剧烈的挣扎,但是奈落却不容反抗的紧紧抓着她,莫莫缺氧,几乎要软倒,然而布料的撕裂声却让她瞬间僵硬,更加疯狂的挣扎起来,但是随即而来的几乎要将她撕裂成两半的剧痛传来,她痛得瞬间失去知觉,眼前一片昏黑,意识朦胧,本能的朝着奈落的脖子动脉咬过去,却完全忘记了,奈落并不是人类,这种伤害根本对他不值一提……

人类的管这种行为叫强暴,然而在妖怪之中这算不上什么,弱者向强者臣服,献出所有,很正常。弱者依附强者,依靠这种交流来吸取对方的妖力强化自己,而强者,享受这种欢愉快感。被抓住,被吸走力量也属于正常,莫莫对此也不是没有心理准备,但是她却没有想到的是奈落居然会用这种方式……这对曾经身为一个人类少女而且是保守家庭长大的莫莫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奈落几乎是毁掉了她大半个人生!

下半身的剧痛还在持续,莫莫的灵魂似乎分成了两半,一半在身体里体会着那种遍彻心扉的痛楚,一半漂浮在外,看着奈落的脸挂在一堆诡异的碎肉上,冷酷的注视着自己痛苦的模样,源源不断的吸取着自己那种独特的妖力,贪婪的吸掉那些撕裂伤流出来的血,一步一步的强化自己,剔除杂质,不断的变强,变得更强……

自己被包裹在那些碎肉之中,有节奏的律动着,半昏迷之中,奈落轻轻的吻下来,带着笑容,那是得到力量满足的微笑,力量提升的快感和那种净化妖力带来的刺痛,复杂的交织在他的脸上,显得是如此的……丑陋。莫莫看着,周围还是一片漆黑,静寂的,安静的,只有她,和这个为妖和人所不屑的……半妖。

莫莫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为什么……没有感觉?为什么,她会如此的平静?莫莫想不明白,她静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奈落的笑容渐渐模糊,只有她自己痛苦而茫然绝望的表情,无限在她自己眼前放大,放大……

似曾相识。

莫莫这样对自己说,这句话,似乎打破了什么禁忌,她的脑中突兀的涌出了大片大片绝望而卑微痛苦的情绪,瞬间将她淹没其中,在祖先庞大记忆流中仍然能够保持本我的莫莫,几乎毫无抵抗的,就溺毙在这些让她无法不沉溺的悲伤而绝望的记忆之中,只因为,那是她所经历的,属于她自己的记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黑暗

13.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