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孽缘

所谓孽缘

()这种伤害的强度是莫莫这次重生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她原本以为是妖怪体质的十倍敏感身体完完全全的继承了上次转世的身体,一丁点的疼痛也会被放大到十倍,而她妖怪体质身体的恢复力更是让她吃足了苦头,快速恢复的身体更是加大了她的疼痛。奈落的恐怖惩罚让她疼到昏迷又清醒,来回辗转,几乎要疯掉,无法触碰无法转移的疼痛让她彻底屈服了,再没了逃跑的心思。而奈落也是做足了防护措施,现在莫莫身上除了一丁点维持人类模样的力量之外,其他的力量尽数被吸走,奈落实力大进的同时莫莫也在急剧衰弱,就算奈落不在她身上附加其他的封印,莫莫也全无了力气,整个人如同木偶娃娃般任由奈落摆布。

睁开眼,入眼是已经西落的太阳,莫莫费力的转头,目光呆滞的看着天花板,暗暗叹气,试着勾动手指,软绵绵的完全使不上力气。一只最猛胜飞了出去,不到片刻,两个小小青黑的妖怪恭敬的匍匐在莫莫面前:“公主……公主殿下,奴下奉命侍候公主起身。”

莫莫无力的笑笑,虽然生气郁闷,但是她还不至于拿这两个小妖精撒火,至于这么害怕吗。“起来,扶我到窗边,我想看看风景。”莫莫轻缓开口,语调缓慢,她连呼吸都变得异常轻微,说话快点都有种喘不上来气的感觉。

“是……是,公主殿下。”两只小妖怪扶着莫莫坐起来,让她靠坐在窗边看山下的风景。山风吹过来,莫莫几乎是无法控制的打个冷战,暗暗皱眉,这个样子的她实在太弱,连一丁点冷热的变化都无法忍受。其中一个小妖精机灵的给她披上一件披风,莫莫歪着头看它一眼,吓得它立马匍匐在地,大妖怪对低等妖怪天生的威压从来都是如此,即使现在的莫莫弱的可以轻易的被杀掉。

“我没有生气。”莫莫有些疲倦的摇摇头,微微弯起眼眸,“我只是想起跟随我哥哥的一个小妖怪,他叫邪见,也和你们一样小,很弱,但是很有趣,也很忠心呢。”不知道杀生丸在她被抓走之后会不会把邪见随便扔到某个鬼地方,呃,应该不会,她回中原修炼那么多年,邪见也没有死掉吗~~

“是吗?”奈落缓缓的走过来,那两个小妖怪和房间里的最猛胜顿时松口气,飞快的撤离了房间,还很好心的把门都关上了。

莫莫看他一眼,默不作声的转过头看窗外,就是不看他。她惹不起这个恶魔,沉默以对还不行吗。

奈落定定的看着这样孩子气的莫莫,觉得实在是可爱,略略挑眉,他似乎是半认真半开玩笑的开口:“看来,我还是对你太好了了。”莫莫猛的转过头来,惊恐的瞪他,紧紧抓着自己身上的披风,看奈落的表情似乎像在看一只随时会发情的野兽,还是会吸取她力量害她疼到要死的野兽!

“如果你乖的话,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奈落悠悠的开口,看着莫莫犹豫迟疑的表情,觉得好笑。虽然莫莫掩饰的很好,但是对于打从诞生以来就在外界打滚的奈落而言,莫莫实在是太单纯了。

奈落为了得到力量,用过很多方法,人类怨恨、悲伤、绝望等等等等的负面情绪都是他力量的来源,就是他现在的人型外表,都是从一个叫阴刀的人类城主抢夺过来的,那个人类,为了他假扮的一个歌姬,向自己献祭了生命诅咒了那个莫须有的歌姬。青年公子,幼童,老仆,还有游走在城主之间的美丽女歌姬,奈落的扮演过的角色如果说出来能让莫莫惊掉下巴。莫莫永远也不会知道,他从一个只会靠背后挑拨阴谋的杂碎妖怪成长到现在这样能够和杀生丸这样继承了大妖怪血统的大妖怪作战的强度到底经历过什么,他希望莫莫永远这样,看着现在的他就好,不会让她知道他那些卑微懦弱低贱的过往。只有莫莫,不会用那种看待垃圾尘埃的眼神看他,只有她,会对着在其他强大妖怪眼中如同杂草般的自己微笑道谢,如同最正常的对等存在一般的交谈……

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珍宝,奈落知道自己配不上她,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不是莫莫口中的好妖怪,他邪恶,混蛋,用卑鄙的手段掠夺走莫莫的力量,强行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就算莫莫永远不会对自己展露笑靥也无所谓,时间还很久,他有足够的耐心来牢牢抓住这只小狐狸。在见到莫莫真颜的那一刻,他就清楚的察觉到,一种奇异的感觉在滋生蔓延,这种感觉和对桔梗的很不一样,延自鬼蜘蛛那个卑贱人类的情感,他厌恶桔梗,却又渴望着莫莫,他希望桔梗死去,又希望莫莫会如同对待杀生丸那样子对自己温言笑语,扑在他怀里撒娇。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矛盾的交杂在他心里,他希望抛去鬼蜘蛛的执念成为真正的妖怪,但是这两种执念都如此深刻,让从中诞生的奈落根本没有办法甩脱。但是很快了,奈落看着靠坐在窗边显得异常柔弱娇小的莫莫,很快的,他就能够完全的抛开桔梗那个大麻烦了,带着莫莫离开这里吗,不,还是先杀了杀生丸和犬夜叉,断掉莫莫的执念才好,他希望莫莫的眼中只有他一个。唔,这也是鬼蜘蛛卑劣的心思吗?

奈落微微眯眼看着莫莫,直看得莫莫发毛的往窗边缩了又缩,抖了又抖。

“乖。”奈落几乎是叹息着将莫莫抱入怀中,在莫莫柔顺的发丝上轻轻吻着,眯着眼感应窗外远远的那个烟云缭绕的白灵山脉中的存在。那个在白灵山的分/身应该快要脱离了,让他去试探一下杀生丸和犬夜叉现在的实力也好……

“你,你不要太过分了!”眼看奈落的手似乎又往她的领口滑过去,莫莫顿时紧张的结巴起来,却不敢阻止,若不是身上实在没有力气的话,她一定是能逃多远就逃多远!

“这次不会让你这么疼了。”奈落略略挑眉,几乎是戏谑的开口,却看见莫莫更加紧张的缩成一团,暗暗叹气,是不是真的是自己给她留下的印象太差了,居然能够让她怕成这个样子……奈落的手指顺着莫莫领口滑下去,落到她腰上,满满的抱在怀中,嗅着她身上独特的清香,“这几天我不碰你。”

骗人!莫莫撇撇嘴,她才不会相信这个满口谎话的家伙呢,每次都说不会不会,最后一次什么的,结果还是让她从一开始疼到最后,十足的大骗子!

很显然,奈落也知道莫莫对他的看法,只是微微笑笑,并不做解释,能够这样安稳的抱着莫莫一起看风景他已经很满意了,他知道白灵山的那些布置根本困不了杀生丸多久,只怕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找到这里了。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强到能够正面和杀生丸抗衡的地步,但是总有一天……奈落目光黝黯,深沉的看着怀里虽然很安静的被他抱着但是却全身僵硬的莫莫,总有一天,莫莫你也会像对杀生丸那样子对着自己微笑……只要他足够的强,现在还差的远呢~~~~

如果奈落不要展现出他残暴变态的那一面的话,绝对是个万人迷型的大众情人。奈落智商暴高,又擅长挖掘人内心的弱点和隐秘,最最厉害的还很会利用这些弱点,如果他认真起来讨好一个女人的话,任谁也扛不住的~~当然啦,这里的女人指的是人类,妖怪的世界中,那是强者为尊的,强者,才是女妖怪们竞相追逐的对象,而奈落这样子的半妖,却是她们极为不屑的一类了。

但是这种花招对莫莫却很有用。

莫莫这一世虽然生成妖怪身,但是只和杀生丸生活了一段时间就被送到庙宇中和人类呆了几十年之久,思考方式、行为准则更接近人类而不是妖怪,而莫莫也无法舍弃人类的那些过往,要她毫无芥蒂的和其他妖怪一样视人类为食物玩具或是杂草生物……这种事情她是怎么也做不来的。而那些传承而来的记忆之中,自家老祖宗对于人类的身份,那是羡慕的不能再羡慕了。妖成人,历经的劫难绝对是难以想象的,莫莫做过人,自然知道妖怪和人类的差别,虽然妖怪有着人类没有的长久寿命,但是却摆脱不了丛林兽性,那种兽性本能的存在,极大的影响着妖的思维。单看犬夜叉这样子人类和妖怪的混血平时的行为习惯也就能窥见一二了。莫莫即使有过人类生活的那些经历,但是在这一世,还是受着这个身体很大的限制,比如说……对奈落的态度。

莫莫是传统的东方女性,对男女情事的态度极端保守,绝对是那种只有结了婚才能直接跳到做第八个字母开头那种事情的女孩子,如果碰上强暴这种事情,绝对不会这么安宁沉稳的等待,被强暴犯抱在怀里任其轻薄还毫无抵抗,绝对会与之同归于尽!但是现在身为妖怪的她实在是很无奈。

转世之后莫莫的思想虽然受了这边妖怪的行为很大的影响,但也还是极端的保守,完全不似一般的妖怪,看到合适的就勾搭同居,一旦不爽了在分开,再找下一个……她基本上已经绝了找个爱人的想法(这边的男妖怪都是那种风流成性的让她鄙视到不行的存在,除了杀生丸这种只喜欢练武变强对外物冷漠不关心的罕见妖怪外,莫莫少少知道的其他比较出名的男妖怪基本上都是后宫上百的那种,怎么能不让她鄙视~~),但是也绝对没有想过勾搭个男妖怪过过的想法,只想安安稳稳的看完犬夜叉的现场版剧情,再和杀生丸去别的国家逛逛。只是现在却出了这档子事情,实在让她头痛的要命。被强暴之后那几天莫莫只想着怎么逃跑了,脑袋混乱的完全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直到被带出白灵山安置在这边之后才慢慢从自己那些老祖宗的记忆里找出原因来。

原因异常简单,她未成年!!!

莫莫这一族的成年方式和别的妖怪种族并不一样,在接受族中传承之前,那都是幼儿期,别管你之前已经生活了多少年,只要不接受传承,那就不会长大!接受了传承之后,就是成长期了,成长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那纯粹是看族中每个族人的体质了,如果你很好运的找到你生命中的另一半,恭喜你,只要和对方订立契约,立马就能成年;而如果你一直找不到缘定之物,那就对不起了,还是老老实实的做未成年小狐狸~~~

为毛莫莫族中有那种可以逆转时间穿越空间的强人老祖宗存在,但是现在能找得到的九尾灵狐却只有她一个了呢,很简单,其他的那些族人全都顺着“命运”的指引去找自己命运的另一半了~~~成年的九尾灵狐极为强大,挥手划破空间在时空乱流中穿行那是正常现象,随便复活个把死人那是手到擒来的事情,魅力暴满后宫满员还能兄弟姐妹和和气气的的称呼来去那也是常见事情,但是幼年的九尾灵狐相对的也就实在是弱的可怜了,能够成年的九尾灵狐个个都是暴强的,但是幼年的九尾灵狐能够成长起来达到成年的却不足十分之一,更别提族人那惨不忍睹的怀孕生子率了……

然而最悲催的还不仅如此,如果说一直都找不到缘定对象,保持未成年也没有关系,血肉能让妖怪大大提升只要不被别人知道就可以了,身上的力量可以使妖怪等级提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实在被抓住了,还有最后一道保障生存率的超级保险——九尾灵狐的处子之身。

莫莫一直疑惑为什么自家那个一次面都没有见过但是在正统东方保守思想教育下长大的的老娘对自己那个虽然强悍但是脱线的实在惨不忍睹的强/暴犯老爹一见锺情的,但是在自己碰到同类事件之后再翻阅老祖宗们留下来的记忆之后,她了然了。

啊啊啊,为毛啊,为毛要强行把自己的婚姻线和这个阴险混蛋绑在一起啊!!虽然奈落绝对绝对不会再有杀了她的念头,但是也绝对不会再放过她的啊!!莫莫欲哭无泪,抱着被子死咬被角,觉得自己实在是倒霉,被他强了,吸了力量,喝了血,还要虐待她囚禁她,最后还是她未成年前命定丈夫外加监护人,如果离开他太久的话居然会死掉!!死掉的说啊!!这到底是哪个混蛋老祖宗改掉的命运之轮啊!!无法对奈落产生恶感也就算了,为毛还要让她一看到他就冒出那种初恋的感觉啊~~~

她真是受够了!!!

难道这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混蛋了吗?!莫莫一想到以后可能要天天对着那张妖孽脸,她就有种抹脖子的冲动。不行,她要逃。莫莫抱着头想来想去,也只想到唯一一个能够解决她目前这悲催境地的方法,那就是成年!成年也就意味着要去找自己的缘定对象,而按照经验来看,只要身处同一个空间就应该会有感应的,但是她都在这个空间生活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任何感觉,也就意味着她的缘定者不在这个空间,如果她想成年的话,就要用空间跳跃穿越时空乱流去往别的空间,比如说上次误打误撞神识去往的火影世界,嗯,也不知道鸣人什么时候才能悟到她的名字将她召唤过去~~~

莫莫摇摇头,又走神了,跳跃时空乱流对于现在的她而言实在是太过危险,很容易出事故,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这么做的……那压抑身体本能的东西有没有呢?莫莫更加用力的苦苦思索,却还是想不到,难道她只能冒着生命危险去找别的空间找自己的缘定对象?!好危险的说,但是呆在奈落身边,更加危险的啊啊啊!!!

“莫莫,怎么了,是不是又头疼了?”奈落看着蜷成虾米状抱着被子的莫莫,觉得很无奈,伸手把莫莫揽到怀里,修长的手指按压在她的头上,“不要试着冲破四魂之玉的封印了,会疼的。”

不是四魂之玉的问题~~莫莫无力的在心底回答,但还是乖乖的趴在他怀里,让他给自己按摩头部,唔……手艺好好,好舒服啊~~~莫莫昏昏欲睡的,觉得这个怀抱实在温暖又安心,好想一辈子都这样子抱着哦~~~~

只是,莫莫几乎完全闭上的眼眸突兀的扫到一个充满魅力诱惑意味十足浅浅勾起的薄唇,脑袋里瞬间划过奈落那张妖孽的腹黑笑脸,突兀的想到,被她几乎要顺着本能要依赖上的家伙就是绝对是不可能吃亏害她受苦的混蛋奈落之后,顿时僵硬了……

莫莫童鞋在奈落大魔王的怀里内牛满面,呜呜,杀生丸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来救莫莫啊,她快要被敌人的糖衣炮弹打倒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所谓孽缘

14.4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