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离

将离

()还有机会?莫莫竖起耳朵,她怎么不知道?!!打起精神来,莫莫非常想要听母亲大人说出方法,只要不再回到那个该死的奈落那里去,要怎么样她都愿意。

“小家伙不许听!”凌月仙姬伸手弹了弹莫莫的额头,袖子一抚,莫莫就眼前昏沉沉一片了。抗议的挥了挥爪子,莫莫还是不抵凌月仙姬术法的威力,趴在她的膝盖上沉沉睡过去了。

杀生丸直接从凌月仙姬怀里把莫莫抢回来了,冷冰冰的看着凌月仙姬,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怎么做?”他基本上可以肯定了,这绝对又是自家喜欢恶整他的母亲的又一个恶作剧!

凌月仙姬看着杀生丸现在的样子,知道不能再惹他玩了,无趣的撇撇嘴:“很简单啊,把你的妖力渡给莫莫。”杀生丸的动作实在是太慢了,害的她原本内定的儿媳妇都被别的家伙吃掉了,她这个做娘的不帮忙都不行啊。只是……凌月仙姬偷笑着看着杀生丸怀里那个只有巴掌大的小狐狸,分妖气的方法就那么几个,而短时间的,最安全的,一个雄性妖怪给一个雌性妖怪渡妖气,那就更没有多少选择了~~~~

他们犬妖一族的本体那可不是一般的大,虽然杀生丸还比不上他父亲,但是也绝对不小,看他们两个,不,应该是杀生丸怎么去协调。

杀生丸不是傻瓜,他看着自家母亲,面无表情:“打从她一出生你就在算计了吗?”

凌月仙姬支着下巴,轻笑出声:“哟,儿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杀生丸没有再说话,抱着莫莫衣袖一挥离开了这里,径直的朝着自己的居所走过去。凌月仙姬原本温和沉静的面容瞬间黯淡下来,无奈的支着额头:“唉,我的老朋友,如果你知道我做的这种事情的话肯定会和我断交……”

“夫人,杀生丸少爷他……”在一边的侍女有些担忧的看着远去的杀生丸,生怕这对本来就不怎么交流感情的母子之间生出矛盾来。

“我没有办法……”凌月仙姬皱起眉,显出在杀生丸面前从未出现过的疲态,“他是我的儿子,我只希望能把最好的都留给他。莫莫,我是疼爱的,但是吾心中,最重要的……还是杀生丸啊。”天底下,又有哪个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呢?

将莫莫放到温泉中清洗去皮毛上的血渍,杀生丸有些走神,看看远处的宫殿,再看看掌心的小狐狸,他不是傻瓜,不会不明白莫莫这种九尾灵狐对于一个妖怪而言意味着什么。而母亲,为了他,连好友的遗腹子也可以利用吗?杀生丸低垂着眼睑,一开始用他的妖力侵染莫莫的身体经脉,使莫莫能够完全接受他的妖力而不会排斥现象,即使长大之后也不会有丝毫的排斥,即使自己不是她命属的那个。而常年在一起的气息侵染更不会让莫莫排斥他,全身心的依赖他,就连自己的性格和莫莫的感情都算计进去了吗?杀生丸微微侧头,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了解自己的母亲。只是莫莫,她愿意吗?

杀生丸的动作停滞,捧起莫莫放在眼前,小狐狸样的莫莫实在是太娇小了,身体柔软的似乎一捏就碎,就连呼吸都像是刚出生时候那样子微弱。太弱了!杀生丸一直都知道,莫莫很弱。虽然她的杀伤力足够,但是反应太慢了,对付普通的妖怪还凑活着,但是如果是他这种级别的……莫莫连射出弓箭的机会都不会有,因为在这段时间里,已经足够杀掉莫莫了。虽然莫莫很弱,但是杀生丸却从来没有像鄙视犬夜叉那样子看待过莫莫,带着某种他自己也不明白的情绪。

直到凌月仙姬说出那些话来……如果莫莫只能留在那个半妖身边,如果莫莫不能再陪在他身边,他再也听不到莫莫撒娇看不到莫莫的笑靥,他不舍得。他不想莫莫死,也不愿意原本属于他的笑靥软语消失,如果没有奈落,他会带着莫莫一直一直的走下去,只要她陪在身边,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他不许莫莫离开!莫莫只能是他的。属于妖怪的掠夺本性让杀生丸想要留下所有自己在意之物,原先的铁碎牙,他可以花上百年寻找,那么莫莫,为什么他就不能够用更多的时间来完全占有呢。就算莫莫会恨他,那也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和耐心。如同狩猎,等待着最恰当的实际,瞬间发动,扣住猎物的咽喉。

杀生丸随手扯下身上破碎的和服铠甲,手上捧着莫莫从温泉池中走出来,莫莫的皮毛极软且滴水不沾,杀生丸把小狐狸样的莫莫放到一边的软榻上,莫莫就咕噜了一声滚到了枕头边上,缩成小小的一团,昏天暗地的睡着了。即使凌月仙姬附加在她伸手的术法效果已经消失,但是这些时日来精神极度困倦的莫莫也支撑不下去了,放松下来的莫莫嗅着熟悉的气息,已经沉沉睡死了过去。

杀生丸坐到一边,伸出带着尖尖指甲的手指在莫莫小小白白的柔软肚皮上戳了戳,却换来很有起床气的莫莫气恼的魔爪,狠狠在杀生丸手背上挠了两把,莫莫翻个身,滚到另一边睡过去。杀生丸看看手背上迅速消失的细碎伤痕,有些好笑,这性子倒还和小时候一样。

“莫莫……”杀生丸想要说出来,但最终却还是轻叹一声,化为原形。妖的原形大小和妖本身的实力有很大关系,像莫莫这样子绝对是罕见的特例。尽管杀生丸已经努力的缩小了,但是看着还没有他一个脚趾头大的莫莫,他还是觉得很无奈,这样子要怎么进行下去,门外隐隐的妖气反应也让他很无语,虽然他不是很在意,但也绝对不喜欢被别人看着做这种事情。母亲大人,您好歹也遮掩一下,您那身妖气反应实在是太耀眼了。

很显然的,杀生丸阻止不了凌月仙姬的窥视,也只能努力的将其无视掉,重新化为人形,杀生丸捏着莫莫的细脖子重新按照小时候的方法给她输灌自己的妖气,莫莫迷迷糊糊的觉得很是舒服,妖气充盈了,她也舒展开来,轻轻的“噗”的一声莫莫重新变成人形,光溜溜的如同第一次化形般的躺在柔软的床铺上,九条雪白蓬软的尾巴软趴趴的搭在身上,若隐若现显露出来的部位更平添了三分妖艳妩媚。

还是很小。杀生丸弯腰抱起莫莫的时候在心里低低的感慨,如同娃娃般娇小可爱的莫莫腰肢纤细的他双手合拢就能握住,这样娇弱纤细的,属于他的莫莫。

“……哥哥?”莫莫迷糊的揉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杀生丸的面容,还没有反应过来目前到底是什么样的状况。臀部上的尾巴欢快的摇了摇,莫莫歪着脑袋还想接着睡,“困,哥哥。”

杀生丸没有再说话,金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莫莫,而莫莫终于也有些惊醒了,她看着似乎快要烧起来的熟悉又陌生的金色眼眸,完全搞不清到底怎么回事,而这个场景……好眼熟。等到莫莫终于想起来到底在什么地方碰到过的之后,她已经被杀生丸按倒在软榻上,两人同色的发丝缠绕在一起,让莫莫惊慌的撑着要靠近的杀生丸的胸口,努力拖延:“杀生丸哥哥,你……你怎么了,我,我……”

“我不会把你带给那个奈落。”杀生丸眼神难得的柔和,声音一如既往的平淡,却放慢了些许,“莫莫,你也不会死。”

莫莫僵硬了下,更加用力的抵着杀生丸的胸口,不肯让他靠近:“可是,你,你……你……”

“你讨厌我?不肯让我碰你?”杀生丸皱眉,表情没有变化,但是周身的温度瞬间下降到结冰点。

莫莫狠狠的打个冷战,慌忙摇头,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结结巴巴的试着说话:“母亲,母亲大人不是找到别的方法了吗,我……我可以……”

“就是这个方法。”杀生丸握住莫莫按在他胸口的小手,淡定的拉开,“别无选择。”

莫莫觉得打从被奈落抓过去的那天开始自己的杯具命运就没停过。在奈落那里被虐待,她忍了,杀生丸哥哥总会来救她的;那个狗屁命运夫婿,她是绝对绝对不会承认的,母亲大人无所不能,绝对不会看着她嫁给那个腹黑混蛋的,她要学会等待。终于,她好不容易等到杀生丸哥哥把她救回来了,本来想着这种悲催日子应该结束了,却没想到这却是另一个杯具的开始。

杀生丸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明明是金色的眼眸(她一直觉得超级漂亮的眼睛啊!!!),但是,但是看着她的时候居然在冒绿光!!!她对着穿越大神发誓,她真的真的看到杀生丸眼里冒绿光了,绝对不是她得了眼病看错了!!

打从那天开始,莫莫就再也没有从床上爬起来过,为毛啊,为毛她就这么倒霉啊!!她是哈杀生丸哥哥,他的确是帅到天怒人怨,但是,她想的是犬夜叉那个傲娇弟弟被杀生丸哥哥压倒两两相好的画面啊,绝对绝对不是她自己被压到爬不起来的状况啊啊啊!!乃是属狗的,不是属狼的啊,不要一直做个不停的说~~~莫莫内牛满面,为毛啊,难道禁欲系的妖怪体力都这么恐怖吗?!相比较下来,奈落一点都没说错,他真的已经放轻力道了(她现在已经灰常了解一个大妖怪放开了做到底是什么状态了)……

她后悔了,她根本就不该那么快传承完就傻乎乎的跑回来的,她怎么就不呆在族里等到奈落那个天杀的混蛋挂掉再回来啊!!把她纯洁无暇的杀生丸好哥哥还回来啊啊啊~~~~

杀生丸觉得很满足,挑明了之后,他对莫莫的抵抗力就直线下降,而莫莫的味道尝过一次就绝对无法再放开,那种九尾妖狐本身的魅惑力完全对他开放,她的一举一动对于他而言都带着无匹的魅惑力,让他这个尝过滋味的大妖怪都没有办法抵抗,单单看着她的睡容都会让他有种很满足的感觉,而这种感觉会让他更加的欲念上升,不顾莫莫身体的状况再一次的享用那甜美的娇躯,从而导致莫莫更加的疲惫……恶性循环下来,莫莫每次难得清醒的时候都是在被杀生丸“疼爱”的时候,这让莫莫恨不能咬碎一口银牙,她想向母亲大人呼救啊,可是杀生丸却完全不会给她这个机会,她每次都是呜咽着挣扎着还没有逃出这个房间的范围就会被杀生丸抓回去,他的眼睛为毛是绿的啊啊啊啊~~~

蹲在门口的凌月仙姬咬着手帕听着门里面的呼救声,丝毫不为所动,开始暗暗盘算,按照杀生丸这种进度,她什么时候可以抱孙子~~~像杀生丸的孙子?算了,那种面瘫她才不要呢,多没趣啊。最好是一个长的像杀生丸但是性格却像莫莫的小家伙,到时候欺负起来多有趣啊~~~

当当当,凌月仙姬越想越满意,哈哈,看到儿子的那种脸上出现莫莫那种泪眼汪汪委屈巴巴的表情实在是太让人期待了,嗯嗯,犬大将的哪个老朋友有这方面的宝贝要好好想想,不管别的,先把孙子做出来再说~~~~

远在深山老林里养伤的奈落的日子很不好过。他一直到处收集的四魂之玉似乎在数天之内就莫名奇妙的全部被不知道什么人物先他一步全部夺走了,他手底下的妖怪也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就连他的几个分/身只要出现在外面就绝对有一大批的厉害妖怪追在后面砍人,若不是神无隐藏气息能力绝佳,神乐本身就是风之使者,其他分/身基本上只要一出场立马就被挂掉了,当然,是那些炮灰分/身。就连奈落本人都被一群大妖怪追着暴打,连养伤都不能找个好地方,只能委委屈屈的窝在恶劣的深山老林里。

奈落很纳闷,他到底招惹哪个大势力才会有这么悲催的追杀。终于忍不住派了最猛胜去跟踪之后,当他看到那一水的银白发丝外加白底花纹的华丽和服铠甲之后,他了然了,除了西国的那位,还能有谁有这样的大手笔!!凌月仙姬来帮她的女儿儿子报仇来了。面对这样的情况,奈落也很没有办法,只能老老实实的躲起来等着这阵风头过去。

而西国的王宫之中,莫莫总算脱离了悲催的“救治”,这还是凌月仙姬实在看不下去过来踹门之后杀生丸不情不愿的结果。而莫莫走出房门看着满天的星光,腰酸腿软,就差没有扑街了,她抓着凌月仙姬的袖子恨不能在杀生丸的注视下缩小到不存在,战战兢兢的紧抓着自家母亲大人的袖子,莫莫可怜巴巴的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诉苦。

凌月仙姬笑眯眯的看着莫莫趴在她怀里撒娇,眼角瞥见杀生丸微微皱起的眉,暗暗好笑,可怜的小莫莫,当着杀生丸的面说他不好,这不是在找罚吗?!

“这样是不够的,莫莫,你可不要以为你现在安全了。”凌月仙姬等莫莫吐槽完,这才慢悠悠的说出句话来,顿时莫莫傻眼,杀生丸危险的爆杀气。

凌月仙姬无动于衷的摊开手心,几块闪烁着暗紫色光芒的碎片出现在她的手心,带着神秘惑人的色泽。

“四魂之玉。”莫莫表情有瞬间的呆滞和扭曲,她可不会忘记了,现在在她的眉心可还有一块四魂之玉的碎片呢,什么时候四魂之玉这么泛滥了,居然连母亲都能弄到好几块。

“真是没想到,就是这玩意能让你们跌了大跟头。”凌月仙姬把四魂之玉的碎片抛来抛去,漫不经心的淡笑,“我专门去找了几块碎片,拿过来仔细研究了一下……莫莫,恐怕你还要去找那个奈落一趟了。”

“啊?!”莫莫顿时石化了,她瞪圆了眼珠子,刷的一声就蹦到她之前还避之不及的杀生丸怀里,紧紧的抱着杀生丸的细腰,用力摇头,“不要,打死我都不要去找那个变态!!”

“那你就等死。”凌月仙姬语气不善的瞪着眼前这个不争气的丫头,她的女儿,西国的长公主,居然怕一个半妖怕到这种地步,说出去可是会笑死妖怪的!

莫莫眼泪汪汪可怜巴巴的看看杀生丸,再看看凌月仙姬,还要去找那个变态奈落,那她这些日子受的委屈岂不是白受了,她可不相信杀生丸会放过她,变回从前的那个好哥哥。

“四魂之玉带着一种很奇异的力量,先说你们那个半妖弟弟身边的那个人类女孩,叫……”凌月仙姬支着头想了一下,“戈薇?应该就是这个名字,她从五百年之后越过那口井到了这里,一部分是那口井的原因,但是这个四魂之玉也是很重要的。”

自由穿越时空的能力?不,莫莫歪着头想了一下,应该是四魂之玉的羁绊太强烈了,就算是在五百年之后的戈薇都能被拉到这里来。可是这个和她有什么关系?

“莫莫你本身就有空间跳跃的能力,但是受限于身体,应该只能在这个空间做一定距离的跳跃。”凌月仙姬微微一笑,淡淡的道出莫莫的能力来。

“嗯嗯,如果我事先做了精神坐标的话,可以很精准的转移到坐标旁边的哦。”莫莫很得意的点点小脑袋。

“但你还是被奈落囚禁了很多天,精神力被封,你就什么都做不了了。”凌月仙姬淡淡的说出莫莫的缺憾,莫莫沮丧的垂下脑袋,但是腰肢却是被收紧,莫莫靠在杀生丸怀里,笑眯眯的蹭了蹭,还是杀生丸哥哥好,他就不会责怪自己。

“四魂之玉很不稳定,因为巫女之力和妖怪之力的争斗,它也在不断的震动着周围它所能够影响到的空间,如果一直带着它的话,莫莫在空间跳跃的时候很可能突破空间屏障,到达另一个空间。”凌月仙姬把四魂之玉放到莫莫的手心,“你的生身母亲告诉过我,你们这一族如果想要成年,只能在空间之中寻找到自己的命缘之物。莫莫,你想要摆脱那个半妖的话,那就努力成年。”

莫莫傻眼了,她自己都下不了的决心,为什么自家母亲大人就能够这么轻而易举的说出口啊,莫莫绝对不会相信凌月仙姬不知道在时空乱流之中穿越的危险性呢!

“这和奈落有什么关系?”杀生丸表情冷淡,平平开口,如果凌月仙姬不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话,怕是怎么都看不出来这小子在生气,哦,也可以换一个词,吃醋,男人吗,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都不会希望自己的女人跟别的什么什么的有太多瓜葛的。

“如果你还想莫莫能够找到这个空间回来的话,就去和那个奈落商量,四魂之玉莫莫至少要拿到一半才能保证她能无差错的回到这个空间。而且,如果那个半妖不把他的重要之物给莫莫作为羁绊的话,莫莫绝对会死在别的空间里——妖力流失过多死亡。”凌月仙姬不雅的翻着白眼瞪着自己儿子,看他皱着眉还想问什么,冷笑着堵住他的后路,“我的儿子,要知道,你现在只是个候补的,莫莫正牌的夫君是那个半妖,如果你想莫莫不死的话,最好快点动身去找莫莫的命缘之物,让她早点成年,摆脱那个半妖。至于你,你现在还太弱,不要妄想着和莫莫一起去,那是她自己的路。”凌月仙姬毫不客气的打击着杀生丸。

杀生丸身上的冷气随着凌月仙姬的话语是越来越重,莫莫被他抱得生疼,但是却不敢挣扎,乖乖的趴在他怀里,好一阵,杀生丸才冷冷开口:“只有这样?”

“嗯哼。”凌月仙姬优雅的站起来,摆摆袖子,“就算你把妖气全都渡给莫莫,但是只要那个奈落存在,过个十年八年的,莫莫还是会死。那个法子只能救急,不能根治。你们看着办。”说完,凌月仙姬相当不负责任的离开了,只留下异常纠结的莫莫和表情极度难看的杀生丸。

“哥哥……杀生丸哥哥,我不要找奈落,他好可怕~~~”莫莫泪眼汪汪的看着杀生丸,可怜兮兮的模样就算是圣人都会心软了。

杀生丸伸手摸摸莫莫的长发,伸手把她用力按在自己怀里:“我会等你。”

莫莫顿时僵硬了,杀生丸哥哥,你这句话是神马意思啊啊啊?!!为毛你的行动力永远那么快啊啊!!难道你就不能犹豫迟疑一下吗?!!莫莫内牛成河,恨不得奔到中原去再次闭关个十年八年再出来。母亲给的那个方法是莫莫能够选择的最好办法了,毕竟她的年龄摆在那里,经验那可不是杀生丸和莫莫这样的小辈能够相提并论的。但是,一个人闯异界啊,怎么听都很可怕的说~~~~

莫莫被杀生丸抱着去飞找奈落了,看着缩小的地面,莫莫一面希望自己能够顺利找到命缘之物早点成年摆脱奈落那个变态,另一方面又无比希望自己再也不要接触奈落那个混蛋加三级的家伙!!

就这样纠结来纠结去,在莫莫的恍神中,杀生丸在第三天就找到了没有刻意隐藏,或者说得到莫莫出现的消息之后就刻意显现踪迹的奈落。当奈落出现在两个人面前的时候,莫莫周身的警觉雷达顿时全部发出警报,让莫莫瞬间进入战斗状态,一面战战兢兢的捏着符纸瞪着奈落,一面又紧抓着杀生丸的袖子不敢放开……

不要直勾勾的看着我发出那种毛骨悚然的笑声啊啊啊,实在是太可怕了!!!——万分惊恐加纠结莫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将离

15.7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