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的第一天

火影的第一天

()“我的主人,漩涡鸣人,召唤我出现,你需要我做什么?”那个银发的妖精少女盈盈浅笑,对着自己的同族说出这句话来。

鸣人君本来对这场召唤仪式并不抱太大的希望的,那天突兀出现的人好像一场梦一般,若不是和他一起看到的还有佐助他们,鸣人很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恶作剧了。在之后他也试着召唤那个长的和莫莫姐姐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可是眉心的契约丝毫没有动静,完全感觉不到。就算是召唤蛤蟆吉也没有这么难啊!鸣人很沮丧,虽然小樱会安慰他,但是佐助却一日比一日更加暴躁,几乎天天都要鸣人试验一次那个召唤术。但是不管鸣人用什么办法,都没有办法感应到一丝一毫那个女孩子的契约波动。

渐渐的,佐助失望了,只是更加刻苦的修炼忍术研究空间忍术,小樱也不再理他了,鸣人觉得很对不起佐助,莫莫姐姐对宇智波兄弟的重要性他就算再怎么神经大条还是能够了解的。那年莫莫姐姐用自己生命换来现在大陆免去战乱,他……他也真的很想再次见到那个在幼年为数不多向他展现出善意的大姐姐。

直到自来也师傅的死亡。自来也虽然又好色又喜欢欺负他,但是鸣人却还是很尊敬他的。可是,他死了,死在那个晓组织的成员手里。那一刻,鸣人只觉得身体里的查克拉几乎完全沸腾了,他是多想杀掉那个害了自来也师傅的家伙,他要为自来也师傅报仇!!但是小樱却及时拉住了暴走的鸣人,用一句话劝住了他。

“鸣人,你忘了那个莫莫姐姐的话了吗,召唤她,她可以救活自来也大人的!!”

就在这一刻,他眉心久久沉寂毫无动静的契约有了缓缓的波动,他隐约的感觉到契约的那一头的那个白色身影。

虽然木叶的忍者对于鸣人的所谓召唤并不抱太大的希望,但是还是集中了部分资源帮鸣人画出了一个能够最大限度增加契约忍兽与召唤者之间联系的召唤阵法。鸣人闭上眼,双手结印,将全身所有能够调动的查克拉都汇聚到眉心的那个契约之上,一遍又一遍的在心底召唤着那个身影。呼唤着她的名字。而对方的波动也越来越明显,回应也是越来越明显。鸣人再也忍不住的大喊出来。

“以我漩涡鸣人的名义,召唤你——宇智波莫莫!!”

瞬间地上画着的黑色符文化为金银双色的图文,耀眼的白色光芒亮起,将鸣人推出了阵外,阵心缓慢的浮现出一个窈窕玲珑的身影。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少女,带着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莫莫看着完全傻住了的一干忍者,觉得自己正应该问戈薇借个摄像机把眼前这一幕好好的留下来,实在是太有趣了!!召唤阵慢慢的消失,重新化为黑色的阵文。莫莫有点不适应的看看自己,糟糕,她的鞋袜居然忘在那边了!!

“速度很快嘛,这么快就找到我的真名了。”莫莫很满意鸣人的速度,虽然他偶尔的确是小白了点,但是对于忍术的悟性绝对是超一流的。

“你……你真的叫宇智波……莫莫?”某个银毛忍者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开口问道。

莫莫歪着脑袋看他一眼,很奇怪,摇摇头:“我没有姓氏,叫莫莫。”懒得多说妖怪和人类的区别,莫莫很干脆的跳到鸣人面前,在他已经成圈圈眼的面前摇摇手指头,“回神了,鸣人君,,花了这么大功夫召唤我有什么事情?”

“莫莫姐姐!!”鸣人忍不住扑过去抱住莫莫,哭了出来。

莫莫呆呆的看着抱住自己哭的畅快的鸣人,嘴角抽搐很是无语,为毛她突然有了一种养了N久的金毛小狗狗离家几年突然看到主人的感觉~~~这个样子倒是比自己那个傲娇系的半妖弟弟可爱多了。莫莫很愉悦的伸手在那耀眼的金毛上面拍了拍,“好了,不要哭了,,出了什么事情?”

“唔……”鸣人揉了揉眼睛,觉得真的是莫莫姐姐回来了,抽了抽鼻子,乖乖的说出自己的目的,“姐姐你说可以救活死人的,自来也师傅被杀死了,姐姐能救他吗?”

“可以。”莫莫很干脆的点点头,“但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个我应该在之前告诉过你了。”

“不管什么代价……哪怕是要我的性命我都要让自来也师傅活过来!”鸣人用力握拳,咬牙下定决心。

“不是那么简单的哦。”莫莫摇摇头,“生命不是这么轻贱的。人类复活人类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很大的,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命换一命就可以办到的。”不知道为什么,莫莫觉得似乎周围的气氛似乎变得很奇怪,她抬头看看面上表情奇怪的那些只在记忆中出现的动漫人物,微微笑了下,“但是我是妖,并不需要遵循人类的法则,妖的法则和人类可不一样,我可以救活人类,虽然也要付出代价(点点的妖力啦~~~),但是远比人类自己复活人类要轻松的多。”

鸣人点头:“那姐姐快点救活自来也师傅!!”说着就要拉着莫莫去自来也的尸体那里。

但是莫莫却是很无奈的伸手按住鸣人:“等等。”

“又怎么了?”鸣人瞪大眼珠,焦急的问。

莫莫微微扬了扬下巴:“帮我找双鞋来,我可不要打赤脚!”在这种石子路上走过去还不要痛死啊!

鸣人黑线:“……姐姐,你真的是妖怪吗?”有这样子讲究的妖怪吗?!!虽然姐姐比起蛤蟆他们的确是好看多了。

“怎么不是。”莫莫鼓了鼓双颊,有些恼羞成怒,“要不是你在这边死命的召唤,我至于这个样子被契约拉过来吗!!”她可是很整洁的大妖怪!!

在场忍者忍不住黑线,难道妖怪都是这样子的吗?还是说只有这个比较特别?!

最后还是静音找了双木屐临时给莫莫踩上,凑活着穿上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自来也的停尸间。莫莫站在自来也的尸体面前,眨巴着眼睛上下打量着这个有名的好色仙人,好一会,才把天生牙拿出来,拔出天生牙,对着自来也的尸体看了一看,不禁为难的皱起眉来,魂魄都被拉走了,现在可要麻烦了。无奈的摇摇头,莫莫挥刀把那几个冥界使者斩杀,收刀。扭头看着鸣人,莫莫很务实的开口:“死的太久了,你怎么不早点叫我。”

“姐姐是救不活他了吗?”鸣人顿时沮丧又泄气的垂下脑袋,眼圈又红了,模样看上去像是被遗弃的小狗狗般很是可怜。

这样子实在是让人心软呢。莫莫忍不住伸手揉揉他的脑袋:“不至于,我去这里的冥界看一看,如果能找到他的魂魄带回来也可以救活,如果找不到那就真的没救了。现在你就期望他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不要在冥道上走的太快了。”

说完,莫莫再度拔出天生牙,微微侧头示意一边围着看的忍者们退远点,这才试着解开刀刀斋在天生牙上留下的封印。感受着天生牙的波动,点点的白色光芒从莫莫的手心放出,莫莫闭着眼对着虚空划了一刀,一道弧型的黑色月牙出现在面前。莫莫慢慢的走进去,鸣人擦了擦眼泪,也要跟上来:“姐姐,我也要去!”

“胡闹!人类只要踏入这里即刻就会死亡,在外面等着!”莫莫翻着白眼,一脚把鸣人踢开,看着冥道闭合,这才放心的往深处走下去。

且不提莫莫怎么去找自来也的魂魄,站在停尸间的诸位忍者们脸上的表情都呈现出在迷惑和不敢相信之间来回变幻,老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太令人惊讶了……”纲手皱着眉思考着从刚才到现在的一切,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哥……她是姐姐吗?”佐助终于忍不住问站在一边的宇智波鼬,脸上的表情有些黯然,为什么,为什么姐姐现在面对他们就像是面对陌生人一样呢?真的是惩罚吗?

鼬沉默的站在那里没有表情,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听到佐助的话,他低头看看已经到自己肩膀的弟弟,还是沉默,好一会,才慢慢道:“再看着。”

等待是煎熬的,鸣人急的在原地打转,忍不住的对着那个莫莫消失的地方抓来抓去,但是却丝毫没有反应,最后被小樱一拳揍倒,乖乖的蹲在一边做小狗状,等着莫莫出来。

半个小时之后,那道黑色月牙再次出现,莫莫的身影慢慢出现,落到地上,一手握着天生牙,一手虚悬似乎捏着什么般。

“莫莫姐姐!!”鸣人飞快的冲了上来,但是莫莫却是猛然的用天生牙指向他,鸣人顿时一惊,止步,委屈的看着横刀相对的莫莫,“莫莫姐姐~~~”

莫莫歪着头看了他一眼,好笑的摇头:“不要突然冲上来,我会以为是敌人的。”说到这,莫莫的面容严肃起来,竟莫名的带着一股威严,她定定的看着鸣人,缓慢开口,“漩涡鸣人,为了救活他,你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吗?”

鸣人暗暗握拳,咬牙,坚定的点头:“是!”

莫莫点头,左右看看,当看到某个双黑少年的时候,终于满意的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踱步到那个少年身边,天生牙摆了摆,指了指那个她前世就在意淫想要实现的对象之一,用很淡定的口气说出一句话来:“嫁给他,或者娶了他。”

“哐啷”一声响,所有人的脑袋似乎都有一道天雷砸了下来,他们齐刷刷的看了眼鸣人,再转过头去看那个双黑的面瘫少年,表情几乎是控制不住的抽搐扭曲。

鸣人脸涨的通红,憋了好一阵,才艰难的吐出句话来:“他是男的!!!”

“我知道,就因为他是男的!”莫莫很满意的点头,上下打量了下,长的真是漂亮,难怪在动漫里的时候能够把一票大大小小的女忍者迷得神魂颠倒,这宇智波家的基因真是不错。

“不可能!!”佐助终于黑着脸吐出个词来。

莫莫撇撇嘴,这反应在她预料之内,她无所谓的笑笑:“无所谓,我只要看到结果就好。鸣人君,我的小主人哟,你要记住,在这个被我复活的人活过来之后的一个月之内,请满足我约定的契约条件,否则……”莫莫刻意的停顿了下,看到众人都竖起了耳朵,莫莫这才慢悠悠的说,“他的魂魄会因为契约失效的惩罚被拉入地狱的哦,那样子我也救不回来的。好了,现在还有点点的时间你可以反悔。……漩涡鸣人,你还要我救他吗?”

救自来也师傅,就要和佐助结婚;佐助是男的,自己也是男的,根本不能结婚,不能结婚,自来也师傅就救不活……鸣人陷入无限循环的死结之中。最终,他完全没有办法的瞪着满是圈圈的眼睛看向佐助,希望聪明的佐助能够想出方法来。

“不能换一个条件吗?”沉寂许久的鼬开口,他倒是无所谓自己的弟媳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如果是鸣人,那宇智波就没有后代了,宇智波家的血脉绝对不能断!!更何况他还是那个家伙的儿子……

“不能。”莫莫笑眯眯的摇头,开玩笑,这么好康的机会可是很难得的,怎么能换呢!她侧过头去看鸣人,“想好了吗,要救他还是不救,再想下去,魂魄妖散掉了。”她还示意性的晃了晃那似乎捏着什么的空无一物的小手。在场所有忍者的小心肝顿时随着莫莫的上下晃动的小手开始摆动,虽然看不见,但是猜也能猜到,那可是自来也的魂魄,可千万不要不小心被摇散了!!

鸣人哀求的看向佐助,小小声的开口:“佐助……”

佐助黑着脸没有表情,狠心的扭过头去不看眼泪汪汪如同小狗般可怜的鸣人。

“最多……最多我牺牲一点,嫁给你。”鸣人雷不死人不休的又说了一句。莫莫觉得好玩,感情你原先的打算是娶佐助啊~~

佐助的脸刷的一下子就扭曲了,黑的堪比锅底:“废话,本来就是你这个吊车尾嫁给我!”难道你还想我嫁给你这个废材吗?!!那他宇智波的脸也该丢尽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啊~~~~顿时在场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变成了这样子的,他们看着这两个欢喜冤家,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奸/情~~~

佐助话一出口顿时就卡壳了,他恨不得找个洞钻下去,太……太丢人了!他都被气糊涂了!!

“很好!就这样决定了,三天后鸣人嫁给宇智波!”纲手婆婆重重一拍桌子,下了定言,连忙转头对莫莫道,“还麻烦您快点救人。”

得到满意答案的莫莫愉快的点点头,催动着天生牙,将自来也的魂魄归位,最后再给他一刀,在所有在场忍者们屏声静气凝神注目下自来也身上的伤口迅速消失,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他的眼皮颤动了两下,最终睁开来了。

自来也支撑着身体坐起来,还有点迷糊,挠了挠头,他抬头看着熟悉的面容,有点奇怪的抬了抬手:“哟,好久不见,我……我怎么在这里?”

接下来的大团圆场景莫莫并没有去看。她只是站在后面看了一会,收起天生牙,转身离开,踩着沉重不熟悉的木屐踢踢踏踏的走出去,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那些只在动漫中见过的地方。左看看右看看,莫莫很愉快的走到了大街上,这个时候的木叶还没有遭受袭击,一片欣欣向荣安宁平和的样子,几个小孩子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穿过街道,看到银发金眸大异于常人的莫莫,又好奇又惊讶,躲在一边往这边看。

自己的外貌的确有些奇怪呢。莫莫敲着手心想了下,走到角落闭上双眼,周身的妖力波动压抑下来,似雾气般笼罩全身,再次出现,莫莫已经变成身着着最正常不过的巫女服的黑发少女,面容精致的能够让人停止呼吸,那种似乎由内而外透露出来的妖艳魅惑让所有看见她的男人心跳加快双目发直。

踩着木屐,莫莫摇摇晃晃的顺着大街走过去,带着几分好奇将木叶的几条主要街道都逛了过去。直到走到一条寂静的巷子。站在巷口,莫莫有点奇怪自己怎么走到这么奇怪的地方来,她歪着头看了看周围,周围似乎一个人都没有,一丝人气都没有,真是太奇怪了,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木叶居然有这么荒凉的地方……而且里面的怨灵好多的说~~~

莫莫犹豫了下,还是本着巫女的职责走了进去,直到看到墙壁上那个眼熟的团扇标志,莫莫才恍然惊觉自己走到哪里了,难怪这里的怨灵这么多,原来是宇智波家族的聚集地啊。莫莫左看右看,但是脚下的步伐却没有停下来,直到走到一个似曾相识的地方,她才停下脚步来,疑惑的看看这里,很眼熟的感觉呢,这到底是哪里?莫莫仔细回想看过的火影的情节,却想不到这个地方。宇智波家族住宅地出现的镜头并不多,这个地方给她的感觉似曾相似,但是细细想来,莫莫却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地方曾经出现在哪一段剧情之中。

莫莫定定的看了一会,走上前去看看那几根孤零零树立在空地上的木桩,伸手抚摸木桩上留下的划痕,表情有些茫然,这一刻她无法思考,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莫名的情绪缠绕着她,让她心情极度烦躁,很想发泄但是又找不出源头。摇摇头,莫莫放下手,准备离开这里,可是她后退一步却靠上一个炙热坚硬的怀抱,吓的莫莫猛然跳开,差点没有条件反射性的攻击那个无声无息站到她背后的家伙。

黑发黑眸,俊美的青年的眼中仿佛带着星光,没有一丝同龄人的浮躁感,这个青年似乎沧桑的如同行将入土的老人,环绕在身边的是莫名的悲伤和沉寂。他定定的看着莫莫,看的莫莫很是心虚,对于这个本来应该出现在晓组织但是现在却光明正大的以木叶上忍身份站在她面前的宇智波鼬,她真有点说不出话来。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莫莫张了张嘴,莫名其妙的吐出来这么句话来。

“一直。”宇智波鼬淡淡的开口解释,“你是木叶的贵客,需要‘保护’。”这样子的莫莫实在是太弱了,直到她触碰到自己才发现自己的存在,要是有忍者意图谋害她,那莫莫绝对会死掉,她太没有防备心了!

莫莫顿时鼓起双颊,她什么时候弱到要人保护了!!可是转念想到这个世界那些攻击力暴高的忍者们,莫莫还是觉得自己这个妖怪除了恢复力比他们强之外,真的是一无是处。不,就算是恢复力,也没有那个晓组织里打不死的飞段强~~~垂头丧气的,莫莫点点头:“你和那个叫佐助的长的很像,你是他哥哥?”

宇智波鼬深沉的看着莫莫,在莫莫不自在的移开眼神的时候缓慢开口:“是的。”

“这里是你家,好多怨灵。”莫莫觉得他实在是沉闷,但是好在自己已经习惯对着冰山面瘫少言寡语者了,倒不会又太多不自在感,她笑笑,歪着头看了看他,“我是巫女哦,可以净化怨灵的,要我帮忙吗?”

宇智波鼬沉默良久,冷淡开口:“不用了。”

莫莫笑脸一僵,鼓着双颊郁闷的瞪着他胸口的扣子,暗暗诅咒眼前这个面瘫男,可恶的家伙,居然这么糟蹋她的好心……下次他就算求自己都不要帮忙了!!!!

鼬看着莫莫的样子,眼底飞快闪过一丝笑意,在莫莫再次抬头看他的时候又恢复到一成不变的面瘫表情。他看着莫莫气的通红的双颊,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个时候,莫莫也是这样子,很好逗弄……

突兀的,鼬表情一冷,一个忍者刷的一声出现在莫莫身后,慵散的样子让人看得很是不顺眼,莫莫后知后觉的扭头,当看到熟悉的那头散乱的银色头发的时候,眨巴眼睛,更加郁闷了,她的感知力就下降到这种地步吗,什么时候连人靠近到她身边一米远的地方都不知道了。

“莫莫小姐,五代火影有请。”卡卡西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力气,散懒的异常。

“火影?”莫莫歪着头指了指火影岩的方向,“就是那边山壁上的石像吗?我刚才有看到过,都长得好丑,还是说你们的雕刻技术不行?”

卡卡西囧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无奈的挠挠头:“啊,那都是历代的火影头像,他们的功绩很伟大的。”

莫莫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先前总是听你们说木叶村,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村落?”

卡卡西和鼬沉默,不知道该不该接话。莫莫自言自语的歪着头,粉无辜粉纯洁的问:“那火影就是村长喽,我知道有个人类的王叫织田信长,很厉害的,你们这边的组成单位是村落吗?一村村长就相当于王吗?”

卡卡西嘴角抽搐,无奈开口:“我们火之国有国主的……”

“那个体型像猪的习性更像猪的家伙?”莫莫鄙视的看了卡卡西一眼,“连刀都没有拿过的家伙根本算不上男人,更别提是王了。”

卡卡西忍不住问莫莫:“那你认为的王应该是什么样的?”

莫莫歪着头笑眯眯的道:“啊,能入我眼的人类就像那个织田信长一样啦,他至少屠了三个城池的,杀人过千啊,快赶得上妖怪了。”

卡卡西脸上的表情变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看上去斯斯文文性格善良温顺的莫莫的思想这么的接近那些危险的叛忍。

莫莫摇摇头叹气:“可惜也只是近似妖而已,要真是妖怪就好了。”

鼬冷淡开口:“真是妖怪你会怎么办?”

“杀了他啊。”莫莫用力握拳,“我答应师傅在人类不惹我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杀伤人类的,那个家伙害的我有一段时间工作量暴增,天天睡不好觉要去念咒净化怨灵~~~”莫莫很怨念的鼓起腮帮子,“可是他根本没有惹我,要想杀他,要么等他挂掉,要么变成妖怪……可是我都没有等到!!!”这才是她最怨念的事情!

“你……真的是巫女?”卡卡西听到莫莫的话,总是是松了口气,这才注意到莫莫的打扮。

“我是大巫女,最厉害的那种。”莫莫很自傲的点点头,斜眼看着卡卡西,“如果你被梦魇缠身的话,付钱请我的话我可以帮你驱邪的哦。”

“要……付钱?”卡卡西嘴角抽动,妖怪也要钱吗?

莫莫撇撇嘴:“本来是不要的,可是人类的东西好好吃的,我要想吃到就要掏钱买啊,又不能天天叫哥哥去吓店主,会被师傅骂的~~~”她本身的能力绝大部分都只对妖怪有效果,真正和厉害的人类打起来,她也只有逃命的份~~~

鼬的眼珠子瞬间就变红了,可惜莫莫低垂着脑袋没有看到,,卡卡西看了鼬一眼,立刻转移话题,把更多的疑问押后:“莫莫小姐,还请快些,火影大人在等的。”

“不用那么麻烦。”莫莫抬起头,问卡卡西,“鸣人君在那个火影旁边吗?”卡卡西点头,正要说些什么,手上突然一软,他呆呆的看着莫莫伸手握住他的手,抬头,正对上莫莫甜美柔和的笑容,脑子一片空白,无法再思考下去,莫莫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只要一眨眼的功夫,抓紧了哦。”

他下意识的握紧自己手中柔软纤细的小手,周身的空间瞬间扭曲,窒息的感觉传过来,随即又恢复正常,而当周围再度恢复正常的时候,莫莫已经拉着卡卡西和鼬出现在鸣人身边——短短一眨眼的功夫而已。卡卡西转头看着同样被带过来的宇智波鼬眼中旋转的三勾玉,脸上的懒散表情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不见。

真的是她……回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的第一天

16.6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