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药

生子药

()莫莫和小樱来的地方是木叶的医疗研究院,这里面几乎全都是研究狂,对莫莫的绝丽姿色完全是熟视无睹,只对她目前的身份异常感兴趣,眼神恨不得在莫莫身上剐下来一块好做研究……莫莫打个冷战,拽着小樱的袖子不敢撒手了,这些研究狂的眼神比起那些妖怪还要可怕的说~~~~

因为对纲手的研究还算感兴趣,莫莫还是很认真的在实验室里转了一圈,将纲手最新的研究报报告拿过来看了一遍,又好奇的打量那些据说是最新研究出来具有治疗效果的瓶瓶罐罐中的药丸,听小樱简单的介绍一遍,不时的追问两句,身为巫女的那部分灵魂顿时复苏,很是兴高采烈的拿出自己平时闲来无事炼制的药丸给小樱试验,而那些由莫莫从各种妖怪精华之中提炼出来的药丸的功效,那也是响当当的……很出众。顿时莫莫拿出来的各种功用的药丸消失不见,而那些研究员们则是捧着手中的药丸狂热的研究去了,投注在莫莫试图解剖她的火热视线顿时消减了大半,也让莫莫很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好厉害!中毒的伤口一下子就止住了,体内也产生了相当的抗药性,一般的毒素都不起作用了!!”小樱看着试验小白鼠,两眼放光的看着那个碧绿碧绿的药丸,很想再拿一颗来分析分析药性。

“嗯嗯,这是千年蛇精体内的毒丹,我也是用了好久才花掉其中的毒性,做出来这些药丸的。”莫莫用力的点着小脑袋,比划了一下,“那个蛇精超强的,毒性也很强,只要是它爬过的地方,基本上是寸草不生的,很讨厌的!!”

小樱好奇的追问了一句:“你杀死的?”

莫莫无力的摇头,很自豪的道:“是我哥哥杀掉的哦,他很强的。”虽然当时也受了伤的说~~

小樱掩口惊愕的瞪大眼睛,看看莫莫,再看看站在玻璃大门外做守卫的鼬,小小声的又问了一句:“也是九尾狐?”

“不是,是犬妖。”莫莫摇摇头,歪着脑袋道,“我是母亲大人孕育出来的,但是血脉和哥哥完全不同,他可比我能打多了。”悲催的想了一下,举了个例子,“至少他能单凭本身的力量推倒一座山,而我绝对办不到,按照你们忍者的观念来看,他才像妖怪的典范。”

小樱想象了下鸣人召唤出来的蛤蟆吉,又想了一下那个恐怖巨大的尾兽一尾沙之守鹤,那虽然巨大但是绝对毫无美感的大妖怪,上下看着和人类完全看不出区别的莫莫,表情有点扭曲:“那体积很大?!!!”

莫莫表情郁闷的点点头:“很大很大,他用本体的时候,我还没有他脚掌高~~~”真是杯具,为毛她的本体就那么小啊!!!

“那你本体也很大?”小樱几乎想象不出来莫莫变成九尾狐模样的样子,鸣人曾经暴走的时候样子那真是丑到一定境界了。

莫莫顿时沮丧的垂下脑袋,磨牙:“品种不一样。”

小樱更加好奇了:“那到底多大?”莫莫杯具的别过脸去,不愿意回答,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她才不要说呢,太……太丢脸了!!

小樱一头雾水,有点着急:“到底多大呀?你倒是说啊~~”

莫莫气急败坏:“不要不要!!打死我都不要说!!”莫莫恨恨的敲着搅拌棒,气鼓鼓的看着表情呆愕的小樱,“不许再问我这个问题了,唔,讨厌!!!”她那该死的本体啊,简直就是个杯具,一点震慑力都没有!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用本体的,虽然实力会有所上升,但是那样子……那样子实在是太没有大妖怪姿态了,好丢脸。

小樱看莫莫恼羞成怒的样子,也知道问到了不该问的话题,只好打着哈哈转移话题,虽然还是很失望的。其他人也纷纷扭头,看书的把书看倒了,正在处理材料的手无意识的在切着,只是都显得很是沮丧,多好的研究问题之一啊,可惜对象实在不配合。

“好啦好啦,不要摆着这样子的脸色啦,好像我在欺负你一样。”莫莫挑眉,笑着歪头,“你不就是想知道我们那边妖怪的情况吗,我可以告诉你的啊。”

“真的?”小樱顿时两眼放光,掏出个记事本来,飞快的写写画画,“那莫莫姐姐一定要好好配合我做调查啊!!”

莫莫黑线了下,也知道一部分是小樱真的好奇,而另一部分大概就是木叶还是不放心自己这个突兀冒出来的“九尾妖狐”,既然他们想知道,告诉他们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说不定之后的警戒会放松点,自己也容易离开。无奈点头:“你问。”

“莫莫姐的父母是什么样的妖怪啊?还有你说的那个哥哥,到底是什么样厉害的妖怪?”小樱问着,眼角撇到门外,顿时有点涣散,呃……鼬,鼬大哥请不要用你万花筒的写轮眼看着我啊,真的好有压力的说~~~

莫莫支着下巴,没精打采:“啊,你是问我的生身父母呢,还是养育我的父母?”

小樱手上动作一愣:“这么复杂?”

莫莫点点头,想了下,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的家庭背景:“我的亲生母亲是九尾灵狐,在她还没有成年的时候被我亲生父亲抢去做……小情人了,接着就有了我,而我那个生身父亲的大老婆也就是正妻上门来找麻烦,没想到我父亲有老婆的妈妈一气之下怀着我就离开了家,远远来投靠我的母亲大人,中途被大老婆派出来的妖怪追杀,重伤濒死,将还未出世的我送到母亲大人的腹中以妖气孕育。接着我出世了,可想而是,是个几乎死掉的早产儿……”莫莫摊开双手,想到小时候杀生丸带着自己寸步不离的样子,眉宇顿时溢出满满的温柔,“是杀生丸哥哥将我带大的……哦,杀生丸哥哥是母上大人和父亲大人的亲生儿子,是犬妖,比起我来那可是强的多了。我的体质特殊,要不是杀生丸哥哥护着我,恐怕早就死掉了。”莫莫说到这,很认真的点点头,“所以杀生丸哥哥是最重要的。”

小樱几乎是本能的扭头去看大门口站在闭合玻璃大门口的宇智波鼬,默默的在心底画个十字,老天保佑,但愿宇智波大哥的耳朵不要那么灵光啊~~~

莫莫却眉飞色舞的介绍自家哥哥的丰功伟绩:“嗯,杀生丸哥哥可是很强的,他曾经和……BALABALA~~~~”(省略一万字关于杀生丸战绩的莫莫的废话),莫莫说的口干,这才有些满意的看着已经满眼圈圈的小樱,“所以我哥哥很厉害的,对,小樱?”

小樱傻傻的点头,好一会才想到要转移话题,再不说点别的,宇智波大哥估计都要发飙了的,小樱干巴巴的开口:“哦,那除了你那个……哥哥,别的亲人呢?”

莫莫想了下,掰着指头算了下:“那些老不死的不知道还在哪个时空鬼混,我妈妈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死掉了,我生身父亲是个超级不负责任的花心风流大混蛋,才不要理他!!母亲大人把我丢给哥哥养就不管不问了,父亲大人又早早的为了我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战死了,哥哥虽然战斗天分超高,但是他一点都不适合照顾小孩子的~~~”莫莫越算越郁闷,一面碎碎念,一面忍不住在心底画圈圈诅咒那些不负责任的长辈,想着想着又想到从小到大被逼着锻炼的那些时间她就更郁闷了,“妖怪的生活方式我还没有习惯就被送到人类世界去做巫女,跟着师傅学了四十年,好不容易成了大巫女,可以回家了,又要跟着哥哥到处去找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妖怪打架,最后还招惹上变态妖怪~~~”莫莫想到奈落,顿时不自在的打个冷战,“唔,那个变态虽然实力不够,但是太坏了,还擅长策划阴谋,很可怕。”莫莫一想到他最后那个诡异的笑容就全身发毛,更加打定主意在找到命缘之物之前绝对不回去!“杀生丸哥哥一点也不体谅我,老是去危险的地方晃悠~~~巴拉巴拉~~~~”

小樱无语的看着碎碎念的莫莫,感情她怨念这么深啊~~~还没等她上前安慰莫莫,莫莫突然又诡异的笑了,小樱顿时毛毛的僵立在一边。

“好在我那个弟弟很可爱。”莫莫对着小樱笑的开心,“父亲大人的血统好啊,虽然哥哥面瘫又冰山,但是长相暴好,西国的女妖怪看到他基本上都两眼冒星星,唔,我那个弟弟虽然不及杀生丸哥哥长得好看,但是也是个一等一的大帅哥哦,就是性格有点糟糕……就像是你们看这里的宇智波兄弟~~”

听到关键词的小樱顿时启动佐助雷达:“你是说佐助?”

“你不觉得在他摆着酷脸把他惹到炸毛的样子很可爱吗?”莫莫笑眯眯的勾着手指头,“傲娇别扭女王受!”莫莫最后下定义。

小樱黑线,她嘴角抽搐,抖着眉毛好一会才干巴巴的问了下去:“什么……什么意思?”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莫莫说出来的这句话意思不是太好的感觉。

莫莫上下打量小樱,叹了口气:“算了,你今天受的刺激太多了,还是明天再。”居然一点**基础知识都不知道,需要普及啊~~~

小樱连忙转移话题,飞快的记下莫莫说过的话中间的重点——虽然她很怀疑木叶上层看不看不得懂:“莫莫姐还有个低低,是什么样的呢?”

“小时候嘛是个很单纯无邪的小家伙,他只有这么高的时候我去看他的时候可爱的就像洋娃娃一样耶,我掐他脸蛋的时候他眼泪汪汪的样子真是超级可爱的,而且耳朵好软好好摸的~~~”莫莫比划了一下,“和哥哥长的不一样哦,他虽然是人类的外表,也不能变身成狗妖的外貌,但是头上顶着一对粉红色的狗耳朵,随着情绪变化会动的哦,很萌的~~”莫莫很是兴奋,加重语气的重重点头,“我最喜欢摸他的耳朵了。”

你是喜欢欺负他~~~小樱黑线,莫莫歪着头叹气:“唉,可惜长大就没有小时候那么好玩了,不过炸毛的样子还是很有趣的,和那个佐助有些像的……唔,早知道我应该叫戈薇带着相机去拍几张照片给你看看的,犬夜叉真的很可爱的,我最喜欢逗他了。”

那是你弟弟,不是宠物玩具!!小樱无语了,连忙转移到莫莫话语中出现的新人物:“你说的戈薇是谁?”

莫莫想了一下:“应该是我弟媳,虽然是人类,但是犬夜叉很喜欢她,估计以后会结婚的。”莫莫想到原著里戈薇对着杀生丸喊哥哥的时候杀生丸的表情,顿时笑了,“想到戈薇和杀生丸哥哥见面的样子……哥哥到时候的表情一定很有趣。”

“妖怪也可以和人类结婚吗?”小樱想着蛤蟆吉它们,如果它们会和人类结婚,一想到这,她就有点不寒而栗了。

莫莫有点惊讶:“耶,我没有告诉过你吗,我弟弟就是父亲大人和人类公主生的儿子啊,父亲大人就是因为犬夜叉才战死的啊。”

小樱惊讶:“妖怪和人类真的可以生下孩子吗?”这真是太稀奇了,值得研究。

“当然可以,但是生下来的半妖很受歧视。”莫莫叹气,“妖怪不承认半妖属于妖怪,备受歧视,而人类又厌恶半妖,因为他们的外貌大异于人类,被他们惧怕。”莫莫想了一下,“如果半妖长的像我弟弟还好,至少还是很好看的,而且武力值也很强,要是像我的那个半妖朋友,叫地念儿,他很会种药草的,虽然很丑,但是很善良的,他的武力值很低,就很受村民欺负的。”

莫莫支着下巴想了下:“我倒是觉得没什么啦,虽然妖怪实力远比人类强,但是那些巫女法师和尚也有很强的存在的……唔,真正的大妖怪是不屑和人类为伍的,好,不要看我吗,我哥哥就是,他看弱者尤其是人类就像是人类看地上的蚂蚁一样的。”莫莫不好意思的举了举手,“他很讨厌看到我变成这副样子。”莫莫指了指自己现在几乎和人类完全一样的外表,“也讨厌我一天要吃两顿人类的食物,晚上要休息,还要帮人类除妖……”莫莫觉得委屈,“可我是巫女啊,巫女不就是应该除妖保护人类的吗?”莫莫认真的看着小樱,希望她认同自己的理念,“你说呢?”

“你做的没错。”小樱重重点头,“你是个好心的妖怪。”

莫莫顿时喜笑颜开,重重点头:“就是嘛,天生牙放在哥哥身上简直就是浪费,他根本就不用,还是我拿过来用的好。所以说当时父亲大人的选择真是错误。”

小樱猛的瞪大双眼:“你说的是你用的那把刀!!难道是神器?”

“神器?”莫莫歪着头想了下,摇摇头,“不,天生牙是用父亲大人的牙齿制造而成的,如果是你们人类口中的神器,那应该是我继承的丛云牙才对,那是父亲大人得到的神器,因为它邪性太强,妖怪中无人能够控制,倒是我的力量与之相克,所以父亲大人就把那把刀给了我,但是丛云牙实在是太重了,拿着它根本就没办法战斗,我几乎没用过。”莫莫悲催的磨牙,“犬夜叉继承的是铁碎牙,一刀能够杀百妖,而天生牙的力量正好相反,一挥之下能够救百人性命……你觉得视人类为蝼蚁杀生如吃饭喝水一般寻常的我哥哥会用天生牙去救人吗?!!简直就是浪费!!!”莫莫一想到她之前哀求杀生丸救人的情景,就郁闷的直想揍人,为毛平时很好说话的杀生丸哥哥一遇到需要救人的事情就异常执着啊,怎么都不肯救人任她怎么哀求就是不肯答应。

“那你怎么拿到那把……天生牙的?”小樱紧张的咽着口水,害怕那个恐怖的哥哥突然冲出来杀人。

莫莫笑眯眯的举手:“很简单啊,扑到他怀里,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刀拽走,召唤阵把我带过来,他又抓不到我,自然没办法了。”

你真厉害~~小樱无语的看着莫莫,突然想到另一件事情:“那你为什么要让佐助和……和鸣人结婚?!”她觉得好心痛!!

莫莫歪着头,表情无辜又天真:“啊,谁叫那个家伙板着张脸好像在说你真弱真讨厌真无聊的啊,现在求情也没用了!在他们答应的那一刻成为言灵契约了,反悔的话那就是欺骗,欺骗妖怪尤其是我这样的大妖怪可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滴~~~”她可是很小心眼的~~~~

小樱表情一下子绿了。莫莫很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同时摸出一个桃子给小樱看:“呐,这个是妖界的圣果哟,大妖怪夫妻生育很困难的,但是只要吃下这颗果子就绝对可以生下子嗣的,而且据说,如果是人类吃掉的话,就算是男生都可以生孩子的哦~~~你想象一下,如果是鸣人吃掉这个果子,生出来一个佐助的孩子那该多有趣啊,我就觉得鸣人的眼睛很好看的,如果是一个迷你版的佐助的脸,水汪汪的碧蓝眼睛~~~~”接下来的不用莫莫再说下去,小樱脸上的表情也已经迷茫的开始神游了,一个小小佐助~~一个粉卡哇伊粉害羞对着她笑的小小佐助~~~

小樱猛的瞪向莫莫,两眼放出实质化的火苗:“还有没有了?”

莫莫被她看的不由的后退了一步,连忙摇头:“没有了没有了,就这一个可是母亲大人好不容易找过来的呢~~”为了传说中的男男生子,她偷偷藏下这个果子容易吗!

“真可惜……”小樱收起那个桃子,眼神开始在周围乱瞄,“木叶的单身汉实在是太多了,师傅早就觉得那些不愿意结婚的上忍们在浪费资源了,如果这个果子的药效能够开发出来的话,那该多出多少优秀的血继啊……”远在各地执行任务的木叶精英单身上忍们齐齐的打个冷战,警觉的看向周围,有危险?!~~~

莫莫想了一下,犹豫着开口:“嗯……如果是切掉一点的话药性应该也不会差太多的……”莫莫话音未落,就看到实验室里的忍者们蹭的一声从莫莫身边穿过去,带着那个桃子眨眼之间就消失了,莫莫黑线了一把,无奈的看着瞬间就跳到另一边两眼冒着X光线的小樱,黑线了下,如果这个时候上去的话,会不会被一拳揍扁啊~~

歪着头看着站在门外的卡卡西和鼬,顿时绽出一个狡黠的笑来,既然送上门来给她玩,不好好的欺负实在是太可惜了。

莫莫蹦蹦跳跳的走出来,两个上忍站在门外头,看着莫莫脸色各异。

莫莫一脸天真无辜的走出来,歪着头看着卡卡西:“嗯,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卡卡西挠挠头发苦笑:“啊,这个我倒真的不知道。”刚才受的刺激太大了,他还要好好的舒缓舒缓一下才行~~

莫莫鼓了鼓双颊,踢踢踏踏的往下走:“算了,我自己慢慢逛。”

“你不用继续研究了吗?”卡卡西看着天空盘旋的鸟,低头问莫莫,现在木叶并不安全,还是固定呆在这里比较好。

“啊?”莫莫转着眼珠子,歪着脑袋看他一眼,狡黠的笑了,指了指忙碌的“但是我给了他们一个家乡特产,他们就去研究去了,我只好一个人出来玩了。”说着,还敲着手心,“哦,还有你们两个护卫。”

莫莫蹦蹦跳跳的往下跳,“嗯嗯,先去吃午饭,再去逛街~~~呀!!”莫莫脚下一个不稳,踩空一格,眼看就要摔下去,眼前黑影一闪,鼬面无表情的环住莫莫的纤腰,莫莫趴在他怀里惊魂未定的看着梯,仰头看着鼬依旧面无表情的俊脸,还是乖乖的回个笑脸,“谢谢你哦,鼬。”

鼬几个闪身,带着莫莫到了下,把莫莫放下来,没有表情的点点头,站在一边。莫莫倒也习惯了,这个冰山面瘫和杀生丸一个样,她不在意的看着卡卡西从上蹦下来,很是羡慕:“好厉害,我血统虽然很好,但是近身战斗力基本上为零,要是能和你们一样能蹦的这么高就好了~~~”羡慕ing~~~

卡卡西无奈一笑,看着基本上没有近身战能力的莫莫,只能含糊道:“从小锻炼来的。”

“我也是啊~~”莫莫鼓着双颊,很是郁闷,“打从我能化成人形开始,天天被我哥哥逼着练习刀术和近身战能力,但是我的体质实在太弱了,跑个百米就会喘到摔倒,刚化形的时候连普通的铁刀都举不起来,后来我哥实在没办法,也只能放弃啦!”

卡卡西呆愕的看着莫莫,有体质这么差的妖怪吗?而且她还是九尾狐……

莫莫笑笑:“现在已经好多了,至少不会打架打着打着突然晕倒,我的妖力可是锻炼的很强的哦。”莫莫很自傲的扬了扬下巴,看的卡卡西很好笑。

卡卡西点头:“嗯,我第一次看到能够将死人复活的妖怪。”单就这方面而言。

莫莫有点心虚,那可不是她的力量,而是天生牙本身的力量的哟,现在听到卡卡西这么夸她,很是脸红:“嗯,一般啦~~~~哦,忘了告诉你们的火影了,天生牙的复活之术对同一个人一生只能用一次的,如果那个被我复活的忍者再死掉的话,我就救不活了哦。”

卡卡西点头,放出忍犬将消息传递到火影那里,和鼬跟在莫莫后面看她逛街。莫莫虽然带着记忆穿越到这个九尾灵狐的身体之中来,但是之前一直生活在战国时代,完全没电没气,过的她现在看到什么现代化点的东西都要很激动的去摸摸,而在卡卡西眼里,那就是好奇了。

之后的时间卡卡西和鼬算是见识到了女人这个种族的强大,尤其是一个好奇心超强的女人的好奇心。因为鼬之前说满足莫莫的一切要求,在接下来的时间莫莫那是逛得相当有底气的。她跑到衣服店里专门去挑了一套这边女性忍者们惯穿的忍者服套上过过干瘾,还拉着卡卡西和鼬硬是去拍了照片,接着去游乐园玩,到忍者学校里去旁听那些小小忍者们的课程,而等莫莫吃完午饭,两个大忍者又被莫莫拖去看了电影,被逼着表演能够倒立在树上站在水面上分/身术之类的能力,在莫莫赤/裸裸的崇拜的表情下,两个实力直逼S级忍者的上忍都觉得有点脸红,太丢人了~~~

等到莫莫终于玩够了,玩累了,这才乖乖的朝宇智波大宅走去,根据五代火影的安排,为了确保莫莫的安全,让她入住宇智波大宅,要知道现在的宇智波大宅虽然只有两兄弟,但是那可都是开了万花筒的超级强者,要是有哪个不长眼的家伙来偷袭,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生子药

17.5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