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印

封印

()周围的风缓缓停下来,莫莫伸手将被风吹散的发丝拢起,高高束起马尾,缓缓的张开右手,一点银色星点从她手心悬浮起来,化为一张银色塔罗牌。塔罗牌很快的一分为二,二变四,最终化为十六张雕刻着不同花纹的塔罗牌环绕着莫莫旋转,一张接着一张落到莫莫的右手上,莫莫目光柔和的看着那些塔罗牌,呈现万花筒状态的写轮眼慢慢褪去颜色,同时伴随手中的塔罗牌也缓缓消失。

“不得不佩服,我当真没有想到在宇智波的后辈之中会出现你这样的……天才强者。”宇智波斑摘下面具,目光对上莫莫的黑眸,露出一个罕见的真心笑容,“能够复活死者,封印冥王,当真了得。”

莫莫歪着头看着站在他身边的佩恩一眼,扭回视线对准斑,眨巴下眼睛,轻声笑了:“啊,这怎么能比得上得到永恒万花筒写轮眼宇智波老祖宗您的……长生不死呢。”老不死的,明知道那是她家的禁忌。还敢说出来,真是嫌命长了。

不是白痴都听得出莫莫话语中的嘲讽。莫莫却是不再理会宇智波斑一行人,略略仰起下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已经全身僵硬面容失去了血色只能直直看着她没有反应的宇智波鼬,她以为已经锻炼到波澜不惊的小心肝却再次忍不住轻轻抽痛起来,和他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经历深深镌刻在她的记忆中,让她无法忘却分毫,对他的了解能够让莫莫轻易的了解鼬此刻心情,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绝望交织在一起的心情。那是对他的惩罚,莫莫在心底为自己挣脱,却还是抵不过自己的心软。

闭了闭眼,再度睁开,莫莫勾出一抹温柔甜美的笑容来,上前一步,踮起脚尖伸手环住高了他的脖子,在鼬僵硬的表情下贴上去,轻轻轻轻的吻上他的唇:“哥哥,惩罚结束,莫莫回来了。”

周围一片静寂,众人呆滞的看着莫莫,怎么都无法回过神来。“哐当”一声,莫莫歪着头看过去,就看见自家弟弟抖着手指着自己怎么都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实在是可爱,连写轮眼都无法维持了,苦无更是握不住而掉在地上,可见这件事情对他的冲击到底有多大。佐助的确知道自家大哥和姐姐的感情比较好,但是他绝对没想到他们能够好到这种地步!!!不过……佐助苦笑,以自家大姐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还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啊,原本以为她喜欢上一个年龄够做她爸爸的老男人就已经够让人惊讶的了~~~

不过还是有镇定的,那是大蛇丸,他呵呵笑了一声,捏着下巴看着莫莫,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鼬抖着手环住莫莫,用力的抱在怀中,放纵自己享受久违的安心,他的莫莫,是她,她已经回来了。莫莫无奈的看着抱着她不说话只是低着头埋在她肩膀上的鼬,安抚的拍拍他的后背,直到鼬克制自己的情绪,放开她为止。

莫莫扭头对着佐助摆摆手:“有什么等会再说,让我先和这个老不死的算算总账!”当时走的急,只来得及把这个祸害冥王封印住,其他的就来不及了,现在她既然想起来了,那该算的也该清算清算了。想到自己过得那种悲催生涯,莫莫的脸上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来,她磨着牙对着自家,不,应该是前任老祖宗露出一个娇艳的笑容来,“斑老祖宗,让我们来好好清算一下总账——如果你不想我拆了你的老窝的话!!”说到这句话的时候,莫莫拿出那把绘着血色蔷薇的扇子,对着空地轻轻一挥,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在空地上升起,莫莫举着扇子,暗示的很明显。

斑看着那个巨大的停留在原地旋转的龙卷风,轻笑起来:“小莫莫有什么话是不能说的呢,我可是很乐意听的。”

莫莫微微眯起黑色眼眸,扇子一合,右手张开,对准那个龙卷风,周身的气势猛然爆开,耀眼的白色光芒闪现,只见那个巨大的龙卷风似乎凝固了一般停留在原地,莫莫右手化掌,对着那个凝固起来的龙卷风缓缓一划,只见一道狭长的无形空气刃直接将那片空间斩断,整个龙卷风如同错位般的扭曲了一下,化为碎片散落,空间暴乱中,狂肆的风卷动着所有人的衣角发丝,莫莫满脸柔美纯洁的笑容,很是挑衅的撩了撩额前被吹乱的发丝:“老不死的,现在你还要这样和我说话吗?”

凝固空间,破碎空间,这种能力几乎完全是斑的克星,而莫莫能够再次出现在宇智波斑的面前已经说明了,她能够穿越时空!

斑终于正了颜色,收敛了轻佻的语气,沉声看着莫莫:“你要阻挡在我的面前吗?”

“从来都不。”莫莫轻轻摇头,直直的看着宇智波斑,冷然笑了,“很久以前我就告诉过你了,我对你的计划并不感兴趣,我所在意的从来不是这个,只是因为鼬哥哥要做的,我无法阻拦,只能随着他一起,但是,你不该唆使他和佐助对决!那个时候我已经警告过你了,如果你想要宇智波的另一对永恒万花筒……那是要付出代价的!”莫莫的语气蓦然冷了下来,属于强者的傲然和杀意毫无遮掩的暴露出来,那是在尸山血海中闯出来的强者风范,明明就是娇柔的身姿,却硬是有能够和深不可测的一代超级叛忍所对抗的气势。

宇智波斑定定的看着莫莫,轻声笑着:“你的心肠比任何人都要冷的多。”

莫莫并不否认,做了十几年的忍者的她,早就把那些对弱者的仁慈之心收敛到无法触及的内心深处,她所要守护的太过沉重和疲惫,让她已经无法顾及太多。

斑轻轻的说着:“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你这样的女孩子,出生在木叶村,却对村子一点留恋也没有,在父母的宠爱中长大,却能够毫不手软的杀死他们……却独独守护着同为亲人的你哥哥宇智波鼬和你的弟弟宇智波佐助,哦,还愿意为了包括那个男人牺牲掉自己……真是太奇怪了。”

莫莫皱着眉,感觉到鼬的身上气息的不稳定,没有表情的看着宇智波斑,勾出一个清浅的笑容:“啊,宇智波家的哪个不奇怪的!”她才不会告诉这个老不死的真实的情况呢,只是……他说的“那个男人”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斑缓缓摇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不再说这个话题了,只是看着莫莫:“交出九尾,你们离开。”

莫莫歪着头看他,是什么让斑大叔会认为此时此刻她会放过他呢?是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吗?扭头看着在他们身后沉寂耸立的冥王像,莫莫想自己知道该怎么做了。

“哥哥,带着佐助站远点。”莫莫突然挣开鼬的手,轻轻开口。

鼬皱眉:“要打,我来,你不适合。”他可是知道莫莫这个身体到底有多么不擅长近身战。

“不用打。”莫莫勾起一抹邪气十足的笑容来,看着斑,缓慢开口,“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绝望。”鼬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佐助他们飞快的跳开到百米开外,与莫莫遥遥对视着。

莫莫略略犹豫了下,随即反手从自己的空间里取出了她极少动用的丛云牙,握在右手,斑试探性的想要上前的时候,就看见莫莫远远的举着那把对于她而言过长的丛云牙晃了一圈之后搅动的天地变色,磅礴而恐怖的惊人妖气倾泻而出,化为血色的长龙狰狞呼啸着冲了过来,直接刮掉一层地皮,毫不客气的冲到了晓的阵营之中,那些来不及躲闪的实力不足的忍者们在惨叫声中被吞噬,倒在地上,狱龙破的威力出奇的强,可能是丛云牙憋得太久,一次性的就爆出了就连莫莫都觉得有些惊讶的超强威力,呈直线的足足蔓延出去千米多远看不到边了才缓缓消失,这种实力,比起那些S级的大型忍术来,杀伤力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宇智波斑毫无惊讶的瞬间突破到莫莫面前,一把苦无迎面飞射而来,莫莫眼睛不眨,也不曾躲闪,事实上,以她现在的速度,是躲不开宇智波斑的攻击的,但是她还有另一样东西!

暗紫红色的结界猛然张开,一人高,呈球形将莫莫完全笼罩其中,苦无被瞬间弹开,而随即而来的查克拉水遁更是丝毫无法穿透莫莫身外的那个结界。莫莫暗暗点头,奈落那混蛋虽然战斗力不怎么地,但是结界做的倒是和乌龟壳有一拼——够硬!这可是升级版连铁碎牙的金刚枪破都无法穿透的超级结界,被奈落半强迫半哄的加附到莫莫身上,还是那种全自动的触发模式,虽然这些忍者的确很强,但是莫莫还不认为他们能够穿过奈落的结界,那可是能让杀生丸也只能干瞪眼没有办法的结界呢。攻击全部被弹回,莫莫静静站在结界之中,对着结界外的宇智波斑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宇智波斑也知道奈何不了莫莫,一招手准备先把宇智波鼬他们一行人拿下再说。

莫莫也不着急,只是不屑的看了那些被杀掉的忍者们,扭头看看敢去找鼬他们麻烦的忍者,暗自嘲笑,待会估计他们就会不会这么自信能够全胜了,闭上眼,黑发从发梢褪色,银白染上发丝,拉长到小腿处,身姿变得更加纤细妖娆,银色妖纹慢慢的在面颊上浮现,九尾化为细碎的绒毛缠绕在袖角衣摆,当莫莫再度睁开双眼,一双金色不似人类的妖眸已经不含任何情绪了,高高举起丛云牙,任由其力量侵入身体,密密麻麻的藤蔓缠绕入血肉之中,莫莫冷然笑起来:“地狱,打开。”

在犬夜叉的世界中那个造成了血腥死亡强悍无匹的丛云牙在这个异时空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狰狞的面容,而莫莫,就是主导。当整片大地颤动着撬开的时候,莫莫歪着头看着站在远处焦急的看着她的木叶村的那些人,金色眼眸终于第一次染上了失去理智的血色,莫莫站立的地方不断的拔高,而其他的地方大片大片的开始脱离,深渊露出,阴冷的气息上升,天地变色,大片的阴晦乌云遮天蔽日,莫莫站在高处远远的看着那些人,努力的清空思维,左手拔出了天生牙,远远的扔了出去,但愿……天生牙的结界能够庇佑他们,他们应该能支撑到……支撑到自己完成。

丛云牙在她的耳边发出让人烦躁的声音,莫莫意识朦胧着,转头看着在自己背后那巨大的冥王像,终于忍不住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这藤蔓扎在身上真疼啊~~~

当地狱完全打开之后,那些冤魂们密密麻麻的朝着生人招呼,试图来到大陆的时候,莫莫终于满意的笑了,被她很小心的压抑在核心的妖力瞬间倾泻而出,开始以她的身体为战场,开始了主权的争夺,喷出一口血,莫莫听到丛云牙的惨叫,更是得意,她早就看这个该死的嚣张剑灵不爽了,可惜这家伙一直老实的很,让她找不到机会教训……唔,好不容易才能收回部分力量恢复实力,却又被该死的宇智波斑这么一出,等她想要恢复原本的实力,不知道又该是驴年马月了。

丛云牙不甘不愿的被莫莫那种专司净化的克制一切邪气的妖力逼回刀中,莫莫周身绽放着耀眼的银色光芒,显然已经将自己的力量发挥到了极致,丛云牙一失去对地狱的控制,地狱就开始停止扩张了,莫莫再度举起左手,放出一个法器来,那是她老爸送给她保命的老本,到了这个时候,没有力量逼回地狱,莫莫也只能用它了。在那个法器的照耀下,丛云牙哀鸣着失去了光彩,而在那道金光下,地狱裂缝也飞快的缩小,中间耸立的巨大冥王像伴随着空间的坍塌的缓缓下沉到地狱深渊,再也不见天日。

那个被打开的地狱深渊缓缓消失,一切又恢复到原本的模样,莫莫收回了法器,丛云牙已经老老实实的收回了自己的触手,乖巧的呆在莫莫手心,莫莫随意的把两样东西扔到自己的空间之中,这才控制着自己缓缓落地,看到空白一片的原本那个外道魔像呆着的地方,满意的眯起双眼,哈,这下我看没有了那个作弊的外挂外道魔像,你们拿什么去合成所谓的十尾。

“莫莫。”人影一晃,莫莫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到了鼬怀里,她眨巴眨巴眼,仰头看着鼬焦急担忧的面容和止不住颤抖的手,讨好的笑了下,在他怀里蹭蹭,下一刻却是忍不住再度吐了口血,在鼬的怀里昏了过去,唔,这个妖怪身体为毛比起她当初当忍者时候的身体还要弱的说~~~~先天不良真是害死人啊!

且不说鼬是怎么用他那双和宇智波斑平等级的写轮眼和他打了一架的,也不说他们是怎么在晓组织的包围下回到木叶村的,就说说那个惊天动地的超级大八卦,有了鸣人这个管不住嘴的家伙,几乎是一回到木叶村,他就叽里呱啦的把什么都说出来了,完全不顾在那里交任务的其他忍者们。接着不到半天时间,那些和宇智波关系比较好的忍者们都知道这件事情了。所有人看着宇智波鼬的表情都是恍然大悟兼带了解的,诧异的要死。怪不得那么帅的宇智波鼬从来都不找女人,也丝毫没有结婚的打算……感情是有了啊,虽然宇智波莫莫离开木叶很多年了,但是看看这个穿越空间出现的莫莫的惊人面容也就能够大略的猜测出当时这个宇智波大小姐的美貌了,那可是木叶鼎鼎大名的第一美人啊!居然就这么被黄鼠狼给扒了……真可惜了。所有去医院探视的忍者好友们看到坐到一直在昏睡的莫莫身边的鼬的时候,都浮现出这个念头来。

佐助看着一直坐在自家姐姐病床边的自家大哥,犹豫了犹豫,还是觉得亲自问问鼬比较好,万一……万一那只是莫莫的恶作剧呢,一定是错觉!!

“佐助,你在想什么?”鼬声音沉沉响起来,他面无表情的扭头看着佐助,一手还温柔的把莫莫的手放到被子下面,两个人之间弥漫的温馨气息让佐助有种被排斥的感觉,他皱眉,晃去这个诡异的想法。

“哥……那个,莫莫姐和你,真的……真的是……”最后一个词他怎么都说不出来,佐助脸红脖子粗的梗在那里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鼬毫不避讳,“在那次决斗之前,我们该做的都做了。”

门外隐约响起来摔倒的声音,鼬沉沉的斜斜看过去一眼,随即面无表情的扭过头来看佐助,佐助似乎被打击到了,脸几乎都红到脚跟了,他粗声粗气的握紧了拳头:“哥,你怎么敢……姐姐,姐姐怎么可能答应!!”

鼬略略想了下,也不希望佐助误会他,毕竟那是莫莫的希望,简单的解释了下:“开始是意外,后来发现了,就在一起了。”要他更具体的解释,他也说不出口,说他对着自己妹妹做春梦吗,这种话他实在是说不出口。

“……”这是佐助的反应,他嘴角抽搐的看着自己大哥,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犹豫了下,看着鼬阴沉沉的面容,他飞快转移话题,“那我和鸣人那场闹剧婚礼,姐姐该放弃了?”

鼬眼中隐隐带上笑意,看了希翼的佐助一眼,没表情的给了建议:“放弃这个想法,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莫莫的理想就是看到男男结婚生子,尤其是你……”鼬深深的看了佐助一眼,爆出了狠料,“当初她想让你和我结婚的。”

佐助石化了,病房大门突然倒塌,一堆的熟人狼狈的跌倒在地,而大蛇丸站在他们身后,脸上的表情很是诡异,金色的竖瞳转到鼬身上:“啊,真是听到了不得的东西呢。”

鼬面无表情的看着大蛇丸,废话,就是知道你们这群打着歪主意的家伙在外面他才会说的,莫莫只会是他的,任何人都别想抢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封印

18.8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