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四)

火影记事(四)

()“哈哈哈,你凭什么占得一切宠爱啊,为什么你会得到那么多人的疼爱,而我却只能做一个陪衬?!!去死,去死,你去死!!!放逐到永恒的黑暗中,我要让你永世不得好死!!!”

“好黑啊……”没有光亮,周围一片空旷,说话只能听得见自己的回音。周围是一片黑暗,睁着眼睛和闭着眼睛没有差别,无尽的黑暗和寂静足以让一个正常人发疯了,莫莫漂浮在虚空之中,似乎是清醒的,又似乎是迷茫的,就那样的飘着,在这无边无际也没有别人存在的地方,她能做的只有等死。

时间在这里不起任何作用,莫莫能够做的就是数数,听着自己心跳的频率来计算时间,昏昏沉沉的,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很久,久到莫莫已经没有办法再算下去自己在这里过了多少个年月。她倒不是没有想过出去的办法,只是那个人下手决绝,将她的力量几乎完全封印,虽然她既不会老也不会死,但是被困在这里,还不如死去呢。

迷迷糊糊的,她似乎听到了声响,开始还以为是幻觉,但是当那个声音再度响起来的时候,莫莫才有点迷茫的张大眼睛,呆滞的向声音处转过去,看向那个突兀出现的声音,不管是什么,就算不会说话,是个小动物,只要能在这里陪陪她也好。莫莫微微转动身子,向那个声音飘过去。

“谁?”长久不开口说话,莫莫的声带干涩,几乎忘记了该如何发出声音。

“耶?还有其他人?呵,我还以为只剩我一个困死在这里呢?”那个低沉的带着磁性的男音是那么的温暖,让她不由自主的靠近,终于有了除她之外的存在,还是会说话的……

“……人?”莫莫靠近,眼前空气涌动,她被人拉住,莫莫呆呆的被那个男子抓住手腕,张了张嘴,好一会才小小声的开口,但愿她没有说错。

“你是谁?怎么出现在这里的?”那个男子似乎又靠近了她一点,手腕还是被牢牢抓着,有点疼。疼……这种感觉已经好久没有感觉到了,莫莫想要更多。

“你叫什么名字?”莫莫微微仰头,试着探究那个人的样貌,然而一片漆黑中,什么她都看不见。

“我……我叫波风水门,你呢?”男子放开她的手腕,想要后退,但是莫莫有点紧张的抓着他的手臂,不肯放开。男子温柔的拍拍她的后背,小心翼翼的驱散了她的不安。

“我,我在这里呆了很久,忘记了。”她凭着感觉把头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很是心安和满足,像极了缺乏安全感的小动物般。

“哦,那我帮你起个名字,就是简单的称呼,你若是不满意,以后再改好吗。我想叫你莫莫。”名叫水门的男子笑声很是温柔。

“莫莫。莫莫。”莫莫低着头念了两遍,很乖的点头。

这个自称为波风水门的男人很开朗健谈,拉着莫莫谈天说笑,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在说,而莫莫在一边听,渐渐的,莫莫慢慢的回想起了那些几乎被她遗忘的过去,也渐渐的可以多说话,复习了被她遗忘的感情波动,欢笑,哭泣,哀伤,绝望,只是,她越来越依赖这个名叫波风的男人了。

“你是怎么掉到这里来的?”莫莫把自己所在地方的经历简单的说了一遍,便要求波风水门把他的事情讲给自己听。

“呵呵,跟别人打斗的时候,力量不小心交叉变异了,结果就掉到这里了。”男子笑的有点无奈和苦恼,又带了丝浅浅的宠溺,“你呢?”

莫莫犹豫了下,虽然知道他是看不到的,但还是别过脸去,苦涩的开口:“啊,被我原本以为最好的朋友推进来的。”

一阵沉默,男子轻柔的拍拍她的后背:“想哭就哭。”

“她不值得我为她哭泣。”莫莫倔强的摇头,抱着他的腰在他怀里蹭了蹭。

“不是为她,是为你自己。”男子温柔的揉揉她的头发,安抚道。莫莫还是在这样温柔的声音中放松下来,小声的哭了出来,述说着自己的难过和被那个人推进来时的绝望,直到昏睡过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两个人在这无际的黑暗和空旷之中紧紧相依,慢慢的说话,有默契的避开过去,尽量的说些轻松愉快的事情。

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当两个人渐渐沉默的时候,莫莫紧张了,沮丧和恐慌这两种情绪将她包裹:“我讨厌这里,你说我们能出去吗?”

“会的,相信我,我一定能够带着你离开这里的。”男音依旧温和,安抚着越来越暴躁不安乃至绝望的莫莫。

“我受不了了,我要疯了~~啊啊……”莫莫大喊着,发泄着心中的黑暗情绪,几乎要把嗓子喊破,最后却还是抱着水门痛哭,发泄着心里的那种烦躁情绪。

“莫莫,莫莫,你还有我,不要怕。”水门温柔的拭去她的眼泪,心疼她,但是却没有安慰她的办法。

莫莫哭够了,突然抬头看向面前,虽然是一片黑暗,但是她知道他的脸就在那里。她突然道:“我们做。”

水门僵住了,好一会,才不敢相信的结结巴巴的问:“你……你说什么?”

“我们来□。”莫莫说的异常直接,“反正不知道未来,我讨厌这里,但是我的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了,不能总是这样,我不想疯掉。而且,我想趁着我还没有麻木的时候,好好的爱你。让我记住这段时间,我只是想要个回忆。”莫莫不知道波风水门能不能离开,自己能不能离开,他能不能活下去,自己又会不会遗忘,她只是想好好的留下记忆。

水门怔了下,叹气:“可是……莫莫,你这种仓促的决定是不好的……”

“我爱你,这样就够了。”莫莫掂着脚尖摸索着环绕上他的脖子,打断他的话。波风水门的个子相当的挺拔,至少和她这种娇小的身材而言是很高的。

水门无声叹气:“莫莫,你这只是依赖的情感,等到出去了,或许你会喜欢上别人的,现在这样子,你会后悔的。”

莫莫坚定摇头:“不会!就算是错的,我也认栽!”她硬是按住水门的面容,贴近,在他的脸上轻轻吻住。

“你……”水门的呼吸在莫莫靠近的时候变得紊乱,他毕竟不是圣人,心爱之人在怀里哪里能够忍得住,尤其她还天天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到底多大了?”他早就感觉出来莫莫的骨骼很纤细,不会还是个小娃娃。

莫莫微微侧头吻上他的面颊:“十五。”

水门苦笑出声:“在我们那里,你才刚成年。”他说的是普通人罢了。虽然和自己年龄还是有些差别的,但还不会达到别人口中的老牛吃嫩草的地步。

“我不管。”莫莫相当任性的开始扒拉他身上的衣服,却怎么都拉不开,气恼的想要撕掉,奈何自己被封印,力气眼中匮乏。

“还是我来。”波风温柔的低头准确的在她的唇瓣上轻轻吻着,带着阳光味道的柠檬香气,“等到出去之后我一定要娶你。”

莫莫没有说话,十倍敏感度的身体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和空寂之中变得更加的敏感,一个落在脖子上的亲吻,一个按在腰间的轻抚,都让她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

当两个人合为一体的时候,她痛的连呼吸都没有了,但是那烦躁不安又惊惧的心似乎微微安定下来。

两个人就那样的靠在一起,做累了就睡觉,睡醒了便靠在一起聊天,当彼此有了感觉就接着做,似乎要把生命血肉都要交融在一起。莫莫在他的爱抚下迷迷糊糊的想着,这个,应该就是那些小说上面所说的爱,才不像水门说的什么依赖的感情呢。

莫莫爱上了一个只知道名字有着温柔声音但却连长相都看不见的男人。

然后是分别。水门开发出了一种力量,在配合莫莫的空间能力下,成功的离开了这里,却在接下来的乱流之中分散,最后一眼也只看见一抹金色的影子。

哦,原来他头发是金色的啊……阳光碎片一样的颜色,真漂亮。

再没了意识。

睁开眼,莫莫呆滞的看着天花板,完全不想动弹,他是四代火影啊,漩涡鸣人的爸爸呢。她应该就是在那场空间乱流中掉到这里的,失去了身体,附身在宇智波莫莫的身上,和他……差了那么多年啊。莫莫怔怔的,想不起来落到那个空间之前的事情呢。莫名的,莫莫觉得异常无奈和疲惫,想要流泪,却又哭不出来,想到那晚就那样看着他去死,自己却没有认出来……

这就是命运吗?真是滑稽的可笑。

“莫莫。”一张放大的面瘫俊脸出现在她面前,让莫莫飞快的回神。

“哦,是哥哥。”莫莫笑着看他。

鼬却皱了皱眉,伸手点在她的眉心:“怎么了?好像要哭出来一样。”

莫莫愣了下,气鼓鼓的嘟着嘴:“才没有呢,是你看错了。”

鼬也不再这个问题上追究,只是拿着镜子给莫莫,莫莫不明所以的看他,鼬指了指她的眼睛:“你开眼了。”

莫莫怔了下,低头看着放在腿上的镜子,镜子倒映出她精致的面容,一双原本让她相当引以为傲的墨黑眼眸已经变成了红色,左右各两个黑色勾玉正在缓慢旋转着,这个是写轮眼啊……莫莫眨眨眼,红色褪去,又变成墨黑的眼眸。

“接下来还要增加配合写轮眼的忍术学习,比较辛苦。”鼬说道,看着莫莫平静的面容,没有讨厌和郁闷,也不再撒娇耍赖,非常沉默的接受了这个训练,不知道在火影岩上面到底是什么事情刺激到她了,才能让她变成这个样子……他不喜欢。

“休息,不要想太多了。”鼬安慰的拍拍莫莫的头,小心翼翼的让她躺下,给她细心的拉好被子,这才慢慢的走出去。

鼬真是个好哥哥呢。莫莫闭上双眼,无法控制的把那段在黑暗中漫长又短暂的记忆一遍一遍的回忆,他已经死了,唉,自己的初恋啊,就这样夭折了吗?莫莫默然,算了顶多帮你报个仇,杀了那个控制九尾妖狐的幕后黑手,为你祭奠,她的爱情……到此为止了。毕竟,先背叛的是他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求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四)

20.61%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