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十七)

火影记事(十七)

()莫话说宇智波兄妹进入晓组织三年,十一岁的奶娃娃也长成一个标志的美人了(咳咳,在火影世界,忍者们被逼的早熟啊~尤其是叛忍这种高危行业~~),莫莫每次出门都要穿好晓袍,带好斗笠,全副武装了之后才敢出门,她的脸对某些团体性质的人杀伤力太大,每次单独出门身后都会坠上一堆莫名其妙的男人,而且还都是上三十岁的老男人(莫莫捏着拳头怒)!!开始的时候莫莫还会杀一杀清理一下跟屁虫,但是日子一久,她也就差不多麻木了,只会挑其中最丑眼神最猥亵的那个宰了了事,虽然能够持续效果不太久,但是还是顶用的。久而久之,鼬也养成了一碰到陌生人就把莫莫从头到脚的包成粽子的习惯,不为别的,那些人看莫莫的眼神太猥亵了,根本就配不上莫莫,如果不是不想惹麻烦的话,他真想把他们的眼珠子全都挖下来,看什么看,莫莫能是你们这些柔弱蝼蚁可以看的吗!!一群妄想着吃天鹅肉的丑癞蛤蟆!!!(所谓妹控啊~~~)

这天,莫莫和鼬还有大蛇丸出任务结束坐在店里啃丸子的时候居然很难得的碰到了同样出任务回来的蝎和迪达拉那一组,简单的打个招呼各吃各的没几分钟,鬼鲛大叔也突然出现在这里,这让大蛇丸几个上年龄的老家伙(莫莫腹诽着)当真惊讶了,在晓组织根据地之外,如果碰到其他组的同伴那是难得的运气,但是一连碰上两组,那就不是简单的运气可以说了。

“你的搭档呢,鬼鲛?”大蛇丸皱眉看着鬼鲛身后,奇怪了,那个和他搭档的阿飞怎么没有过来?

鬼鲛扛着鲛叽坐到大蛇丸旁边,露出一个和善却绝对能够吓哭小朋友的笑容:“佩恩临时召唤他有事情,他先回去,我休息一下再回组织。”

难怪。莫莫暗暗同情了一下和那个斑老祖宗搭档的鬼鲛大叔,接着啃丸子。大蛇丸不再说什么,而是看莫莫吃完丸子,推开盘子,摊开一个卷轴和莫莫又聊起了忍术阵法来。

“莫莫,你上次说的那个空间转换阵法我研究了一下,觉得还是很有可行性的,但是还有些难题没有攻克,BALABALA……”大蛇丸一逮到这种学术性问题就相当的有激情,而莫莫只是觉得研究好了说不定就能像以前玩的网络游戏那样做个定位传送阵放到晓组织根据地里,要是受伤治疗什么的就可以在远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扔个传送卷轴就能回城,咳,回村,那该多方便啊,就可是保命逃跑的不二法宝,莫莫罕见的对这个忍术研究很有兴趣了。她是有空间念力可以用,但是鼬没有啊,莫莫于是就想研究出来一个卷轴用查克拉启动给鼬用,但是现有的远距离传送阵要么就是庞大的不能移动随身携带,要么就是需要巨量的查克拉来启动,都不具备实用性,莫莫鄙视之,拽着大蛇丸重新研究,把念力坐标和查克拉结合起来,看看能不能研究出新的传送卷轴来……

只是,如果她知道迪达拉这厮的不安分能够导致那么严重的后果的话,她一定一定不会在这个混蛋旁边研究任何有关于空间的忍术!!

莫莫和大蛇丸讨论的很认真,虽然莫莫没有大蛇丸和鼬那么博学多才,但是她对查克拉的敏感度却是罕见的高的出奇,阵法中的查克拉流动的一丁点异样她都看得出来,因此大蛇丸也很乐意把半成品的忍术卷轴拿过来给莫莫研究。这个传送卷轴莫莫很期待,所以她研究的很认真,不仅用写轮眼好好的观察,还偷偷的把念力附着到卷轴上认真的观察那些阵点的反应。

她太认真了,所以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边的迪达拉又开始捧着他的新炸弹和鬼鲛展示他的艺术,并被鬼鲛不耐烦的嘲笑是小孩子玩意之后查克拉暴动,“轰”的一声,整个丸子店瞬间笼罩在浓浓烟雾之中,与此同时,一个写满符文的巨大黑色多边形阵纹在地板上浮现,下一秒,在阵纹中的几人在连闪的白光中消失……

黑漆漆的周围,一点火光慢慢的跳跃着,整个空间亮了起来,莫莫呆滞的看着手心只剩下半截的卷轴,其他人则是呆滞的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僵硬着。

迪达拉左右看看,畏畏缩缩的拽着蝎的衣服:“旦那,这是哪里?”

“你还敢说!!”莫莫咬牙切齿的瞪着迪达拉,要不是这个混蛋小鬼,她至于被吓到手抖的多输入念力了吗!!要不是这个该死的小鬼,他们至于沦落到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鬼地方吗?!!!

“呵呵呵……”只有大蛇丸颇为兴奋的诡异一笑,“莫莫,看起来,我们的传送卷轴很成功呢~~~~”

莫莫不予理会,她歪着头看着墙壁上那些色彩斑斓的图画和古怪的文字,总觉得这个地方说不出来的奇怪。

“这不是现在各国通用的文字。”鼬面无表情的看了一会墙壁上的图案,皱眉,“我也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古文字。”

“该不会是哪个大名的墓地,啧啧,有够豪华的。”鬼鲛用鲛叽捅了捅放在空地中央那个巨大的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棺材的石头堆,忍者们通常是有条件的就送回村子安葬,没条件的就地安葬,他们这群叛忍,说不定死后连个坟墓都不会有,也只有那些有钱的大名才会显摆弄这种豪华而不实用的墓地。

“不管如何,还是先找到出口。”蝎冰冷冷的声音在空旷的密室里回荡。至于迪达拉,他早就被莫莫那一眼瞪得委委屈屈的缩在一边种蘑菇了,哪里还会注意其他什么的。

大蛇丸召唤来无数小蛇顺着看起来像是密室大门的缝隙游出去寻找出口,自己则是很有趣的研究那个棺材和墙壁上的字画,其他成员则是聊天的聊天,搞破坏的搞破坏,但是还是比较安分的等着大蛇丸的讯息。

莫莫拉着鼬坐下来,靠在他怀里偷懒,顺便抱怨抱怨繁重的任务,要求休假神马的,鼬面无表情的听着莫莫的废话,安抚性的梳理着她的头发,什么话也不说,反正莫莫也习惯他的沉默了。

大蛇丸研究了一会棺材表面的花纹,正准备暴力破坏棺材打开盖子的时候,突然轻轻“咦”了一声,颇为感兴趣的看向门外。

莫莫歪着头看他:“蛇叔,怎么了?”

大蛇丸低低的笑了,笑的莫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好一会,大蛇丸才有趣的开口:“门外似乎来了几个有趣的人。”虽然只是一瞬,但是也足够他“看”到他们身上奇怪的完全不同于他们忍者体系的力量了,很好奇,真想研究呢。

有趣的人?莫莫为门外那几个人小小的悲哀了一下,被大蛇丸看上,那简直是一场悲剧……想当年她废了多大力气才从大蛇丸嘴里逃出来的啊,被他看上的人实在是太倒霉了,这点她可以以被大蛇丸关在地牢里成千上百的无辜实验体人士证明,被大蛇丸看上又抓到,那还不如死了痛快呢。

旅团最大的爱好就是挖别人的坟墓了,咳咳口误,应该是探访遗迹。只是最近库洛洛团长大人有点不对劲,手底下的团员们战战兢兢的,在他面前真的是缩手缩脚,生怕惹到团长了。

在这个危险异常的S级遗迹了,团员们乖乖的开路,没有像以往那样弄出点事来,生怕团长不高兴了。

“这里真奇怪。”窝金一拳把冲到面前的僵尸砸成肉泥,有些诧异这里的诡异气氛,“你说呢,侠客?”

“的确。”侠客也感觉这个S级的遗迹有些名不符实,很奇怪的感觉,“团长,你怎么看?”

库洛洛看着满地乱爬的僵尸,再看看那些僵尸爬出来的泥潭,觉得这个遗迹实在有些无趣,让他更加提不起精神来,心底那种莫名的郁闷感越发严重了。

“团长,这次会有……奇特际遇。”玛琪突然开口,表情都有些古怪。

“哦,是好是坏?”库洛洛终于提起了点精神,扭头问玛琪,右手的盗贼极意出现,自动翻到某一页,大范围的冰霜笼罩,泥潭被冻成了一整块,不再有僵尸爬出来,团员们动作快速的跳过去,往下一层走去。

玛琪犹豫了,好片刻才道:“很复杂,说不上来,但是会有惊喜出现。”

“惊喜吗?”库洛洛捂着嘴看着高耸在面前的巨大石门,眯着眼睛看着这扇大门,缓慢开口,“窝金。”

“知道了,团长。”窝金乖乖上前,暴起全身的念力,费力的推开了巨大石门。

明亮的光线从石门外射入密封的石室,旅团们看着站在石门内的一排黑底红色祥云长袍的高矮人士,脸上的表情可呈现为“囧”的状态,这就是传说中的惊喜!!!???假的!?

没人能够形容莫莫此刻的心情,当看到那老土的大背头,显眼的黑色逆十字,灯泡样的耳环,外加赤胸的长毛皮袍,莫莫就算再白目也能想到这个家伙是谁,而且他身后还跟着那么一群很有特色的人,野兽男,怪武士,长毛怪,绷带男,莫莫嘴角抽搐的看着,暗暗庆幸自己的面容被斗笠遮掩的严实不会露出任何情绪,要不然还真的会露陷啊~~~只是,那个卷轴到底有多么神奇才能让他们从火影世界穿越到猎人世界啊!!

“很高兴能在这个地方看到几位……自我介绍,我叫库洛洛鲁西鲁,身后这些是我的团员,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库洛洛很优雅的行个礼,笑容温和得体,宛如上流贵族。

只是身处晓组织的哪个是省油的灯啊,只有傻瓜才会看不到他身上的血腥黑暗。莫莫垂着脑袋,后退一步,站到鼬后面去,鼬面无表情却有些疑惑的看了莫莫一眼,鬼鲛很识趣的没有开口,最后停了一会,还是大蛇丸呵呵的舔着舌头笑着开口了:“出现在这个地方我们也很意外,刚巧,我们也是组织成员。”

莫莫黑线,觉得这个世界疯狂了,她无语的看着大蛇丸和库洛洛绕着舌头兜圈圈,完全搞不清楚两个人是怎么沟通过来的,只能掩耳盗铃的催眠自己,我不认识他们,我不认识他们,我不知道什么库洛洛,七大美色神马的,也不知道幻影旅团流星街……

等莫莫回过神来的时候大蛇丸已经和库洛洛沟通良好,窝金直接把整个棺材扛起来,库洛洛领头一步,带着众人离开了这个诡异的坟墓。

作者有话要说:可以当正文看也可以当番外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十七)

26.3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