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二十五)

火影记事(二十五)

()莫第三场比赛开始,莫莫趴在看台上往下面瞄,第一场就是鸣人和日向宁次的对决。看鸣人和她一直看不顺眼的白眼家族的那个宁次打得异常精彩,看鸣人坚定执着的想要成为火影,莫莫恍惚间似乎看到了波风水门,他,是不是也是这个样子呢?为了这个他深爱的村子,连命都可以搭上呢?

后面的比赛莫莫也没有认真去看,直到佐助上场。

佐助被卡卡西训练了一个月,精气神都大有长进,让莫莫倒是颇为满意,点点头,卡卡西就蹦跶到她身边了。

“佐助天分很好,也很吃得起苦。”卡卡西不管莫莫是不是在听,自言自语的说道。

莫莫趴在栏杆上,支着下巴看着,漫不禁心的回了一句:“你教了他什么?”

卡卡西卖了个关子:“你看就知道了。”

莫莫不屑的撇撇嘴,不就是千鸟吗,她早就会了。就在这个时候,佐助投过来挑衅的眼神,让莫莫有些好笑,果然还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呢,傲娇加炸毛,好可爱,不愧是她的弟弟。

佐助的速度有提升,虽然在莫莫眼里不值一提,但是相对于我爱罗的沙子而言,却是快了不少,莫莫看着佐助绕圈子,暗暗分析他的动作缺陷和能够改进的地方,默默决定等回去了给他写份训练计划,嗯,大蛇丸虽然偏执古怪了点,但是教人应该是不错的~~

正走神着,漫天的白色羽毛轻缓落下,莫莫知道这种幻术对于拥有写轮眼的宇智波一族而言根本不会起任何作用,转头看过去,那个方形的紫色空间已经竖了起来,卡卡西已经把护额推了上去,写轮眼中三勾玉转动,戒备的看着莫莫。莫莫微微笑了笑:“你拦不住我的。”卡卡西正要阻拦,下一秒,莫莫已经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就出现在结界外。卡卡西正欲追赶,但是跳出来不少敌对忍者拦住了他,卡卡西无奈,只能先解决这些忍者。

四炎结界里,大蛇丸和三代火影对峙着,说些无聊的废话,莫莫看着试图攻击四炎结界的那些暗部忍者,手一招,千本伺候,将那些暗部挨个的踢出十米之外。暗忍们不死心,还想着过来,但是莫莫做的很绝,她直接开着万花筒,对着天空一个天照,直接在四炎结界外升腾出一个十米高的黑色火圈。

莫莫站在圈外,念压暴起:“凡入内者——死!!”那几个暗部忍者根本就抵挡不住恐怖的念压,直接就趴在屋顶上了,莫莫站在一个较高的屋角,就那样隔着那层紫色屏幕远远的看着。远处硝烟四起,沙忍和音忍们纷纷出动,进攻木叶,莫莫知道他们肯定会失败,懒得关心,只是沉默的看着里面战斗的场面,又有新的暗部忍者过来,可是一看到在莫莫身边躺着不能动弹的全身上下一点伤都没有的忍者,还有那燃烧不熄的不祥黑色火焰,就很识趣站在远远的地方戒备不敢靠近了。

忍者的战斗说快也快,说慢也慢,当莫莫看到卡卡西他们解决了伪装的忍者之后也跳到屋顶上的时候,就知道差不多到时间了。

“宇智波莫莫!”卡卡西握着手里剑看着莫莫,“你想干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莫莫看他一眼,眼中三轮勾玉缓慢的旋转着,莫莫几乎是慵散的站在那里,丝毫不把这些围住她的上忍看在眼里。

终于,在三代用出了那个熟悉的术之后,莫莫动了,她周身的念力一转,下一刻整个人已经出现在四炎结界之内。

“瞬身飞雷之术!!这不是四代目火影的特有忍术吗?”凯惊讶的看着莫莫,“她是怎么学会的?!!”没人知道。

卡卡西同样处于惊讶之中,只能看着莫莫,外围的黑炎已经被几个暗部忍者封印到卷轴之中,他们能够近距离的更清晰的看到四炎结界内的动静。

莫莫进入结界之中,正看到三代已经抓住一代二代火影,驱散了黑夜,已经抓到了大蛇丸,两个人正处于僵持状态。看到莫莫进来,三代和大蛇丸都是相当的惊讶。

“宇智波莫莫,你这是……”三代惊愕的看着莫莫。

“我不是来找你的。”莫莫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我找的是它。”莫莫看着死神,三代和大蛇丸都异常惊讶的看着莫莫,她居然能看的到!

“神说……要有光。”莫莫举起右手,悬浮起来,耀眼的白光从她身上涌现出来,瞬间淹没了一切。

在外面看的人更是惊讶,只见耀眼的白光从一点涌现出来,整个四炎结界轰然破碎,而结界内的一切也出现在所有人面前。三代和大蛇丸僵持在一起,而莫莫,悬浮在半空之中,洁白的光翼在她背后凝结,三十六张银白色的塔罗牌缓慢的旋转在她的周围,莫莫的双眼早已变成万花筒写轮眼的状态。

“于是,这个世界便有了光。”莫莫的声音此刻带着点点的回音,缓缓的消失,周围的白色光芒消散,莫莫定定的看着那个丑陋的死神。

“神说,你有罪。”莫莫在缓慢旋转的塔罗牌上抽出一张,食指和中指轻轻夹起,对准那个虚幻般的死神,“所以,我宣判,你有罪。”莫莫手中的塔罗牌瞬间化为无数银白色的丝线,紧紧的缠绕在那个虚无的死神身上,死神哀嚎着,被绑在白色光柱的十字架上。

“你将由我审判。”莫莫冷冷的笑了下,如同女神般高傲的看着那个死神,“现在,把他给我吐出来!!”银色丝线在死神的腹部收紧,莫莫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个死神,死神无声的哀嚎着,张开嘴,吐出一团团浅蓝色的灵魂。

莫莫就那样定定的看着,直到一团夹杂着红色熟悉的的灵魂波动被吐了出来,莫莫这才重新抽出一张塔罗牌:“神说,你是我的子民,敬爱我,尊崇我,将得到我的救赎。”塔罗牌化为银白色的光芒,笼罩在那团模糊的灵魂上,扭曲着,慢慢的重新化为人形,清晰的,熟悉的。

四代目火影——波风水门!!

莫莫就那样定定的看着,看了好一会,背后光的羽翼无声无息的消散,她缓缓的落到屋顶上,眼睛中六芒星缓慢的旋转着,莫莫眼睛不眨的看着那个似曾相识的俊朗面容,想要伸手摸摸看是不是那个熟悉的轮廓,却又害怕是认错了人,胆怯的,害怕的,莫莫犹犹豫豫的,最终还是抵不过渴望伸出双手轻柔的抚摸那张陌生却熟悉的面容,从额头到鼻梁,慢慢滑下,曾经亲吻过她身体每处的嘴唇,熟悉的感觉让莫莫近乎绝望,果然,是他吗。不是重合的名字,真的是那个在黑暗空间里她爱上的男人。莫莫连最后的自我欺骗也被戳穿了,神色恢复到无,莫莫后退,算了,好歹是爱过的,就算做人情好了,最后再送他一程罢了。

波风水门慢慢的睁开双眼,正对上莫莫那双红色的写轮眼。醒了吗?在那个活像恶鬼的死神肚子里和九尾的灵魂纠缠了那么久,灵魂力量居然还有这么强,如果是死神的话肯定很厉害。莫莫抬手,余下的三十四张塔罗牌重新出现,围绕着莫莫缓慢旋转,莫莫眼神在塔罗牌上转动,用哪张牌呢?

“……莫莫,是你吗?”水门犹豫而迟缓的开口。

“不是,你认错人了。”莫莫淡淡的道,抓住要选的那张塔罗牌,举起来,手却被握住,莫莫呆滞了下,看过去。

水门温柔的对着她微笑:“喏,你还是一样的倔强呢,莫莫,我终于找到你了。”

莫莫看他,没有说话。

水门轻叹着伸手抚摸莫莫的面颊:“原来你是这个样子的,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莫莫是个美人呢,一定有很多人喜欢。”

“是啊,很多。”莫莫抽回手,后退一步,淡漠的看他,“与你何干?”

“对不起。”水门很诚恳的道歉,“我以为你回去了,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你,所以才接受了村子里的安排……”

“不用道歉,你又不欠我什么。”莫莫淡淡的打断他的话,什么狗屁安排,开玩笑,真当她那么多的晋江文是白看的吗!男人果然靠不住,一个两个都是见异思迁的。莫莫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失败,当初本以为挑到一个温柔又体贴的好男人,结果却是这种,真是失望,不过几年而已,当她想起来的时候,男人的儿子和自己弟弟都一样大了。枉费她花费那么多心思逮着机会放他出来,还要付出不知道多么惨重的代价呢。莫莫嗤笑,所谓的爱情啊,还抵不过那短短的几年时间。莫莫看着着急的水门,面无表情,掐灭掉最后一丝期望,“当初是你情我愿,现在么,一刀两断了,把你救出来,也算是我最后为你做的事情了,自此之后,做陌路人。”

水门眼底满是绝望,他想说对不起,但是自己也知道那言语有多么苍白无力,他只能哀求的看着莫莫,试着让莫莫收回那些话,他宁愿死掉也不愿意莫莫和他这样子成为陌路人。

“莫莫……求你不要这样……”水门低头,声音也失去了一贯的朝气和温柔,显得苍白而沙哑。

莫莫沉默着,木叶村外野兽的狰狞叫声回荡,巨大的一尾沙之暴鹤正在和鸣人及其的召唤忍兽战斗,战斗的波动远远的传过来,周围死一般的沉寂。

莫莫轻轻开口:“那里,是一尾人力柱和九尾人力柱的战斗,你看到了吗?”

水门呆呆的看着莫莫,发不出任何声音。

“一尾人力柱是我成为叛忍之后认识的。”莫莫微微侧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水门,“忘了告诉你,我现在叫宇智波莫莫,宇智波……这个姓氏你应该不陌生,五年前,我十一岁,和我的哥哥,宇智波鼬,杀光了所有姓宇智波的人,一把火将我生活了多年的家付之一炬,你不是白痴的话应该知道是什么原因。”莫莫声音轻轻的,似乎怕惊醒了什么,“当我知道漩涡鸣人是你的儿子,又是九尾人力柱的时候,你知道我多想一把掐死他吗?宇智波和九尾人力柱,木叶只能留一个。”

水门的眼中满是痛苦,他想要伸手拉住莫莫,却只能看着莫莫又后退了一步。

莫莫轻轻一笑:“其实,只要我肯付出代价,就算毁灭整个木叶也不是什么难事。波风,如果,你儿子,漩涡鸣人,和木叶只能有一个存在,你要选哪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二十五)

29.82%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