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二十七)

火影记事(二十七)

()在大蛇丸的基地里,莫莫最喜欢就是君麻吕了,他是个极乖的孩子,除了对大蛇丸有着变态的狂热外,其他一切都好。

莫莫很喜欢君麻吕,因为他的单纯执着和忠诚;君麻吕也很喜欢莫莫,因为莫莫是为数不多真心喜欢他,不是因为他的力量,也不因为他令人恐惧的血继而害怕的人,当然,最关键的是,他遵从的大蛇丸大人和莫莫关系很好。

“最近身体还好吗?”莫莫在医疗室里看到全身插满输液管的君麻吕,按住挣扎着想要起来行礼的他,伸手摸摸他的脸,“瘦了好多呢。”

“大人,我没事。”君麻吕苍白的脸上浮现浅浅的病态红晕,很乖的回答。

“傻瓜!我不是早告诉过你,血继这种东西不是胡乱用的!”莫莫伸手弹了弹君麻吕的额头,叹气,“任何力量的使用都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我早就告诉你不要在训练里那么拼,骨头不要老是拔出来到处乱扔,你就是不听。”看着被她教训的低头乖乖挨训的君麻吕,莫莫也很是无奈,安抚的拍拍他的头,“好了,不要太难过了,过两天我身体恢复点,准备帮你治疗。”

君麻吕惊喜的抬头看着莫莫:“大人,您是说我的病能治好?!”他能继续为大蛇丸大人服务了?!!

“是的。”莫莫没好气的又拍了他一下,“大蛇丸,大蛇丸,你就不能不想着他啊,那个渣属性傲娇又别扭大叔受。”莫莫语速很快,说的又含糊,君麻吕没听明白,眨巴下眼睛想要再问一遍,但是莫莫已经帮他盖上那个极具催眠效果的面巾,“睡。”

君麻吕只能闭上眼睛养精神,至于疑问……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了,莫莫大人会解释清楚的。

莫莫从医疗室里走出来,大蛇丸手下一号人物兜已经抱着本子等着了:“莫莫大人,关于君麻吕的病,您怎么看?”

莫莫斜他一眼:“大蛇丸叫你问的吗?”

兜羞涩笑了一下,推了推眼睛:“作为一个医疗忍者,对各种疑难杂症我都有着极强的好奇心,大人。”

鬼才信你呢。莫莫撇撇嘴,她今天已经把好不容易恢复的查克拉化作念力全都输给君麻吕了,或许他今天精神会好点,但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有屁用啊。歪着头想了下,莫莫组织了下语言:“怎么说呢,血继这东西,的确具有很强的力量,而且潜力深不可测,只要肯下功夫,总能挖掘到更深的层次,获得更为强大的力量,就比如说写轮眼,原本宇智波家族还在的时候,家族里的人撑死了也就三勾玉,万花筒也不是没有,却很罕见。开万花筒的条件你也不是没有耳闻,付出代价,得到极致的力量。”莫莫和兜慢步在大蛇丸的基地里走着,莫莫微微笑着,想着思路,“虽然都是万花筒写轮眼,但是哥哥就比我强,因为他很会挖掘万花筒写轮眼的能力,我幻术一窍不通,他却是顶级的幻术宗师……这就是差别。而万花筒,到底是不是写轮眼的极致也很难的说的清楚……我这样说你听的明白?”莫莫侧头看着狂写记录的兜,反问。

“莫莫大人解释的很清楚,一般拥有血继的强者很少透露自己血继的能力……莫莫大人很大方。”兜委婉的表达了自己对于莫莫解释说明的激动之情。

“哧,你直接说我傻就是了。”莫莫撇撇嘴,“这些说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等佐助来了记得让他‘不小心’看到这份资料就行了。”

“知道。”兜表示明白。

莫莫点头,接着说:“君麻吕是辉夜一族的,那族人我略有耳闻,都是战争疯子,而君麻吕完整的继承了辉夜之中最强的身体和最纯正的血脉,他很强。可惜的是,就像写轮眼一样,使用过多的血继是要付出代价的,之前我和大蛇丸联合研究宇智波血脉的实验记录你应该看过的,哥哥和我使用万花筒写轮眼是要付出视力的代价,如果频繁的使用,结果就是失明,全身查克拉紊乱,内脏严重损伤至死。而君麻吕的情况也是一样,过于频繁的使用血继绝对是自找死路,可惜他被大蛇丸完全影响了,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多好的娃啊,大蛇丸真是害死人。”莫莫忍不住抱怨一句。

“呵呵,莫莫你这是在骂我吗?”大蛇丸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冒出来,面上还是带着少见的愉悦笑容。

莫莫垮着脸,扁扁嘴:“本来就是嘛,君麻吕小时候那么可爱,现在都是你害的,病怏怏的躺在床上,看上去好可怜。”

大蛇丸微微眯眼,轻笑:“作为忍者就要有随时赴死的觉悟。”

莫莫不满:“可他要是休息得当的话绝对能活到老死!”

“那对于有着最强身体的战士一族而言是一种耻辱!”大蛇丸淡淡的道,“对我也是。”

莫莫语塞,气鼓鼓的扭过脸,没好气的道:“君麻吕的治疗方案我已经有了,但是现在身体不行,要过些时间才可以,所以这段时间绝对不可以让他去做任务,一定要安心静养才行。”她可没忘当初君麻吕是怎么死的,如果只是为了佐助就害死了君麻吕,她可真舍不得。莫莫忍不住叹气,弟弟什么的,最麻烦了~~

大蛇丸自然没有异议,转而问了另一个问题:“什么时候接佐助来?”

莫莫表情微微凝固,好一会才不情不愿的道:“等我走了。”

可惜的是,莫莫没等到自己的念力恢复,鼬就找到大蛇丸的基地了。

莫莫为了救四代火影而受到重大伤害的事情很显然是瞒不住有着超绝探知力的绝的,鼬自然也就知道了,当莫莫在大蛇丸的基地门口看到脸色青黑无限趋于永冻冰山的鼬时,真的很有种土遁逃跑的冲动,可惜她现在身上的念力仅仅能够保持一层缠,查克拉也只剩下一半,而这个状态大概还要维持好几个月的状态,至于发动万花筒,那更是想都不要想,这样子她要是能在鼬的眼皮底下溜走……那是在做梦!

鼬拎着莫莫的后领找大蛇丸算账。大蛇丸老狐狸一把的算计了莫莫,直接把莫莫卖了,责任推的干干净净,鼬脸上的表情是越来越恐怖,莫莫像只小白兔般在大灰狼哥哥的爪子底下瑟瑟发抖,内牛满面,谁来救救她啊,就算是暂时的也好啊!!

晓组织里,寒冬提前降临,鼬的冷眼一扫,就连往日在他面前气焰嚣张的迪达拉都被识趣的蝎用查克拉线从头缠到脚不让他去招惹明显处于暴走前期的鼬,其他人除了不怕死的阿飞,也就是宇智波斑外,没有一个人敢和莫莫搭话的。

鼬把莫莫扔到屋里,“啪”的一声关上门,面无表情兼带放冷气的看着莫莫,一语不发。莫莫尝试搭话,但是鼬冷眼扫过来,莫莫顿时胆小的缩到角落里,可怜巴巴的看着鼬,不敢说了。

直到晚上,鼬才稍稍消了点火气,斜眼看着莫莫。莫莫立马识趣的蹭过去,扑在他怀里撒娇。

“哥哥我错了,不要生气了。”莫莫双手合十,可怜巴巴的看着直到现在一句话都没有说的鼬,他身上的寒气好重,她都要冻僵了~~~~

“你还知道错?”鼬嘲讽的笑了下,捏着莫莫的下巴看着她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就连如同花瓣般娇艳的唇瓣都褪了色般的苍白,看的他很是心疼,但是面上还是冷着脸,“我当初怎么告诉你的?嗯?”

莫莫垮着张小脸,可怜巴巴的看着鼬,眨巴眨巴眼睛,粉无辜粉纯洁,粉乖巧的挨骂,不做反驳。

鼬看着莫莫这个样子,心里的怒气消散大半,莫莫还真是一如既往的知道怎么让他拿她没辙:“最近你不要出去了,呆在这里给我反省。”

莫莫知道鼬是担心自己,连忙乖巧的缠到他身上:“鼬哥哥,我知道错了啦,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绝对绝对不会有下次了。”撒娇,努力的蹭蹭,做乖巧状。

鼬拿这个根本不怕的他的妹妹很是没辙,摸摸莫莫的头发:“我要出去一趟,想要什么,我帮你带回来。”

莫莫想了会:“额,帮我多买点白纸和铅笔,反正我最近也不会出门的。”就干脆画点东西拿出去卖钱好了。鼬没有多问,只是点点头把莫莫抱到床上让她休息,自己看着门外很是嘲笑他威严扫地的鬼鲛,没有表情的走出门去。

莫莫前世学过素描,画起画来自然是很快的,为了加快速度兼带修炼念力让自己早点恢复,莫莫用了影□这个超级作弊器,一分为五,五个人一起动手,本来是想画猎人的,但是考虑到上次不小心到了猎人的糟糕境遇外加她本身拥有的秘密武器——念能力,莫莫想了下,还是决定画死神,那个好掰。

结果可想而知,当鼬看着那本莫莫托他带给大蛇丸让其帮忙出版的那本画册《死神》居然卖的比那期的亲热天堂还要好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古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二十七)

30.7%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