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二十八)

火影记事(二十八)

()莫莫只画到蓝染升天的那一段就没有接着画下去了,没办法,这好几个月来都闷在屋子里画那个玩意,她都快要发霉了。

只是,当她看到鼬难得专注的看她抄袭出来的漫画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得意的笑了。

“哥哥,我画的怎么样?”莫莫扑上去,趴在他背上,笑眯眯的问。

鼬有点不自在的稍稍侧头,莫莫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可是还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像小时候一样喜欢蹭着他,这是好事,可是有时候真的很……鼬立马把莫莫拉起来,看莫莫没骨头似得趴在他腿上,这样也比刚才那样好。

“后来呢?”鼬把书放到一边,“怎么没有画完?”

“啊,这个啊,没有想到呢。”莫莫眼珠子滴里咕噜的打转,“哎呀,我闷在屋子里好久都没有出去了,都快要发霉了,现在一点也不想画了,等我想到后面的就画给哥哥看,好?”她虽然是个宅女,但也是个注意健康的宅女,偶尔也还是会出去走走的。鼬哥哥,乃是大好人,放我出去走走~~~

鼬微微顿了一下,只是伸手拍拍莫莫的头:“大蛇丸有事情找你。”

哦耶!!可以出门玩了!!莫莫心底狂笑,在鼬腿上蹭蹭:“哥你最好了~~”

肉麻。鼬有些好笑的看着讨好撒娇的莫莫,没有说话。

“啊啊,宇智波莫莫!!你出来!!”房间外面响起尖叫,莫莫侧头,是迪达拉那个炸弹狂人的声音。

“又怎么了?”莫莫双手叉腰走出来瞪着迪达拉,“你吼什么,欠揍吗?!”要知道,打从莫莫揍了他那一次,迪达拉除非不爽到极点才敢向宇智波兄妹发出挑战的,这丫的今天又抽了什么风?莫莫心里想着,迪达拉这厮虽然年龄也不算小了,战斗能力也很是不错,但实际心智却还停留在当初见面时的那个喜欢玩粘土、任性且自信的小孩子样,让莫莫每次见到他都忍不住嘲笑一番。

明明迪达拉对莫莫和鼬就是唯恐避之不及的,但是今天居然这样主动喊人,真是太罕见了。

“这个……是你的作品吗?”迪达拉抖着那本漫画问莫莫。

莫莫歪着头看他:“啊,是啊,怎么了?”她这段时间留在基地里养伤的事情几乎晓组织的人都知道,佩恩都看在她以前工作认真(不排除她实力有够强的缘故)还有宇智波家万花筒超强能力的份上,才没有计较她救木叶四代火影事情的,还让她留在组织基地里养伤。

“那接下来呢?接下来怎么样了?”迪达拉兴奋的追问,“你怎么不画了?”

“啊~~~”莫莫打个哈欠,在迪达拉满汉期待的表情下,慢悠悠的吐出句来,“还没有想到,所以没画。”迪达拉气的头冒青筋,但是想到之前每次挑衅被揍得满地找牙的结果,还是强忍着扔炸弹的**,气呼呼的扭头走开,莫莫得意的笑,吐吐舌头,哈哈,她就是不画了!!

但是……三个月后,迪达拉捧着莫莫新出炉的漫画《闪灵二人组》,手指颤抖的看着莫莫:“为……为什么这个也只到一半?”

“一半?”莫莫正在做紫菜包,歪着头看他,“谁告诉你那是一半?我只是画了个开头,真正的部分还没有想好呢。”

迪达拉摔门而去,基地外响起剧烈的爆炸声。

鬼鲛看着莫莫逗弄他,不由得好笑:“你是故意的。”

“本来就是啊。”莫莫的另一个影□端着盘子走出来,“迪达拉很好玩吗。我亲手做的,不管好不好吃都要吃掉。”莫莫挥舞着拳头威胁道。

鼬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每次莫莫大闹厨房都会把成品端出来给他试吃,千奇百怪的味道他早就习惯了,之后吃点胃药就是了。但是鬼鲛就很不适宜了,他咽着口水看着盘子里包装良好的紫菜包,内牛满面,为毛看上去这么漂亮的菜味道却那么奇怪呢?!可是,他不敢不吃……如果不吃完这个小魔女亲手做的菜,他很怀疑莫莫会不会像倒挂迪达拉那样把他倒掉在雨隐村最高的塔尖上……赤果果的威胁啊!!鬼鲛忍着内心的悲愤机械麻木的往嘴里塞紫菜包。他为毛要一时冲动来找鼬吃晚饭啊!!

日子还是一天天的过,莫莫还是和鼬一起去出任务,期间抽空去了一趟大蛇丸的基地,用炼金术的等式交换,将君麻吕身上所有不良的基因交换给三个炮灰实验品,君麻吕病一下子就好了,但是那三个没有君麻吕强悍体质的炮灰,哀嚎惨叫着被自己全身的骨头穿破而亡,看的莫莫头皮都是一阵抽搐发麻,自己是不是干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情啊,她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漠视生命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

大蛇丸也接到木叶新上任的五代火影纲手姬的讯息,请他帮忙治疗三代。三代被草雉剑那一下伤的不轻,因为是神器造成的伤势,虽然没有当场死掉,但是现在也好不了,只能躺在病床上靠着医疗忍术维持生命,纲手向大蛇丸求助,可惜大蛇丸也不知道该怎么去治疗草雉剑的伤,毫不犹豫的回绝了。

鸣人学会了螺旋丸,佐助叛已经成功“叛逃”到了大蛇丸这里,认真的向大蛇丸学习忍术,而鸣人则跟随自来也离开木叶去修炼了,就连小樱也跟在纲手身边学习医疗忍术。现在是他们的时间呢。莫莫暗暗的想着,接下来就是等三年之后,佐助学成,来找他们报仇了。在这之前,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安排好。

所以也只是和鼬站在训练室外用监视器看着佐助辛苦训练,心疼又心酸,心疼佐助本应该在家人的爱护下平平安安健康幸福的长大,现在却只能带着仇恨在痛苦中成长,心酸也是如此,如果不是木叶,如果宇智波当初的野心不要那么大,如果宇智波斑早早在与初代的战斗中死掉的话,是不是鼬,佐助和自己就能快快乐乐的在家里长大了呢?莫莫伸手描绘着佐助的轮廓,叹息,又瘦了呢,佐助长的像妈妈,但是性格却执拗的出奇,性格又暴躁又不听劝的,只希望他长大了能够好点。

鼬看了一会,面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只是沉默的带着莫莫离开。

大蛇丸带着莫名的笑容看着宇智波兄妹出基地:“真的不去见见你的宝贝弟弟?”

莫莫抽了抽嘴角,看看面色不善的鼬,侧头笑了下:“算了,我们还有任务要做,而且佐助……”被她上次在木叶刺激的不轻。

大蛇丸笑着不再说什么,鼬看了大蛇丸一眼,拉着莫莫消失在大蛇丸的视线当中。

因为莫莫先前的伤病,落下了不少的任务,这段时间莫莫跟着鼬还有鬼鲛在各国来回奔波的做任务,当真累得够呛。如果只是任务倒也就罢了,只是时不时的就会冒出来一堆一堆的赏金忍者,不管不顾的就想抓莫莫三人去换取赏金,虽然都不是莫莫他们的对手,但是很烦啊!他们不分白天昼夜的骚扰战,让本来身体就没有恢复脾气越发暴躁的莫莫更加火大,她现在倒真的后悔没有一把火烧了木叶,该死的,要不是木叶发出的那个S级的叛忍通告,他们至于落得这么凄惨的下场吗!!千错万错,都是木叶的错!!!

到处奔波中,莫莫也找不到机会和鼬解释自己的事情,拖来拖去,又过了足足半个多月,才算稍微轻松点,莫莫才得以向鼬解释自己和四代的关系,以及陌生力量的来源。

“哥哥,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救的波风水门的吗?为什么要救他吗?”莫莫放出了圆,确定那个擅长隐匿的绝不在附近,这才看向鼬。而鬼鲛早就识趣的躲到远处了。

鼬看着火堆,好半天才慢慢道:“我在等。”

“啊,哥哥你还是这个样子。”莫莫趴在鼬的腿上,有些不满,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怪不得一副少年早衰死气沉沉的样子,撇撇嘴,莫莫还是很乖的开口,“那接下来听我说。先告诉你,我是带着记忆出生的。”

莫莫当下就感觉到鼬全身僵硬了,仰头一看,鼬傻傻的看着莫莫,一副吃惊到极点的模样,当然,还是面瘫表情,没有太失态。

“因为之前受伤严重,我前五年都是混混沌沌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半封闭状态。”莫莫慢慢的道,一半真,一半假,“之前的事情我记得不清楚了,直到六岁的时候,那次开写轮眼。”

鼬沉默的看着她。

“我在上课的时候看到了火影岩上的那些个火影头像,老师说四代火影叫波风水门……听到波风水门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就想起来了,很久很久以前,我被什么人扔进一个完全黑暗地方,没有光,没有风,也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只要我一个存在。在那里,我呆了很久很久,久到已经完全不能够记住自己的姓名,忘记了一切,差点连言语的能力也被时间的流逝带走……”莫莫闭着眼,一想到那里,她就忍不住发抖,太可怕了,虽然不能完全记住,但是每次想到那里她就害怕的发抖,以至于现在晚上睡觉总要留盏灯才敢入睡,或者就是死赖在鼬这个熟悉的亲人哥哥怀里才能睡得着,可以很直白的说,莫莫少有怕的东西,但是黑暗,幽闭的空间绝对是莫莫最怕的。

鼬听着莫莫的话语,感觉到莫莫趴在他怀里的小小身子因为回忆而止不住的颤抖,就说不上来的心疼,但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安慰莫莫,只能轻轻摸摸莫莫的头发,干巴巴的道:“都过去了。”

“嗯,都过去了。”莫莫仰头对着他笑了下,才接着往下叙述,“具体的我也记不清了,只知道突然有一天,一个人出现了,他说他叫波风水门。”

鼬握紧莫莫的手,几乎没有办法想象莫莫是怎么过来的,难怪,在那样的环境下哪怕碰到不会说话的生物也是好的,是个人,而且还是个能够和她说话聊天的人,爱上对方也不足为奇。

“在那里,我看不见他,他也看不见我,只能听到彼此的声音,你知道,在那种孤寂黑暗的地方,突然出现一个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也比我一个人呆着强。很自然的,我们慢慢熟悉,然后相爱。”莫莫平板的述说着这件事情,就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一样,“他几乎是我唯一的依靠。后来,他发明了新的忍术,靠着我刻在灵魂之中的力量——空间能力,打开了那个空间,闯了出来。但是我们却在出来之后失散了,空间乱流很强,我因此受了很严重的伤害,完全忘记了过往,然后听到他的名字想起来那些被遗忘的记忆,同时知道另一件事情,在我五岁的时候,他已经为了木叶村和九尾同归于尽了。”

“莫莫……”鼬看着莫莫,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他本来就是个不擅长言辞的人。

莫莫轻轻笑着,却说不出的难过:“呐,因为我带着那些漫长无止境的记忆,就算不全,只是残缺的,但是我的精神力也比一般的成年忍者强上很多很多,开写轮眼对我而言,并没有难度。哥哥你大概也知道,万花筒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开,只要有足够的查克拉和过量的精神刺激,而这些……我都不缺。”

鼬沉默了好一会,才慢慢的道:“那个波风水门,你还爱他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二十八)

31.14%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