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二十九)

火影记事(二十九)

()“哥哥,我已经死心了。”莫莫靠在他腿上,“我在这方面比较迟钝,虽然不能定义在那无尽的黑暗虚空中对他培养出来的到底是哪种感情,但是我很在乎他,所以即使知道他已经娶过妻子甚至生了一个孩子,但是我还是不死心,所以……我就去救他了。”

莫莫慢慢的整理了思绪,苦笑着道:“我有着另一种力量,我们曾经误闯的那个世界……那个世界有种拥有特别力量的人群,他们拥有的力量叫念,我不仅了解,知晓,而且成功的修炼出了出了我自己的念。”

“我将他从死神的肚子里强行拉出来,问他,如果,在木叶和他的儿子之间选择一个的话,他要怎么选择。”莫莫声音沉沉的,绝望的,像是把伤口再撕裂一次,莫莫感觉到,自己是被背叛了,而且是在她的眼皮底下被背叛了。

鼬是最能了解莫莫的人,他和莫莫一起长大,自然知道莫莫的思想到底有多么的偏执,她认定的事情,对的就是对的,错的还是对的,她认死的东西,就算世人的偏见再怎么大,她也会坚持自己的道路,绝不改变。他不晓得莫莫这么执拗的性格到底是怎么养成的,也无从改变,只能尽力的让她被自己约束着,免得出事。鼬轻叹一声:“然后呢?”

“很显然……”莫莫嘴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来,“无论是我,或是他的儿子,在木叶面前什么都算不上,就算当初他没死,我记得他,我们相遇,我是宇智波,而他是四代火影,木叶需要尾兽,所以我们没有结果,我是宇智波,我们最终就会像现在这样……”莫莫看着鼬,面上的笑容绝美却凄艳,燃尽了最后一丝的对爱情的渴望,“作为敌人,面对面。”

鼬没有说话,只是任由莫莫把脸埋在他的怀里,腿上的布料被濡湿,鼬梳理着莫莫柔软的黑发,沉默的听着。

“与其那样,还不如断掉算了。”莫莫淡淡的道,努力的忽略心底的创伤,转移话题,“呐,我还是先告诉你念是什么。”

莫莫坐起来,看着鼬,“查克拉是精神能量和细胞能量融合提炼出来的,而念力……则可以认为是纯粹的细胞能量,换个词应该叫做生命能量,念就是打开全身的精孔所产生的气流留下来的生命能量,精孔之中也有我们查克拉流转控制中枢的八门中的开门和休门,如你所想的那样,我身上的这两门是处于完全开启状态的,所以我的查克拉量极大。”莫莫轻轻笑了,歪着头看着鼬,“而且还能把身上的力量在念和查克拉之间自由切换。”

莫莫慢慢的把念力的性质、分类、和修炼方式说了一遍给鼬听,还把查克拉和念力转换的方法完整的交给鼬。

“当处于一般状态下的时候我的念力是具现化系和放出系对半开的,表现为这样子隐形的千本。”莫莫抬手,让鼬顺着手心摸过来,感觉手中那个空气的轮廓,“用写轮眼也能隐约看的到,但不是非常清晰。”

鼬不愧是宇智波出了名的天才,只是稍微想了一下,就点头表示接受。

莫莫笑笑,张开了万花筒写轮眼:“用万花筒写轮眼的时候我表现为特质系,拥有三十六张塔罗牌……”莫莫抬手,放出那三十六张塔罗牌,看着塔罗牌围着两个人旋转,再落到莫莫的手上,鼬拿起一张看了下,金属的色泽,却有着金属混合木质之间的手感,银底金边花纹,隐隐透出异样隐晦而强大的力量波动。

“在我的念力操纵下,每张牌每十天可以各用一次,也可以叠加起来使用,叠加起来的时候力量会在原本的基础上翻一倍,也就是说……”莫莫抬手,收起了那些塔罗牌。

鼬打断她的话:“两张是双倍,三张是四倍,四张是八倍,是这样的吗?”

莫莫点头:“没错,而且随着我力量的增长,塔罗牌的数量也会翻倍,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有八张,这五年来不断的凝练念力才变成现在的三十六张,而且数量越多就越难增长……最近半年来,我一张都没有再凝练出来了。”莫莫很失望,虽然使用这套牌要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但是其力量却是变态的强悍和丰富,让莫莫只想着能够更强一点,能够拥有和宇智波斑、晓乃至木叶正面对抗的力量。

“哥哥你也应该察觉到了,万花筒每多用一次,视力就会下降一点,身体也是越来越差,总有一天视力会因为使用万花筒而完全消失的,鼬哥哥,我不希望你变成那个样子,哥哥会是最强的站在这个世界顶端的绝对强者,我不会让哥哥因为写轮眼的诅咒莫名其妙的死掉的!”莫莫哀求的看着他,神色带了点疯狂,“只要能够增强实力的,哥哥我都希望哥哥你知道,念很有用,所以,哥哥你学它……好不好?”

鼬沉默的看着莫莫,完全无法思考。好半晌,才在莫莫哀求的神情下慢慢点头:“好。”

莫莫欣喜若狂,抓着他的胳膊强迫他面对自己:“哥,不要再用万花筒写轮眼了,我会帮你,我们一起,活的长长久久的好不好?等佐助长大,等他能够变强,我们就离开晓,去谁也不知道的地方隐居好不好?”

鼬看着莫莫,没有说话。

莫莫咬着下唇,哀求的看着他,倔强的要求一个回答。鼬还是沉默。莫莫闭了闭眼睛,努力劝说:“鼬哥哥,宇智波家只剩下你,我和佐助了,你不肯告诉佐助真相,是要等着和他决一死战吗?让我接受你或者他之间有一个人死去,剩下的再为了这个世界的和平而努力……”莫莫神色越发哀伤,“我发誓,如果你敢放弃自己的生命让佐助带着你的力量活下来的话……我必定毁掉这个世界,无论是晓,木叶还是其他,我会把所有的人都杀光,把整片大地用天照黑炎烧的寸草不生,我会让整个世界再无生息!!”莫莫近乎诅咒般的发下誓言,定定的看着他。

鼬全身一颤,嘴角略略勾起:“莫莫,不要这么说。”

“你知道的,我不会对着你说谎。”莫莫轻轻笑起来,“我会用我自己的生命来换这个世界和我们宇智波——同归于尽!”莫莫一字一顿的慢慢说出话来,“哥,如果我把所有的力量爆开,就算是六道仙人再世,也决计不是我的对手,这是我的自信。”

鼬面无表情的看着莫莫,沉痛的闭上眼,莫莫只给他留下了一个单项答复的选择题,如果他转头,就是毁灭,他还能怎么办呢?

“……好,我答应你。”鼬的声音轻轻的,似乎随着风缓缓的散了,“等佐助长大,得到我的认可,我就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他,我们……一起隐居,不再管……战争。”对不起,莫莫,我亲爱的妹妹。

莫莫欣喜若狂,一面因为鼬的答案而高兴激动着笑,一面却又忍不住的流眼泪,莫莫以为喜极而泣这个词距离她很遥远很遥远,但是现在她却没有办法不去笑,不去流泪,她真的很高兴……即使现在宇智波,那些被她亲手杀死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表姐表弟们所有的宇智波再也无法醒过来,只能永远的沉睡在地下,即使他们的眼睛被仇敌挖去了,永远也得不到安宁,但是莫莫还是很开心很开心,只要鼬哥哥、自己和弟弟佐助在一起,在一起生活,在这种乱世里,已经很好很好了。而且,还有她付出那么重的代价换回来的大大惊喜,她要保留着,等到他们离开这里的那一天,她要给哥哥和佐助一个大大的惊喜!!

夜幕深沉,有多少人难以入眠,又有多少人即使是在梦中,也得不到片刻心灵的安宁?

在晓组织的工作除了赚钱还是赚钱,赚钱的第一方法就是接受各类忍者任务,只要佣金够高,哪怕再伤天害理的事情他们也都会去做。前世的时候看晓组织的介绍就是说他们个个是S级甚至超S级的叛忍,每个人都拥有单独灭掉一个小国的能力,她当时只觉得夸张,但是当她亲身经历这种事情的时候,反而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了。

就说蝎,他有那个近乎作弊般的卷轴赤秘技百机操演,只要放出来就等于凭空冒出来一个军队,而且是拥有最完美配合的军队,她每次想到前世动漫中他和千代婆婆还有小樱打得那场就觉得好笑,如果不是蝎放水放的那么厉害的话,那两个人就算突然小宇宙爆发也决计不是蝎的对手,那个百机操演要是那么好破的也就不配当做蝎的秘技了,要知道那可都是由蝎杀掉的各种忍者尸体做成的傀儡啊,怎么可能只有那个三代目风影一个傀儡能使用忍术呢,就算那百来个傀儡实力不如三代目风影,但也不致于连一个忍术都放不出来,就算小樱和千代配合的再好,在百来个忍者的围攻下……能活下来那才叫活见鬼呢!

她家哥哥宇智波鼬,那就更不用说了,无论是遁术体术还是幻术,都可以称得上完美,脑子又聪明的变态,外加上写轮眼这个作弊器,基本上没有什么忍者能够在鼬面前得瑟的,就像有着木叶技师称号实力绝对是准S级别的卡卡西,他还有一只写轮眼,还能在一个照面就被鼬放倒,可见其实力之恐怖。再想想他的那些配合写轮眼的忍术,就是同样拥有万花筒写轮眼的莫莫想过来都禁不住头皮发麻,如果在都是巅峰状态的话,不用特质系念能力,莫莫绝对不是鼬的对手,这点莫莫可以很肯定的说。

晓成员实力极强,做任务只要不碰上像尾兽人力柱那样极强极变态的,基本上是没有太大的难度的,但是偶尔也会碰到一些拥有奇奇怪怪血继的忍者,他们的忍术就算是经历过的莫莫也觉得头痛,在火影世界,忍者当真是最高危的职业,这点她再次确认并肯定。做忍者,真是不容易啊;做一个没有特殊血继的忍者,那更是难上加难;做一个处于战乱时期还想活下去的普通忍者,那等同于六道仙人再次临世般机会渺茫。

所以莫莫还是很庆幸自己生在天才辈出的宇智波家族的,所以才能在叛出木叶之后还能顶着S级叛忍的名头在外面晃悠而不被杀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二十九)

31.5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