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三十二)

火影记事(三十二)

()鼬清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他在清醒过来之后多年锻炼的忍者本能让他警觉起来,他被那个拥有奇怪血继的女人下了毒,他运转查克拉的时候,那毒便蔓延到全身了,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能力,好厉害好霸道的毒!鼬暗暗苦笑自己最近是过的太安稳了点,又加上莫莫的请求让他时常走神,这次居然会出这么大的纰漏,下次要警惕才好。

支起酸软的身子,然而手底下的触感却让他微微呆滞住,鼬低头,他的手按在一片柔软滑腻之上,堪堪握住那只柔嫩的**,青紫痕迹纵横交错在视线所见的每一寸柔嫩细腻的肌肤上,显得分外狰狞,不是那个女人,鼬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如此……

是谁?很熟悉的感觉。

鼬单手撑地,伸手慢慢的拨开挡在身下女孩脸上的头发,瞬间僵硬,整个脑子就像是有无数的爆炸符同时起爆一般,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鼬呆滞了好片刻,才惊惶的缩回手,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麻木僵硬的身体迟缓的传达出他此刻的状态,鼬更是脸色大变,颤抖着,他甚至不敢再去触碰身下的女孩子。

莫莫,他的妹妹,他到底干了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鼬无法思考,只能呆滞的看着莫莫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精致小脸,这种震撼绝望和惶恐不安,甚至超出了当初看到宇智波斑的真面目,被逼迫着去做出灭族的决定。莫莫,他最亲近的亲人,他在这个世界上无论如何都不会伤害一分一毫的妹妹,却被他……毁了。

他们还维持着最亲密的姿势结合在一起,鼬只是往下面看了一眼就不敢再去看了,鲜血混合着浊白色液体,显得异常淫/秽暧昧。鼬努力的告诉自己要冷静,莫莫受伤了,需要立刻得到治疗,但是却怎么都冷静不下来,鼬双手颤抖着停不下来,他多年的忍者生活也不能让他泰然面对眼前的情景。

“该死!”鼬把苦无在手臂上重重划了一下,让自己保持镇定,这次才能勉强的保持冷静,现在要做的,是先从莫莫体内出来。可是,原本应该很简单的动作在现在却变得很艰难,严重撕裂的伤处勉强愈合,凝固的血液让鼬的每个动作都异常艰难。

莫莫会痛。鼬原先就知道莫莫的体质很特别,似乎是交换一般,莫莫虽然天生就有着常人数倍的力量和极佳的愈合体质,但是身体的疼痛度却是正常人的十倍。平时的任务中莫莫都是宁愿多花时间也尽量少受伤,可是这次……

鼬面色沉凝的看着莫莫身上很明显是二度撕裂的伤口,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他稍微的挪了挪身体,还没有退出来,莫莫却皱着眉痛苦的呻吟出声,脸色苍白的越发可怜。鼬不上不下的卡在那里,完全不知所措,他对这种事情并不是真的一无所知,但是之前的那些只是并要的生理发泄,可以说对于这种事情他的经验比起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处男也就好上那么一丁点而已。

十三岁的时候就屠了全族人带着十一岁的妹妹离开了木叶,成了晓组织的成员,这些年一直东奔西跑的做任务他并非没有碰到过类似的事情,但是不管是别人还是自己,鼬都可以很冷静的完美处理,且能够让莫莫完全不知晓。莫莫是女孩子,年龄还小,等到战争结束,他本以为,本以为莫莫会摆脱这个叛忍的身份,回到木叶,找个出色的同龄男忍者谈恋爱,结婚,生孩子……而他,就可以带着那些卑劣不堪的隐晦心思到地狱赎罪。可他毁了莫莫!!鼬静静的看着莫莫,痛苦的握紧拳头,血丝顺着指缝渗出,他却感觉不到痛。

“莫莫,这是我们灭族的惩罚吗?为什么,为什么只惩罚到你的身上?”鼬轻轻的伸手触碰莫莫的面颊,又触电般的缩了回来,不敢再去看那张熟悉的面容,他真该死掉!

深呼吸平复心情,鼬咬牙想了下,长痛不如短痛,莫莫还需要治疗,不能再让莫莫这样耽搁下去。按住莫莫满是青紫掐握痕迹的细腰,鼬略略一顿,猛然抽身,同时飞快的运转查克拉,淡蓝的治疗忍术光芒亮起来,他闭着眼睛把手按到伤处上,不敢去看,鼬的脸色比起失血过多的莫莫来也没有好到哪去,苍白又恐慌的,连一贯的冷淡表情都维持不住,只能无措的治疗着莫莫身上的伤。

约摸十分钟,鼬才慌张停手,也不敢看莫莫的伤到底被治好了几成,就慌忙套上衣服,转身用晓袍裹住莫莫,抱着她飞快离开。

最近的小镇,鼬抱着莫莫进入旅馆,清洗身体,小心的放到床上,鼬这才把随身带着的储物卷轴摊开,外伤内伤的各种制药出现,鼬看了一眼莫莫的脸色,不再思考那些让他没法继续下去的问题,眼观鼻鼻观心的给莫莫上药,缠上绷带,可即使鼬的事后工作已经做得很好了,也敷上了最好的伤药,可是失血过多外加伤口发炎的莫莫还是发起了高烧,持续昏迷起来。

鼬不分日夜的看护着莫莫,再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加痛恨自己的S级叛忍的身份了,害的他连帮莫莫找一个正规的高级医疗忍者都没有办法,就因为他们是叛忍。

莫莫昏迷了三天,鼬就三日三夜守在她身边,不敢离开分毫,定时的喂退烧药,给她身上的伤口换药,脸色难看的仿若死人,似乎一夜间就苍老了好几岁。

当莫莫终于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鼬,终于放心的松了口气:“没事就好。”就再度闭上双眼昏睡过去。鼬再也撑不下去,之前中的毒余毒未清就接连三日夜不曾休息的守在莫莫身边,就算他是铁人的身体也抗不下去了,心情一放松,他就趴在莫莫的床边昏了过去。

虽然身体的疼痛度变态到了极点,但是莫莫的恢复力却是连大蛇丸都嫉妒的要死的,再次睡醒的时候莫莫已经差不多完全退烧了,身上的伤口虽然没有完全愈合,但是也不会到影响她战斗力的地步,只除了那个地方的伤。

莫莫侧头,看着趴在她床边昏睡不醒的鼬,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抬起手臂捂住双眼,这要她怎么面对鼬,或者说,要鼬怎么面对她这个妹妹呢?在发生了这种事情之后。

虽然莫莫承认了宇智波这个姓氏,也接受了宇智波鼬这个哥哥和宇智波佐助是自己的弟弟,并把他们放到了这一世心里最重要到等同于自己生命的位置,但是出现的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要她怎么和鼬说,我没把这个当回事?!这可是这个身体实打实的第一次啊!或者说,因为你伤害了我,所以要加倍的对我好?!哥哥会内疚死的!本来就想着去寻死的鼬绝对会更加坚定自己的意志去死的,她这不是脑残了吗!!这个身体的确是宇智波鼬的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这种事情在他眼里就是**!而自己……莫莫苦笑,虽然被□这种事情的确让她很火大很难过,但或许是因为对象是鼬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她的记忆里已经有过情事而对这个“第一次”不是那么在意,总总的总总,她那些庞大的驳杂的记忆告诉她,这个,对自己而言,真的不是太严重的事情……

但是,要她怎么告诉鼬呢?怎么才能在这种事情发生之后再保持原先的兄妹关系呢?莫莫没有办法,她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事情。想了好一会,思绪都还是乱七八糟的,直到床褥微微动了动,她才转过头去,看着已经睁开眼坐起来正神色复杂看着自己的鼬,她的哥哥。

房间里顿时沉默下来,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房间里安静的似乎掉下根针都能听得见。

鼬很累的样子,似乎她昏迷了一次就突然苍老了好几岁……这件事对他的打击还真不是一般性的大。莫莫看着脸色苍白黑眼圈严重的鼬,很是无奈,碰到这种事能说什么呢,只能怪他们运气不好,或者说,是她的运气太差,那个该死的特质系念能力的诅咒,怎么会在那个时候发作了!还是那种条件!!

眨眨眼把那些混乱的思绪扫到角落去,莫莫努力的笑了下:“鼬……哥哥,你没事了?”

莫莫说完话,鼬像是被针扎了一样的猛然一震,不敢看莫莫的研究,鼬的声音有些乱:“你醒了?……还好吗?”

莫莫看着他惶恐不安的模样,微微好笑,又觉得心酸,这件事情居然能让一贯沉稳冷静的鼬这样方寸大乱,她心中一动,身体已经先意识一步有了动作,莫莫握住他的手,定定的看了他满是血丝的眼睛,勾了勾嘴角:“哥哥,这不是你的错,不要这个样子。”

鼬慌忙的甩开莫莫的手:“不,莫莫,你不要这么说!”莫莫,请不要这样,这让他要怎么有脸面再出现在你面前。不敢再去看莫莫,鼬快步起身,飞快的离开房间,让莫莫无奈的对着空屋子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三十二)

32.89%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