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记事(三十三)

火影记事(三十三)

()莫接下来的几天,鼬都是守在莫莫身边照顾她,莫莫每次开口想要和鼬谈谈的时候,鼬不是躲到屋外去,就是直接封锁住莫莫说话的能力,让莫莫只能郁闷的对着他的背影扎小人,太可恶了,每次都不让她的话说完,哥哥你真是太过分了!!莫莫郁闷的要死,只能放弃这个话题,暗暗想着等回了晓组织她再和鼬好好的聊一聊!

可惜在晓组织外养伤不是那么好养的,莫莫身体还没好,就有忍者找上门来了,而且,还是木叶的老对手!

“莫莫,还能支撑吗?”鼬看着穿好忍者服扶着墙慢慢走路的莫莫,眼底闪过一丝心疼,面上却没有露出一丝。

“啊没问题。”莫莫忍着疼回了个大大的笑脸,内里却在骂娘,该死的,为毛那个地方受伤好的这么慢啊,这都多少天了居然还是这么疼,莫莫这个时候突然很不厚道的想到了某人那个地方的尺寸……更是内牛满面,根本不配套啊,严重超载的下场就是爆胎,换到她这里一样完全适用~~~

鼬抱着莫莫飞快的顺着屋顶穿过,想要在木叶的忍者发现之前离开这里,莫莫看着月色下鼬的侧脸,觉得还不算太亏,要是被一个丑男人强上了她才会有毁灭全世界的极端思想,现在还没有火大到那种地步……好,她是个美颜控,美男做的错事还是可以原谅的,更别提还是自家大哥了。莫莫不断的做着自我安慰,直到鼬猛然停下来,她磕到鼬的下巴为止。

再看对面,果然,该说卡卡西这厮是属狗的吗!鼻子这么灵光。

“放我下来。”莫莫在鼬怀里挣扎,鼬略略想了下,就把莫莫放下来,护在身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卡卡西发出信号,不到一分钟,十几道黑影窜出来,将他们团团包围。

“鬼鲛呢?”莫莫转头看着鼬。

“联系不上。”鼬淡淡的道,“估计被拦在哪里了。”

“那就我们两个吗?”莫莫思考了一会,“我现在的状态,查克拉仅仅够发动一次月读或天照,念力因为上次带着哥哥瞬移的时候消耗掉了,现在还没办法回复,体术能不用就不用,总而言之,麻烦大了,一,二,三……三个上忍,一个中忍,还有暗忍。”唉,要是有蓝染的镜花水月的话该多好,直接拔刀,始解之后大刺刺的走出去就是了。

鼬看着莫莫:“我来。”

莫莫看他一眼:“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哥,你身体我还能不清楚吗,受的伤没有全好是?”

鼬僵硬的看着莫莫,却固执的挡在她面前。

莫莫拔刀:“哥,我们一起,现在还是先逃命,该死的木叶,不要被我逮到机会,哼哼!!”莫莫恨恨的磨牙,扬起下巴看着对面的人,“卡卡西,木叶觉得人太多了,想要来送死吗?”

卡卡西看着莫莫,无声的把护额推上去:“宇智波莫莫,现奉五代火影的命令,逮捕你回木叶。”

莫莫嘲讽一笑,不屑之:“就凭你们?”极尽鄙视之能,莫莫写轮眼猛然开启,握刀,猛然的窜了出去,直接开打,而鼬皱眉看了莫莫一眼,拔出苦无,护在莫莫身后,写轮眼无声开启,面无表情的看了卡卡西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月读……他还能用一次。

莫莫咬着牙不去理会□再度被撕裂伤处传来的剧痛,她疯狂的挥刀,将这些日子的憋屈怒火全都发泄到这些木叶忍者的身上,尤其是那几个暗忍,更是受到了莫莫的重点招待。莫莫才不会看不出来,这几个家伙绝对是根部的人,团藏,你丫的现在居然把主意打到我头上了,是在提前预定棺材吗?!!

鼬带着莫莫顺利在幻术的掩护下脱离包围,卡卡西被鼬一个照面的月读放倒,没有了拥有一半写轮眼的卡卡西,其他人在幻术上根本就不是鼬的对手,好不容易脱离了幻术,再看看哪里还有宇智波兄妹的身影,只好抬着卡卡西回木叶报道去了。

莫莫再次睡醒已经身在晓组织的基地了,她坐起来,茫然的看了下窗户,好半晌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门被拉开,莫莫转头,小南端着碗药走进来,在她床边坐下来:“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只是查克拉还要一阵才能恢复。”莫莫略略歪头沉思了下,感觉自己的身体,笑着回答,转头看向她身后大开的门,“那个,小南姐,我哥哥呢?”

“他已经接了任务和干柿鬼鲛走了。”小南回答,目光落在莫莫的小腹处,犹豫了再犹豫,还是忍不住开口问这个她很喜欢可以说是看着长大的小妹妹,“莫莫,你知不知道,你不能生育了。”

莫莫一僵,下意识的按住自己的小腹,干巴巴的笑:“啊,是吗?”

小南一看她心虚的表情。就知道莫莫自己是肯定知道这件事情的,皱着眉轻轻叹气:“莫莫,虽然身为S级叛忍的身份让你没有安全,也不能对婚姻抱有期待,可是生育对于女性忍者而言绝对是很重要的,你到底是怎么伤害自己才弄成这个样子的?”要不是这次出了这种事情,他们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在莫莫的光滑无伤的腹部表皮下居然有那么大的一个恐怖伤疤,横向穿过整个子宫直到后背,切没了莫莫全部的生育能力。

莫莫眼看是敷衍不过去了,沉默了下,才轻轻的问:“鼬哥哥……他已经知道了吗?”

小南点头,面上的表情很是为莫莫难过:“虽然看不出表情变化,但是他很为你难过。”他们头一次看到鼬发那么大的火呢,情绪起伏大的出奇。

莫莫无力捂脸,完了。莫莫垂着头,好一会才慢慢的道:“这件事情我真的不能说的,小南姐,对不起。”

哪个忍者没有点不能告诉别人的悲伤往事呢,小南很清楚,她没有再多问,只是伸手摸摸莫莫的头发:“傻瓜,把药喝了,再睡一会。”

莫莫点头,回了个不带杂质的笑容,乖乖的把那碗苦到要死的药灌下去,躺回去,闭上眼,面容沉静如昔。小南也没有停留,只是把一袋麦芽糖放到一边的矮桌上,转身离开莫莫的房间。

房间恢复了沉寂,莫莫闭上的眼睛睁开,她看着天花板,无声的流下眼泪,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

“与恶魔做交易,代价可是非常大的。”她知道,但是当时的她并不后悔。

“无论什么条件,都可以。”直到今天她还记得当初的回答。

恶魔的交易很公平,她要挽救,想要挣脱命运,自然要付出代价。“嘻嘻,你也知道你的存在是命运之外的吗,真是好主意,那么,留下你未来孩子的命运。”剧烈的疼痛席卷全身,当她再次清醒过来,就已经知道,自己被剥夺了拥有孩子的能力,用本该出现的孩子命运来换取改变的命运吗?

莫莫永远忘不了,那个恶魔在她脑袋里放置长达一年的梦,那个在她梦境里由一个婴儿长大的男孩子,那个黑发黑眼的酷似她幼年精致外表的小男孩,对着她笑,对着她喊“妈妈”,对着她撒娇,会为了一个成功施展的忍术高兴的围着她打转,会因为她简单的夸奖高兴的笑个不停,然后……突然消失了。

只有一年,每晚不断的梦,她知道,那是现实,如果她遵从命运,那么那个孩子就会出现,但是,她用了那个特质系念能力,自然要交换等值的代价,她那个未来的孩子,被她剥夺了。每次在一片漆黑中醒过来,莫莫总忍不住在想,要是当初她没有那么做的话,会不会不一样了?

她并不后悔当初下过的决定,即使代价让她如此痛苦。只是,会难过,每次想到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属于她的孩子,莫莫就会很难过很难过,一个和她拥有最亲密关系的孩子,只认同她莫默这个身份的最最亲密的亲人,被她扼杀了。

莫莫看着天花板,哽咽着,蒙上被子,闭上眼睛,把手塞到嘴里轻轻的抽泣着,静寂的房间里只有莫莫偶尔压抑不住的呜咽抽泣声,不得不承认,现在这一刻,她后悔了。

养伤的日子无聊透顶,鼬天天不见身影,莫莫知道他现在肯定心中混乱的很,但是自己也没有理清思绪,想到完美的解决办法,只好也沉默的维持眼前这个状况,在这样的情况下,莫莫又干起了上次养伤闷着头做的事情,画,不,应该说把脑袋里的漫画复制一份出来,然后拿去卖钱。

随着莫莫身体的好转,她在基地里也呆腻歪了,可是鼬还是在躲着她,原本分给她的任务全都被鼬提前拿走,整天整夜的在外面奔波,不回基地。就算偶尔回去,也是躲着莫莫,根本不和她打照面。莫莫对此很无奈。

莫莫第N次的追到基地门口,气闷的支着下巴看着穿着晓制服的鼬和鬼鲛几乎是瞬间消失的背影,又没赶上。这样可不行呢,她真是拿鼬没办法了,但是自家哥哥的固执程度远远超出她的预期程度,这一点在这几个月里里莫莫已经有了深刻的体会。想让鼬打开心结,要怎么做呢?莫莫想了很久,最终还是无奈了,叹了口气,得了,反正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用做,还是出去转转。

莫莫回房间换了套宽松舒适的连衣裙,拎着钱袋就顺着先前在火之国边界定下的精神坐标瞬移过去,在这个热闹的城镇逛了起来。

这个地方的三色丸子味道很正,有点像是木叶的那家呢,莫莫吃的开心,忍不住又多叫了几份,歪着头支着脑袋想问题,呃……不知道佐助在大蛇丸那里训练的怎么样,好久都没有去看了,也该挑个时间去看看才好,大蛇丸那厮的忍术虽然厉害,但是特恶心,可不要把佐助教的像他一样~~那宇智波家可真是形象大崩坏啊!莫莫想象了下吐着长长的舌头,扭着能够在地上滑行的水蛇细腰的大蛇丸的脸换成佐助那张面瘫脸……惊悚的打个冷战,太,太可怕了!!绝对不能让大蛇丸教坏佐助。莫莫暗暗握拳,开始回想自己用写轮眼复制过来的各类遁术幻术外加体术,越想越是沮丧,唉,她果然不是天才,那些遁术虽然她能够破掉,但是让她用出来就费劲了,更别提能让她吐血的幻术了,那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啊,她真是平白活了那么大的岁数,幻术想象力简直差到极点!好丢脸,她果然不是个合适的老师人选,要是鼬哥哥的话就好多了……

宇智波鼬。莫莫鼓着双颊啃着丸子,他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死命的纠结呢。再给他半个月,如果还不肯和她打照面的话,莫莫就决定用精神坐标直接瞬移到他身边,强压着他“好好”谈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火影记事(三十三)

33.33%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