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和到来的犬夜叉

九尾和到来的犬夜叉

()接下来,在这个小小的简陋却异常温馨的木屋里,莫莫三人和屋主、屋主的妻子还有两个孩子吃了一顿丰盛的饭菜,告别离开。

站在山谷外,鼬握着莫莫的手几乎要把她捏断掉。莫莫转头看着神情恍惚的佐助,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走。”

佐助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莫莫走出去,好半晌,才低低的开口:“姐,对不起。”

莫莫弯着嘴角,轻声回答:“你是我弟弟,无论做了什么错事,都是可以原谅的。”

鼬低低的问:“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

“嗯,当初我用了假的尸体,把他们偷换出来,洗掉了记忆。宇智波家族的罪孽,让我们背负就足够了。”莫莫脚步慢下来,带着点无奈,“当时能力不够,在宇智波斑的眼皮底下,只能把父亲母亲救出来,其他人……”

“很好了。”鼬猛的抱住莫莫,在佐助呆滞外加抽搐的表情下,狠狠的吻下去,带着狠劲地吻法,几乎要将莫莫吞下整个吃掉的疯狂之吻,直吻得莫莫两腿发软,两眼泪雾朦胧,软趴趴的被鼬抱在怀里占便宜,鼬才低低的在她耳边轻声的说,“足够了。”

佐助脸上冒烟,看着瘫着张脸一脸严肃的自家大哥正在极不纯洁做着绝对不适合给小孩子看的十八禁动作,完全不在意他这个纯洁的少男兼弟弟还在一边看……大哥,你还要崩坏到什么地步啊!!

佐助内牛满面,看着被鼬抱在怀里的自家姐姐,内里狂嚎,姐姐,快把你身上的那只色狼爪子捏扁,或者是那个正在偷亲不适宜地方的色狼嘴脸揍成血饼啊!!乃不要一脸不在乎的的样子啊啊啊!!!

热恋很甜蜜,尤其是没有任何负担的恋爱。不是叛忍,不需要在意别人异样的眼光,鼬很愉快,尤其能够抱着莫莫香香软软的身体那个干啥时候心情就更愉快了。佐助天天被他性格大变的自家大哥给刺激腻歪到不行,主动提着行李强拉着鸣人做任务去了,专挑那种距离远的时间久的任务去做,免得在家里一面被他那变身成色狼的大哥给刺激到,一面是为了不当电灯泡,天知道每次姐和他说话表达抒发一下长久不见的姐弟情的时候他遭了多少冷眼,要不是他现在也是万花筒写轮眼了,他真的很怀疑会不会被大哥用月读招呼。佐助很悲催,为毛啊,为毛大哥你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姐姐明明就是我姐姐,不是你一个人的!!佐助很郁闷,但是有鉴于两个人的实力对比,在鼬的明示暗示下,他还是乖乖的扛着包袱出去做任务去了。

莫莫趴在床上睡的很香甜,被褥凌乱的盖住半个后背,但是肩膀还是裸/露出来,满是桃色的吻痕,自上而下,遍布后背,隐没于被褥下的风景之中。鼬拿衣服进来的时候,看着这幅美人春睡图,说是不心动那才是假的,只是昨晚似乎真的做的过了。鼬坐到床边,伸手将莫莫乌黑的发丝拢成一束,梳理扎成麻花辫,这才轻轻的唤莫莫起床:“莫莫,起来了。”

莫莫蹭着枕头,不肯动弹,往床里面缩了缩,声音闷闷的带着浓重的睡意:“……不要。”

鼬看着赖床的莫莫,低低的说了一句:“不要起来,那我们一起接着‘睡’。”最后一个词被他咬的很重,他作势要掀开被子,莫莫顿时像是受惊的鸟儿一样噌的一声蹦起来。

“不要,不要,我醒了!!”莫莫立马坐起来,扑倒鼬,讨好的亲亲,“哥哥,早安。”她不要再“睡”下去了,再睡下去真的会累死人的,被做死在床上这种死法真的好丢脸的!!

鼬看着莫莫光裸的模样,眼底幽光闪过,还是拿起一边的衣服盖在莫莫的身上:“好了,起来。”

莫莫听话的在鼬的“帮助”下穿上衣服,这才稍微清醒了些,揉着眼睛问鼬:“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鼬点头:“各国的影在木叶商讨联合对付晓的事情,指明要见你。”

莫莫鼓着双颊歪着脑袋:“为什么要看见我?”

鼬轻柔的帮莫莫梳理头发,慢慢的回答:“因为你有起死回生的能力,而且,是木叶的九尾狐。”

莫莫想了下,懵懂的摇摇头:“还是不太懂这个,我对政治这方面一向不怎么灵光的。”

鼬眼底带着笑意,很温柔的在莫莫的小嘴上亲了亲:“乖,你不需要懂这个,有我就够了。”

莫莫抱着鼬的腰蹭了蹭:“知道了。”唔,鼬的腰也好细,肌肉结实,皮肤光滑细腻,揩油水啊揩油水~~莫莫色狐狸流口水了。

鼬好笑,敲了莫莫一下,还是拉着她坐到餐桌前让她快点吃早饭:“别玩了,听我说。”鼬简单的把现在的局势介绍一下,再说了一下木叶目前的态度和莫莫需要展现的姿态,莫莫听的满头雾水的,只好乖乖点头,鼬说一句,她就点着小脑袋答应一句,鼬看莫莫的样子,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不再说下去,让莫莫专心吃饭。

莫莫出现在谈判席上显然是很引入注目的,她倒也不是非常在意那些复杂刺眼的注目,嗯,这些在做巫女的时候已经看了很多了。保持最优雅最淡定的表情入座,莫莫开始回忆跟着杀生丸参加西国宴会时候的样子,很好的保持出一种超然淡漠外加高贵无匹的样子,最后再放点冷气,完美!

雷影最先开口,巴拉巴拉的表达了一下晓组织的危害,又讲述了一下他家弟弟差点被抓去的事情,最后再感谢了下木叶的九尾人力柱童鞋和宇智波佐助童鞋,深切陈恳的表现出了想要合作的倾向。接着风影我爱罗则是干脆利落的说明要和木叶合作,期间偷瞄莫莫好几眼。而其他的,像大蛇丸则是阴笑着和莫莫搭话决口不提合作的事情,其他的影要么拖来拖去,要么就是冷嘲热讽的说木叶这个那个的不行,莫莫很淡定的喝茶,鼬很平静的坐在莫莫身边面无表情,任由谈判席上吵成一锅粥。

突兀的,外面传来巨响,与此同时,莫莫的脸色刷的一声,白了,嘴角僵硬的勾了个笑容出来,努力的扭过脸去看看窗户外面,当看到天空上那个巨大的黑色椭圆形黑洞的时候,脸色可想而知的扭曲,Orz~完蛋了,有人找上门来了!千万不要是杀生丸哥哥!莫莫在心底默默的画十字,内牛满面。

“怎么了?”鼬伸手轻柔的梳理莫莫的发丝,表情温和,但是眼底却闪烁着某种杀人前的**,“是你那个狗妖哥哥找上门来了?”语气很平淡,真的,风轻云淡的,却让莫莫的鸡皮疙瘩一个接一个的往外面蹦。

“不……不一定。”莫莫干巴巴的回答,把僵死的脖子扭回去,低头喝茶,“我,我看错了。”

“错了才好,我很想见见那个人,不,是妖怪。”鼬居然笑了,莫莫看的寒毛倒竖,几乎想要遁出去,可是鼬抓她抓的很紧,让她连逃跑都做不到。

莫莫那叫一个欲哭无泪,老天啊,千万不要是杀生丸啊,就是奈落过来她也能接受,可不要让杀生丸过来啊啊啊!!她还不想这么早死掉的说!!!

“莫莫!”一声高唤差点让莫莫原地蹦起来,她猛地跳起来,看到从窗户里蹦出来的人之后顿时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叫一个放松,不是杀生丸哥哥,真是好极了。

“犬夜叉,你怎么过来的?”莫莫疾走几步,看着有大半个多月不见面的自家弟弟,还是很欣喜的。

犬夜叉蹲在窗栏上,可怜巴巴的看着莫莫,两个粉色的狗耳朵还是很沮丧的垂着,一个眼睛上还是青黑一圈的:“不止我,还有戈薇,杀生丸那个混蛋,硬把我踢过来让我把你带回去……”

莫莫背后一阵发毛,她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转而问另一个问题:“那个,你们是怎么过来的?”

“当然是奈落的能力。”一个少年的声音出现,下一秒,整面墙被轰出一个大洞,一个提着比他个子还要高出一倍的长刀的十多岁白发红眸的精致少年慢悠悠的走进来,看到莫莫,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女人,该走了。”

“混蛋!不许对我姐姐大呼小叫的!!”犬夜叉顿时炸毛,噌的一下就拔出了铁碎牙,对着那个白发少年。

莫莫看了那个少年一会,这才从他身上的气息察觉到他的身份:“奈落的新分/身。”不再理会,转头问犬夜叉,“戈薇呢?”

犬夜叉撇撇嘴:“在底下。”

莫莫略略点头,只是转头看那个消失了的黑洞,开口问道:“刚才是怎么回事?”

“一个妖怪。”犬夜叉老老实实的回答,“因为和姐姐是一族的,所以我就先过来的。”

莫莫眼珠子转了一下,还没有开口,就看见满身是血的卡卡西出现在谈判室里:“火影大人,晓组织突然出现,还将鸣人身上的封印打破,现在九尾已经冲破封印,正朝着木叶这边来。”

纲手大惊,猛的一拍桌子:“怎么可能,鸣人不是和佐助一起的吗?!”

卡卡西强撑着一口气苦笑:“对方也有写轮眼,是宇智波斑。”自打鼬回归木叶,木叶对宇智波斑的身份基本上已经不成秘密了。

“佐助?!”莫莫听的一惊,看到窗户外面那巨大的火红九尾,表情顿时就变了,她拽着犬夜叉的袖子,指了指九尾,“犬夜叉,我现在身体不好,你去,把九尾给我打趴下。”

犬夜叉迷糊:“可是姐姐它明明也是狐狸啊……”

莫莫跺脚:“我叫你去你就给我去,那混蛋吃人,是邪道妖怪,带着戈薇一起去。”说完,她猛的转身瞪白童子,“你,奈落的分/身,我不管奈落给你下达了什么任务,但是现在你也必须给我去帮忙,看到穿着黑底红色祥云衣服的人给我杀掉,否则的话……”莫莫威胁意味很重的看着少年白童子,“你会知道后果的。”

白童子表情难看,但还是恭敬的行个礼:“遵命,公主殿下。”说完就飞出去了,犬夜叉也乖乖的在莫莫危险的表情下蹦了出去。

鼬走过来握着莫莫的手,准备带着她也去前线看看,却被五代拦住:“等等,那个莫莫,刚才那两个人是……”

“犬夜叉是我弟弟,那个少年是一个变态的手下,底下的那个女孩子是我弟媳。我现在要去救佐助,一切等回来再说。”莫莫挥出羽毛拿出扇子,鼬很有默契的带着莫莫跳上羽毛,两个人飞也似的朝着九尾爆发的地方飞过去,五代看了一眼,连忙吩咐忍者也跟着追过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九尾和到来的犬夜叉

37.28%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