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见面

情敌见面

()就在莫莫狠命纠结的时候,一阵熟悉的空间波动让她彻底傻眼了,她猛的推开鼬,奔到窗户边往外面看,一看到窗户外碧蓝天空上挂着的那个眼熟的黑洞之后,她立马伸手扯过和鸣人正在研究武技和忍术差别的犬夜叉:“犬夜叉,快,去那边,不管看到谁出来,都给我打回去!”

犬夜叉傻眼:“要是杀生丸呢?”

“一样!”莫莫鸵鸟的原地转圈,开始思考要是现在跑远点的话能不能不被杀生丸抓到,但是她身上还带着四魂之玉,奈落那厮对四魂之玉就像狗狗见了肉骨头一样哪怕就是埋在地下三尺他也能找得到,只要还在这个世界就绝对会被奈落那厮找到,而且杀生丸那鼻子也不是吃素滴~~

“不行,我不能在这里,东边,不行……”莫莫小跑到门口看看,不行不行,这边正对风口,不能过去,西边在下风处,西边,西边!!莫莫提着裙角就想从窗户口蹦出去,但是她看到窗户外面那个眼熟的深色和服黑色卷发外加似笑非笑的某个兔子眼之后,整个人完全傻掉了,下一秒就是本能的反方向的逃跑,连瞬移都忘记用了,直接从门口冲出去,却不料门口正站着一个人,莫莫心慌意乱下,完全没看路,直直的撞了上去,鼻子撞上坚硬的铠甲,酸痛的莫莫捂着鼻子直掉眼泪,还被过猛的劲道带着往后倒,鼬原本是站在那里看着莫莫活像屁股着火了一样到处乱转的很有趣,直到她撞到人了这才觉得不对,连忙窜出去想要扶住莫莫,但是那个被撞的人却是更快一步,他身后的雪白绒毛坎肩似有生命一般的飘动起来,环住莫莫的纤腰,轻柔的托住她后仰的力道,纤长的手指轻轻按在莫莫鼻子上,尖锐的指甲小心的避开她幼嫩的肌肤,温和的捏了捏,声音既清冷又高贵,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

“莫莫,这么冒失,让我怎么放心?嗯?”

莫莫忘记了,两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差别是很大的,在这边的一刻钟,在犬夜叉的世界大概能过好几天,而从犬夜叉他们过来,已经不止一刻钟了……而很显然的,白童子说的杀生丸他们随后就到是按照那边的时间来算的~~~

仰着头傻乎乎的看着面前俊美高贵的熟悉面容,莫莫全身僵硬的能听见骨头咔哒咔哒作响的声音,她甚至不敢扭头去往后看鼬的表情。

莫莫呆着一张脸仰着头看杀生丸,什么都说不出来,还处于神游天外的状态,而杀生丸却已经捏着莫莫的衣领,面色不善的再度开口:“气味……”莫莫在这里又干了什么,怎么身上掺杂着人类的味道,很刺鼻。

“哈哈……”莫莫干巴巴的笑了两声,勉强的咽着口水,看着杀生丸明显不是怎么愉快的表情,很小声很小声的问:“你,你怎么来了?”语气活像被正房抓到与小三厮混的丈夫,不对,根本不是这个比喻,莫莫纠结着,被自己的想法狠狠的打击到了,偷偷瞄了杀生丸一眼,更心虚了。

杀生丸面无表情的低头看莫莫的脸色,从上到下扫描了一遍,就差没剥光了检查,好一会,才满意点头:“找到了,回去。”简单明了。莫莫还没来得及反驳,就被杀生丸单手一搂,抱着转身往外面走去。

“放下!”更让莫莫毛骨悚然的带着杀气冷意的男音响起来,莫莫背脊发凉,很鸵鸟的把脸偷偷往杀生丸怀里藏了藏,这让某个对酸性饮料一向很有爱的某个温柔好哥哥成功变身,气势突然一放,宇智波家标志性的写轮眼已经放出来了,“把莫莫放下。”

杀生丸理都不理,对于他而言,人类和地上的蚂蚁没有差别,对于一个无聊人类的挑衅……没有必要理会。鼬笑了,想也不想的直接放天照了,当然,是对准了那个银发男人的后背烧上去的。

杀生丸的战斗本能哪有那么容易中招,身形一晃,整个人已经瞬间移动到三米开外,他微微眯眼看着原地燃烧的黑色火焰,危险的转过头去第一次正视鼬,冷淡而高傲的开口:“人类,你的名字?”

“宇智波……鼬。”鼬面无表情的回视,看着杀生丸搂在莫莫纤腰上的手,眼眸之中的勾玉图案转动的更快,他一面暗暗的给莫莫定罪,准备在事后好好的和莫莫“探讨”一下关于这个男人的问题,一面没有情绪的宣告身份,“莫莫的未来丈夫。”

嘶……莫莫顿时被杀生丸猛然收紧的手臂勒的眼泪直飚,好疼!!杀生丸哥哥你你不带这样体罚我的!!莫莫揪着杀生丸的衣襟已经抖着完全不敢抬头去看他的脸色了,只能低着头瑟瑟发抖的看着他肩膀上和服那片精美花纹,不要说了……她会被杀生丸给勒成两半的,一定会的!!

杀生丸看着怀里缩成鸵鸟样的小女人,再看看鼬,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勾出一个笑容来,如果被莫莫看到了绝对会为杀生丸的对手默哀,每次杀生丸笑都没有好事,那代表他很生气啊~~

看着鼬,杀生丸冷冷的开口:“卑贱的人类,我妹妹岂是你等蝼蚁可以窥视!!”鼬冷着脸看着杀生丸,眼中血色也是越发沉凝,眼看就要一眼不和的打起来,另一个轻飘飘的低沉男音却带着浅浅的笑意响起来。

“不如问问莫莫,说不定,”奈落慢步走进来,姿态优雅,带着邪肆的笑容看了一眼某个快要缩成球的小狐狸,很平静的又添了一把火,“只是个误会呢?”

莫莫被杀生丸捏着后领拽出来,她抖着眼睑不敢去看杀生丸的表情,却只会更让杀生丸火大,杀生丸语气很危险:“看着我,莫莫。”

莫莫颤颤巍巍的仰起头,看了看杀生丸,几乎是本能的又转头看了一眼鼬,又立马垂下脑袋,内心哀嚎,谁来救救她啊,要么,教教她当正房遇到二房,不,应该是老情人与新情人碰面,该怎么解决?!!莫莫现在已经很后悔了,为毛要去把自己记忆找回来,就那么装傻的话现在也就不用面对这么纠结的事情了。

你说奈落,那是谁,莫莫现在压根不敢看他,深怕压不住的本能让她冲到奈落怀里去,就是这样,听到奈落的声音,已经让莫莫背脊一阵过电似的发酥了,还去看人,除非她是不想活了。

鼬也阴深深在莫莫身后轻轻开口:“莫莫,你说呢?我们是什么关系?嗯。”最后一声已经带着威胁的语气,莫莫几乎听到他磨牙的声音了,完了,鼬真的恼了。

莫莫几乎要把脑袋埋到胸口,她左手握右手,犹豫的捏着手指头细细思考,在两个男人越来越重的威胁气势下,很小声很小声的说了:“这个……嗯,杀生丸哥哥,那个……鼬他,那个,鼬哥哥他,嗯……”莫莫结结巴巴的,吐出个词来就满脑袋冷汗的掉,拖延来拖延去,怎么都说不清楚,哪怕是再大事情面前都能够保持绝对冷静的她在碰到她最重视的亲人加爱人的时候,脑袋就完全罢工了,欲哭无泪的莫莫是怎么都没有办法相出一个完全不伤害两个人让两个人和谐相处的办法(乃是在做梦~~)。

莫莫努力纠结中,杀生丸和鼬的冷气也是越来越强,直直的看着莫莫,恨不得把她拖过来好好教训一顿,居然敢犹豫,这有什么好犹豫的!!一面鄙视对手,一面又忍不住期待莫莫的选择,至于对方,在两个妹控兼带情敌的眼里,那已经是死人了。两人完全没有提防某个眼神黝黯的同样为兔子眼一族的某男人,原因吗,你有看莫莫把他放在心里吗?!

莫莫深呼吸,终于下定决心,编好了谎话,抬头看看她最在乎的两个男人,张口:“我……”可是才吐出一个字,就被强制消音了,她瞪圆了眼珠子,看着突兀升起的紫红色结界,和背后突兀出现的熟悉的几乎让她忍不住贴上去蹭蹭的气息,莫莫抖了抖手,内牛满面,该死的,多日不见,为毛这该死的契约让她对奈落只有一个感觉,没有怒气,没有害怕,准确来讲,是一种狂喜和激动那种初恋般完全丧失理智的爱恋心情,这让她几乎要扑过去亲吻他!这要命的契约!!

莫莫咬着下唇,努力的维持最后一份清醒,瞪着奈落,质问的话语出口却变成了情人撒娇般的低语:“你……你干什么。”

奈落不怕死的贴上来,亲昵的环住莫莫的纤腰,在她的鬓角亲了亲:“宝贝,当然是带你离开。”打通通往异时空的道路是用了他和杀生丸两个人合力而来的妖力,而现在他完全可以通过和白童子之间的联系带着莫莫返回那个世界,而杀生丸想要回去,那可要段时间,根据白童子的描述,这两边的时间流动速度差距可不是一般性的大,他只要带着莫莫先回去,单凭着两个人身上这股莫名的联系,他就能在杀生丸回去之前把莫莫搞定,而等杀生丸再找到他们两个……奈落很不厚道的瞄了瞄莫莫的肚子,恐怕连他们的孩子都要孕育出来了。

“离开?”莫莫迷迷糊糊的靠在他怀里,重复着这个词,奈落的气息很温暖柔和,就算他本身的妖力偏向邪恶,与莫莫自身的妖力完全相克,莫莫也觉得奈落的妖力出奇的温柔让她很喜欢,契约的能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大,一想到这个,莫莫就用力的挣扎,却没有丝毫用处,她努力的维持理智,“不要,你走开!!”只是双颊粉红眼波流转的模样实在像极了情人间的打情骂俏,那点点力气对于奈落而言根本就是渣。

与此同时,“奈落!”杀生丸怒吼中带着点懊恼,该死的,又被奈落用头一招在他面前掳走了莫莫,这个阴险的混蛋!!杀生丸几乎当场妖化,几个深呼吸之后才压抑下去,全身妖力暴涌,不由分说的拔出了爆碎牙,狠狠的砍向奈落设下的结界,但是只是溅起了点点火花,根本无济于事,不得不说,奈落在设立结界这方面的天赋是变态的强,尤其是最近,已经发展到无坚不摧的地步了。砍不动,杀生丸脸色都能够结冰,他冷冷的瞪着奈落:“奈落,你是在找死吗?”

奈落不为所动的抱着她,还故意亲密的在莫莫艳红的唇瓣上亲了一口,这才看向杀生丸和那个给他危险感觉的人类男人:“杀生丸大人在说笑,莫莫可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呢,我就先带她回去了。哦对了,杀生丸大人,还有名为鼬的人类,我会带着莫莫去西国提亲的,相信凌月仙姬夫人应该很乐意看到她的宝贝女儿嫁给我。”奈落发出反派BOSS通用的邪恶笑声,抱着抢来的努力挣扎却没有抵抗力的小狐狸公主在黑光中消失了,留下两个咬牙切齿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的男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情敌见面

38.16%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