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露秘密了!

暴露秘密了!

()坐上了前往德国格林德沃的城堡的马车,莫莫看着明显放大了好几倍的马车内的空间,有些感兴趣,要知道她至今为止开发出来的念能力可全都是和空间有关联的,对眼前这个明显用咒语放大的空间自然也很感兴趣。本来她对巫师的那些除了三大不可饶恕咒就只能做做家务的咒语就不怎么感兴趣,还感觉白白浪费了自己这一身挺不错强度的魔力呢,但是看到这种居然能够代替空间念力的魔咒,莫莫的兴趣就大上很多了,格林德沃的城堡里孤本应该不少~~~

“对这个马车上的咒语很好奇吗?”格林德沃饶有兴致的端起红茶浅酌一口,看着很少能有这么好兴致的少女,略带诱惑的道,“想知道吗?这可是很高深的魔法。”

莫莫看他一眼,自然知道这个一路上就想方设法想要逗出她实力底线的“父亲”,没好气的翻个白眼:“我是好奇,但是还没有达到你想像的那种地步。”莫莫端起马车里小方桌上的茶壶,闭上眼双手在上面一拢,再缓缓的放开,莫莫看着完好无损的茶壶,轻轻松口气,魔法界的物品也就这点好,质量有保证,相当耐折腾,要是换成是一般的茶壶,恐怕早就在她的念力下碎掉了。

莫莫把茶壶递给格林德沃,略略仰起下巴:“看里面。”

格林德沃略带疑惑的往里面看了一眼,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皱眉,感受着茶壶上面异样的能量波动,那是一种完全不同于魔力的力量波动。再看了一眼,他有点惊讶了:“这里面的空间被放大了!!”能在一个小小的茶壶上施展类似于空间扩展咒的力量,而且还只是短短几秒钟,没有魔杖,没有咒语……格林德沃表情微微凝固。

“我自身的力量和空间有关,所以我对这个方面比较在意。”莫莫微笑,有点坏心眼的暗暗揣测现在他的心情,又加上句,“如同第一次见面时候我施展的那个瞬间转移的身法……那可不是幻影移形哦。”

格林德沃表情终于严肃起来:“你是斯莱特林的后代,这点毋庸置疑!”

“我会蛇语。”莫莫眨巴眨巴眼睛,做无辜纯洁状。

“你是混血。”格林德沃缓缓的说出了自己查出来的事实,“而且你的父亲,被你杀掉的那一家完全没有一丁点异种力量的显现,这不是遗传。而且在我所知道的……魔法生物中,并没有和你相符的存在。你……到底是谁?”格林德沃很好奇,不可否认,一开始他只是想见见这两个斯莱特林最后的遗孤而已,但是真的见到之后,无论是汤姆本身出色至极的资质还是莫莫那身变态的出奇的实力,都让他生出了爱才之心,不想斯莱特林最后的血脉就这样的湮灭下去,他一半是想看看那个连他都不放在眼里的小女孩吃瘪的表情——他可不认为那个从骨子里透出异样倨傲的女孩会乐意被收养;一半是真的想要培养汤姆做他的接班人,但是面对这样子的莫莫,格林德沃当真很是吃惊,也有点警惕,他无法忘记第一眼看到莫莫的时候她那一身不符合年龄的杀气和血腥味。

汤姆并不在这里,莫莫对那个好学到某种废寝忘食地步的哥哥也很是无奈,他宁愿让格林德沃的手下带着先一步用像挤水管似的幻影移形去德国格林德沃的城堡去书,也不愿意坐需要好几个小时才能从英国伦敦飞到格林德沃远在德国的城堡的马车。莫莫一点也不喜欢用这种快捷方式到处乱走,她的空间瞬移要比幻影移形稳定且舒适多了,但是就算是这样子,莫莫对于空间瞬移那一瞬间空间转换带来的眩晕和窒息感也无法喜欢起来,很多时候,她宁愿慢慢的走过去,也不大乐意用空间瞬移过去,更别提难受程度还要高上一层的幻影移形了,所以,和摆架子的格林德沃一起,她上了这个会飞的马车。现在面对完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莫莫面对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黑魔法师之一的一代魔王,她知道那些敷衍汤姆哥哥的借口或是别的什么理由都不能瞒过眼前这个有着王者之名的男人。

莫莫微微垂下眼睫,马车寂静到隐约能够听到窗外风声掠过的地步,空荡荡的马车中气氛冷凝,格林德沃静静的等着莫莫的回答。

莫莫沉默了好一会,伸手摸摸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前几天汤姆哥哥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个通透如玉般的戒指,太大带不上,莫莫只能用链子穿起来挂在脖子上,不知道哥哥现在在做什么呢?莫莫恍惚了下,声音轻轻的飘出来:“格林德沃……你对灵魂了解多少呢?”

格林德沃怔了一下,不知道想到什么,眼神微微一黯:“我有一个专门的团队在做关于灵魂的研究。”

“那就是很了解了。”莫莫微微侧头,伸出手指在茶杯的沿上画圈,“那么,你听说过灵魂转生吗?”

格林德沃微微沉默,没有开口。

莫莫垂着头缓缓开口:“我告诉哥哥我不记得出生时候的事情,那是骗他的,不仅和他一样,我知道在生出我之后,我的母亲,斯莱特林最后的纯血女性巫师就死掉了,而且……我还带着前世的记忆,那些记忆清晰的让我就好像……在做梦一样,不知道现在是梦还是过去的那一次生命是梦。”莫莫苦笑,这算不算是庄生梦蝶呢,她以前一直无法理解这个故事的含义,但是现在,她却是这么清晰的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存在,她那二十多年的平凡中国少女的生活,还有那好几年在杀戮中翻滚的生活,完全像是在做梦一般……

“我已经分不清了,这是梦还是现实……”莫莫茫然的看着窗外飞掠的风景,“如果是梦,那哥哥算什么,你又算什么?如果是现实,那我身上的这种力量又算什么?”莫莫对上格林德沃震惊的蔚蓝眼眸,露出一个涩然的笑容,“就像你想的那样,我身上的力量都是由前世带过来的修炼方法修炼来的。”

马车里沉寂的可怕,就连呼吸都变得很轻很轻,几乎停止的地步,格林德沃久久不能回神,他寻求了那么久都无法找到的方法途径……而如今他面前就坐着这么一个真正重生带着前世记忆的人!!!!

“你……”格林德沃想要开口,却发现自己什么都问不出来,不,应该是问题太多了,他已经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努力的深呼吸,总算平静下来,格林德沃看着莫莫,缓慢开口,“能多说说吗?”

莫莫浅浅笑了一下:“这有何不可呢?”莫莫回忆了一下,略略顿了一下,还是隐瞒了一部分,“我以前应该是东方人种,就是在地球另一边的黄种人,黑发,黑眼,叫莫莫?揍敌客,揍敌客是个家族式传承的杀手世家,这也就是你看到我的时候我年纪小小却有这样的身手和满身血腥味的原因。我们很小就开始训练,负重,刑讯,毒药,身手……揍敌客对自己家人很爱护的,当然,在外人看来这个家庭很不可思议的严酷。”

莫莫伸出纤细柔嫩的小手,十指柔软灵活,指甲圆润透着粉色的光泽,很好看的手:“你知道吗?揍敌客家传一种绝技,能够让自己的双手变得和钢铁一般坚硬,和刀刃一般锐利,但是也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对着格林德沃的眼睛,莫莫缓缓的说下去,“要生生把双手的指甲全部拔掉,再用特殊的方法培养,长出来,这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我当时的双手指甲,就是被我妈妈拔下来的,你不知道,我本身的体质很敏感,是常人的十倍,那种十指连心的疼痛在我身上也就放大了十倍……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错的话,那年我五岁。”

格林德沃的表情呆滞了,五岁……五岁的时候那些小巫师还在骑着玩具扫帚在父母的宠爱下玩耍呢!!!

“七岁的时候跟着爸爸出任务,我杀了第一个人。”莫莫点点头,伸了伸手,比划了下,“用手挖出对方的心脏,那种感觉……说实话很奇特。”

“八岁的时候我终于获得了身上现在这种特别的力量,被送到了一个叫流星街的地方……那个地方怎么形容呢?”莫莫支着下巴想了下,慢慢的说出了自己的印象,“很大很大的地方,比一整个英国还要大多了,一眼看过去,除了垃圾还是垃圾,就像一个超大型的垃圾处理厂一样。那里能吃的东西很少,腐烂的食物,污浊的水,还有……”辐射,这个说了眼前这个家伙也听不懂,莫莫想了下,换了个词,“像人一样的野兽,人在那里,只是为了生存而生存,杀人,吃人,争斗,性/交……一切都是赤/裸裸的,完全的黑暗,生命在那里就像流星一样脆弱。我死在那里,因为我救了一个男孩。”莫莫淡淡的说出自己会转世的原因,“我想在那个世界的我应该是死掉了,肚子被刺穿,还中了很厉害的毒,而且本身的力量还反噬了。”

格林德沃听到莫莫说完,已经淡定的端起红茶再次品茶了,如果忽略掉他那已经空掉的茶杯的话。

“你……已经重生了,带着前世的记忆……”格林德沃很想问问为什么莫莫会甘愿在孤儿院呆到这么久才出来,按照他的资料来看,莫莫早就有能力保护自己离开那里了。

“因为我在出生一个月的时候知道了巫师的存在。”莫莫笑容甜美,“这还真是要感谢您呐,我亲爱的父亲大人,要不是你追杀的一个黑巫师慌不择路的逃到那个破烂的孤儿院的话,我怎么会知道居然还有巫师这种掌握着能够威胁到我和哥哥力量的存在呢。”

格林德沃微微挑眉:“黑巫师?”

“啊,一个二流黑巫师。”莫莫点头,“看到他之前我本来还打算一旦能够自由行动就带着哥哥离开孤儿院的,但是在看到他展现出来的能力之后,我就只能多在孤儿院喝几年馊掉的牛奶了。”

“之后……之后你都知道了,我干回了本行,做杀手,和那个黑帮头子打交道,他帮我介绍工作,我去杀人,挣钱,和哥哥生活,存钱,准备等长大接触到巫师界帮哥哥处理掉他面前的麻烦。”莫莫想到自己未来的二代魔王哥哥,很是骄傲的仰头,“哥哥值得最好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杀掉你的父亲和……舅舅?”格林德沃很是想不明白这一点,他看的出来,莫莫对于亲情的重视程度,但是为什么又会毫不手软的杀掉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唯一的巫师亲人?

“哥哥一直认为生下我们就软弱的死掉的妈妈是个普通人,而我们的爸爸是个……巫师。而事实恰恰相反,”莫莫撑着下巴淡淡的道,“我拜托亚历山大没用多久就查到了我们父亲,我本来想等时机成熟就带哥哥去见他的(才怪!!),那个时候哥哥已经查到了斯莱特林,他对我们的父亲……带着很大的希望和崇拜,我无法想象他要是知道了我们的爸爸是个害怕巫师甚至叫我们为怪物的普通人……会怎么样,我可以接受,但是哥哥不行……所以,我宁愿父亲不曾存在过!!!”莫莫表情冷漠,“这样的父亲,还是永远都不要出现的比较好!”只有哥哥才是她的亲人,其他人,不需要在乎!!!

同样的,在巫师贵族界早已衰败的斯莱特林最后的刚特家族的名声也让格林德沃猜到了莫莫的的接下来举动。格林德沃深深吸了口气,无奈一笑:“你真的很爱你的哥哥。”

莫莫微笑了下,沉默的看向车窗外的风景,淡淡的道:“哥哥既然选择了你,我自然毫无异议,但是我希望今天的谈话……还有这些事情您能帮我隐瞒起来,我希望他看到的妹妹只是身手厉害的一般女孩子而已。”

格林德沃深深的看了莫莫一眼,微微颌首:“我不会说的。”只是目光在落到莫莫脖子上的挂坠的时候微微挑了挑眉,想说什么,犹豫了下,还是什么都没有说。而莫莫正在走神中,对格林德沃的表情并无在意,自然也没有发现异常。

远在德国格林德沃城堡巨大的图书室中,一个面容精致的男孩坐在窗户边,看着蔚蓝的天空远处一个小小的黑点渐渐变大,显现出了华丽马车的样子,落在城堡的空地上,俊挺的巫师男子伸手抱着娇小如同洋娃娃般的少女出了马车,对着两边排成两列恭敬鞠躬的巫师露出浅浅的笑容,久久无语,只是沉默的摸着手腕上和莫莫那个戒指同样质地的手镯,露出一个不符合年龄的成熟的乃至妖艳的笑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暴露秘密了!

3.51%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