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养

收养

()虚这是哪里?莫莫有点不知所措的按按自己的额头,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努力的回想,可惜还是全无记忆,只有一些断断续续的画面在脑海中荡漾过去。

“小姑娘。”温和而慈祥的声音在莫莫头顶响起,她抬头,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年迈的却慈祥的老婆婆,眨眼,一言不发。

“要和我们一起生活吗?”老婆婆温和的笑着,在她身后,一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银头发男孩正抱着双肩侧着头,那表情透出浓浓的不满。

莫莫再次转回头看那位老婆婆,笑了,歪着头,乖巧的把手放到那粗糙却温暖的手中,点头:“好。我叫朽木莫莫。”这是她刚刚才想起来的姓名。

“朽木?”那个银头发少年突然转过头来瞪着莫莫,来回扫视了好几遍,才不得不承认这只是巧合而已。

“冬狮郎,要有礼貌!”老婆婆很不满的敲敲他的脑袋,“以后她就是你的妹妹了,要好好照顾她,知道吗?”

那个白头发绿眼睛的少年不情不愿的点头,莫莫微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他的名字很熟悉很熟悉呢,她笑眯眯的弯腰行礼:“哥哥,以后请多多关照。”没有回应,但是莫莫发誓有看到他脸红了哦,好可爱~~~

她的家人很有爱,尤其是她这个哥哥,绝对是傲娇别扭系正太,祖母绿的眼睛在尸魂界虽然罕见,却很漂亮,虽然她这个哥哥不是很喜欢就是了。哦,她才知道这个哥哥叫日番谷冬狮郎,在此之前,婆婆还领养了一个叫邹森桃的女孩,现在在真央也就是死神学校上学,是三回生。

对于这个所谓的尸魂界、死神和整之类的认知莫莫都是从日番谷冬狮郎那里听过来的。随着他说的越来越多,莫莫也就知道的越多。

原来,尸魂界就是人死了之后呆的地方,真央是培养死神的地方,死神是守护整的拥有灵力的整,他们与一种由整变成的叫虚的恶魂战斗,拥有灵力就会饿,要吃东西,她看到的那个很高很高的建筑就是死神聚集地,叫静延庭。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莫莫渐渐的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她就是传说中的穿越一族,比如说,这个死神就是一本漫画。每次看到她那个个头超矮的傲娇哥哥,她都会忍不住感慨,谁能够想到这个矮个子会对自己的白头发绿眼睛无比自卑的小家伙会是未来的队长级别的高高手呢。还有那个由忠厚大叔受捏碎眼睛就突变为邪魅帝王攻的反派BOSS蓝染童鞋……莫莫忍不住瞄了又瞄小白哥哥那小身板,到底是什么样的仇恨才能让小白顶着那厮186的身高威压与之干架啊,莫莫对此表示很不理解。

她那个很少见面的邹森桃姐姐无限崇拜蓝染BOSS,并将自己的毕业志愿定位为蓝染BOSS的副队长一职,哦,前不久,近半队长意外事故,现在蓝染升职了——这是兴奋的双颊绯红的邹森姐姐带来的新情报。

近来小白的心情很不好,准确来讲,是一直就没好过,只不过最近格外恶劣了,哦,原因吗,就是因为他去市集上买东西,被那里的老板给狠狠刺激到了,人家害怕他的发色眸色。

莫莫毫无顾忌的顶着小白哥的高灵压坐在他旁边咳瓜子,咳的很惬意。

冬狮郎沉默的坐着,看着绕道跑掉的几个女孩子,再看看莫莫,犹豫了再犹豫,忍不住开口:“喂。”

“嗯?”莫莫扭头看他,眨巴眼睛,歪头表示不解加疑惑。

“你……你觉得我是不是很怪异?”冬狮郎表情很失落。

怪异?!莫莫眨巴着大大的猫眼,满是问号,很不解:“怪异?你身上哪里怪异了?头上长角了还是屁股后面长尾巴了?”

那还是整吗?!!冬狮郎满脑袋青筋,磨牙,对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子已经没话说了,他恨恨的道:“你就不觉得我很怪吗?我的头发是白的,眼睛,眼睛是绿的,别人都和我不一样!”

“那多好。”莫莫瞥了他一眼,表示他太大惊小怪了,“我想要还要不到呢,你眼睛很好看啊,而且你不觉得,在那么多人里面,我能一眼就看到你,靠的不就是你那头白头发吗!要不然,按照你的个头,人流一多,就该被埋了。”

冬狮郎怒:“混蛋,你才矮呢,比我矮的家伙没资格说我!!”

莫莫耸肩,摊着双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年龄:“小白哥哥,请不要忘记了,按照尸魂界的常例来看,我今年三岁,就算加上我生前的年龄,也不及你年龄的零头多。”是的,进入尸魂界开始计算年龄的话,她才进来三年,而她现在的外表,撑死了六岁,而目前冬狮郎童鞋九十九岁。

冬狮郎顿时像被扎了一针的气球,泄气了。在斗嘴这方面,他从来就没有赢过莫莫。

莫莫拍拍冬狮郎的肩膀,笑眯眯的安慰:“放心,小白,等你长大,会发现这个尸魂界会有更多比你长得更奇怪更招人注目的怪人滴。”比如非洲土著东仙要,比如银毛狐狸市丸银,还有狗狗队长狛村左阵,猫妖夜一……在死神里,就怪异而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有了那么多怪异的前辈,冬狮郎这点算什么。事实上,莫莫倒是觉得同样由整进化来的那些个虚倒是想象突破了极限,抽象的不可思议啊~~

冬狮郎“切”了一声,扭过头去,但是心情却莫名的好了不少,这些不能和小桃说的话,在莫莫面前他却能够轻易的说出口。因为莫莫比他还要小?冬狮郎也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尸魂界的天气一向很好,或许因为是由于全是由灵子构成的,所以这里很少下雨或是下雪,一年四季也不是那么分明,反正她就穿着一身和服过了一年又一年的。

混混僵僵的混了几年,最大的收获就是看到了不少死神,从队长到普通的连斩魂刀都无法始解的小死神,在一区这个地方倒是真的能看到不少有趣的事情。比如说朽木白哉他爹,那个温柔美青年,几乎和白哉童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如果不是牵星箝的位置不一样,外加面部过分柔和苍白的模样,还真会被莫莫认错,不得不说,这个叫朽木苍纯的男人真是帅的让人流口水啊,还这么温柔的说~~~

其他的,像是蓝染惣右介,市丸银,她也远远的看到过一眼,因为害怕被看出来点什么,她也不敢多看,偷瞄了一眼就拉着小白躲得远远的了。开玩笑,只是远远的看了一下,她就知道,那个男人绝对不是好惹的,头顶的灵子波光升腾的那么高那么绚烂,尸魂界的死神都是傻子吗?!这都看不出来。

莫莫咬着丸子看着坐在一边的日番谷,虽然不知道灵压是什么东东,也无法像小桃姐说的那样明显的感觉到,但是她却知道日番谷的确不负他后来的天才之名,很了不起,因为他的身上的灵压很明显,莫莫“看”到了,那银白色的有点透明的光粒围绕着他打转,消散,但是他的身上还在源源不断的冒出新的,明亮的就像是一顶巨大的灯泡,让莫莫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相比较而言,莫莫身上的灵力就淡的多了,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天赋太差不够格。但是当后来逛马路的时候看到一个出来巡逻的还是所谓第三席的死神,他身上的光粒子还要淡上许多,莫莫就淡定了,那种货色都能够当上死神,她应该也没有问题。

看到的越多,记忆也就时不时的越来越多的冒出来,一段一段的,零零碎碎的,莫莫慢慢的整理回忆,倒也把前生的事情回想起来大半,她是孤儿,这么穿越过来,应该没有人会担心挂念,这样很好。只是越想,就越心酸,似乎,她还是忘记了一些东西,但是再去想,却又想不出来个所以然。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后遗症?莫莫仰头,吐气,垂头丧气的想着,死神啊死神,这种热血少年漫画最受伤的就是路人甲了!你穿就穿,为什么还穿越到这么危险的死神世界啊!!!她好想去网王那种安全的不能再安全的地方啊,同样都是热血漫画,那里的安全系数却是这里的N多倍啊啊啊!!!

支着下巴出神间,突然身边多出人来,莫莫转头,看着满脸闷闷不乐的冬狮郎,不解:“你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

日番谷转头看向室内,再看看莫莫,突然道:“我要去真央。”

真央?莫莫挑眉,不解的眨眼:“可是,你不是说不想当死神的吗?”

日番谷的表情顿时黯淡下来:“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像他这样灵压暴强而且从来都不懂得控制的家伙对于没有灵力的整而言,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她虽然没有日番谷那么强,也略微比他会控制一些,但是对于奶奶的负担还是有的。

“真算起来,我也有份责任的。”莫莫微微笑了下,侧头看他,“我也去真央。”要是都走掉的话只剩下她一个人该多寂寞啊……

寂寞……想到这,莫莫微微的怔神,伴随而来的突然而然的心疼和难过,好像,她忘记的,似乎真的是很重要很重要不了得的东西呢……

“一起去真央!”冬狮郎坚定的看着莫莫,握紧拳头。莫莫在他旁边,歪着头微微的笑,哎呀,所谓热血漫画,最让她值得期待的,那就是基情四射的同学爱,或者未来的同事爱了,小白真的不是因为太嫉妒小桃姐能够光明正大的对蓝染表达爱意而他只能默默的看着从而恼羞成怒才对蓝染那么愤恨地喊打喊杀吗……莫莫对此持保留意见。

于是乎莫莫就和日番谷手牵手(大误!)去真央报名去了。先是灵力测试,莫莫看着手中白的发亮开始冒裂痕的水晶球,再看看瞬间爆掉的日番谷手中的水晶球碎片,淡定的扭过头不看他,他是天才中的天才,不是她这种凡人能够相提并论的,他未来可是队长级别的人物啊,咱要淡定,淡定,不能因为嫉妒掐死他。

接着是笔试。莫莫看着题目,嘴角抽搐了下,什么死神是什么啦,尸魂界有多少个区啦,又比如说她为什么要当死神啦~~~

口胡!难道死神的笔试就是这样的吗?!!莫莫已经为未来预见到的N多文盲而感到悲哀了,死神,那就是一群只张肌肉不长脑子的热血笨蛋!!莫莫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字面上却不能这么写,于是莫莫开始咬着笔杆子开始想她想当死神的目的,为什么呢?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是莫莫想看看那些二维帅哥用三维立体效果看看是什么样的,也想瞻仰一下伟大的女协刊物,顺便YY一下那些队长之间强攻弱受、人兽、总攻腹黑受的各种奸情,但是这总不可能往上面写。莫莫为难了~~~

最后,莫莫无奈的写上一行字。“为了死神伟大事业(那么多的奸情配对啊~~)的发展(就算没有也要无中生有)和尸魂界传统的延续(潘图拉式的恋爱长跑配对组合)。”

莫莫很轻松的被录取了,而且还是传说中的精英一班,大概是因为她的灵力值相当而言还算很高,虽然不能和小白那个还没上学就能听到斩魂刀声音的变态家伙相比就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收养

40.35%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