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魂刀弦夜

斩魂刀弦夜

()打倒了第六个因为自己的相貌起了色心而妄图侮辱自己的壮汉,莫莫捡起他的钱袋,掂量了一下,不屑的撇撇嘴,什么吗,真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莫莫看着周围混乱的街区,忍不住又捏出一块金平糖含到嘴里,有些迷茫的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地方给她一种异常熟悉的感觉,就好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轻松,莫莫握了握隐隐有些发痒的右手,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会产生一种想要杀人的嗜血冲动,真是奇怪,她明明不就是个宅女吗!!

“不习惯,没办法这些街区是很混乱,从一区出来的你大概不适应。”恋次有点担忧的看着莫莫,递上干净的水。

“还好啦,没什么大不了的。”莫莫无所谓的耸耸肩,喝了口水,歪着脑袋左右看看,“我只是担心,晚上我们要住在什么地方呢?”

“以前我们都住在那里。”吉良指了个破烂的房子,看着莫莫精致小脸露出一个你们很强的表情,便兴高采烈的蹦蹦跳跳的朝着那个破烂房子冲过去,直接把里面的住户踢出门外,双手叉腰很是得意的对着恋次两个人勾了勾手指,招呼两个人快点进来整理房间。

恋次无措的挠了挠头发:“呐,吉良,为什么我觉得莫莫比我们还要适应这里的生活呢?”

吉良沉默以对,莫莫的确是他见过最特别的女孩子,完全猜不透她的心思。

三个人就暂时性的在这件破房子里住了下来,白天的时候两个人就带着莫莫出去转,一边怀念以前的生活一边和莫莫介绍小时候的生活情景,晚上的时候就在房间里说笑玩闹,几天下来,似乎又回到了小时候和露西亚生活的场景,只是露西亚却是很难再回到这里了。

莫莫看着周围的环境,即使感觉极其不舒服可是心情还是极其愉快的,毕竟,没有了那些贵族女们天天在那里冷嘲热讽的,也没有蓝染给人的无限压迫外加那个朽木冰山的精神虐待,莫莫在七十八区的小日子过的非常舒坦。

至于莫莫先前用的借口,实战锻炼,那是神马?生活就应该好好享受才对嘛~~~

只是,老天似乎不希望莫莫这么安安静静平静的生活下去,在到达七十八区的第六天晚上,一股强大的恶意的灵压将三人完全的笼罩,是虚,莫莫看着恋次和吉良从床上坐起来警戒起来的模样,轻轻的叹息,她是三回生,比起恋次他们这种一回生知道的可要多得多,至少他们从灵压上面是完全感觉不出来这头虚的恐怖性……

那是头亚丘卡斯,而且还是个实力超凡的在亚丘卡斯中绝对名列前茅的亚丘卡斯,比起难得一见的瓦史托德来也就差了那么一点而已,那可是队长级别的精英死神才能对付的啊,而这里……莫莫轻轻叹气,只有三个还没有从真央毕业而且连斩魂刀都没有找到的预备死神,换言之,死定了!!!

莫莫感觉到了,自然不能让两个人去白白送死,拉住两个人:“离开,快点离开这里,那是亚丘卡斯,我们对付不了的。”

恋次惊讶的张大嘴:“你说……那是什么?”

“亚丘卡斯。”莫莫无力按住脑袋,“快点走,虚喜欢吞噬有灵力的整,就像我们这样子的。”

“可是……那些整……”吉良听着一阵一阵的虚的嚎叫和整的尖叫惨呼和哀嚎,心中一紧,很是不忍的想要回去帮忙。

莫莫抽了抽嘴角:“那也是没办法的,我是三回生,比你们知道的要多得多,亚丘卡斯那可是队长级别的高手才能对付的,我们这种真央出来的连斩魂刀都没有的学生到它面前就是送菜!走。”远远的,都能够看见那个巨大的亚丘卡斯的身影了,莫莫更是着急,这可是她硬拖着两个人陪自己来这里的,要是出了事情,她可没脸去见露西亚了。

恋次和吉良相视一眼,下定了决心,吉良一把拉住莫莫就朝着外面跑去,而恋次则是拔出了浅打,大吼着冲向了那个巨大的亚丘卡斯。

莫莫呆呆的被吉良牵着跑,好一会,才疯狂的甩脱他,往回跑:“吉良,你们傻了吗!恋次,快回来!!”

吉良举起手,高声吟唱:“缚道之一——塞!!”莫莫被钉在原地,虽然只是最简单的缚道,但是没有几分钟她也是挣不开的,吉良最后看了莫莫一眼,开口:“我回去和恋次一起战斗,莫莫,你瞬步最好,一定能够逃得掉的,离开这里,回去,不能让露西亚……一个人。”他头也不回的转身跑回去,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远处传来那头亚丘卡斯的吼声,莫莫隐约听到了鬼道的声音,绽放在黑夜之中耀眼的暗红色虚闪还有鬼道的火光,在黑暗之中是这样的明显,莫莫没有去挣脱这个缚道,她只是呆滞的看着远处黑暗的地方。心底那个细细的熟悉的和她完全相同的声音轻轻响起。

“要让我出来了吗?”声音轻轻的,带着浅浅的回音。

莫莫垂下眼帘,闭上了自己的双眼,突然笑了出来,只是笑容是这样的苦涩:“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的灵压……那个亚丘卡斯是冲着我来的。”美味的灵魂味道,她有着灵压但是她却看不到自己头顶的光粒子,当偶然一次看到图书馆中某本书上描写的一件事情的时候,莫莫就知道了自己如果不能隐藏在一众死神之中的,那就只能走上另一条道路。她本来以为可以好好隐藏的,她是这么认为的,但是……

缚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解开了,莫莫缓缓抬起了双手,一把拽掉了隐藏在衣衫下的项链,扔掉,双手在胸前交叉成十字,再缓缓的伸出,食指和中指伸直,点点银白的光芒在她的指尖聚拢,莫莫面无表情仰起头看着远处那两个被击飞出去的身影,声音在黑夜中中缓缓的响起来:“破灭,弦夜!”

暴涌而起的银白色光芒瞬间笼罩了莫莫全身,化为无数肉眼不可见的银色丝线,以她的双手食指和中指为起始点,,莫莫的后背上银白色光芒闪烁,化为银白色由丝线编织而成的羽翼,莫莫猛然睁开双眼,双手展开,整个人朝着那头亚丘卡斯的方向飞了过去。

始解打不过那头实力绝对很强的亚丘卡斯,这一点莫莫很清楚,但是当她看到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恋次和吉良的时候,面上还是一片悲哀,她……还是迟了一步吗?!!

“哦哦哦,奇妙的灵魂,我嗅到的美味的灵魂~~~~呵呵呵,吃了你我就可以提升到瓦史托德,哈哈哈……”那个亚丘卡斯异常的嚣张,显然对刚刚才学会始解的莫莫很是不以为然,一个刚刚拿到斩魂刀就算才学会始解也不可能打得过他的,就算她身上的灵压实在高的有些出人意料。

“美味的……灵魂吗?”莫莫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比较特殊,她只是微微垂下眼睫,瞬间将瞬步提到最高,左手爆出无数的银色细丝朝着那个亚丘卡斯涌去,而右手并拢,莫莫开始吟唱出自己已经能够舍弃呪文的鬼道,“破道之九十,黑棺!!”

暴涌而起的灵压构建而成的巨大黑色结界将她和那头亚丘卡斯完全的笼罩其中,黑棺散去,莫莫有些无力的看着被自己用银色丝弦包裹住的那头亚丘卡斯,真不愧他的名号,莫莫完全打不破他的防御,莫莫看着在他表面浅浅的还在迅速愈合的伤口和完全绞不动的丝弦,无力感顿生。

“这就是你的最强杀招吗,死神?”那个亚丘卡斯邪笑着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你可以去死了!!”

亚丘卡斯突然爆发,挣断了莫莫的丝弦,仰头汇聚力量,一个巨大的虚闪朝着莫莫的方向而来,而莫莫也不是躲不开,只是,莫莫看着躺在她身后的恋次和吉良,如果她闪开了,那么他们两个就只有尸骨无存的下场了,所以,不能躲,只能硬抗!!

莫莫睁开双眼,满是悲哀,看着自己的双手,也不清楚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的话,这样做的下场,她未来预期的美好生活,平淡的生活,那条路,已经没有了。

由不得她多想,虚闪已经发了出来,莫莫闭上双眼,双手画圈,圈在她双手四指上的银色丝弦也随之旋转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圈,莫莫下腰,向后翻转腾空而起,如同舞蹈般的点起脚尖,在虚空之中划出了一个绝对的完美圆形之后,双手合拢在胸前,如同弹琴般的再度分开,灵压完全的放开,仿若燃烧一般的升腾而起,莫莫睁开双眼,乌黑的瞳化为银色的一片,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冷淡开口,声音似乎瞬间就成熟了好多岁:“卍解,弦歌凌夜之舞——初舞,破茧。”

银色的丝弦如同流水般的环绕旋转着将她完全的笼罩其中,形成了绝对的防御,如同蝴蝶出世前的茧一般。虚闪轰击到银白色的茧之上,完全不能穿过茧的防御,暗红色的光芒和银白色的茧激荡起耀眼的光芒,而那激荡的灵压终于让远在尸魂界中央的众位死神们感觉到了,他们纷纷把目光投向这个方向。

白光中,莫莫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次舞,蝶恋。”无数银白色的丝弦带着或清脆或低沉的声响从四面八方的虚空处涌现出来,将周围的整个空间完全包裹,那些丝弦带着破空的声响朝着亚丘卡斯暴涌而去,那头亚丘卡斯自然感受到和之前完全不同程度的恐怖攻击力,慌忙向一边躲过去,但是,不知道何时,在他躲开的那一刹那,一个模样十**岁的面容精致的绝色少女手握着一把完全由无数丝弦组成的长剑朝着他斩下去,亚丘卡斯大喊一声,本能的向一边躲闪,但是莫莫的速度在卍解之后快到某种让人心惊的地步,亚丘卡斯没能完全躲过,被莫莫一剑砍在了左肩上,顿时左肩被莫莫砍断,掉落在地,之前在始解下完全伤害不了的坚硬表面在莫莫卍解下毫无阻挡之力。

“我要杀了你!!”亚丘卡斯大怒,右拳狠狠的朝着纤细的莫莫轰过来,但是那拳头在距离莫莫还有一寸的地方停了下来。

莫莫定定的看着那张丑陋的面具脸,露出一个极为明媚的笑容,声音轻轻浅浅,似泉水流淌过鹅卵石般叮咚悦耳,却带着让这头亚丘卡斯全身发冷的杀意:“你以为,还能碰得到我吗?”

她抬起左手,血一滴滴的顺着左手滴落,但是在她的手心,握着一把银色丝线,而亚丘卡斯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被这些坚刃如刀刃般的丝弦包裹起来,莫莫手掌用力一握,向后一拉,面无表情的冷然开口:“去死。”

亚丘卡斯在一阵低沉的琴弦嗡鸣声中被绞成碎片,莫莫右手上的银白色丝弦组成的长剑慢慢散去,她看了看手,又转头看看气息越来越微弱的恋次和吉良,重重皱起眉,再度举起双手,背后生出巨大的银白色弦丝编制而成的羽翼,而恋次和伊鹤则被她用丝弦包裹起来,点点的晶莹白色光芒在包住两人的茧的表面流转,但愿还来的及,而且这个样子她可是支持不久的。感觉到身上哗啦啦被抽空的灵压,莫莫也只有苦笑无奈的份,还真是倒霉透顶了。

展开双翼,莫莫远远的看了天空一眼,毫不犹豫的朝着静延庭的方向飞快掠起,要救他们!!这是莫莫现在唯一的念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综漫半神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军事历史 综漫半神
上一章下一章

斩魂刀弦夜

42.11%
目录
共22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