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五公子-侯

第六十章 五公子-侯

我只是名下品高手,對付這個比我要高一級的敵人,我不敢託大,立即就全力應敵。金鐵相交,轉眼已經過了兩招,我的攻勢全被輕易化解掉了,而對手很明顯未盡全力。我招數被瓦解的那麼快,除了因為對手武藝高強以外,還有就是我的位置不太好,以下迎上不能盡全力。想到這裏,我虛晃一槍,向旁一跳,然後朝山頂跑去。那人看了我的反應后,臉上露出了一種輕蔑的笑,並不阻攔,跟着我又奔回了山頂。

這次是他先動的手,手中寶劍一下子幻化成了四道劍影,朝我攻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五影劍法」嗎?五影劍法是宏泰安氏的一套精妙劍法,通過眩目的劍光和一些多餘的小動作,會使敵人的眼睛產生錯覺,彷彿幻化成了五把劍在進攻。但我的對手只能幻化出來四道劍影,明顯還未練到最高境界。但這四道劍影已經把我晃得暈頭轉向了,我分不清虛實,只能無奈的向後撤去。對手會用五影劍法,肯定是安家的人了,射箭又那麼厲害,一個名字呼之欲出。

「閣下莫非是安靜豐?」我驚訝的問道。我第一次聽到安靜豐這個名字,是在四年前的皇陵里,尹天心提到了這名宏泰皇室年輕的高手。當時安靜豐的名字已經傳遍了宏泰全國,但在我們雲國還少有人知。就在我這隱居的三年半的時間裏,安靜豐的名字已經傳遍了六大國。兩年前,不知道是那個好事之徒,從六大國的皇室子弟中選出了五名武藝高強的年輕貴胄,稱他們為「五公子」。一般的貴族子弟往往不學無術,起先人們也不太把這個當成什麼了不起的稱號,以為只是瘸子裏面拔將軍,他們不過是一群紈絝子弟中稍微成器的幾個人罷了。但很快,人們發現他們完全錯了,這五個人憑藉着自己的能力建立了令人稱道的功勛,讓世人承認了他們。但貴族子弟就是不一般,他們得到了比他們應得的高很多的獎勵,五個人都被封了爵位,更巧的是他們五個人所封爵位的等級各不相同,恰好將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全都佔據了,安靜豐便是五公子中的「侯」,因為他的爵位是淄川侯。由於他精於劍術和箭術,因此還得到了「劍箭雙絕」的外號。

「哼哼,好眼力,在下正是安靜豐!你的武功也可以,但你是打不贏我的!」眼前這個相貌英武的年輕貴胄漫不經心的說道。

真的是安靜豐,這也就證實了我的一個想法,這次在五牛嶺圍攻我們的竟然有宏泰的侍衛親軍,因為安靜豐就是宏泰侍衛親軍統領。難怪他們的戰力那麼大呢,宏泰侍衛親軍可是相當於我們雲國禁衛軍中的軍衛司,可以說是宏泰戰鬥力最強的軍隊了。實際上我早該想到了,我在禁衛軍可是待過一段時間的,他們在剛才交手時顯出的實力絕對可以與我們的禁衛軍媲美。我不禁有些為自己做出的攻打銅牛嶺的決定感到驕傲,如果試着原路突圍,恐怕已經全軍覆沒了。我知道自己不是安靜豐的對手,但嘴上並沒有服輸:「戰場可不是江湖上械鬥,人多就能贏你。看來你們宏泰真的無人了,為了滅掉我們一個小小的茂林軍,居然調動了侍衛親軍……」

「少廢話,看招!」安靜豐怒道,舉劍向我刺來。

又是四道劍影,我幾乎把眼睛瞪出來了也沒有分出那一道是實體。但好在我用的是槍,攻擊距離遠,我也不管那些是實體了,直接朝安靜豐身上戳去。一下子,四道劍影迅速消失了,只剩下一把劍架住了我的麒麟槍,兩件兵器相交的時候發出了一陣清脆的響聲。從那清脆的聲音中,我判斷出了安靜豐的武器也是把寶劍。

「好槍!除了穿雲弓,我又要多一件寶物了!」安靜豐笑道。

安靜豐這小子也太狂了,那語氣就像是麒麟槍已經是他的了。還有,他的弓的確是把好弓,但卻叫穿雲弓,明顯是拿我們雲國國號做文章。我還在生氣,但手中卻感到了異樣,我的麒麟槍就像是被安靜豐的劍給粘住了。安靜豐的劍壓着我的槍左晃右晃的,幾下子就把我的力給卸掉了。就在我發愣的功夫,安靜豐的左手握在了我的槍桿上。他的左手似乎也有那種奇特的粘力,而且他像是藉助粘力一樣蠕動着朝我接近。雖然是他在接近我,但我手上的感覺卻像是自己在被向他拉近。幾下子,我就到了安靜豐的寶劍夠得着的地方。安靜豐毫不猶豫地就把劍朝我捅來。

眼看情況不妙,我只能無奈的選擇了丟棄自己的麒麟槍,跳到了一邊去了。才打了幾招,就把兵器給打沒了,我還沒遇到過這麼丟面子的事情,在加上驚懼的原因,我的臉色在紅白間轉換。

我被安靜豐逼得棄槍以後,兩名雲兵又迎了上去,而一個宏泰士兵也跑過來要與我過招。我雖然手無寸鐵,但還不怕他這種角色。正好身旁有一具屍體,我就把他的腰刀抽了出來,與那名找死的宏泰兵打了起來。我只用了兩招就把那個傢伙給解決掉了,本來他可以撐得更久,但我拿着刀卻舞出了玄世劍法,看似要披向他頭頂的一刀割破了他的咽喉。

接下來我又要面對安靜豐了,我的武功已經十分接近中品高手了,但在安靜豐面前卻一點兒自信也沒有。又過了幾招,刀刃上已經被安靜豐的寶劍削出了幾個缺口,再加上不太習慣用刀,我很快就又落在了下風。就在我和安靜豐交手的功夫,又有不少雲軍沖了上來,我在那裏面看到了程振嘉和羅英,這簡直就是我的救星。「生鐵、羅英,快來助我!」我已經顧不得什麼江湖規矩了,先把安靜豐解決掉再說。

程振嘉和羅英馬上也加入了戰團,起先安靜豐並不在意,以為他們兩個只是普通士兵,但一交手三個人就壓住他。尤其是我和羅英已經認識好幾個月了,根據我們兩人的武功演練出了一種合擊的戰法,非常管用。三人連擊很有效果,剛才還頗為悠閑的安靜豐也窮於應付了,連剛從我手中搶到的麒麟槍也擲到了地上,我趁著空隙又把麒麟槍給撿回來了。

「刷!」安靜豐躲開了程振嘉一劍以後,又翻了一個筋斗才躲過了我的麒麟槍。站穩身形后,安靜豐又退後了好幾步,臉上仍然掛着那股從容的笑意。正當我們要乘勝追擊的時候,安靜豐突然一下子把他穿的鎧甲給脫了下來。他的動作快急了,幾乎是硬硬把鎧甲扯下來的,摔在地上激起了一陣沙塵。那種沉甸甸的感覺把我們也嚇了一跳,看架勢大概有五十斤重。我原先也曾負重過,知道五十斤是什麼概念。這種鎧甲穿上以後很難活動,一般只有騎兵才穿,可安靜豐穿上后還能和我們打成那樣,他剛才竟未盡全力。我們這種步兵身上的甲葉還不到二十斤,但我們三個也以最快的速度把戰甲給卸掉了,現在的情形越來越像是江湖械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麟鳳傳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麟鳳傳奇 麟鳳傳奇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十章 五公子-侯

9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