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叶子绿了又黄,最后飘飘摇摇的落到了地上,重新化作养分滋养树木。

虽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冬天,但是一年一度的圣诞节还是即将到来。一直在美国飘荡的萧然也被温凉一封电报拍了回来。

她托去东方的商船捎了两袋米回来。圣诞节后两人还可以凑对过个春节凑凑热闹——至少吃顿米饭应应景。

其实仔细一想,他们这些人已经很久没有一起聚过了。

自从埃琳娜走后,戴蒙就不愿来总部了,sivnora也因为不满giotto的裁兵指令而宁愿在外驻守。

萧然跟雨月又一直在美国那边忙着赚钱,轻易不回来一趟。正好趁着这个节日的机会,把大家都叫回来吧!

这样想着,温凉拉开了最底下的一个抽屉。里面是一团团各色的围巾线。趁着秋天男人们都忙着秋收的空闲,她跟总部里的女人们学了怎么打围巾。要织毛衣有点难,不过织个围巾还是难不到她的。难得有了时间,她决定给好友们一人织一条围巾,当然,giotto和莉丝这对父女也是少不了的。这么一算,她足足十条左右。

“好了,奋斗奋斗。”

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了字,她拿出织了一半的金色围巾一阵一阵织了起来。虽然手法很生涩,但是因为用心,针脚也不显得多乱。

“暴风雨过后……总该是晴天——咳咳。”喉咙中传来的刺痛打断了温凉的自语。

糟糕,是感冒了么?

轻轻揉了揉嗓子,温凉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去史都华德那边拿些药吃了。虽然她没什么关系,但要是不小心传染到莉丝就不好了。对于莉丝来说等同于‘礼物节’的圣诞节就快到了,这段时间小姑娘异常的兴奋,每天晚上都缠着她跟giotto,非要两人陪着才肯睡觉。

“妈妈!今天来讲白雪公主的故事吧!爸爸说我就是他的白雪公主!”

“……”

“妈妈,为什么有了第二个皇后国王就不爱白雪公主了呢?明明白雪是他的女儿啊!”

“妈妈,为什么第二个皇后要杀白雪公主国王都不阻止呢?难道白雪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么?”

“妈妈,为什么白雪公主会笨到陌生人给的东西也吃呢?国王都没有跟她讲过陌生人给的东西不能吃么?”

“……”温凉握着童话书的手泛起几道浅浅的青筋,不知如何回答自己女儿的问题。

混蛋giotto!你多嘴这一句干什么,我怎么给她解释啊!

莉丝非常聪明,而这也就导致了她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就一定要问明白的习惯——才不会管是童话还是现实。

被自己软软的小女儿问的落荒而逃的温凉在走廊上拦住了刚从外面回来的giotto,然后一把把手里的童话书塞到对方怀里。

“?”金发的青年一脸的问号,没明白自己妻子的意思。

“giotto,今后给莉丝讲故事的任务就交给你了。”让你作孽,不可活去吧!

“当然,要是让我知道你告诉了她什么不应该她知道的事情的话……”温柔的笑容瞬间黑掉。

“……”

金发的青年只觉得背后泛起一阵有一阵寒气,然后默默的捧着童话书点头。

捉着前脚刚走进总部大门的萧然一起搞定了全部的年末财政总结之后,两个多年的好友才有功夫坐在庭院里喝着下午茶闲聊。

虽然因为忙碌而几乎放弃了自己这个小爱好,但是温凉那一手沏红茶的手法却好像刻在了骨子里一样,几个动作之后就好像行云流水一样的流畅了起来。

浓浓的红茶配上一两块方糖,热热的捧在手里好像可以暖到心里。

“你跟雨月的事,是不是也该办一办了?”虽然她一直没有问过萧然的年纪,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她也要算的上是大龄女性了。虽然自家人不会介意这个,但是……再这样下去,萧然就得当大龄产妇了吧?这样很容易出危险啊。

“将来的事,将来再说吧。”双黑的女性放下手中的红茶,偏过头看向远方高远的天际,“我们不急的。”

还有很多事没做,这么早结婚以后就得准备围着孩子打转了——她还没捞够棺材本呢!怎么也得弄来美国的几座金矿才行!

“我跟你说啊温凉,美国真是个好地方,要金子有金子要廉价劳动力有劳动力……”balabalbala,萧然岔开了这个敏感的话题,她本就有点这个意思,保不准在温凉的不懈劝道下脑袋一热就答应了……还是岔开话题比较安全。

看穿了萧然的意图,温凉也没有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想法,就顺着她的话题转了过去。

温馨的下午茶之后,两人在二楼的楼梯口分手,各自找各自的男人去。

唔……把莉丝丢给giotto看了一下午,真的没有问题么?

说实话温凉是多少有些不放心的,giotto这家伙,虽然哄孩子很有一套,但是——他偶尔会非常太无遮拦,什么都敢说。非常有教坏小孩子的嫌疑。

果不其然!

“所以说,遇到这样的男人莉丝一定要注意,一脚踹上去就对了,对对,就是之前爸爸告诉过你的,踹他——”

屋里,金发的青年正抱着小女儿说的正欢,之前温凉交给他的那本童话书就摊开在他另一条大腿上。这一页正好翻到了《海的女儿》之中王子跟众人宣布要同他的救命恩人——邻国的公主结婚的那一段。

“这种连救命恩人都无法区分的人,本身就不会是个有脑子的,让他统治国家也一定……啊,温凉你回来啦!”

“giotto……你都跟莉丝说了什么?”

“妈妈!爸爸跟我说救人不能救白眼狼!碰到这样的男人就要果断踹他xxoo……”

莉丝兴高采烈的跟母亲回报自己的学习成果,一边说着还一边兴致勃勃的挥胳膊伸腿的比划着。

“giotto……”

女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无比轻柔。

“什么?”

“新来的家族成员的调|教就交给你了——从明天开始你就去旧总部那边去练兵吧,练不完你可以不用回来的!”

金发的首领是怎样调|教新人的我们先暂且不提,温凉这边倒是开始了圣诞节前最后的工作。大扫除,还有布置总部。

一颗颗冷杉被男人们从后山砍了回来,然后被女人跟小孩子们一起布置成高大又漂亮的圣诞树,红色的袜子挂在了每个孩子的床头。精致的手编槲寄生花环被挂在每个房门上还有大厅的支柱上。

“咦?银质的烛台不够了?我记得库房应该还有——咳咳。”突来的咳嗽又一次打断了温凉的话,她用力清了几次嗓子才把那阵咳意忍了回去。

“或许是因为在大扫除的原因,屋里的空气是不太好——薇拉小姐您还是先去外面吧?”在这里多年担任女仆长一职的罗莎娜女士见状皱了皱眉,轻声的建议着身体并不算健壮的女主人。

“……也许是吧。”不由自主的揉了揉自己的喉咙,温凉听从了罗莎娜的建议缓步向外走去,虽然会麻烦一点,但是在屋外指挥跟在屋内指挥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

平安夜终于到来,男人跟女人放下手中的活聚在一起享用丰盛的晚餐,烤的直冒油光的烤鸡和涂满奶油的蛋糕都那么的能勾起人的食欲。

忙碌了一天的家族领导者们也终于聚到了一起,坐在桌边吃着他们的晚餐。精致的酒杯中装着香甜的葡萄酒,银质的烛台放在桌子中央,温暖的烛光让食物看起来更加光亮美味。也许是难得的节日,众人紧绷了许久的神经终于都放松了下来。

蓝宝挑食的毛病又蠢蠢欲动,几次都只挑自己喜欢吃的食物,却在被giotto笑眯眯的瞥了几眼之后又开始乖乖的吃起自己不喜欢吃的甜椒和胡萝卜。

g跟纳克尔神父莫名的拼起酒来,你一杯我一杯就好像喝水一样灌下杯中的红酒。

……真是糟蹋好东西,早知道应该让索菲亚婶婶给他们准备几桶啤酒才是。

埋头苦吃的萧然忍不住职业病发作,暗自腹诽着那两个浪费的混蛋。

雨月笑眯眯的独酌清酒,偶尔才跟giotto干上两杯,更多的时间只是自己喝自己的。

温凉……她忙着投喂莉丝,如果她不给莉丝拨菜的话,莉丝也是一口胡萝卜都不吃的。

sivnora跟好不容易才回来一次的戴蒙坐在一边就像真正的贵族那样慢慢的品酒,偶尔才会吃几口符合自己心意的菜式。

阿诺德历来是滴酒不沾,他就坐在自己的那一角沉默的吃着自己附近的食物。

史都华德跟塔尔波两位老人表示自己不过圣诞节,因此还是如往日一样待在自己位于地下的实验室中。

饭后,是传统的守夜。大家都聚在有大壁炉的起居室里,守着燃烧的壁炉和装饰璀璨的圣诞树慢慢的守夜。

怕冷的温凉坐在壁炉旁的摇椅上,腿上盖着厚实的毛毯笑眯眯的看着giotto等人在另一边玩儿扑克,然后又一次被传说中被赌神附身的萧然赢的面有菜色。

莉丝趴在她身旁看新得到的童话书,难得的没有提到稀奇古怪的问题。

阿诺德坐在靠门的椅子上沉默的看着手中的资料,虽然仍然面无表情,周身的气氛却缓和的多,让人能感觉到他此时的放松。

落地的大钟终于敲响了第十二下。玩儿了一晚上的人不约而同的放下了手中的拍,用各自的姿势放松着紧绷的肌肉。

温凉拍醒了不知何时靠着她的腿睡着了的莉丝,起身去树下拿礼物。

然后,就好像后世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

弯腰拿礼物的温凉突然就那么倒了下去,嘴角溢出的血在身下的礼物上染出一片触目惊心的鲜红。

“温凉——!!!”

一切,戛然而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家教初代]风雨同舟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家教初代]风雨同舟 [家教初代]风雨同舟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戛然而止的平安夜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