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想夺嫡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想夺嫡

这世上有许多事,往往是人难以预料的。

但彼此之间又存在着颇为巧妙的联系。

比如夏弦音没有想到自己与李丹青的发展会如此之快,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他做出那样荒唐的事情。

而且还不止一次。

也比如刘言真没有想到,自己一大早推开门时,会正好撞见前来宣读圣旨的林白。

也没有想到自己去房中叫李丹青,推开门后会看见那样一副场景——三个赤裸的家伙,相拥而眠。

那场面着实太过震撼,以至于刘言真会发出一阵她自己难以扼制的惊呼。

当众人闻声赶到时,屋中被惊醒的三人已经穿戴齐整。

“怎么了?”宋桐儿看着低着头的刘言真,有些奇怪的问道。

刘言真根本无心理会她,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得不到答案的宋桐儿侧头看向一旁的李丹青以及站在他身后的希温君与夏弦音。

李丹青倒是面色如常,神情自在,可他身后的二位,却是面色绯红。

宋桐儿的心头狐疑,但还不待她发问,周秋申已经赶过来催促:“世子快些,林大人已经等了好些时候了。”

周秋申的催促声传来,夏弦音与青竹都暗暗长舒了了一口气。

李丹青更是赶忙在这时应道:“这就来!”

说罢便带着二人逃一般的离开了此地。

“怎么回事?”宋桐儿眨了眨眼角,心底的狐疑更甚,她看向刘言真问道。

但刘言真却沉默不语,周围的众人也瞧出了古怪。

“怎么了?难道那小混蛋轻薄于你?”师子驹率先做出了自己的推测。

一旁的宁绣闻言眉头一挑:“院长憋了这么久,终于忍不住了?”

薛云应和道:“其实以院长的为人,能忍这么久,已经超出我的预料了。”

刘言真听着众人,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揣测,终究说不出就里,她愤懑的跺了跺脚,随即便在那时转身气鼓鼓的离去。

众人见状也知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快步跟上,一同去到了外院。

林白来此的目的大大出乎了李丹青的预料,平心而论,李丹青多少是有些担心自己那番糊弄姬齐的言论是没有办法唬住对方的。

听闻来了圣旨,心底多少还有些担忧是不是东窗事发。

以至于当林白念完了圣旨,李世子还依然有些发愣——

圣旨的内容,是对于李丹青夺回失物的论功行赏。

但圣旨上却只是用寥寥几字夸赞了一番李丹青,便没有了任何实质上的奖励。

若是只是如此,李丹青倒是不觉有他,但偏偏,姬齐的圣旨虽然未有封赏李丹青半点,可却对世子府的其他人大方得出奇。

青竹被晋升为天鉴司的少司命,为此,圣旨中还专门为天鉴司多设置了一位少司命的职位。

而神合司的曹大渠也以皇恩浩荡,念及其岁数颇大,故而放他告老还乡,将刘言真推上了天鉴司少司命的位置。

这二者也就罢了,毕竟是参与过青鬼案的。

更离谱的是,就连身在龙象府的尉迟婉也得到了封赏。

那位与李丹青有过过节的神虎军大统领莽桓,被着去了龙象府府幕之位,让他只兼任神虎军大统领的位置。而空出的府幕之位则给了尉迟婉……

“诸位……接旨吧。”林白的声音再次响起。

将发愣的众人从各自的思绪中拉扯了回来。

刘言真等人在那时错愕的看向李丹青,目光中带着询问的味道,想来哪怕是以刘言真那并不算灵光的脑袋,此刻也能从这般“天降横财”之中嗅到些许诡异的味道。

李丹青却正色道:“看着我干嘛?陛下体恤我们,这是好事,还不快谢恩领旨!”

众人得了李丹青的应允,却也只是稍稍放下了心头的疑虑,在那时跪拜下来,以青竹为首接过了圣旨。

瞥见此景的林白暗暗点了点头,沉声道:“诸位,陛下对诸位甚是信任,诸位上任之后,一定要尽心尽力,不要辜负了陛下的信任。”

众人闻言自然纷纷点头应是。

林白这才转头看向李丹青,轻声道:“世子随我来。”

李丹青点了点头,朝着诸人递去一道稍安勿躁的目光后,在那时迈步跟着林白出了世子府。

“世子这些日子,住得还习惯吗?”方才出门,林白便笑着问道。

“自己家有什么不习惯的?”李丹青在那时耸了耸肩膀,如此应道。

林白闻言不免侧头多看了李丹青几眼,由衷的感叹道:“世子变了很多。”

“是吗?”李丹青眨了眨眼睛,笑了笑:“这武阳城倒是一成不变。”

林白闻言意有所指的言道:“快变了。”

“嗯?”李丹青的眉头一挑,听出了些许言外之意:“对了,爷爷可知道,姬齐赏赐这么多要职给我那些弟子,到底在想些什么?”

林白应道:“陛下只是惜才而已,这几位姑娘在各自司府都做得不错,今日又立了大功,封赏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并无什么目的,世子也不要多想。”

李丹青撇了撇嘴,众人才入司府半个月不到,能做出多少成绩?

这话说给谁听,谁也难以当真。

林白显然也知道这话没有什么说服力可言,他转移了话题又言道:“还有一事,是咱家想拜托世子的。”

李丹青闻言脸色一正,言道:“林爷爷请讲。”

“世子闲来无事,可与多余燕欢宫走动。”

“小皇子与小公主的处境世子也知道,能帮上一把,还请世子不要吝惜。”林白如此说道。

听闻这话的李丹青眉头一挑,神情古怪的看着林白,问道:“林爷爷这话到底是为自己说的,还是为别人说的?”

林白笑了笑,只是说道:“世子聪慧,有些事自己明白就可。”

说罢这话,林白便转身迈步离去,只留下李丹青一人站在原地,眉头紧皱。

……

林白的态度确实有些暧昧。

李丹青想着这事,不免有些出神。

以至于到了燕欢宫,还有些迷迷糊糊。

方才敲响宫门,门内便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从声音的大小与间隔,李丹青一耳便听出了是小麋鹿的脚步声。

待到宫门被推开,小麋鹿探出头,用自己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李丹青,伸出手便问道:“八宝鸡。”

简单直接的言语,将自己的诉求说得明明白白。

李丹青一愣,随即面露苦笑。

一路上他想着心思,以至于忘了这事。

“下次为师给你带双份的,今日忘了。”李丹青只能试图将功补过。

小麋鹿嘟起了嘴,一双大眼睛中已然雾气蒙蒙。

她捏紧了自己的小拳头,直勾勾的看着李丹青,似乎在衡量是现在就把这家伙扔出去,还是赌一赌明天的双份八宝鸡。

半晌的思虑之后,小麋鹿还是选择的后者。

“那……那你一定要记得哦。”她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很认真的言道。

李丹青想着当初,她一把将自己抛到三丈外的怪力,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连忙道:“一定!一定!”

小麋鹿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从怀里拿出两个红枣,递给李丹青。

“上次……你救了娘。”小麋鹿这样说道。

李丹青一愣,心头暗暗感动,能让小麋鹿心甘情愿让出吃的,那难度完全不亚于虎口夺食,还是那种老虎心甘情愿把吃的让出来的虎口夺食。

李丹青赶忙伸出手,想要接过那红枣。

但小麋鹿的手,伸到李丹青身前的刹那,小麋鹿的脸上露出犹豫之色,她就这样在原地思考了一会,随即竟然将其中一个红枣又收了回去,挑出一个最小的放到了李丹青的手里。

可饶是如此,小麋鹿的脸上还是布满了不舍之色。

大喜过望的李世子,心底的热情瞬间被浇灭了大半。

毕竟对于任何人而言,意识到自己的价值比不上两颗红枣,都决计不会是一件让人太开心的事情。

“李少傅来了!”而就在李丹青自我怀疑之时,俞婆婆的声音忽然从一旁传来,柳青儿也被这声音吸引一同靠了过来。

相比于之前二人客气中带着疏离与警惕的态度,这一次,李世子倒是能明显感觉到二人的热情。

毕竟前几日要不是李丹青出马,以那位皇后娘娘的行事风格,就是不要了柳青儿的命,怕是也会让柳青儿脱上一层皮。

二人的热情让李丹青有些无从招架,不过这燕欢宫也着实拮据能拿出来招待李丹青的瓜果与茶点,都是些市面上最寻常的东西,哪怕是在这后宫,随便寻一个黑袍宦官的家里,他们招待客人的东西,恐怕都比这燕欢宫要强出数倍。

到底是很难想象,姬齐是出于怎样的心理,会对自己的妻儿如此刻薄。

好在李世子机警寒暄了一阵后,便以要教小麋鹿与姬玉植功课为由,让柳青儿带着俞婆婆回避,不然他还真的无法消受二人努力想要表达,却又不知道如何表达的热情。

见小麋鹿与姬玉植到来,李丹青顿时松了口气,起身正要说些什么。

却见姬玉植抓起桌前的瓜果递给小麋鹿,小麋鹿便忘乎所以,蹲坐一旁与之大战起来,而姬玉植则一本正经的看向李丹青,在李丹青发话之前,抢先言道。

“我想夺嫡。”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龙象

···
加入书架
上一章
首页 龙象 龙象详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想夺嫡

9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