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收回

第九章:收回

那侍卫将手中的东西呈了过来,两个手镯也与桌上的手镯如出一辙。

“咦?”织月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望向元帝道,“父皇,这手镯明明只有两个的啊,怎么会突然又跑出来了两个?”

“那个宫女呢?”元帝问道。那侍卫便招了招手,后面有几个侍卫押着一个宫女走了过来,那宫女双目无神,面色十分地苍白。

侍卫押着她走到皇帝面前,那宫女便软软地跌倒在地,咬着牙哆哆嗦嗦地道,“奴婢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公主千岁……”

织月盯着那宫女瞧了一会儿才道,“父皇,这个宫女月儿见过,她是月儿宫里打扫的宫女,月儿的寝殿便是她在打扫……”

元帝点了点头,对着那宫女厉声道,“这两个镯子你从哪儿来的?”那宫女伏在地上,声音颤抖得厉害,“回禀皇上,是奴婢从公主的寝殿中偷偷拿走的。”

织月皱了皱眉,哼了一声道,“你为什么要拿本公主的手镯子?”

“奴婢……”

那宫女咬了咬牙,低头看着地面不敢再说一句话。

织月抬头委屈的看着皇上,皇上下意识的看向皇后,发现皇后正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荣乐,而荣乐则是一副要吃人的样子看着跪在地上的宫女。

“父皇,织月……”

看着织月那副欲言又止的委屈模样,皇上的心说不出的憋闷,扭头看向皇后。

皇后感受到皇帝的视线,尽力扯出一抹得体的笑容,尴尬的张了张嘴,想为荣乐说话。

皇上那会给她这个机会,直接冷哼一声,对着宫女说道。

“有什么事你最好交代清楚,欺君之罪可是要诛灭九族的!”

宫女一听要灭九族,震惊的抬起头,下意识的看了荣乐公主一眼,开口求饶道.

“皇上恕罪!是荣乐公主!荣乐公主让奴婢将织月公主的镯子偷走交给她,奴婢家中是做首饰生意的,从小便会做许多首饰,怕织月公主发现镯子没了会惩罚奴婢,就偷偷照着这手镯的样子仿制了两只交给了荣乐公主,本来是打算悄悄将这镯子放回织月公主那里的,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

荣乐从那宫女点到她的时候便急红了眼,一直在一旁道,“你胡说,你胡说!……”

那宫女话音刚落,荣乐知道事情无法挽回,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

抬头正好对上织月那双含着讽刺嘲笑的眼睛,荣乐瞬间清醒乐过来,指着那宫女和娴贵妃身后的宫女道,“父皇,他们都污蔑我……”说完又指着织月道,“父皇,一定是她,一定是她设的女儿……”

一直默不作声的皇后再也忍不住乐,她硬着头皮开口道:“皇上,臣妾觉得,此事实在是太过蹊跷了,好像是有人精心设计的一般,恐怕便是为了对付荣乐,皇上……”

皇后的话音未落,宫女已经对着皇上用了磕头,大声诉说道:“求皇上救救奴婢的家人,是前些日子,有人自称是荣乐公主的人,还说奴婢在宫中犯了事,抓走了奴婢的弟弟……几日前是宫女的探亲日,奴婢的爹爹娘亲来告诉奴婢这件事,奴婢只好偷偷去找了荣乐公主的宫女芬儿……”

那宫女咬了咬牙,闭着眼,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道,“奴婢还知道,花枝是荣乐公主身边的宫女带走的!”

荣乐闻言,更是拔高了声音,怒吼道,“你个贱蹄子胡说些什么!”元帝皱了皱眉,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一搁,怒道,“住口!”

荣乐被噎了一下,咬着唇跪在一旁没有说话,却直直地朝着织月看了过来,眼中带着浓烈地恨意。“身为我元国公主,没点规矩,给朕闭嘴。”

说完,又转向那个宫女道,“你接着说,别怕,寡人会护你一家人周全。”

那宫女点了点头道,“昨儿个晚上,已经很晚了,大家都睡下了,奴婢因为白日里吃坏了肚子,肚子有些疼,睡的晚了些,隐隐听见旁边屋有些动静,便起了身走到窗前瞧,却看见花枝和一个宫女走出了揽星阁,虽然天色有些昏暗,奴婢却记得,那是荣乐公主身边的人,因为前不久,奴婢才见过,记得十分的清楚。

后来过了好久,花枝也没有回来,奴婢便睡下了。今儿个一早,便听见有宫女说,花枝在湖里淹死了……”那宫女磕了几个头道,“奴婢心中害怕也不敢说出来,便在揽星阁中照常做事儿,正想去打扫公主的寝殿,便听说公主被带走了……奴婢虽然入宫不久,可是却也实在是不想要谋害人命,都是奴婢,花枝的死奴婢也有责任,求皇上惩罚,但请皇上不要责怪奴婢的家人!”那宫女说完,便俯在地上,没有起身。

元帝盯着荣乐看了好一会儿,才道,“荣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吗?如今这么多的证据摆在面前,你先是拿了月儿的手镯,又放了一个在娴贵妃那儿,然后让人杀了花枝,先是想要嫁祸月儿,嫁祸不成,却又转嫁祸于娴贵妃……”

元帝看了看皇后,才又接着道,“朕倒是不知道,朕的女儿这么有本事,还未及笄,就知道算计这个嫁祸那个,还知道抓了宫女的家人威胁宫女为她做事!真是朕的好女儿啊……皇后,你教导得还真是好啊……”皇后起身,单膝跪在地上,轻声道,“是臣妾的错,臣妾没有好好教导乐儿,求皇上责罚。”

皇后神情淡然,似乎方才的事情从未发生过。

元帝看了皇后半晌,才道,“你皇后管理不善,收回凤印,暂由娴贵妃代掌。皇后与荣乐公主禁足三月,三月之后,再做定夺。”说完便站起身,拂袖而去。

“父皇……”荣乐颓然的倒在地上,咬着唇,神情愤懑,看去皇后,皇后只是神色淡淡的看着她。

娴贵妃站起身,走到织月面前,微微笑着道,“织月公主今儿个受了惊,待会儿本宫让人给公主熬点儿绿豆汤,公主这儿现下也不清净,不如先去本宫宫里坐上一坐?”

织月怯怯的看了眼站在一旁没有出声的皇后,犹豫了一会儿才道,“月儿今儿个起的太早,现在还有些困呢,月儿想先回去睡个回笼觉。”

娴贵妃盯着她的脸看了良久,才笑了笑道,“既然公主困了,那本宫也不强求了……”说完便转身带着宫女走了。

织月却听见,远远地传来娴贵妃的声音,“敬酒不吃吃罚酒。”

织月垂下眼,将所有情绪掩藏下来。

“母后,月儿困了,先去睡觉了,月儿告退。”说着便行了礼,转身回到了揽星阁。

未曾发觉皇后一直盯着她,指甲已经嵌入了肉中。

元织月,难得你觉得仅凭这些便可以困住我们母女二人吗?未免也太天真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九章:收回

18%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