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疑问

第十章:疑问

织月这一睡,醒来的时候便已经是第二天午时了,起床刚用了午膳,便听见外面传来尖尖细细的声音,“皇上驾到……”

织月连忙起身接驾,元帝人还没有踏进揽星阁的门,声音却已经传了过来,“月儿,元辰方丈不是说要下雨吗?可是朕瞧着现在这天气阳光明媚的,也不像个下雨的天儿啊?”

织月连忙迎上前去道,“父皇别急啊,元辰方丈给月儿说了,这雨啊,得傍晚才下得下来。”

元帝走到殿中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叹了口气,皱着眉头道,“今天本来是荣乐的及笄之日,应是举办庆典,却因法旨中说不可大肆庆祝取消了,荣乐犯错被禁足,可她毕竟是长公主,若是待会儿下了雨倒也还好说,若是没有下雨,朕怕会落人口实,到时候,那些人责怪的定然不是元辰方丈,他们会怀疑是你故意这样做……”

织月跪在椅子上,手肘撑在桌子上,笑得眉眼弯弯的望向元帝道,“是真是假待会儿便见分晓了,父皇可以将皇姐和母后接出来,请一些朝廷重臣的家眷,举行个小小的仪式。及笄对一个女孩子是很重要的事情呢,不能亏待了皇姐。”

元帝望着织月看了许久,才伸出手揉了揉织月的头发,幽幽道,“好像不过一转眼的时间,月儿都已经这么大了,懂事了。”

织月嘻嘻一笑,从凳子上跳了下来,“今儿个是皇姐及笄的大日子,月儿得穿漂亮些,不能给母后和皇姐丢了脸……父皇,你赶紧去发圣旨,让那些人来参加皇姐的及笄礼吧。”

元帝闻言有些哭笑不得,挑了挑眉道,“月儿倒是有本事了,都会吩咐父皇了。”顿了顿,又收起笑,对着织月道,“你皇姐昨儿个那般嫁祸于你,你不生气吗?”

织月眼中闪过一抹光芒,笑着道,“父皇,皇姐一直都对月儿很好的,月儿只记得一句话,家和万事兴!父皇忙着前朝的事情都已经很累了,月儿要和皇姐和和气气的,不能让父皇担心。”

“家和万事兴?”元帝口中念了两遍,只觉得心中一震,低着头望向织月,“朕生了个好女儿啊……”说完又笑了笑道,“好了,父皇去下旨了,你去换衣裳吧。”

织月连忙行礼道,“恭送父皇。”

待元帝的身影走远了,织月才走进了内殿,一直站在一旁的洛水皱着眉头道,“公主,好不容易才让荣乐公主和皇后被禁了足,你怎么又自己将她们放出来了,这才一天呢,若是放了出来,定然就关不回去了。”

织月坐在梳妆台前,皱着眉头盯着镜子中娇小的自己,叹了口气道,“你以为我不求父皇放她们出来,她们就出不来了吗?也不过迟早的事情,谁让皇后的家族在前朝那般得势呢,父皇今儿个来的意思你还没有听懂么,定然是丞相做了什么,让父皇不得不妥协。我顺着杆子去求一求,父皇会觉得我懂事,对我也就多愧疚几分,我若是闹着不让,才坏事了呢。”

洛水闻言,站在织月身后细想了半晌,才有些感慨的道,“公主,你真的只有八岁吗?”

织月笑了笑,没有回答,只轻声道,“去将我那件水红色的衣裳取来吧,我今儿个就穿它了。”

洛水应了声,转身去取衣服了。

织月却收敛起脸上那孩童一般纯真的笑容,眸中闪过一抹暗沉,怪只怪自己现在手上没有什么势力,也没有可以依靠的人,不过,这笔帐她一定会记得,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公主,这件衣裳是不是颜色淡了些呀?奴婢觉得嫣红色的要好看些呢?”洛水已经拿了衣裳走了过来。

织月从镜中瞧见她手中拿了一件水红色衣裳一件嫣红色,正盯着两件衣裙有些纠结。

织月笑了笑道,“今儿个可是织月公主的及笄礼,荣乐公主喜欢嫣红色,我就不要去抢了她的风头了。”

洛水想了想,将嫣红色那件放在了一旁,走过来服侍她穿好了衣裳。

织月换好了衣裳,又重新梳了一个发髻,打了会儿盹,便听见太监来报,“公主,晚上的及笄礼定在太液池中间的蓬莱岛举行……”

织月点了点头,“本公主知道了,待会儿会准时去的。”

又坐了会儿,便到了酉时,织月收拾好了,便带着两人往蓬莱岛走去。

走到了蓬莱岛,便瞧见皇后和华镜都已经坐好了,人也来了不少了,最上面摆了三个位置,皇后和荣乐分坐两侧,中间留下来的,明显是元帝的位置。

荣乐今儿个果然穿了一件嫣红的衣裳,衬得整个人都喜庆了些。

织月刚一坐下,便听见荣乐冷冰冰的声音传了过来,“前段日子织月去灵夙寺祈福,带回了元辰方丈的法旨,说今儿个要下雨,可是本公主瞧着,这天气实在是不错,晴空万里的,也不知道这雨得下到哪儿?”

下面坐了好些达官贵人,闻言也跟着附和起来,“是啊,这天儿不像是要下雨的天呀。”

“姐姐急什么呀,莫不是不信妹妹?还是不信受万人尊崇的元辰方丈?”织月端起茶杯慢悠悠的说道。

皇后突然冷冷地出了声,“乐儿,你该去换衣服了,马上等皇上过来了,你的及笄礼就要开始了,还不快去?”

荣乐咬了咬牙,却仍旧遵从皇后的意愿带着宫女下去了。

“皇上驾到……”

便传来太监唱和的声音,众人纷纷起身行礼,元帝穿着一身龙袍,走到最上面的椅子前站定,才道,“众位爱卿平身,今日是长女荣乐及笄之日,在此举行及笄之礼,现在便开始吧。”

众人连忙又行了礼,才站起身,坐了下来。

荣乐的及笄礼请的赞者是丞相的孙女,也是荣乐的表姐,赞者走到正中间,便瞧见荣乐穿着一身少女的衣裳,梳着双鬟髻走了出来,向着众人行了个礼,赞者走上前拿起宫女捧着的托盘之上的梳子,帮她梳了梳头。

接着便是宾盥礼,丞相夫人和皇后起身去行了礼。

丞相夫人捧着宫女端上来的罗帕和发笄,走到荣乐面前吟诵了祝辞,为荣乐加了笄,正在众宾客说着恭祝之词的时候,天却突然暗了下来,还开始打起了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十章:疑问

20%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