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求药

第二十章:求药

“王爷,这个惠国公主,看起来是个不好对付的,若是有朝一日,与我们为敌,那岂不是……不如,趁她现在羽翼未丰,先下手为强?”顺来恭恭敬敬地站在宸王身后,低着头。

宸王转过头,看了眼摘星楼上那抹若隐若现的身影,说的话却答非所问,“本王想起上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了,是七年前,元国半年无雨,那日我们正在议事,当时年仅八岁的她闯了进来,说要去祈福求雨。

后来没有几日本王便去了边关,只听说,元国二公主为百姓求得甘霖,被赐封惠国公主。”

“王爷,你的意思是……”顺来恍惚知晓了宸王的用意,却有些不敢确定。

宸王微微一笑,“之前本王还会以为是有人在后面指点,这几次的接触却让本王深信,这位年纪轻轻的惠国公主,是个聪明的。所以,本王与她,成不了敌人。”

顺来不知道宸王为何会这般有自信,却也知晓,不管何时,王爷的判断总是最为准确的,无条件的相信王爷,心中的犹疑也暂且搁置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应了声,跟在宸王身后离开了摘星楼。

织月回到揽星阁的时候,子时已经过了半,洛水在院中来来回回地踱步,一见到织月,连忙急急忙忙跑到她面前道,“公主,你可算回来了?那什么宸王没对你做什么吧?可把奴婢急坏了。”

织月摇了摇头,“没事儿。”说完又抬起头看了眼四周,“就你一个人?”

洛水凑到云她耳边道,“奴婢跟她们说,皇上突然离开,没有带一个下人,公主担心,去寻皇上去了,公主回来定然要沐浴,所以让她们先去准备沐浴的水去了。”

织月点了点头,走进内殿。

刚坐下没一会儿,洛浅便掀开帘子走了进来,见到织月连忙关切地道,“公主回来了?找到皇上了吗?”

织月摇了摇头,笑得有些无奈,“我几年没有回宫,这宫中也变了番模样了,不但没有找到父皇,还差点儿迷了路。”

洛浅闻言笑了笑,“公主也不要太过着急了,这内宫之中守备森严,皇上对这宫中也是十分的熟悉,定然是没什么事儿的。公主忙活了大半宿,还是早些沐浴了歇下吧。”

织月点了点头,“将水抬进来吧。”

洛浅便去安排去了,织月洗漱完毕,便上床躺下了,心中却有些乱,宸王,这个在前世并未曾在自己生命中留下印记的男人,却突然出现在了这一世,让自己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竟有些自乱阵脚,只是,这个男人绝不简单,自己又该如何应对呢?

脑海中一片混乱,昏昏沉沉地便睡了过去。

再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大亮,织月想要起身,却觉得全身酸痛,脑中一片混沌,忍不住哀叹了一声,纱帐便被掀了开来,洛水的脸凑了进来,见织月睁了眼才舒了口气,“公主你可吓死奴婢了,怎么突然就着凉了呢?”

“恐怕是昨儿个晚上公主你去寻皇上吹了冷风,蓬莱岛上风大,公主穿的又单薄。”洛浅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织月掀开纱帘,坐了起身,“是我的错,我倒是忘了,我这身子,如今可比不得常人,以后定然好好注意。”

“公主,你还是先歇着吧。”洛浅连忙道,“太医先前来瞧了,说公主身子底子不好,脉搏紊乱,不敢给公主用药,所以只能让公主好生歇着,切莫再受了凉,公主想要吃什么?奴婢去给你准备。”

织月皱了皱眉,抬手揉了揉有些疼的头,“熬些清淡的粥吧,嘴里有些发苦,没什么胃口。”

洛浅应了声,退了下去。洛水转过头看了眼她的背景,有些担忧的皱了皱眉。

“不用担心,如今皇后与荣乐那边的局势未明朗,洛浅不敢轻易动手。而且,下毒这种拙劣的手段,再用第二次,便没有什么意义了。宫中有没有什么事儿发生?”织月靠在洛水递过来的软垫上,抬起头问道。

洛水闻言,面上露出几分喜色来,“公主,皇上昨儿个宿在了主子那儿,今儿个一大早,皇上便下旨,恢复了主子的位分,分了几个宫女去侍候着,只是,却没有提要将主子从那冷宫中搬出来的事儿。公主,你瞧?”

织月点了点头,“这是好事儿,说明父皇对母妃是真真上了心的,这宫中那么多双眼睛瞧着,若是猛地对母妃恩宠太过,恐怕会招人眼红。

如此这般,便会让人觉着,昨儿个是我及笄的日子,父皇此番,是为了补偿我,对母妃并无太多感情。”

“是吗?可是,主子那个地儿实在是有些……”洛水还是有些迟疑。

织月闻言,微微一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再坚持一些日子便好了,况且,总归是有了圣宠,那些个见风使舵的宫人们,怎么也不至于太过苛刻薄待了母妃。只是,如今我们这边的态度便尤为重要,你记得……”

织月附在洛水耳边仔细吩咐了几句,才又靠了回去,心中有了主意。

娴贵妃的淑雅宫中,娴贵妃的贴身宫女芽儿也正在向她禀报皇上宠幸了在冷宫中呆了十余年的凉妃,并恢复了她位分的事情。

娴贵妃正坐在镜子前,对着镜子让侍候梳妆的宫女挨个挨个的换簪花的样式,闻言也只是冷冷一笑,“一个在冷宫中呆了十多年的女人,还能有什么魅力?不过是皇上做戏罢了,不过,福康宫的那位心上又该多一根刺了。要知道,当年凉妃受宠非常,可是狠狠的伤透了皇后娘娘的心呢。”

芽儿没有应声,娴贵妃瞧着镜中的银色蝴蝶发钗,点了点头,“就它吧,对了,揽星阁中有没有什么动静?”

芽儿摇了摇头道,“揽星阁中的那位娇弱的主儿好像又病了,今儿个一大早太医便被请了过去。”

“病了?”娴贵妃沉默了片刻,转过身来,“这病八成是装的,那凉妃也真是,十多年前她可是受尽百般宠爱,如今恢复了位分,却连自己亲生女儿都装病躲着,呵呵,真真是凄凉得很啊。去太医院打听打听,惠国公主病得如何了?本宫也应当好好的去慰问慰问呢。”

芽儿应了声,正欲出门,却瞧见一个宫女匆匆赶了过来道,“娘娘,惠国公主身旁的宫女洛水来了,说是公主生了病,需要一味药,太医说唯一的一株皇上赐给了娘娘,所以专程来求药来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十章:求药

40%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