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九皇叔

第二章:九皇叔

火势越来越大,外边喊救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浓烟顺着门窜了进来,呛得织月满是眼泪。

难道自己真的要葬身火海,此刻织月有些回后自己的冲动。

万一真的没人来救自己,哪……

“砰!……”

突然一声巨响在身后传来。

织月心喜的牛头看去就看到,从窗户外翻进来一个魁梧的影子。

来人用蒙着脸,织月没有看清对方的脸,只听他用毫无温度的声音说道:“丫头,冒犯了!”

来人抱织月发现怀中的小人儿轻的可怕,如同纸片一般消瘦。

不由得看了一眼,却对上了一双泛着水光精灵般的眸子,男人身体一阵,抱着她的手又紧了紧。

织月注意到,此人的言行和衣着打扮,并不是宫中的侍卫。

不等她想明白来人是谁,人已经被抱到了院子里。

还不等她站稳,身后的一双手,就扶住了自己的肩膀,“月儿别怕,有没有哪里受伤?”

这熟悉的声音中满是担心和焦急,让织月眼眶微红,紧接着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父皇……”

看着眼前天头发有些散乱,身上的龙袍也是随便披着,眼里充满担忧的九五至尊,可不像记忆里那个冰冷的父皇……

前世的她到底做了多少错事,才会让父皇对让失望头顶,以至于九岁之后,父女俩都没有单独见过面。

皇帝见织月哭了,以为她真的受伤了,连忙将她拉扯的更近一点。

“月儿可是哪里不舒服?告诉父皇,父皇给你去寻得太医来。”

织月连忙摇摇头,“织月没事的,没事的……”

皇帝见她这般模样还是担心,正要叫人唤太医过来,就被一个女子庄严的声音打断了。

“这是怎么回事?公主的宫殿怎么会起火?”

织月眼神中闪过一丝恨意,歪头看过去,便看见一身华服的皇后,带着皇后的仪仗队朝这边走来。

仪仗队中,倒还是有个熟人啊……

“皇后……”

皇帝神情冷漠的看了皇后一眼,又看了眼织月,警告皇后不要乱说话。

织月将这些看在眼中,朝着皇后哭诉了起来。

“母后……你怎的才来啊,要不是父皇及时赶到,织月怕是要烧死在这大火之中了……织月真的好怕啊。”

皇后眼中闪过厌恶,脸上去带着慈祥的笑容,温柔的安抚道。

“织月啊,前两天你摔伤了自己,所以母后这几天都在宫中为织月祈福祷告,怕受打扰所以严令任何人来通报,今日来的晚了些许,织月可怪罪母后?”

织月低着头沉吟了一会儿,“没有……都是织月的错。”说罢将头抬起,带着泪水的脸看着皇后,笑盈盈的道,“母后今晚可真美,看到母后织月就不怕了!”

皇后一愣,只觉得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身上,心中不悦起来。

看着身边的织月满是疑惑,她今晚是怎么回事处处争对着自己,是故意的还是……

皇后打量着眼前的织月,眼中泛着天真气息,脸上还有些脏兮兮的灰尘倒是称托的更加天真无邪。

前段时间织月从高处摔落,皇上就对自己起了疑心,如今再这么一闹……

织月可不管她再顾虑什么,继续告状道。

“母后母后,有人要害织月,刚才织月从殿中可看到了一个黑影闪过,但是织月当时好害怕,不敢出声,紧接着殿内就起了火,织月真的好怕呀……”

皇后思来想去正准备开口,不料一旁的皇帝先震怒了,“岂有此理?巾归!将芳华殿内的所有人抓起来,送到大理寺跟前逐一审问!”

“属下遵旨。”

织月抬头注意到了巾归旁边的那个人,眉眼如画,一双丹凤眼流光溢彩,整个人如同画中的谪仙。

九皇叔?那个传闻里面杀伐果断,暴戾无情的玄七策?

他怎么会救了自己,前世跟他的交集颇少啊,不对,根本很少接触!

对方仿佛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冷眸横扫过来正好与她对视,织月下意识打了个激灵,赶紧把脸别开。

旁边的皇后有些急迫的说道:“皇上,织月刚刚受了惊吓,这样贸然把身边的人都撤走,谁来照顾织月啊……”

自己这些年好不容易把她培养的嚣张跋扈些,让皇帝对她的分量逐渐失去,这也是宫人们的些许功劳。

如今殿内都是自己安排的人,突然都撤走了,前面做的不都是功亏一篑了吗?往后再想安排新的人手可就是难了啊。

织月拉着皇后的衣角,故意可怜巴巴的对皇后说道,“母后,他们都要害织月,织月才不要他们继续来服侍,织月害怕……”

一旁的皇后都快要气炸了,但还是很稳定的看了一眼织月,眼中的怒火似要把织月燃烧。

玄七策看到织月眼里流露出精光,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就这样把皇后安插在的眼线清除干净,看来这个织月也不是那么简单。

织月还在歪着小脑袋想着,复仇才刚刚开始,皇后,荣乐你们母女俩可要撑住了……

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玄七策看穿了。

“巾归,将人都带走,今晚月儿跟寡人回慈宁殿歇着,寡人还有政务没处理完一会儿先回书房,明天你带人挑几个机灵的太监宫女给月儿送去,这芳华殿既然烧了便给月儿再换个住所,明日再安排月儿的住所。”

说着牵起织月的手便要往回走,经过皇后的身旁,将皇后打量一番。

“皇后这大晚上的什么金凤钗,步摇之类的还是不要戴了,以免弄丢了又要大肆寻找,不得安宁。”

织月没有想到皇帝会带她去慈宁殿住,心中未免有些诧异,但还是紧跟着皇帝走,“那母后,织月便跟父皇去了,明早再向母后去请安。”

“恭送皇上。”

皇后看着皇帝和织月的背影渐行渐远,眼中是说不清的复杂,许久才缓缓开口道:“回宫。”

今夜,怕是这宫中有许多人要失眠了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二章:九皇叔

4%
目录
共51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