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算计皇帝

第三十一章:算计皇帝

凉妃闻言愣了愣,低下头瞧见织月的手,才微微一笑道,“看来,你在父亲那儿学得东西不少啊。”

织月却皱了皱眉头,有些魂不守舍的坐到椅子上,眼睛一直盯着凉妃瞧。

凉妃被她瞧得有些不自在了,才道,“干嘛这样看着母妃?这个孩子,我也不知道应不应当留下,他来得太出乎我的意料了。”

织月咬了咬唇,轻声道,“本来月儿今儿个来看母妃是为了问母妃一件事情的,母妃,你还爱着父皇吗?”

凉妃闻言一愣,沉默了良久,才道,“原本以为我对你父皇,哪怕没有爱了,也还是有恨的,可是直至前段时间再见到他,我才发现,他早已经不是当年我喜欢的模样了,我对着他,竟然也能够风平浪静,不起波澜,我想,许是不爱亦不恨了吧。”

“可是,母妃怀着父皇的孩子呢。”织月沉吟了片刻,才道,“母妃,我今儿个做了一件事情,如今,我却觉得我似乎是做错了。”

“嗯?什么事儿?”凉妃笑着望着织月。

织月转眼看向凉妃,微蹙着眉头道,“最近两月,父皇没有去过皇后的福康宫,皇后有些着急了,在宫里找了个宫女,想要将那个宫女送到父皇枕边,皇后为了达到目的,还给父皇下了合欢香,我让人让父皇察觉到了合欢香,但是,我派了个宫女扮作母妃的样子,去勾引父皇。”

凉妃闻言,愣了良久,最后却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月儿,我多么希望你能够快快乐乐的长大,纯净无暇。只是,终于,你还是陷入了这宫中的斗争中了。”

“母妃,我是不是做错了?”织月望着凉妃还未凸起的肚子,眼中闪过几分内疚。

凉妃摇了摇头,“你父皇的身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女人,最开始的时候,我很介意,于是,我到了这冷宫,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想明白了,他是皇帝,这不是他的错。

母妃这一辈子,做错了很多事情,最错的,便是因为自己的一时冲动,将你放在了皇后身边,让你受尽了委屈。”

织月闻言,鼻尖泛起淡淡的酸,“母妃,不用怕,如今月儿已经比以前强大很多了,月儿可以保护母妃和弟弟妹妹的。”

“傻孩子,母妃可不愿意做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凉妃笑着抚了抚云裳的手。

织月笑了笑,眨了眨眼道,“母妃,父皇知道你怀孕了吗?孩子多大了啊,会动了吗?”

凉妃闻言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傻气,才一个多月呢,怎么可能就会动了?我也暂时没有打算告诉你父皇,越早说,便越是凶险,我如今在这冷宫中,反而不太引人注意,也安全许多。”

织月点了点头,“母妃,我也有好些人潜入宫中了呢,我派两个机灵的在你身边守着,以保证你的安全。宫里人都以为我身子不好,我也想法子弄些安胎药来给母妃喝喝,如今母妃是两个人的身子,可不能太过操劳了。”

凉妃闻言,点了点头,“如今我的月儿果真长大了呢,做事有条有理,像那么回事儿了。”

“母妃取笑月儿。”织月勾了勾嘴角,站起身来,“已经很晚了,母妃你早些歇息吧,以后月儿会经常来看你的。”

织月出了冷宫,便往御花园走去,按照她原本的计划,洛浅会在那儿遇见元帝,然后,趁机勾引元帝。如今,她改变主意了,虽说母妃口口声声说着不在意,她也不想那样的事情发生,让母妃伤心。

走到御花园,织月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来迟了,御花园中,洛浅正跪在元帝的面前,身子瑟瑟发抖,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冷念,你是冷念?”元帝许是因为吸入了合欢香的缘故,脑中有些迷迷糊糊,只瞧见眼前有一抹身影,与记忆中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人一模一样。

洛浅连连摇头,“回禀皇上,奴婢不是,不是冷念。”

元帝眯着眼打量了好一会儿,才道,“冷念啊,你不是一直叫朕七郎的吗?叫七郎啊,不许叫皇上,朕不是你的皇上,是你的七郎,快叫七郎。”

洛浅微微颤颤的抬起眼看了眼元帝,良久,才轻声叫了声,“七郎。”

元帝闻言,喜悦到道,“看吧,你就是朕的冷念。冷念,朕好想你啊……”说着,便蹲下身子,将洛浅抱了起来,大步往前面走去。

织月跟在两人身后,手紧紧握成了拳头,看着元帝抱着洛浅走进了一个没人住的宫殿,织月也急忙跟了进去。

元帝将洛浅放在低声,笑着道,“冷念,今夜都没有月亮,你说你最喜欢看月亮星星了,可惜都没有月亮。冷念,朕终于又找回你了,朕好开心。”

洛浅咬了咬唇,轻声道,“奴……臣妾也很开心……”

元帝又笑了起来,盯着洛浅看了一会儿,洛浅连忙低下头,生怕露出什么破绽,元帝连忙用手托住洛浅的下巴笑着道,“冷念害羞了。”说着便凑了上去,吻住了洛浅的嘴。

织月在暗处皱了皱眉,看着元帝吻着洛浅,两人衣衫渐渐凌乱。织月咬了咬牙,从袖中拿出一枚黑色的丸子,扔到了地上,有烟雾慢慢的升起,两人便晕了过去。

织月这才从暗处走了出来,将洛浅身上的衣裳脱到只剩下了肚兜,才站了起来,望着地上的两个人,心中带着几分乱,喃喃自语道,“我不愿意打乱我的计划,可是我也不想让母妃伤心,这一枚幻影丹,会让你们在醒来的时候以为发生了些什么……”

织月在原地顿了顿,正欲离开,却听见头顶传来一声嗤笑,“连自己的父皇都能算计,惠国公主还真是不简单呢。”

织月闻言一愣,抬起头来,便瞧见屋顶上站着一个人,不用说,方才的一切定然已经落入了他的眼中。

织月有些懊恼,咬了咬牙道,“皇叔夜半三更闯进后宫之中,莫非与那位后宫嫔妃有私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帝女无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帝女无双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十一章:算计皇帝

62%
目录
共51章
倒序